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40章 药方

第40章 药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说舒玉怀疑沈倩中从作梗,急忙让洛兰将药拿出去验证。又让宁嬷嬷反嘱托管家:往后这药,也要经她一手。惮于三婶在家宅中的威严与清名,这事儿又不能做得太明白,让人瞧见了去。只能假托黛玉的名义,说黛玉自打娘胎便有了病根,如今陪伴在老父床边,总要亲自尝药,生怕吃下不对的药。贻误了身体。

    然而人生修短,自有定数。

    林如海半辈子的风雨都经过了,如今到了四十岁上,因为操劳漕运之事,消损了元气。以至于忽然抱病,日渐沉重。虽然有名的大夫都来望过了,药方也开了不少。然而总不见效,一日日病重下去。黛玉天性孝顺,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十来岁的女儿竟与大人无异,见父亲病重,日夜服侍,衣不解带。林如涵与沈倩也常来看望,门下的几位清客相公无日不至。林如海知道自己一身托大,关系淮扬百姓的日常。就强打起精神来。但每日吃下药去,如石投水,毫无功效。缠绵枕席,已经两月有余。

    两日后,洛兰终于打听到消息了:药方的确没问题,不过一味药引:“甘露”甚是古怪。露水冰寒。若是风寒之人服下去,更添寒症。这与之前开给黛玉的药方,以大黄催热的效果差不多。搞不好,一个好端端的人就没了。得知此事,舒玉当场将药笺撕得粉碎,又让人传话给黛玉:沈倩送来的药,一律倒进花盆里。

    与此同时,宁嬷嬷那边的消息也来了:开出此药方的是陈太医。沈家与之交情深厚。但是为人颇有微词:据说是年岁不到,就告老还乡了。告老还乡之后,只专心传授子孙医术心得,也不见他出来行医。舒玉又请教了系统,这才明白怎么回事:陈太医当年卷入了二位王妃的争斗之中,被人下毒毒坏了嗅觉,味觉,触觉。不仅相近的药材难以区分了,而且人体手腕中的三十六道经脉,只能摸索出个一二。迫不得已之下,只得自行辞退太医令的职务。回到淮扬养老,本也是不出来行医的。不过长年不给人诊病,未免手痒。加上林如涵当年与他交好,沈家的情面又压着,所以就勉强来看林如海了。

    至于这药方,倒也没有开错。不过是陈太医想林如海正当春秋鼎盛之年,自然肝火旺盛,就以一味“甘露”去火。哪里知道:沈倩故意瞒住了风声,使得陈太医不知林如海多年与漕运盐仓打交道,受够了水中的阴气与盐的腌气。所以一两副下去,林如海的病情自然不轻。好在发现得及时,否则一个月之后,怕是回天无力了。

    “把这陈太医的方子给撤了,就说是黛玉不能尝药!”奶奶的,她倒要看看,沈倩还有什么花招要使出来。然而人家搞阴谋一点把柄都没有落下。如今只能暂且忍着。舒玉又嘱咐小红将黛玉叫到跟前,药方子就摊放在桌子上。这件事,她也不打算隐瞒黛玉。只捡重点跟黛玉说了,末了添一句道:“这事儿知道就成了。妹妹你别管。不过往后,你得晓得:这林家不只有咱们一个大老爷,还有一个三老爷。”

    黛玉花容失色:“姐姐是怀疑…这件事是三叔与三婶一起干的?!”又兀自摇摇头,道:“不会的,三叔向来尊重爹爹。就算有天大的过节,也不该对爹爹做下这等事。还有三婶,她将姐姐的地契给了那秋姨娘的事儿我也知晓了。她算不得个好人,却为何对我爹爹下手?!难道……老太太让他们迁出去,惹了他们不成?!”

    舒玉笑道:“傻孩子,其实我早该明白了:为何三叔对三婶已经没有半点夫妻情谊了,也对她毕恭毕敬?你可瞧见:那秋姨娘可驳过三婶的颜面?那灯儿可敢与沈倩作对?那岳姨娘的孩子养在她的膝下,可有半点怨言?就算秋姨娘名正言顺要个地契,也是又哭又跪求来的——这是人家心里清楚着呢:林三爷怕自己的老婆!”又缓缓摇头,道:“三叔有没有参与这件事,说不定的。依他的为人,不太可能。”

    黛玉这才放心。经姐姐一提醒,以后伺候林如海越发小心了。而且每逢太医开了新的药方,总是先送给姐姐看一看,等到姐姐说可以了,才让爹爹服用。然而林如海的这场风寒,初期耽误了治疗。就算去了甘露一味,也好的不快。老太太日日在佛堂前为大儿子祈祷,逢人就说:“这是林家祖先冲撞了地仙,降下来的大难啊!”书玉,嫣玉因为沈倩顾及不到,就暂且寄养在祖母的膝下,两个孩子轮流劝慰着祖母。毕竟是半点大的孩子,连死的概念都没

    有,也只能看着祖母的愁容发愣。

    一次,沈倩与林如涵探望老太太。林如涵看老太太整个人消瘦不少,更是心酸母亲。出来之后,吩咐小厮去卖名贵的鹿茸燕窝给老太太送去。沈倩褪下一个水头很足的手镯,交与丈夫,轻声曼语道:“这东西是老太太给我的,大侄女也有一个同样的。如今老太太垂危,我就不戴着跟年轻人争好看了,典当了去应急罢!”

    林如涵感激道:“孝顺母亲,理当如此。若是家贫,必得父母吃米,我等小辈嚼糟糠。夫人真是深明大义之人,我代母亲谢过。”

    沈倩叹息道:“说到底,这事儿还是出在大房身上。我听陈太医说,大老爷他怕是……不好了。假如真如此不幸,还是尽早安排为妙。大侄女才几岁的孩子?能理家就不错了,这对外的买办,还是我们来做吧。省得别人说闲话。”

    “是啊……先是二侄女,再是大嫂。如今……终于轮到大哥了么?”

    林如涵悠悠地叹息一声,林如海生病这事,平心而论。半喜半忧:喜的是将来有机会独占林府,还有机会继承爵位。忧的是:林家少了顶梁柱,终究不是长远兴盛之兆。不过沈倩说的在理。林如涵听了沈倩的话,一方面停止叫人收拾东西,一方面赶着去办白喜事的诸般事宜:一来万一林如海去世了,这林府就是三房的了,当然无需搬走。二来,老太太年迈,这林如海的身后事也早他备就为好,不致到时候临时慌促。

    不过家中的下人听到了风声,都说林三爷对爵位有凯觎之心,今见大老爷已病重,大小姐舒玉年少,家中无主,他就装模作样当家起来,事事专主而行。

    另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秦业夫妇听闻林如海病重,又感念林家的好,常常来看望林如海。后来林如海病势沉重,三房的林如涵与沈倩一面独大,家中又传出些不干不净的传闻。秦业夫妇却是有些不放心,就去求见老太太。而林老太太一直认为是梧桐仙人降下劫难。日日在后院吃斋念佛,也不插手后宅之事。于是这名正言顺管家的,只剩下了一个林舒玉。毕竟是老世交了,不能看着人家危难。自己无动于衷。秦夫人干脆就在林家住下,帮舒玉照管,也不插手林家内事,只是指点一二。

    这日,秦夫人帮舒玉发放了月银。两人到了梧桐轩歇息。只见这轩中清雅别致,不似从前所见的闺房那般奢华。周围不见参天梧桐,只有苍苍翠竹迎风而立。人住在其中,仿佛可以忘却功名之心。想舒玉连日来的举动,虽然家中诸事繁杂,也临危不乱。含威不露。端的是个大家小姐的气派。又见林家丫鬟与小厮的来往,都是极有分寸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越规。心中愈发佩服舒玉起来。又想到前几日沈倩与自己所说的:“卫若兰与林舒玉有染。”等话语,此时此刻,却是七分的不相信了。

    “夫人,您在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就是听闻了两件那贾家的事儿。”秦夫人笑道:“那等高门大户,原来也出这种事,还以为是什么好地儿呢!倒不如这里清静子自在。”

    “夫人可是说的那金钏儿投井的事儿?”

    “我的儿,你也知道这事儿?!”

    “别说是我了,连那几个小的也知道了:贾家的丫鬟金钏儿被赶出来,隔日便投井死了。事后,政老爹可是教训了一顿宝哥儿。要我说,这宝哥儿我也见过的,是个爱女孩子还爱不及的,怎么会故意将女孩子赶上死路呢!肯定是家宅中还有其他事。哦,对了,宝玉同父异母的那位哥哥人品怎么样?夫人知道吗?”

    “环哥儿?!别提了!我家的可儿曾来信说过:那赵姨娘最是一个讨人厌的货色。贾环跟她长大,能出落到哪里去?还不如他们家的三小姐,自小跟王夫人一条心,这才稍微出落得好点。听闻贾府日益败落了,这三小姐想出了几条计策。帮了家人大忙呢!要是我家可儿还在世……也一定是个顶顶好的主母!”

    说完,秦夫人掩面拭泪。

    “秦姐姐的事儿……的确是老天不长眼!”舒玉道:“指不定,秦姐姐,与那金钏儿一样,有什么冤屈呢!夫人放心吧,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天爷不会放过作孽的人!”

    这话可说到心窝里头了,秦夫人拉着舒玉手,垂泪道:“好孩子。还是你懂我的心意,往后,你就叫我一声姑姑吧。咱们以后也别生分了。你家那嫣儿,不是与我家的钟儿交好吗?虽然孩子们年纪还小,但是林家与秦家交好,两家又近些。我倒愿意让钟儿娶一个林家的姑娘。不再让我的孩儿,去攀附那什劳子富贵了!”

    “夫人,这是大事,您与老爷商量再做决定吧!不过若是钟儿做我的妹夫,我也是极愿意的。”正说着,忽然外面传一封书进来,说有个金陵人,送书与舒玉。舒玉想一想,知道该是冯紫英的信。背了秦夫人看这书,果是冯紫英的亲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