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96章 番外之无望的帝王爱

第096章 番外之无望的帝王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细细的摩挲着那副早已刻入骨子里的肖像画,病入沉珂的我呼吸愈发急促了起来,身体感觉越来越糟了。

    身为帝王,我沈余年这一生政令畅行,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可以说,我达成了他所有的心愿。

    除了,她……

    直至今日,很多事情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了,只有和她的第一次初见,依然清晰如昨。

    那个时候,我刚刚继承皇位。

    说着是皇帝,可是上有太上皇压着,下有兄弟们算计着,我这个所谓的皇帝憋屈啊。

    身为皇子时,我便是个不得宠了,能继承皇位不过太子身亡后皇父为制衡我们几个兄弟的手段。

    正因为如此,我渴望权势。渴望,真正的,君临天下。

    我雷厉风行的想要拔除那些蛀虫似地世家,得到的却是皇父的训斥,兄弟们的打击,以及暴戾的名声。

    朝臣们,很多都被我那些兄弟拉拢了。他们用着我国库里的银子拉拢我的人。

    谋划了许久,我终于收回户部。

    却发现,户部已经是个空壳子了。

    偌大的一个国家,竟然没有银子。

    我很生气,却也很无奈。

    地方上这里灾,那里难。

    各地节度使不好生供奉朝廷,却反过来管朝廷要兵要钱。

    我不想给,可我能怎么办呢?打仗吗?没有足够多的银子,我连仗都打不起。

    我知道,不能这样。再这样下去,我能被这些地方节度使一点一点逼得只能做个无用的傀儡皇帝。或者,做一个暴虐帝王,然后被他们赶下台去。

    于是,我很自然的想起了林家的那张前朝藏宝图。

    而这个时候,贾家背信弃义,贾宝玉另娶他人,林家女儿愤而离去,这一系列消息让我看到了一个好机会。

    那个时候的我,年轻气盛,想到便去做。

    我离开京城,预备在路上制造一次和林家女儿的浪漫邂逅。

    我想得很清楚,林氏刚刚被表哥伤了心,而我又一表人才,样貌堂堂,略施手段,定能让她神魂颠倒。

    到时候,林家的藏宝图不就手到擒来了吗?

    是的,我想林家的藏宝图应该在林氏手中,因为,“林黛玉”是林家唯一的血脉,而且,她的突然离去更证明了这一点。

    只是,我到底错估了他那些兄弟们的狠辣。

    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走漏的,我被袭击了。

    虽然逃了出来,可我和心腹萧立言走散了。

    身受重伤,几番衡量之下,我逃到了风华的闺房。希望能托庇于她的特殊身份,等待萧立言等人的消息。

    “林姑娘,你别害怕。我姓孙,是贾家二姑娘贾氏迎春的夫婿。”

    我很清楚,陌生的男人闯入闺房,就算再怎么善良的女人都不会管他是不是受伤,必定直接大声喊人将他扔出去。除非,那个男人是熟悉的亲人。

    所以,仔细想一下,我绝对冒充孙绍祖。

    这是个既和林家姑娘有亲,林氏又不认识的男人。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是孙绍祖,我特意唤出迎春的闺名。

    可林家姑娘仍然挣扎。

    我极力想要说服她,“我说的是真的,请你安静下来,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终于,林氏女点头。

    我心下略安,尝试性的放手。

    眼看着林氏女只大口大口的喘气,并不声张,我松了一口气。

    “你白痴啊?!差点闷死我了!”林氏女压低了声音怒斥。

    我愣住了,没想到这林氏女还挺有意思的,这反应竟然这么特别。

    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我点燃了蜜烛,捂着肩头的伤口,躺在了一旁的躺椅上。

    “你这是怎么了?”

    林氏女问了一句白痴的话。

    我一边撕开衣服,一边没好声气的回答,“没事,一点皮肉伤。”

    “有没有酒?要最烈的那种!”

    这伤,必须要赶紧医治。这么疼,我得喝些烈酒止疼才行,否则的话,我真怕自己撑不下来。

    林氏女也不说话,直接便往外走。

    我心中一惊,忙拽住她,喝问道:“你要干什么?”

    “买酒!”

    我有脾气,可林氏女的脾气似乎更大。

    “没有就算了,大半夜的,没的惹人注意。”

    我想放弃。

    “你如果不怕死,我也没意见。只是,我很想知道,你这浑身浴血的,来时的痕迹可消除了?我可不想遭池鱼之殃。”

    林氏女果然是刚刚被男人伤害过,这态度,显然是恨极了男人了。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那么蠢。”

    我的语气也不算好。

    “我建议你去找贾琏,我一个女人帮不了你什么。怎么着,你也是他妹夫,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林氏女不仅语气冷淡,看我眼神更满是嫌弃。

    “我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才来你这儿。”

    我又不是真的孙绍祖,可不能见贾琏。而且,贾琏应该见过我,指不定能认出我来。

    “罢了,我去偷坛酒来。”

    我心下一松,这个女人态度虽然讨厌了一点,心性还不坏嘛。

    可是,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接下来的话气了个半死。

    “我可不行屋里出个死人,麻烦。”

    我气结,终于明白贾家那个什么宝玉为什么不娶这个女人了,个性实在太糟糕了。

    就在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时候,林氏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来,趁我不备,一碗烈酒直接倒在了我的伤口上。

    霎时间,我痛得浑身痉挛。

    如果不是死撑最后一口气,我恐怕要生生的痛昏过去。

    我知道,这种方法是可以消毒的,可是,林氏也太狠了。

    她还是个女人吗?

    “不想死的话,你自己把那箭头拔·出·来罢。”

    这女人的狠,我见识了。

    可我已经浑身无力,没办法自己动手了,“我不想死,但是我自己怕是不成的,还得又你来。”

    林氏女蹙眉,很显然,她不愿意。

    我反唇相讥,“莫非,你怕了?”

    恶劣的女人冷笑连连,“我嫌你脏,弄得我一屋子血腥味儿。”

    我听着女人这话就等于是同意了,于是,指点她为我清理伤口。

    说实话,林氏女的这个性说起话来虽然让人讨厌,但是冷静的做事还是很特别的。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我若不能自己撑下去,怕是真的要交代了。

    最终,我生生的痛昏了过去。

    待我再一次恢复神智时,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床头上趴着一个稚嫩的小丫鬟,而林氏女则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林氏睡得并不安稳,眉头微微蹙起,一条膀子顺着薄毯滑落,悬在一侧,平添了一种慵懒的风情,让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

    “林姑娘……”

    我轻唤了一声,可林氏并没有醒。我想,她一个女人经历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该是累坏了。

    “爷,您醒了?”

    林氏女未醒,她的小丫鬟倒是被吵醒了。

    我忙示意噤声,“小声点,别把你家姑娘吵醒了。”

    小丫鬟倒也乖巧,拿茶水给我喝了。

    得到甘霖的湿润,我感觉好多了。

    趁着小丫鬟离开,我细细的看着林氏女那张脸。

    之前没有仔细看,现在才注意到,她真的很美,那种出尘之美,美得不似凡人,好像仙子一般。

    “咳!”小丫鬟回来,轻咳一声唤回我的心神,“这是我家姑娘命我给爷煨的药,爷趁热喝了吧?”

    我心中大惊。

    “你们给我请大夫抓药了?”

    若是那些刺杀我的人知道林氏请了大夫、抓了治刀伤中毒的药,这边……就危险了……

    “没有!”

    这次,是林氏女的声音。

    原来我刚刚一激动,声音拔高,将林氏吵醒了。

    我略微放心一些,只要没请大夫就不算太糟。

    “你懂医术?”

    没请大夫,那就只能是她了。

    “看书,现学现卖。”

    女人回答仍旧简洁。

    我也顾不得生气,只想着更重要的事情,“不行,我抓了药,多半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这里不安全了。你快别睡了,赶紧……”

    赶紧离开。

    我话没说完,林氏就豁然起身,黑着一张脸打断了我的话,“我去外间睡,雪雁你来跟他解释。”

    我从未被女人这样对待过,一时间真的有些生气。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家姑娘抓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药。只是,因为我们都不认识药材,只能根据重要来确认,所以,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需要的药材配了出来。”

    我心里止不住有些感动,“怪不得累成这样……”

    “才不止!我们好容易熬好了要,但是你却喝不下去,可把我们姑娘急坏了。好在,我们姑娘聪明……”

    我的脑子里“轰”得一声一片空白,顿时老脸通红。

    喝不下药?难道是……以唇相哺?!

    在宫里,我见过妃子这么做过,只是对象是皇父。

    当时便觉得香艳得无法直视,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机会。

    “爷,爷……”

    小丫鬟似乎是意识到我走神了,关切的唤我。

    “爷感觉好点了吗?可是又发热了?”

    我忙摇头。

    小丫鬟放心离开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心里更有些懊恼。

    说到底,我很后悔自己一个失神没听到那丫鬟接下来说的是什么。

    我想知道,可是,又实在问不出来,只能懊恼。

    身上的疼痛,让我的心情更糟了。

    可是,被褥上女子的清香却让我心中一喜。

    我想,我是真的对这个特别的林氏动心了。

    她,真的很特别,特别得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欢。

    “此番多亏林姑娘仗义相救,孙某才能捡回性命,来日必当厚报。”

    我说这话,多是客气。

    可林氏却一点也不客气,“谈不上什么仗义不仗义的,我不过是不想惹麻烦。你若是孙绍祖,我只求你善待我二姐姐,别让我后悔救了你。你若不是孙绍祖……”

    我心中已经,没想到这个林氏这样聪慧,竟然怀疑了我的身份。

    莫名的有些紧张,我轻声问,“怎样?”

    “看你的样子,必定乃是非富即贵之辈。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折合成现银与我便是。自此之后,咱们银货两讫,你也无须挂念于心,岂不甚好?”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林氏超凡脱俗的容貌,不敢相信她说的是这样俗不可耐的话。

    “如果你没有那么多现银,银票也是一眼的。当然,珠宝首饰,房契地契什么的,我也不嫌弃。”

    看着林氏来者不拒的样子,我嘴角抽搐,“你就这么缺钱?”

    “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才明白,银子是一个安身立命的根本,没有银子,只能任人侮辱……”

    林氏没有什么表情,我听着却是心中一痛。

    原本一个样在深闺的名门千金,要多么痛才有这样的领悟?

    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更关心的是其他。

    “你能否告诉我,林大人故去之后为你留下多少家资?”

    我一瞬不瞬的看着林氏,我知道她绝对不会对初次相识的我说实话,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杂七杂八的算下来,大概有近万里啊家产。我这次回去,准备将姑苏的房子和土地卖掉,当值不少。”

    林氏女说得很坦然。

    我听着却忍不住生气,冷笑一声,“万两?林家数代列侯,开国功勋,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丁点的家底?”

    “果然不对吗?”林氏若有所悟,自言自语。

    我当时心中一喜,难道她竟然还有别的什么秘密吗?

    于是,一心念着林家藏宝图的我,坚称如此。

    林氏以“男女授受不亲”为名示意我可以离开了,可我好容易接近了她,对林家家产这样的私事也有了些接受,我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于是,我候着脸皮一定要留下来。

    “你?无赖!”林氏生气了。

    我却高兴了,“好说!”

    毒舌这种事情,可不止她林氏一个人会。

    “无耻!”林氏怒骂。

    我面不改色,“客气!”

    林氏拂袖而去。

    我在后面微微欠身,“慢走,不送!”

    本来吧,我这斗嘴斗得挺开心的。

    直到,我看到了小丫鬟拿来的血燕。

    对于这种东西,我有些了解,一眼就看出不太正常。

    于是,我打落了林氏正要送进口中的血燕。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可我有八成把握,这血燕有问题。

    了解了血燕来源,我突然忍不住有些心疼这个瘦瘦弱弱的林氏了。

    “看来,那贾府是不能住了。我在京都有一座别院,环境清幽雅致。回头,我将房契一并送与你。”

    虽然我很缺银子,可是一座小宅子我还不放在眼里。而且,我有信心把这个宅子的价值更多倍的收回来。

    “谢谢。”

    这是林氏第一次跟我客客气气的,真不容易。

    银子,真是好东西啊!

    我在心里暗暗感叹。

    “你伤口裂开了?”

    林氏突然抚上我的肩头。

    我低头,这才发现肩头的渗出了血来。

    我闻到了林氏身上传出来的香味儿,不禁心神摇曳。

    林氏扯开我的衣服,纤细的手指轻轻触碰我的伤口,我面上火烧了起来,喉咙一阵阵的发紧、发干。

    我感觉自己有了反应,忙抓住林氏的手,“我……我自己来就好……”

    林氏顿时面上赤红一面,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落荒而逃,“雪雁,你来帮……帮一下,我先出去。”

    林氏逃了,我也逃了。

    “替我转告你们家姑娘,救命之恩,孙某铭记在心。只是,男女有别,我也不好多做打扰。待你们回京之后,孙某定当回报。”

    因为,我突然刚发现,我对林氏的喜爱太过了,只不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让我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要的是她爱上我,而不是我爱上她。

    我想,我需要冷静。

    回到京城,我真的冷静了。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天下很多,纵然颜色比别人好一些,身上也没多出什么。身为要成大事的帝王,我不该、也不能让自己因女儿而产生任何动摇。

    我当时以为自己是对的,多年后,我终于后悔了。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给林氏安排了宅子,也安排了足够多的下人,做好一切准备。

    所以,在林氏被贾家欺负到昏倒的时候,我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出现在她面前,安慰她。

    那个时候,我的关心,大都是做戏。

    我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试探着林家的家资,试探着那藏宝图的所在。

    当时,我甚至因为之前林氏没有告诉我贾家欠她五十万两银子而生气。

    具体的,时间久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我只知道,这个时候,林氏被我误导,误以为我是忠顺王弟。

    告诉她,我叫“沈君实”。

    她唤我“君实哥哥”。

    我唤她“黛儿”。

    其实,相对于沈余年这个名字,我更喜欢“沈君实”这个我信口胡诌的名字。

    尽管那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但我始终记得,我当时真的很开心。

    我不愿意记得自己那些谎言,也遗忘了谎言下得来的快乐。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那个时候,我以为林氏不够喜欢我,所以对我诸多隐瞒。我故意不管贾家和南安太妃算计她去和亲,故意在她绝望以后再出手相助,我觉得这样一定会对我动情。

    女人那点事,我以为自己很了解了。

    多番试探都不得之后,我有些烦躁了。

    在知道贾家预备对她用“合欢散”后,我不仅没有阻止,反而乐见其成。

    女人在身子给了男人之后,心自然也就在那个男人身上了。

    为此,我可是特意与忠顺王弟演了了一出双簧,离开皇宫,潜入了贾家。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不仅没能达成所愿,反而站在床后站得腿都麻了。

    我生气,却又对林氏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一个女人,身中那种药,可她还不仅能想到用澡豆催吐,还能咬牙忍下去。

    这是一种有些无力,又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

    再后来,林墨玉的出现让我有些明白了,林氏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林家还有一个林墨玉。

    于是,在殿试上,我点了林墨玉的探花。

    而正因为如此,我的身份暴露了。

    其实,我早就猜到可能会这样。因为,在林氏中药的那天,有高手跟踪我,我怀疑那人是林墨玉的师父。

    可是,我需要林墨玉,于是我觉得冒个险,或许并不是呢。

    不得不说,这种想法是不靠谱的。

    不出所料的,林氏知道我的身份后很生气,他们姐弟俩甚至装作不知道,直接将我送去的丫鬟、下人们送还给忠顺王弟了。

    一计不成,我又生一计。

    我安排一场像传奇故事一样的好戏:男人救了女人,女人心生感激,以身相许。

    其实,这个时候,对林氏我并非一定要得到了。虽然林氏有助于我得到林家的藏宝图,可没有她,对付林墨玉也会有一样的效果。

    我之所以如此,有三四分是因为我很喜欢她。

    我不知道这份喜欢能维持多久,或许得到她以后,我也会像厌倦其他女人一样厌倦她,可我现在想要得到她。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有了从未有过的震惊,我的计划是我为她挡箭,可结果是她为我挡了箭。

    她一个女人,这么拼命,我傻掉了。

    尤其是那一句说不出来的“我爱你”更让我浑身冰冷。

    看着她倒下,我有了从未有过的惊慌。

    自小习武的我有眼力,我看到……

    那箭头正中心脏。

    快马将林氏带入皇宫,我急招所有太医,一番兵荒马乱之后,她总算保住了小命。

    我松了一口气,浑身脱力。

    看着林氏苍白的面孔,我心疼不已,暗怪自己糊涂竟没有发现她已用情这样深了。

    我想,凭着这一点,我可以给她一个高一些的位分。

    妃子。

    我决定直接封她为妃。

    她身体不好,位分低了在宫里难免受气。

    可是,我很快发现事情没这么顺利。

    林氏……竟然不喜欢我的身份,她说……就算是贵妃也只是个妾……

    这个论调让我傻眼了。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除皇后外,其他女人都是皇家妾室。

    可她……又不仅仅是妾,更是君。

    林氏不肯听,我有些生气,难道她想做皇后吗?

    这不可能!

    倒不是我和皇后有什么深厚感情,而是皇后的娘家所代表的势力绝不允许我有换皇后的意思。

    就这样,我和林氏僵持住了。

    僵持的结果就是,等来了林墨玉。

    我同意林墨玉将她带走了。

    一则,她是臣女,留在宫里不方便。于她,于我,都不好。

    二则,宫里的那些女人们示意家里施压,逼我放她出宫。

    第三,林墨玉本人和我谈了,他不反对我要纳林氏的想法,可他希望是光明正大的纳妃,而不是没有名分的囚禁。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林氏的伤明明已经好了,可她还是会痛。初时,我以为她是假装的,后来看她疼得满头大汗才知道她是真的疼。太医说她这是心病,没有办法医治。我想林墨玉的那个神医师父说不定能有办法。

    后来证明,我错了,我不该放她走。

    可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我好像离开她的世界。

    在我用情愈发深重的时候。

    之后,我得知甄妙玉挟持了她,我慌了、乱了,心急如焚的想要去救她。

    萧立言拦住了我,他不肯让我去冒险。

    最终,我们各退一步。

    我假扮成普通禁卫军跟着,但是不能泄露身份。

    林氏为了不被威胁,撞上了甄妙玉的匕首,看着她浑身浴血,我想要冲上去帮她,可萧立言拉住了我。

    于是,我只能看着贾宝玉那个懦弱无能的男人拼了命的冲到她身边。

    她被送医,贾宝玉都能进去看着,我却不能。不能亮出身份的我,只能在外面着急的转圈。只能祈祷上苍垂怜,不要带走她。

    上苍似乎听到我的祷告,她真的活过来了。

    我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然后便离开了。

    我想,如果我当初没有不声不响的离开,如果我让她知道我也在她身边,或许,我们还有结果。

    只可惜,我们错过了彼此,我的欺骗让她不能信任我。

    之后,我来不及再做点什么,便开始为政事焦头烂额。

    因为那次从林氏口中得知甄宝玉和贾宝玉很像,我动了点心思。回宫稍一查问,果然,他俩长得一模一样。

    于是,我放出了本在牢中的甄宝玉,命他冒充贾宝玉查贾家。

    我知道贾家有些家底,可是贾家男儿无用,我一个大意就没多管。可是,林氏中药那天,我听到贾宝玉和林氏说的话,原来,贾家暗地里的势力贾家老太太一直没交出来,一直蛰伏着等着交给贾宝玉,而贾宝玉初时不愿意,现在也想通了。

    我自然不想看到贾家复起。虽然这贾宝玉看着荒唐,可听着说话也不像个糊涂人。

    原以为事情会很简单,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随着甄宝玉潜入贾家,局面越来越模糊不清。

    不久后,平遥节度使造反。

    朝廷上,无可用之人。

    我无奈,连萧立言都派出去了,可还是没用。

    我向皇父求助,皇父却对我避而不见。

    对此,我只能苦笑。

    皇父写了书信于我,我终于明白他的心思了。他早就想对地方节度使下手了,只是这个烂摊子他不敢轻易收拾,他怕激得那些地方势力造反,所以就交给了我。

    我只是皇父手中的刀。

    如果我能除去朝廷上的这些弊端也就罢了,若不能,他会废了我保江山姓沈。

    我的心,冷了。

    当平遥节度使造反与贾家相关的消息传来,我想到的不是要如何治罪于贾家,而是那一模一样的甄贾宝玉。

    我看到了里面的可为之处,知道林家有个受伤的宝玉。

    林墨玉上战场,是我一早就想好的,我身边实在没有多少可用之人。

    我如此这般的和林墨玉商讨了一下,便命他带着那个宝玉到了战场上。

    之后,我便一直为战事焦头烂额。

    虽然我没有败,可双方僵持着,没有银子的我实在撑得辛苦。

    为此,我的头发都白了不少。

    在知道林氏再一次被甄家人挟持后,我是真的有些烦了,我忍不住怪她不小心。

    在要不要出宫救她这一点上,我有些犹豫了,萧立言不在身边,我的那些兄弟们又时刻想着置我于死地,出宫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犹豫了很久,我的脑子里一遍遍的重放她为我挡箭时的模样。而且,就算没有这些,林氏也是林墨玉唯一的亲人。我拼命救林氏能在林墨玉那里加分不少,恩威并施,藏宝图或许能以比较和平的方式到手。

    说到底,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都是银子,我快要被银子逼疯了。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出宫。

    做了周密的安排,我出宫救她。

    甄家势弱,出手的都是一些眼界狭窄的女人,救林氏并不困难。

    尤其是,林氏自己也在自救。

    见到林氏,我生气之余又有些心疼。

    而这些,都随着她的那张诸葛连弩草图化为云烟。

    我对她,霎时间只有喜爱。

    这样一个女人,她简直就是个宝。

    我一定要得到她。

    林氏还是不愿意,她甚至为此而发病。

    如果说以前我觉得她有病能够成为我表示的理由,现在我已经不能看着她痛苦了。

    于是,我不给她吃药,我告诉她要克服心理障碍。

    可林墨玉那师父实在讨厌,他一定要带林氏离开。

    我很不理解,当年确切的将林家有前朝藏宝图一事泄露出来的是他,如今护着林家的也是他,他的行为实在太过矛盾了。

    我以此威胁他,可全然没用,他不在乎。

    好在,和林墨玉一眼,他并不是反对林氏入宫,而是坚持名正言顺。

    我心里挂念着制作诸葛连弩,又拿这位老人没办法,也就离开。

    我真的不知道这会是我最后一次见林氏,我以为以后会有很多机会慢慢来。

    可是就是这样,林氏消失了。

    和林氏一起消失的还有贾宝玉。

    隐隐的,我似乎从这两个失踪案里看出了什么。

    我很生气,我觉得林氏欺骗了我的感情。

    为此,我一定要抓住林氏。

    虽然我是天下之主,可天下太大,我根本找不到她。

    林墨玉成婚,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早早的,我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可她仍旧没有出现。

    我没有逼问过林墨玉,我知道他不会说。

    而且,到了这一刻,我对林氏更多的愤恨。

    恨与爱交织在一起,我怄得心里发慌,我纠结、难过。

    我想忘记她,不能。

    我想用别的女人取代她,也不能。

    我恼极了,不能听到任何和她有关的人或物。

    甚至,我不能听到有女子的名字有“黛”、“玉”、“莞”这几个字,谐音都不能。

    就这样,我纠结了很多年,在我老了,我才终于确定,我的恨也不过是因为爱她。

    我一个帝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偏偏这个女人,我这一生都欲求不得。

    终于,我忍不住提笔画了她的肖像。

    随着笔尖在纸上走动,她的样子越来越来清晰,越来越清晰,甚至初遇时的一颦一笑都在眼前浮动着。

    我画出了初相遇时的她。

    那个时候的她,清冷中不失善良,毒舌却又有趣,和他所认识的女人完全不同。

    那时的心动是那么的真实。

    “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吗?”

    我无力的摇了摇头,“你将这幅画仔细收起来,朕驾崩后,这幅画要完好无损的随葬在朕怀中。”

    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躺在宽大华丽的龙榻上,看着上面盘着的金龙,泪水却不禁滑落。

    如果年轻时的我少一点浮躁,少一点投机取巧,遇到她的时候没有欺骗、没有目的,或者我干脆不要是皇帝,我们就在那个客栈里那样相遇,然后斗一辈子的嘴,该多好。

    模糊的眼前,渐渐浮现了那个清秀的人影,她斜斜的撩起眼角,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我想听清楚,可是,听不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