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91章 “良”药

第091章 “良”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实证明,生命中有了盼头,日子似乎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在接到叛军战败投降而林墨玉不日便将班师回朝的消息,林家全府上下都沸腾了,风华眼底的不安也终于淡去,与冯老先生对视一笑,手下惬意的一下一下的捋着黑的毛。

    看着府里人为主子的到来紧张的准备着,风华感觉那颗空了许久的心总算被填满了,明明已经不再激动,却忍不住模糊了眼睛。

    紧张的等候在大门前望眼欲穿,从清晨等到夕阳西陲也不觉得累,看到林墨玉骑着高头大马,器宇轩昂的出现,风华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快步迎上,却在眼神无意间撞见马车上下来的人的面庞时僵直在那里,狂跳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风华站在那里,只觉得头一阵阵的发昏,脑子里一片空白。

    “林妹妹……”

    熟悉的称呼,熟悉的声音,自然还有熟悉的人。

    倏地,血液回流,停止跳动的心总算缓缓的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贾……宝玉……

    他竟然还活着。

    说起来,这是风华明白自己心意之后第一次见到贾宝玉,突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了。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姐,我们先进去再说罢。”林墨玉上前。

    风华僵硬的点头,僵硬的随着林墨玉的搀扶一起进了门。

    转入正厅,立刻便有丫鬟上了茶水点心。

    到了自己家,林墨玉也不摆架子,很随意的坐下,直接捏了个点心,“别说,折腾了这一天,我可真是饿了……”

    “你饿了?那我命厨房准备,咱们今天晚膳早些用……”听到林墨玉说饿,本就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的风华立刻找到自己要做的事,忙起身想要离开。

    “姐……”林墨玉面色巨变,激动的起身,“你……”

    “不麻烦,不麻烦……”风华一边说着,一边逃似地快步离开。

    林墨玉面色怪怪的看着风华离开的背影,一时间,眼神明灭,晦暗不明。

    “她能说话了?”瞠目结舌了半晌的贾宝玉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惊喜不已的看向林墨玉,“这是什么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林墨玉目光复杂的看了贾宝玉一眼,嘴角若有若无的抽搐了一下,在心里暗暗苦笑:何止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表哥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回房换件衣服……”

    看着这姐弟俩一前一后以完全没必要的理由离开,贾宝玉苦笑了一下,端起茶盏,轻呷一口茶,略苦涩。

    其实,不止是林墨玉和贾宝玉不知道风华已经能说话了,风华自己也不知道,直到……

    “姑娘,你能说话了?!”被晋升为风华身边第一丫鬟的安儿在接到准备晚膳命令的时候愣住了好一会儿,随后两眼冒光,喜形于色。

    其实,冯老先生也说了,风华声带的伤早已经好了,她的身体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很显然,风华的心里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她一直说不出话来。

    为此,大家都很着急,风华自己也着急,可是,越着急她就越说不出来。

    可就是这么突然的,风华能够开口了,说起话来也顺溜得很,和未失声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风华自己都愣住了,一时间竟不知是悲是喜。

    之前,她就那么站在门口,那么尴尬,僵硬的不知道该对贾宝玉说什么。她尴尬到她都忘了自己根本不能说话,所以不需要说任何话。

    更不要说,后来她突然能说话了。虽然,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将晚膳菜式安排妥当之后,风华既没有回正厅,也没有回后院,而是来到了冯老先生的住处。

    “师父……”不借任何人的手,风华亲自敲门相候。

    她想得很清楚,她本人是不可能再去正厅了,可那边也不能就林墨玉和贾宝玉两个,所以,冯老先生是最好的选择。

    身为林墨玉的师尊,冯老先生自然不可能像风华那样站在门口等候,所以,风华觉得,这个时候,冯老先生或许还不知道林墨玉已经回来了。

    良久,得不到回应。

    风华诧异不已的看向安儿,安儿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难道已经去正厅了?”风华自言自语,因为冯老先生不喜欢陌生人靠近的关系,他老人家的住处没有下人伺候,所以,就算连个能问话的都没有。

    心下有了疑惑,风华推房门。

    果然,门一推就开了。

    风华看了一眼房子,正想退回去,却发现红木桌子上摆了一封书信。

    心,倏地一紧,风华莫名的有些不安。

    还没来得及细细衡量,风华已经走进房间,拿起了书信。屏住呼吸,几乎没怎么犹豫,风华打开了书信。

    内容,让风华的心狠狠地紧了一下。

    “姑娘,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安儿生怕风华犯病,忙上前扶住了风华。

    风华深呼吸几次,勉强平复了情绪,缓缓的摇了摇头,握紧了手中的书信。

    冯老先生,走了。

    风华瞳孔里的焦距渐渐涣散,陷入了回忆。

    “你为什么会和孙家媳妇儿一起困在城外?”

    就在大家为那一道道的捷报而欣喜不已的时候,冯老先生突然面色不善的逼近风华,劈头盖脸的质问。

    正在刺绣的风华心中一惊,绣花针直直的刺入手指,鲜红的血液迅速聚集为豆大的一滴。

    风华忙将手指塞入口中吸允伤口,顺势垂下了眼眸,一双眼睛闪烁不停。

    “那个诸葛连弩是你复制出来的吗?”冯老先生得不到回答,面色愈发阴沉。

    风华只是将头低得更狠了,她早就猜到皇帝多半会将诸葛连弩出自她手的事说出来,毕竟,他还打着让她入宫的主意。有了这样的不世之功,不管她之前的闺誉有多少损伤,她都能顺利入宫,并且能得到一个不错的名分。

    风华想要否认,说谎这种事情,她也不是没做过,可是,抬起头,撞见冯老先生凝着伤痛之色的眼眸,她突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你不信我?”冯老先生的声音暗沉了下来。

    如果风华信任的他,她就不会连夜出城,更加不会身陷险境,她只需要把草图给他,以他的武功定能顺利的送到林墨玉手上。

    可是,风华没有。

    那么,说明了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冯老先生一直死死的盯着风华,看她这反应,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拂袖而去。

    风华慌张的抓住冯老先生的衣袖,抬起头,面上满是祈求之色。

    其实,被冯老先生从皇帝手中解救之后,风华就很为自己小心眼的怀疑而后悔,同时也很怕那点心思曝光,为此,她甚至在心里暗暗祈祷。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冯老先生用力抓开自己的衣袖,一闪身便只留下一道人影,消失无踪了。

    风华心急如焚,跌跌撞撞的冲到冯老先生的住处,远远的便看到他在收拾包裹,脑子里“轰”得一声一片空白。

    她上前去,想要劝说、解释,可是说不出话来,想要抓住冯老先生的衣服,却每次都抓空。

    看着冯老先生面无表情的样子,风华实在没有办法,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冯老先生见风华如此,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直的站在那儿。

    风华拽住冯老先生的衣襟下摆,仰头看着她,极尽所能的祈求原谅,用无声的口型致歉,“对不起。”

    冯老先生低头看了风华半晌,最后,索性就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盯着冯老先生的目光,风华只能低下头等待宣判。

    关于冯老先生真正的身份,到现在风华也不知道,她只是确定了,不管冯老先生是什么身份,对她都是没有恶意的,或者说他对整个林家都是没有威胁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墨玉才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

    可惜,这个道理,风华明白得太迟了。

    如果冯老先生被气走了,风华不知道要怎么和林墨玉交代。毕竟,冯老先生养大了林墨玉,他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

    所以,她必须要极尽所能的挽留。

    而且,怎么说呢,除去这些原因之外,冯老先生的失望的表情让风华很惶恐不安,那种内疚,就好像当年她违背父亲的意愿执意要嫁贾韶时一样,想要得到理解和原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冯老先生叹了一口气,亲自搀扶起风华,“罢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追究什么了。”

    之后,冯老先生果然如他所说的不再追究了,如同失忆一般将所有的事情揭过。对风华,对所有人对和以前分毫不差。

    一开始的时候,风华也会紧张、会不安,可是,她的这种情绪很快就被抚平了。

    可是……

    该来的还是来了。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就是发生了,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姑娘……”见风华脸色不好,安儿越发的担心了。毕竟,风华发起病来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

    风华回过神来,将书信收入袖中,只待有合适的时机便将书信交给林墨玉。

    安儿仔细打量着风华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询问,“姑娘可是身体不舒服?”

    “我很好,不要大惊小怪,闹得大家不得安生。”风华严肃的命令安儿,“你去厨房看着,准备妥当便开席,大爷好容易回来,你们小心伺候着他就是了。若是问起我,便说我在自己房里用,让他们兄弟俩尽兴,不用顾及我。”

    安儿虽然还有些不怎么放心,但是风华气色转好,而且态度强硬,便领命而去。

    略一思索,风华心里有了计较,“喜儿,你去请睿哥儿作陪,免得厅里太过冷清了。”

    林睿,自风华将他们母子俩一起从姑苏带来后便正式入了学,不管是风华还是林墨玉对他都很看重,送他进京城最好的书院,而他也很争气,书读得很好不说,也是知恩的。

    要他作陪,确实是年纪略小了点,可是,林家实在冷清,林睿虽然只是很远的林家旁支,但他到底是姓林的,在林府也一直都是半个主子的状态,所以,请他去也算合适。

    “是。”喜儿退下。

    带着乐儿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小院,却撞见了不请自来的贾宝玉。

    “林妹妹……”站在院子里发呆的贾宝玉转过身来,一瞬不瞬的看着风华的眼睛。

    就这样,风华怔怔的站在门口,保持着迈出一步的动作。她尽量运转着好像生了锈的大脑,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这个局面。

    垂下眼眸,不敢与贾宝玉对视,第一次,风华有些埋怨林墨玉。

    他,不该让贾宝玉离开他身边的。

    人就是这样奇怪,若换做是风华未明白自己心意的时候,她必定不会埋怨别人,只会恼贾宝玉轻浮、不懂规矩、乱闯女儿家闺房。

    贾宝玉走进风华身边,接着身高的优势,低头俯视风华,“为什么躲着我?”

    从来没有过的,和贾宝玉相处的时候由他来掌控话题和局势。

    风华突然抬起头,嘴角扯出一抹笑,“我怎么躲你了?我为什么要躲你呢?”

    就算是喜欢了又怎么样?她风华也不是青春少艾的小姑娘,经历了那么多,怎么能像青春少艾的小姑娘一样不知所措呢?

    尽可能的,风华采取主动。

    “那个,贾家其他人怎么样了?”

    不管怎么说,如今,贾家抄家的罪名已经不成立了,而且,贾宝玉也算是平叛的有功之臣,所以,风华才有此一问。

    贾宝玉微微皱眉,轻叹了一口气,“贾家的情况比较复杂,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我私下想着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风华诧异,她知道贾家人不会被处死是有先知的优势,贾宝玉怎么会知道的?

    贾宝玉看懂了风华的不解,很自然的搀扶住风华,迈过门槛,一边走,一边说着:“造反的罪名,自然是不成立的。可是,墙倒众人推,在贾家被抄之后又被举报了很多罪名,比如说:滥用职权,结党营私,放印子钱,草菅人命,依附已故义忠亲王等等……”

    这些罪名,却是有一定证据的。

    所以,贾家并没有因为贾宝玉而被赦免。

    “好在,大战之后,帝王为了表示仁慈,一般不会大开杀戒,再加上我对此次的平叛多少也算有点功绩,贾家人应该能保住性命。”

    贾宝玉低声和风华解释着。

    风华怔怔的看着贾宝玉的侧脸,受这个时代的局限,就算是万分珍视她的林墨玉都不跟她说任何朝廷上的事,只叫她不用担心、没有问题,可贾宝玉却……

    风华摇摇头,甩掉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退后一步,拉开和贾宝玉的距离,“人没事就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嘴里这么说着,眉头却似有似无的蹙起,贾家被封,其他人又都不在,贾宝玉岂不是要住在这里了?

    这个局面,是风华不想看到的。

    “我已经命厨房准备了饭菜,想来很快便能开席了。”风华抬眸,轻笑,“我命人带二哥哥去正厅罢?”

    说罢,回头看向身后的乐儿。

    “宝二爷,这里请。”乐儿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不管贾宝玉僵硬的脸色,风华错身走过。

    贾宝玉面沉如水,就在这时,突然伸手,抓住了风华的手腕,直接将风华拽到自己的身前,直视风华的双眸,颇有些咬牙切齿,“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死了?你就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风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势的贾宝玉,一时间,她被吓傻了。

    贾宝玉的动作太快,不仅是风华,就连乐儿也愣住了。

    不过,乐儿很快反应过来,扑上前,抓住贾宝玉的胳膊,“宝二爷,您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们家姑娘!宝二爷有话,请好好说!”

    被乐儿这么一吵,风华也回过神来,她用力掰贾宝玉的手,怒斥道:“放开我!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贾宝玉面色愈发的阴沉,被风华掰开的手一挥,乐儿一个倒仰,直直的倒了下去。

    见乐儿倒下去,风华瞠目结舌,她完全没看到贾宝玉怎么做到的,“你对她做了什么?”

    贾宝玉根本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缠,他之所以弄昏就是嫌乐儿碍事,怎么可能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呢?

    眸色暗沉,贾宝玉快速逼近数步。

    风华步步紧退,直至撞上了身后的红木柱子,她突然慌了,“你再过来我叫了!”

    可是,举目四望,风华这才发现她的院子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情况,真的把风华弄糊涂了。贾宝玉直闯她的住处也就罢了,他怎么把她院子里的下人都支走的?

    要知道,这里是林府而不是贾府。他贾宝玉说得不算。

    将风华双手禁锢在头顶,贾宝玉逼近风华。

    风华感觉贾宝玉呼出的气都吹在她面上了,情急之下,直接弯起腿,拿膝盖直直的向他们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撞去。

    不管是谁,风华都不允许他这样无礼的对待。

    所以,一点点小小的教训是必要的。

    可是,贾宝玉却突然变得敏捷了,先一步抬腿死死的压制住了风华右腿。

    风华极力的挣扎,可是她的所有努力最后的无一例外的被贾宝玉压制住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到了这一步,反抗无用,风华索性也不动了,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如果贾宝玉不是和林墨玉一起回来,如果他的右手不是完好无损的,风华真的要忍不住怀疑他是甄宝玉了。

    实在想不通,他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贾宝玉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风华。

    突然,他抬起手,直直的向着风华的胸伸过来……

    “你干什么?”风华大惊失色,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不能接受,这样的轻薄、侮辱。

    不管他是谁!

    那双明亮的眼睛,充血红了起来。愤怒,淹没了风华所有的理智。

    挣扎不开,怒极的风华趴在贾宝玉的肩头,用力的一口咬下去,整个口腔里霎时间萦上了满满的血腥味。

    贾宝玉的身体狠狠地僵硬了一下,手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停,直接附上了风华的胸口。

    就在她附上的那一瞬间,风华松开了口,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来。

    贾宝玉用另一只手揽住风华的腰肢,手下动作不停。他的表情那么严肃、那么认真,不染半点□之色。

    而风华自他的手附上心口,便感觉从那里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流,顺着心口,传向了四肢,原本撕裂般的疼痛竟然不药而愈,浑身上下,是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其实,从拿到冯老先生临别书函,风华的老毛病便开始肆虐了。只是,那种疼,风华自认自己能够忍受。受惯了更狠的疼,那种程度,她能做到面不改色。

    不到万不得已,风华不想过多的用药,毕竟,她还有数不清岁月要被这种疼痛折磨,她不想自己的身体过早的形成抗药性。

    所以,她一直忍着,忍着,希望它能够平静下来。以前也的确曾经平静下来过。

    很不幸的,接下来,她遇到了贾宝玉,无法平静下来的心教唆了她的疼痛,那种感觉如同潮水一般再次汹涌而来……

    风华不肯在贾宝玉面前示弱,所以一直忍着,强忍着。

    只是,她没想到贾宝玉竟然看穿了她的隐忍,更加没想到他竟然轻易的解除了她的痛苦。

    突然间,一个念头了冒了出来,然后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卓越成长,再也无法抑制。

    渐渐地,风华的情况好转了许多,原本青白的面色也染上了一抹粉红。

    贾宝玉松了一口气,收回手,紧张的看着风华,“怎么样?可有好些?”

    可有说,贾宝玉这话让风华心中的猜测更加明晰了,风华看着贾宝玉的面庞,惊讶不已。

    “正如你所想,我……”贾宝玉沉声叙说当时,“可有说,我的确是死过一回了。在那里,我听到、看到了一些东西,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如今也都明了……”

    风华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紧张的看着贾宝玉,脑子里“嗡嗡”叫完全思考不能。

    “我拼了命的回来。只因为,我要和你共续木石前缘。”贾宝玉抓住风华因为紧张而冰凉的双手,“至于你的病,我无法为你除根,但是,只要在你每次病发我输真气于你,你就不会再痛苦了……”

    风华愕然,她以为她的病已经好了,原来竟不是吗?

    如果她每次都要贾宝玉帮助才能解除痛苦,岂不意味着她要永远和贾宝玉绑在一起了?不,发病时间的不确定,她要想不痛苦就必要时时刻刻和贾宝玉在一起!

    难道,真的要嫁给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