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花招 > 父亲还债

父亲还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和父亲是在晚上八点到达县城的。刚走出站台,父亲就说,你哥来接咱们了。我张望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哥哥。我说,哥哥在哪儿啊?那不是吗?父亲用手指了指前面。我又仔细地瞄了半天,才发现原来不远处冲我们挥手的那个人就是哥哥。

    哥哥显然很高兴,他一边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行李,一边对我笑了笑。我又看见了那熟悉的笑容,可是我刚笑了一下,就凝住了。我忽然发现哥哥出乎我想象的老了,其实用“老”来形容显然是过分的,可是我的三十五岁的哥哥真的老了。

    哥哥的头发很乱,显然是骑车的缘故。他的脸很黑,是那种健康的黑色。而最令我惊讶的是他的门牙,竟然缺了一只!

    我说,哥,你的牙呢?

    不小心碰掉了,哥哥不好意思地笑笑。

    哥哥是骑了电动三轮车来的,很早以前,父亲就曾告诉我,在农闲之余,哥哥会在火车站拉拉客人,挣点零花钱。

    家只是陌生了一会儿,就是原来熟悉的家了,母亲的笑容,嫂子的笑脸,还有小侄子天真烂漫的稚声,当然还有父亲,虽然只是离开一个多月,父亲脸上那种到家了的感觉显然在城里是我没有看到的。

    我说,我哥老了,刚才差一点认不出来了。

    父亲不说话,他默默地抽着我给他买的“红塔山”,脸上已没有了刚才的笑容。

    老点有什么了,可是我的心是年轻的。哥哥缺了一只牙的笑容好像缺失了点什么。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承认我比哥哥强到哪里去,他从小就一直是我的学习榜样。他考全县第一名的时候,我还穿开裆裤乱跑呢。而他当少先队大队长的时候,我才刚刚走进校园。只是在考高中的时候,正赶上村里分地,哥哥没有发挥好,落榜了。后来父亲说,鸡窝里飞不出金凤凰,也别费那股子劲,种地得了。哥哥长吁短叹了好几天,后来他把那些课本放进一个大纸箱里,算是了结了过去的一段时光。

    而我就不同了,虽然时隔几年之后,我也像哥哥一样没有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但是我坚持了要上学的信念,并和哥哥顺利地说服了父亲。我又复读了一年,转年顺利地考上县高中,三年后一举中第,我成了家里的金凤凰。

    我清楚地记得那时的父亲掉泪了,眼泪代表了一种幸福,一种骄傲。而那时的哥哥也是高兴的,可是在他幽暗的眼神里,我却明显地看到了他的失落和焦躁。

    现在我早已参加工作好几年了,并在省城有了自己的房子,这次带父亲去看了省城的世界,父亲算是开了眼界。

    父亲说,外面的世界就是好啊。

    我说,那你们也搬过来一起住吧。

    那你哥嫂,还有孩子怎么办?

    你看你都多大的年纪了,不用替他们着想了。

    活一天就得想一天,谁让我生了你们俩。

    我默然。我知道再争论下去,父亲也是不会轻易服输的。直到现在谁要是和他当面说起哥哥上学的事情,他还是一卜楞脑袋:人的命,天注定,老大就是种地的命。

    有一次哥哥对我说,你说咱们家要是出了两个大学生,咱爹会是什么样子?我说,还不得高兴疯了。哥哥说,你错了,要是真出了两个大学生,得把他累死。我看着一脸平静的哥哥,他的思路的确与众不同。

    但是现在,哥哥“老”了,尽管他不承认,但是在我面前,他永远会有一面镜子。

    父亲也老了,他的固执变成了沉默,他的目光越过那些玉米地,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让他心事重重。

    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要不是哥嫂的尽力挽留,我可能早就返城了,虽然这里曾养育了我,但是我知道,自己的世界在外面。

    临走的前天晚上,父亲忽然神情凝重地喊住我,说,你跟我来。在没人的房屋后面,父亲垂下眼帘,对我说,老二,爹想求你一件事情。父亲的声音很小,小到我用心才可以听出他一辈子头一次用一个“求”字来跟他的儿子说话。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你以后能不能在城里给你侄子找个学校,这是一万块钱。父亲费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布包。这事我和你娘都商量好了,先别让你哥知道,你也别说当爹的偏心眼,你哥这辈子就这样了,可你侄子不能够再这样了,也算是爹还你哥的债了。

    我看着父亲苍老的脸颊,心里忽然涌起一阵热浪。我把钱又放进了父亲的口袋。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又点了一下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花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佛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刘并收藏小花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