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绾君心 > 第69章隐居

第69章隐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看,是你吧!”小荣兀自把玩起两条辫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但是,王爷哥哥比你更有趣,所以,我喜欢王爷哥哥和公主姐姐在一起。”

    日暮西斜,紧闭的房门终于开了,两人笑着走了出来。

    “谈完了?”拓跋晟起身看着两人。

    川川微微一怔,便笑着回应道:“她就是本公主一直在寻找的刺绣高手,今天下午教了本公主好多的东西,谢谢你了!”

    女子亦是眉眼弯弯,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柔柔地看着她,兀然,星眸闪闪,面色有些惑然:“你的脸色似乎……”

    “哦,本公主有顽疾,娘胎里带出来的,所以,脸色不太好!”川川水眸闪了闪,有些回避她的眼神。

    “公主姐姐病了?快给娘亲看看,娘亲的医术很高明的!她一看,你马上就会好的!”小荣听着,有些着急地去拉川川的手。

    拓跋晟亦是一怔,目光盯着川川,眉心一皱。

    “来,我看看!”话罢,女子拉着川川的手坐下,径自把起脉来,她眉心微微蹙起,几次按下来,面上的惑然愈发明显。

    “你的脉象很奇怪……”她眼睛划过拓跋晟一眼,眸子一沉,没有再说下去。

    “那能治么?”拓跋晟问道。

    川川凝眉看了他一眼,亦是看向了女子。

    “我恐怕是帮不了川川公主了,但是我相公的医术很高明,若是他来把脉,他一定会有治疗的方法。可惜,你们着急着要回去……”

    女子看着川川,眸中有些挽留的意思。

    川川轻轻摇了摇头,冲着她微微一笑:“若是本公主身子不适,到时候再来找你们吧!现在汀兰和六王爷还在云雾里,实在不放心他们!”

    “也行,走出阵的方法我已经告诉公主了,待会你们很快便会找到他们的。我们有缘再见!”女子眸光里闪闪亮亮,有些不舍。

    川川轻笑着点点头,她又看一眼小荣,水眸愈发深凝:“您还是得看牢了她,小女孩一人在外面,不安全!”

    女子将小荣压在怀里,笑着点点头。

    “姐姐,你可要来看我啊!”

    身后,一抹娇小的身影带着一个小孩挥着手,川川有些留恋地看着他们。

    “若是你愿意,本王也和他们一样陪你找个隐秘的地方隐居一辈子,如何?”身边一抹声音抽回了她的思绪。

    川川抬头看着他,轮廓分明的面容有些发白,唇边凝着一抹清淡如水的笑容,没有往日的冷厉和寒意,却多了几分认真和阳光!

    穿过复杂的桃花林阵,川川有些佩服小荣的父亲了,这样精密高难度的阵型,先前走一趟只觉得复杂,现在自己单独走,才体会出里面的精深奥秘。

    在云雾阵里找到汀兰和拓跋睿谦两人的时候,他们依然精疲力竭,吃了川川带来的食物和水,两人才有精神跟着走出了阵型。

    四人没有丝毫的停留,迅速下山寻找着队伍,去了才发现原来他们早就回了皇宫。

    待川川回到公主府,花知焦急地跑出来,原来他们失踪了一天一夜,燕国大乱,派人御林军四处寻找,都没有发现,可急坏了两国的人!

    川川摈退了所有人,只剩下汀兰和花知。

    “公主,昨夜燕国的夏相已然入狱了。但是朝廷内外还是议论纷纷,而且都给他求情呢!”花知跪着说完,便抬头看着川川。

    川川沉吟着,良久才轻声一硒:“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能让这么多的人为他求情,这棵老树根可够深的!太子妃那儿呢?”

    “太子妃那儿也是求了皇后,皇后也并没有什么举动。”花知回应道。

    “帮了三王爷,自然就不是皇后一派了。可是皇后一派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呢?”川川眸中掠过沉思,良久才开口:“看来,她打算一个都不用了!”

    “皇后准备放弃六王爷,那她会选谁呢?”汀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安。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她必须要扶持六爷!”川川眸中微微划过一道光芒。

    “明日,皇上请公主去御书房问话呢,说是为了夏啸天的事情!”花知轻声提醒着。

    “去就去。别忘记了,事发的时候本公主正走失在林子里呢!”川川浅浅笑着,美眸妩媚地一弯。

    她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吩咐了几声便爬上了床,一夜的露宿,她的身子被膈应的很不舒服。

    门外,汀兰亦是疲惫地伸展着脖子,准备回去休息,拐角处,一抹黑色的身影吸引了她。

    “你昨天为何擅自行动?公主明明吩咐了你要帮助汀兰,可你却出现在打斗之中,为什么?”汀兰走进问道。

    “我只是谨记着皇上的吩咐,一切以公主为先!”倪奴似乎并不感到不妥,声音冷冷。

    “是因为皇上还是因为其他,你最好分得清楚!”汀兰幽幽叹息了一声,默默回房。

    第二日,当川川达到御书房的时候,皇帝已然等待了很久了。夏啸天一身青衫站在中央,往日里恭谨慎行的模样,但是微微泛红的脸色看得出来,刚才必然经过了一番唇枪舌战,而他明显被气噎的心中忿然。。

    王夫人趾高气昂地看着夏啸天,一副谁怕谁的样子。几个宫嫔在旁侧嘤嘤啼哭着,川川认出,正是那日在她马车上的几人。而另一旁,拓跋晟、拓跋睿谦负手而立,正看着楚川川。

    皇帝赤喘吁吁,似乎大为恼火。

    “公主身子无恙吧?”皇帝见川川见礼,怒气凌然的脸上才稍稍有些好转。

    “无碍,还是幸亏了两位皇子护住了川川周全,所以,川川心中万分感激,已经差人禀告了皇兄,不日,他也将会表示对两位皇子的感谢。”川川千娇百媚地笑了笑,但微微停滞的目光亦是表示对屋子的情况有些迷惑。

    皇帝微微叹息了一下,这种事情,他也不想宣扬出去的。但是既然在她的马车上发生,而且夏啸天又言辞灼灼,他便只能暂时将脸面搁置一旁,“公主,此事事关大燕皇室的颜面,希望你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川川眸子里还是一片迷茫,却得体地点了点头。

    “出事的时候,几位宫嫔为何会在你的马车内,而你自己偏偏又不在?”夏啸天得到皇帝点头允许,开始转向川川,语气因为心中窘迫而显得有些急躁。

    川川美眸未抬,直接忽略了他的盘问。

    “夏丞相,我说你也太会冤枉人了,刚才几位娘娘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路上路途无聊,她们几个约好了去找公主闲聊的,后来皇后娘娘将公主唤走了,娘娘们自然是在她马车上等公主回来喽!”王夫人一眼便看穿川川心中对夏啸天的不屑,亦是冷声对着他笑着。

    “王夫人,本官问话是皇上应允的,作为低品级的诰命夫人,你哪里有资格开口?公主,请您回答!”夏啸天一改往日笑脸迎人的模样,对着王夫人一脸怒色。

    川川冲一旁憋屈着咬着牙关的王夫人一抹感激的笑容,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丞相的话本公主回答了便是,何故欺辱一个诰命夫人?本公主前几日接了皇兄的书信,说是大燕皇帝陛下修书欲和我大夏共结秦晋之好,问本公主是否有意,本公主便请了几位娘娘一同聊天,想了解一下未来的夫君罢了。丞相大人,这个答案,您可还满意?”

    川川修长的峨眉向夏啸天挑起一抹弧度,水盈盈眸子里是一株你闯祸了的光芒。

    果然,龙案上的皇帝轻声咳嗽了一下,目光犀利地看着夏啸天。

    夏啸天心里有些慌乱,这种消息既然无人知晓,自然是没有到宣布的时机,如今被他这一盘问,大白于天下,皇帝自然不悦。

    另一侧,拓跋晟恍如谪仙的面容微微一紧,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拓跋睿谦微微沉了沉眸,脸上一抹讶异。

    王夫人亦是一惊,看川川的目光却更加恭敬了,心底暗暗为这个押对的宝而欣喜。

    “咳咳……下官不敢,只是下官的马儿受了惊吓,随后您的婢女救下下官后,下官便浑身躁动,根本不受控制,若不是被人下了药,下官绝对不会这样莽撞的冲进公主的马车,继而冒犯了各位娘娘,下官一生清明,从来不敢在男女之事上留有半点心思,这一切,皇上是最了解的,几十年来,老臣殚精竭虑为陛下效忠,绝对不会因为一时贪念而前功尽弃!”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所以他说的极为慎重,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他谨慎斟酌的。

    皇帝龙眉微微蹙起,他也是不相信夏啸天会做出此事的,几十年的君臣,男女之事上他一直都是很清廉。

    川川美眸依旧冷冷地,唇瓣似笑非笑的勾起。

    王夫人偷偷看一眼川川的表情,心中一发狠,便冲了上去:“夏丞相,瞧您这话,不知道的还真会被您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呢!你的为人如何,不说别人,林侯夫人最清楚不过了!”

    “王夫人,你这是何意?敢污蔑本官?”夏啸天亦是胡子一吹,怒喝道。

    “呵呵,夏丞相好大的官威啊。”川川向王夫人努努嘴,“在女人面前都这么凶悍么?”

    王夫人见川川帮她说话,顿时来了信心,她恭敬地拜向皇帝:“皇上,臣妇是一介女流,本不该多说的,但是看见有些人实在欺人太甚,今日,便要将事情兜底说清楚,让大家看看,夏丞相的为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嫁绾君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契合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契合也并收藏再嫁绾君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