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 095 我是暖暖的男朋友——亲到了!

095 我是暖暖的男朋友——亲到了!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一道骤降的男声,冷冽而张狂,无法无天到信手将原本热力四射的包厢,一下子就推到了死寂沉沉的地步。麺魗芈晓

    夏温暖不由屏住了呼吸,猛地睁开眼睛。

    她的睫毛狂颤,刷拉刷拉地掀动着,视线很快便顺利地寻到了包厢门前那个高挑健硕的身影。

    虽然隐在黑乎乎的背景中的看不太清楚,但她的心里瞬间踏实了许多,一时间忘记了项忱的桎梏。

    宋亦霖为什么会出现呢轹?

    ——这当然要归功于到现在还完全处于状况外的梁北北童鞋了。

    向凡因为失恋借酒浇愁,她找夏温暖来是为了劝人;但冲动地叫来一个陌生男人对质,找宋亦霖来就纯粹是给她自己壮胆了。

    半个小时前,梁北北是真存着要把欺负程向凡的男人揍成猪头三的念头的篁。

    但同时她也担心万一对方是个练家子,或者带了一帮打手来的话自己没准会败下阵来。

    而如果包厢里都是女流之辈的话,到时候准得吃亏!

    于是乎,她才死皮赖脸地叫上了宋亦霖。

    刚开始宋亦霖还冷艳高贵地不肯买账,推三阻四的,但那厮一听到夏温暖也会去,立刻就甩下手头所有的事,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梁北北在电、话里还依稀听到了拍桌子、砸杯子、一大群人狼嚎鬼叫的声音,她闭上眼睛,大致可以想象得出他们有多么的崩溃……

    但她才不管那么多,作为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并且那么多年都屹立不倒,宋亦霖可谓从来都没有让梁北北失望过!

    人未到声先至神马的,气场全开,这样子狂霸拽的出场方式,简直是帅呆了好么!

    男神点赞,不解释!

    宋亦霖今日穿着一件深V领白色针织衫,该露的地方都露得恰到好处,那脖子,那锁骨,那肩线,那胸肌,简直看得人口水直流。

    只是针织衫的袖子偏长,一直盖到了宋亦霖的手心,将他细长的十指掩去了大半。衣摆也是松松垮垮地遮到了很下面,紧实的小腹肌肉被雪藏,诱人的腰线也不甚明显。

    不过遗憾归遗憾,却一点也不显得拖沓或者是不精神,反而给他整个人蒙上了一层暖洋洋的味道,就像是太阳那般源源不断地发光发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都让人心跳如鼓,忍不住想要冲上去将他紧紧抱住。

    梁北北的小心脏有些吃不消,她红着脸退后了好几步,紧紧捂住唇,吞下一口唾沫,发出很响的“咕噜”一声。

    项忱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去,不屑的眸光穿过撑起的眼皮,狠狠刺向宋亦霖那张精致的脸。

    男人哑哑地“嗯”了一声,然后将大手从夏温暖的腰部移到肩上,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柔软的长发,非常漫不经心的模样。

    深色的瞳仁里却已经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惊涛骇浪,男人的唇角几乎快要绷裂。

    被打断了好事,项忱就算再深不可测也是个男人,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夏温暖感觉到项忱身上无形的压迫力正在向外扩散,那是针对谁的,她很清楚。

    夏温暖眼神一暗,立刻抬起头看向宋亦霖。

    男人不知不觉间已经离他们很近了,熟悉的气息,棱角分明的轮廓,但在幽暗的空气里缓缓显露出来的脸上的表情,却让夏温暖猛然一怔。

    宋亦霖的那双桃花眼,含笑的时候暖心得就像是天使一般,十足的治愈系;而一旦染上了寒霜,只需一丁点,就能让所有的恶魔都退避三舍!

    夏温暖知道,宋亦霖是生气了,而且是——盛怒。

    她忽然就觉得,自己之前是开心得太早了。

    因为宋亦霖的出现,只会让事态的发展愈发的不可收拾罢了。

    当一片草原上聚集了两头雄狮的时候,为了争夺,为了尊严,为了胜利,除了厮杀,它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这样一想,夏温暖更加头疼,倒宁愿刚才自己先下手为强了。

    反正她是一介女流,就算用些肮脏的小手段,比如踢膝盖,踩脚背什么的,那都算是正当防卫,无伤大雅。

    项忱顶多是痛一下,却也拿她没辙。

    而且,只要自己能挣脱,项忱便不能再为所欲为了,根本不用搞到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境地。

    宋亦霖行事乖张,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并且不计后果。

    但项忱也不是什么善类,今天又是半醉不醉的,危险系数简直快要赶上项慕川了。

    这两个人碰在一起,又是这么私人的场所,会发生怎样的后果,夏温暖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整整五分钟,宋亦霖和项忱一言不发,只静站着对质。

    但那两股涌动的暗流,几乎可以掀开、房顶。

    而相较于夏温暖的不安与紧张,梁北北就显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

    她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散发着激动兴奋的光芒,就跟在观摩古罗马竞技场的狂野的兽斗一般,攥紧小拳头,浑身的狼血都沸腾了起来。

    她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想,如果把项慕川也叫过来,应该会更有看头吧?

    试想一下,三个型男,一深沉一邪肆一冷峻,犹如神柱一般挺拔地站立着,稳稳地围成一个三角形。

    然后镜头开始三百六十度疯狂旋转,点与面颠倒,光与影陆离,视线狂乱舞动。

    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足够让人血脉贲张的了!

    梁北北整个人都快要晕眩了,扶着胸口跌坐在沙发上。

    夏温暖也没空理会她,备受煎熬地揉了揉跳突的太阳穴,刚想说话缓和一下气氛,冷不防项忱垂下头凑到她耳边,唇几乎贴在她的耳垂上,低声问了三个字,“他是谁?”

    这个动作太过亲昵,完全没有避嫌,而且那似笑非笑的语调,透着朦胧的暧昧,让夏温暖微微地皱起了眉——他绝对是故意的!

    虽然项忱已经稍稍松开了一些力道,但这并不代表夏温暖就能挣脱,可她已经没有心情去计较这些了,当务之急是应该考虑怎么回答才能将火药味减到最低才对。

    但是宋亦霖却又抢先了夏温暖一步,从容地握住了她的手腕,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将她轻轻地,却又势在必得地牵了出来。夏温暖无奈得根本说不了话——这两个男人,还真的是较上劲了!

    宋亦霖终于露出一抹笑,他侧过身挤进空隙之间,将夏温暖牢牢护在身后。而后眉梢轻挑,迎上项忱露骨的视线,歪着脑袋鄙夷地嗤道,“你听不懂‘我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夏温暖脑中亮起了红灯,立刻警醒地暗地里掐了宋亦霖一把,示意他别乱说话。

    男人虽吃痛,但什么声音也未发出,就连蹙眉,也只持续了一秒钟而已。

    他依旧表现得无动于衷,不由分说将夏温暖扣在自己腰腹上的小心紧紧裹在手中,直接塞进了裤袋里。

    抬头面对着脸色微变的项忱,宋亦霖笑得更加的不可一世,强硬地一字一顿道:“我姓宋——是暖暖的男朋友。”

    不需要酝酿,亦不需要彩排。

    那样的顺口,那样的理所当然,那样的信誓旦旦,就好像,这就是事实!

    夏温暖有片刻的失神,心底浮起些微的吃惊。

    虽然知道宋亦霖这样说是在演戏,但是不是……太过逼真了一点?简直是奥斯卡影帝的水准!

    下一秒,明显的嘶气声从梁北北的口中传来,但她也即刻意识到自己太过大惊小怪了,立马摇着头闭紧嘴巴,可是心底久久无法平静——

    什么,男神和暖暖在一起了?!

    天,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项忱自然没有漏过这一点,但他讳莫如深,眼中的情绪很复杂,不知道在等什么。

    宋亦霖自觉占了上风,挑衅问道——“你又是谁?”

    项忱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完全照着他刚才说话的套路,“我姓项——是温暖的大哥。”

    宋亦霖的瞳孔顿时一紧,恍然:原来他就是暖暖口中的那个“大哥”,等等……姓项?

    那他应该,是项慕川的哥哥了……宋亦霖心情郁结得想骂人——又是和项慕川有关!

    而且,项家人怎么老是阴魂不散,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他的暖暖?!

    夏温暖见宋亦霖沉着脸不说话了,急忙抓住机会,在他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前上前一步打圆场,“大哥,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我的朋友有些冲动,没有思虑清楚,才会把你叫到这里来,我替她向你道歉。时候也不早了,我要送她们回家,你……请自便。”

    项忱仿佛就是在等她开口说话的这一刻,他笑了笑,温润之中又带着极端的侵略性,“温暖,你为什么一直要避重就轻?用你我的身份,用你的朋友,哦,还有‘男朋友’……我说了我喜欢你,你对此就没有半分表示么?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

    他步步紧逼,一瞬间将她铺好的台阶粉碎!

    “大哥……”夏温暖皱着眉,愠怒的情绪在眼眶中跳动,却又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项忱’。”

    夏温暖登时气结,后面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宋亦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给脸不要脸的男人,项慕川和项忱一比较起来,简直是可爱太多了!

    他终究是年轻气盛,忍不住沉声警告道,“喂,姓项的,做人要懂得知难而退,你别仗着年纪大就为老不尊!暖暖已经有我了,你如果再对她纠缠不清,就别怪我不客气!”

    “……”

    夏温暖闭上眼睛,伸手扶住额头,别过脸去。

    此刻她倒宁愿宋亦霖别开口了,这简直就是小学生骂架啊,多么像“你再敢和她说一个字,我就揍扁你”的感觉。

    项忱忍不住笑着摇头,也觉得无比新奇,试探问道:“温暖,他真是你男朋友?”

    夏温暖无力去辩驳那么多,硬着头皮吐出一个字,“……是。”

    “呵,随便找个男人来应付一下,你以为我会信么?你倒不如说,你还对项二情深似海,此志不渝呢……”

    听着他话中隐晦却犀利的讽刺,宋亦霖再一次被刺激得眼睛喷火,作势就要上前一步,却被夏温暖伸出手拦住了胸膛。

    她的眸光亦是极冷,声音没有半分起伏:“信不信是你的事……大哥,既然你一定要将话说开,那我们就索性说开——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没有你所说的‘对你有感觉’的那种感觉。

    夏温暖皱着眉,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两下,“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让你有所误解,但我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无关你我的身份,也无关我是否有爱人,仅仅是因为,我不喜欢你。”

    最后五个字,就像是被磨得异常锋利的尖刀。

    项忱静静地注视着夏温暖,任那一声“我不喜欢你”狠狠戳进自己的心房,但他并没有露出半分酸楚的神色,反而平静到近乎是无所谓的模样。

    她拒绝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认真,那双眼睛,明亮纯粹,依旧美好得让人沦陷。

    项忱想:自己这一辈子,都可能无法放弃夏温暖了……栽了啊!

    宋亦霖听到这里,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他快意地吹了声口哨,心底已经乐开了花。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放松警惕了,因为项忱的眼神,可丝毫没有挫败的情绪在里头。

    宋亦霖捋了捋后脑上的头发,宽大的针织衫“咻”地一下滑到了手肘处,在他结实的小臂附近晃荡着。他勾起唇角,将空出的另一只手搭在夏温暖的肩膀上,声音压得有些低,却足够周围的人听见,“诶,暖暖,你说这么多干什么,直接做给他看不就好了么。”

    夏温暖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毫无防备地转过身,抬起头问,“什么?”

    “唔——”

    唇在这一秒被封住,她迫不得已发出一声细碎的轻喃,好听得让人身心舒畅。

    清新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骤然压下,将她团团包围,不给任何躲闪的空间,长驱直入!

    他的手掌捧住她的脸颊,温热的手心熨帖着滑腻的肌肤,似是有电流窜过,一阵一阵刺激得夏温暖头皮发麻。

    她的眼睛倏然睁大,脑子里紧绷的某根弦似乎是断开了。

    在一片混乱的嗡鸣声中,宋亦霖温柔地换了另一个角度亲吻,睫毛轻眨,频频刷过她脆弱的眼睑,惹得夏温暖躲闪不及。

    他却不让,霸道地继续纠缠,紧紧地追随着她。

    空气中传来细润的水声,虽然轻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仔细听来,媚得酥骨夺魂。

    项忱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欣赏”,他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收紧,最后不自觉地握成双拳,手背青筋狰狞。

    梁北北已经惊叹得说不出话来了,背景一片粉红的泡泡。

    程向凡躺在沙发上,面色潮红,咕哝着翻了个身,依旧无动于衷地继续睡着。

    这个腻人的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将空气都蒸热了。

    然而这时候,夏温暖却忽然不明所以地轻笑出声。

    她急速地转过脸,一股脑儿埋进宋亦霖怀中,肩膀抖动的幅度十分的明显。

    宋亦霖身子一僵,倏然愣在了原地。

    ----

    【附赠小剧场:

    “啪”地一声,项二将钢笔狠狠拍在办公桌上,冷冷质问:我老婆被人亲了,我老婆被人表白了,为什么我还要窝在办公室里看这些鸟文件?!你快点让老子杀过去!

    作者颤巍巍拦在门口:这个……那个……我已经很善良地让你出现过一下了……

    项二咬牙切齿:你找死啊?十个字都不到,就准备把我打发了?

    作者竖起三根手指举在头顶,弱弱地说:下……下一章吧。

    项二眯起眼睛,斜一眼:你——举三根手指干嘛?

    作者腹诽:怕说谎被雷劈啊,我举个避雷针,躲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