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30章 剖心

第30章 剖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舒玉这毒舌一出,顿时满堂鸦雀无声。

    老太太的笑容僵了,继而骂道:“舒儿!来者即是客。你见到人家公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又转身,换上一副慈祥的面孔:“冯公子,舒儿年纪小,不懂礼貌。方才所说都是无心之谈。与孩子一般计较倒失了分寸,你不要放在心上。

    “祖母,我说的是实话呀!”舒玉眨巴着大眼睛,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容,却不敢苟同自己表情正常:“冯公子是外人,而我们林家有三个未出阁的女孩儿。以后大家还是少见为妙嘛,否则传出去对女儿家的名声不好。”

    “冯公子是救了你妹妹的大恩人。怎么会是外人?舒儿……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老太太已经糊涂了。一向乖巧懂事的孙女怎么今日黛玉附体了?然而看孙女一脸庄重,绝不是开玩笑。老太太只能感慨少女的心,二月的日头,说风就是雨。舒玉又刻薄了几句,无非是想声明“我不想见冯紫英。老太太您另外选人得了!”期间卫若兰不幸躺枪:“哎呀,不过几日,这三年一度的大考就到了。不知卫公子怎么样呢!”

    “你这丫头……魔怔了……罢了罢了。冯公子你别将这孩子的疯言疯语放在心上,她平日里不见外人,如今见了外人,一时间不能适应。”老太太着急地打圆场,目光如炬射向舒玉,舒玉挺直了腰,这一回她就是不想被摆!弄!才十五岁的少女,就安排相亲已经不妥,还安排个炮灰男,真是高估了她的心理底线!

    冯紫英的面前摆着一个缠丝白玛瑙的盘子,盛着晶莹剔透的荔枝。听方才舒玉的一番刻薄,这修长的手指就停滞在半空中。如今听老太太打圆场,这才下得去手。不过这能够令妃子一笑的甘甜之物到了嘴里,却品不出什么滋味了。

    面前的少女,与自己从前所见的皆有不同。那些达官贵族,倘若将女儿摆出来与自己见面,无非是想做成姻缘。而这些女儿,大都矜持端庄,温柔娴淑。也有那戴权的侄女戴蓉骄横跋扈,目中无人。见了自己还指指点点,不知分寸的。也有那保龄保龄侯史鼐的孙女史湘云,娇憨可爱,不拘小节,像个假小子的。也有薛家的宝钗,木纳少言,却最为温婉恭敬遵守礼法的。其余的深闺红颜,他大多的不记得了。

    但是林家这位,眉眼中都是对自己不屑一顾,冯紫英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尴尬的见面很快结束。临走的关头,老太太忽发奇想:莫非孙女是因为自己瞧着,不胜羞赧,拒绝与外男说好话,所以才这么抽风?吩咐下去:“舒儿,冯公子是我们林家的恩人,我走不动了。你就替我送送他。”

    “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送他一程。”舒玉咬牙切齿,蓦然瞪向冯紫英,周身寒风嗖嗖。冯紫英尴尬至极,实在不懂自己哪里得罪了林大小姐。出了门去,瑞珠瑞瓶两个开始还跟着,后来各自缠着洛兰,喜梅两个去打梅花络了。一前一后地走呀走,居然走到了水榭边。忍冬花早已凋谢,唯有未融化的积雪学做梨花开。

    冯紫英欲言又止,出来走了一趟官场,一趟红尘,还从未有过得罪人之处。上至王侯之家,下到寻常七品小官,无不对他的长袖善舞啧啧称赞。更未曾有过与人争执过。如今却遭受了林大小姐一顿嘲讽,实在是无妄之灾。侧首看舒玉,这通身的气派,这娇嫩的容颜。实在难让人不想入非非。但是印象最深的,还是当初灵隐寺的哭泣罢。几年不见,这少女已经不会哭了,却也不会笑了。未名的感慨涌上心头。

    “冯公子,你也知道——”舒玉抬手拨开挡路的枯枝,冷冷道:“林家不比贾家奢侈,不比薛家豪富。只不过是一个世代清贵的仕宦之家。家中女儿奉事父母,儿郎则是以文章举业为主。您若是要找把柄,可以,就说林家的大小姐不知礼数。将来绝对是个河东狮子,这话由你这般八面玲珑的人传出去,谁不相信!”

    浓浓的火药味藏不住了。听到此等刻薄的话语,冯紫英任是再好的耐心,此刻也忍不住了:“在下未曾想加害于林府,姑娘何出此言?!”

    男子加快一步,却是追上了舒玉。挡在她的面前,少女落落大方注视着他,一点儿也不避讳。也许是第一次有少女如此大胆,听舒玉的话像是从头顶上飘出来的:“冯公子,昨日我听秦钟说你与秦老爷是旧识,而秦家救了冯渊的老仆人,你是抱了怎样的忠心。将人证拉拢到身边的呢?是为了义忠亲王,还是暗地里的主子忠顺王爷?!”

    冯紫英愣了半晌,忽然冷笑道:“舒玉姑娘何出此言?”

    “这要感谢钟儿,听他所言,你该是个尊重父亲的人。听闻你们父亲发生了口角之后,一连八年没有见面。这哪里像你平日里大肚能容,还温文尔雅的作风。所以呀,不是你与父亲决裂是装的,就是你长袖善舞的样子是装的!两者一比较,再加上你能劝服忠顺王爷处置了贾雨村,我宁愿相信前者:你与你的父亲并没有决裂。不过是欺瞒世人的障眼法罢了!你们父子二人无论怎样我不管,但你若是想对付林家,我也不怕你!”

    舒玉前进一步,长年站讲台,威慑一干学生的眼神不是盖的。

    冯紫英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之后就开玩笑道:“看来孔子说的不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难为舒儿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

    什,什么!舒,舒儿!囧!这厮转移话题!不扳回主题对不起广大被教育过的孩子们啊。舒玉倒吸一口气,冷声道:“冯公子,若是你出了林府之后,不要再与林家有瓜葛,我就绝不会将知道的说出去……我说话算话!”

    “那么,舒儿就试试看,对你的三叔与你的大伯说出这件事,他们会不会将我赶出去。还是让我继续留在林家。”冯紫英负手而立,微微低头,明眸正对着舒玉漂亮的弯弯柳眉。话语间,一种庄重之意不言而喻:“男人的官场,不是你们女人想的那样。它没有派别之分,有的只是明哲保身。它也没有绝对的你死我活,只有利或者是无利。有利的人,即使是敌人也可以留下,无利的人,即使是朋友也可以除去。”

    舒玉愣住了。

    却刹那间醍醐灌顶,连日来一直想不通的事情也想通了:“所以,贾敏才会背弃四大家族内部通婚的条条框框,不远万里嫁到林家来?”

    闻言,冯紫英露一点惊喜之色,目光灼热,却是忍不住赞叹了:

    “不错。贾家是四大家族中最懂得明哲保身的一个。贾赦糊涂,不得贾母欢喜暂且不提。那贾政倒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的盟友靠不住了,可以寻找几个外援。比如我们冯家,比如义忠亲王。再比如你们,慜靖公之后姑苏林家……”

    舒玉绞着手中的锦帕。这下不用说,另一件萦绕心头的疑问也豁然开朗了:为何老太太会阻止自己与沈渭交好?因为林家,其实已经处于斗争当中。是二位爷隐瞒得太好,是她们待字闺中,坐井观天而已。若是自己嫁给沈渭,便是拖拽沈家蹚浑水。而老太太,毕竟姓的是沈的!如何,眼看娘家也脱了清贵的名声呢!

    思来想去,舒玉只能问道:“那么,林家也是你们这一派了?是我大伯,还是我三叔?!”

    “你三叔身为读书人,为了明哲保身,居然甘愿放弃翰林院的职位。既然付出如此大牺牲,那么谁都强求不了他了!至于你的大伯,长年管理盐运,是个兢兢业业的好官。不过长江上的水贼猖獗,仅凭他一个文官,是做不好这件事的……所以,陛下还将治理河道的任务派给了另一个有兵权的人物。就是忠顺王爷。”

    舒玉以手触额,头疼:“我明白了,是你们已经抓住了大伯的把柄。”

    “常在水边走,哪能不湿鞋。”

    冯紫英掸去飘落在肩头的松针,语调温和:“早在七八年前,长江水患倭寇成灾时。老林就向忠顺王爷借了不少银两来救济灾民。事后,老林偿还不了这笔款项,也不想投靠忠顺王爷。无奈之下,他就放弃了清贵仕宦之家的出生,娶了出生武将国公之家的贾敏。想以此与四大家族联手,从而摆脱忠顺王爷。但是老林自己也料想不到:四大家族居然如此腐朽,黑暗。这官也没有升迁,这多赚银子的渠道也没有打通。”

    舒玉怒到极点,反而清明了。只是可怜,并且敬佩起林如海来:“只怕,这其中有你们的手脚。落井下石,才是官僚该做的事!”

    冯紫英觉得面前的女子实在有趣:“老林他日夜辛勤工作,取得的政绩很不错。但是忠顺王爷从中作梗,使得吏部对他的政绩评价有失偏颇。所以这么多年来,林如海的官职一直停滞不前。而偿还借款的期限也快到了,假如林家再拿不出三百万两白银的巨款,这七年前为了救济黎民的假投靠,就快成真了。”

    “假如能拿出来呢?”

    “那么,林家还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林家。”冯紫英不以为意道。看两个小厮寻来了,便告辞了,嘴角却挂着浅浅的笑意。这一走开,系统就不断地提醒好感度怎么个升啊升啊。但是舒玉实在没心情听这种事儿,哪怕零分满分她都觉得无所谓。哪怕有人要一巴掌拍死冯紫英,她都懒得去提醒一下下。只觉得林如海真可悲啊,四大家族真可恶加可悲啊:被人坑死了,还在帮着数钱。老辛说的好: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