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九章 风波初起

第九章 风波初起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章

    “是,回皇上,下人来报,说方从侍刚刚诞下了小皇子。只是小皇子有些体弱......”

    “让太医好生为小皇子调养,另外,着内务府依例封赏。”穆罗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冯晴,见他眼都没抬,才暗自松了口气,随即又在心里自嘲,人家早就对她没心了,又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个。

    不过理智上明白是一回事,心里的遗憾却是怎么也挡不住。等熄了灯就寝时,到底是忍不住,趁着黑暗,把人捞到了自己怀里:“你困不困?我们说会话,好么?”

    冯晴没什么精力,但也没拒绝。穆罗云就当他是默许了,把脸贴在他颈后蹭了蹭,似乎很中意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商量道:“你看,芝遥下个月就九岁了,也是懂事的年纪了。他若是看到咱们冷冷淡淡的,两三天都搭不上一句话,心里定是不高兴的。再者,过几年他也要择妻了,若是成日看咱们这样,便不愿对妻主交付心思。虽说有朕在,谁家都不敢慢待了他,但两个人相敬如冰的,总是没有恩恩爱爱来得和美,你说是不是?所以...从前的事你多担待一些,别再与朕计较,往后,咱们试着好好过日子,成么?”

    她一点一点慢慢说着,说到最后,其实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回头看看过往十年的事,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应该被拖出去打死。才对得起这人吃的苦受的委屈。但冯晴沉默了好一会儿,居然轻轻地“嗯”了一声,答了一句“我知道了”。

    穆罗云简直要高兴地跳起来,虽然知道他只是为儿子考虑,还是抑制不住满心的欢喜,小心地抱着他翻了个身,让两人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珍而重之地亲了他一下:“朕用性命保证,一定好好待你们父子俩。”

    冯晴点过头就打算睡了,穆罗云这一会儿又是高兴又是激动的,手里还抱着心心念念的人,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亲了一下他闭着的眼,又寻到他的唇,贴上去亲吻。

    她刚娶冯晴的前两年,两人关系还算不错,但那时她也只是纯粹觉得冯晴漂亮,并没有多离不开的感觉,床笫之间也很少吻他。如今他早已不是姿容绝秀,她却觉得自己陷得越来越深,只这么亲两下,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渴望了。

    冯晴却不管这些,他肯答应穆罗云,只是为了儿子,何况穆罗云是一国之君,他们本就不可能时时在一起,等她有了新的乐子或是后宫进了新人,自然不会常出现在他这钟晴宫里。

    两人各自怀着心思睡下,倒也算一夜好眠,穆罗云先醒,怕扰了身边的人,特地等冯晴醒来才起身,听说内务府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见冯晴了,便嘱咐他不可太过劳累,一边自己收拾了一番去上朝。

    穆王朝是女子为尊,这新出生的小皇子在皇子中已经排行第六了,既不是长子,父亲的出身又很是一般,前些日子还险些被降级,内务府自然不会太过重视。听说皇帝的口谕只是“依例”,便粗略打点了一番,过来请示冯晴。

    冯晴多年未管事,这一次虽说是重掌凤印,但温子墨在后宫早已经营多年,内务府是后宫最重要的一块,上上下下能掌到点权的,几乎都是温子墨的人,因此也并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只是走过场似的回了话。

    “我好些年没过问过这些了,只与你说一个道理,”冯晴只随意地浏览了一下他们呈上来的单子,并不去细细察看赏赐的物件,许是因为起身不久,声音还带着点低沉黯哑:“不管方从侍有什么不是,六皇子是陛下的儿子,是你们正经的主子。”

    “呸!你这蛇蝎心肠的东西,你还我儿子命来——”

    冯晴话音还未落地,就被一头撞进屋来的人惊得皱起了眉。方容被两个身强体壮的宫人扶着,一见到他就拼命挣脱了两人的扶持扑过来。

    立在他身边伺候的不语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便有个穿着三等宫人衣服的少年挡在了身前,一手拧住了方容的胳膊,把他交给了钟晴宫的宫人。这人出现得如同鬼魅一般,等制住了方容,便默不作声地退到了后面,冯晴心知这应该是穆罗云特意安插的人,便多留意看了他一眼。

    方容昨日才生下孩子,强撑着闯进钟晴宫已是十分勉强了,被压着手臂跪在地上,更是脸色惨白,身子也不停发抖。虽被制住了,还是挣扎着朝冯晴怒视。

    “让他坐下说话吧,”冯晴指了指下面的座椅,立刻就有宫人压着方容在那里坐下了。冯晴仿佛对他的谩骂和恶意丝毫没有察觉,依旧维持着方才说话的语调:“你有什么事?值得这样闯进来?”

    方容咬着牙不说话,屋里一时安静地连炉中沸水翻腾的声音都能听得清。

    穆罗云接到宫人回报说方容跑到钟晴宫大闹的时候刚下早朝,连辇车都没乘,就带着人一路快步走过来了。进了屋看到冯晴好好的在上位坐着,才算松了口气,沉声质问门口一干战战兢兢的侍卫和宫人:“朕养着你们都是摆着看的吗?这么多人挡不住一个男人?”

    冯晴朝她看了一眼,倒是果真没忘记昨晚答应她的事,指了下方容,慢慢开了口:“陛下来得正巧,方从侍显是有委屈不能说与我听,还是陛下亲自问吧。”

    “后宫的事,君后倒叫朕来管,难道是想躲懒不成?”

    方容见穆罗云从进屋后就不曾正眼瞧过他,对冯晴却是亲昵又爱护,一时又怕又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尚未开口已经满面泪痕:“陛下,我的孩子!君后害死了我的孩子!求陛下为我作主......”

    他刚进来时就提到了孩子,冯晴隐约也猜到孩子怕是夭折了。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倒也没有多少惊讶,只是微微垂眸,掩去了眼中一点感怀。

    “住口,”穆罗云脸色沉了沉,没等他说完,竟冷冷地打断了他:“朕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知欺君之罪该当如何论处?”

    “臣没有!昨日臣在鬼门关里挣扎,可君后却见死不救,要不是这样,我的孩子怎么会一出生就体弱,怎么会熬不过一晚就死去!”

    穆罗云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抿着的唇角似乎预示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返身在冯晴身边坐了下来,看向方容:“来人,去传昨晚当值的太医。还有,把温子墨和李敏非给朕叫来。”

    她绝少过问后宫的事,此时冷下脸来,一干宫人都有些心慌,端茶送水都是畏手畏脚,生怕被波及。被召来的太医更是伏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温子墨和李敏非一进屋,仿佛也被惊住了,穆罗云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温子墨,才指了指方容:“子墨,方容说,你能证明,是君后害死了他的孩子,你怎么说?”

    “这、陛下,臣怎么会说出这般愚蠢的话,”温子墨一看她明显护着冯晴的架势,就知道事不可为。心里虽是十分遗憾,脸上却没有半点显露,只是睁大了眼,似乎被这话吓得不轻,立刻跪了下来:“众人皆知君后宽仁,对臣等都是爱护有加,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臣听在耳中都只觉得可笑。方从侍怎么如此污蔑于臣。”

    “不!你明明告诉我,他一直不肯见你们,所以你们请不到太医!明明就是他害死了我的孩子!”方容怔怔地看着他,有点不可思议,转头看到李敏非,又挣扎着去拉他的衣袖:“李君侍,你也来求见过他的对不对?是他不肯见你们,不肯让太医来救我,对不对?”

    从他们进来后,穆罗云就一直在上位坐着,虽说只说了一句话,但手臂却一直没离开过冯晴的腰,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的态度摆明了是要护着冯晴的,李敏非就算心里再痛恨冯晴,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和身家性命去赌。更何况,冯晴与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过节,看起来又是一个十足的病秧子,穆罗云对男人一向是没什么耐性的,宠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而他自己却有女有儿,根本也没有这个必要去赌。因此也立刻澄清:“我与你说得很清楚,君后当时身子不适,所以才不便见我们。你怎么可以这般造谣,还攀扯我和温君侍?”

    “不不,你们不是这样说的,你们骗人。皇上——你要相信我,要还我的孩子一个公道啊。”

    “够了,你们不腻,朕都听腻了,”穆罗云终于制止了他们的话:“方容,朕顾念你丧子之痛,这一回就不严惩于你,你自己回宫思过吧,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探视。子墨,敏非,你们也记住,好心有时候也会说错话,往后,如果再让朕听到一句今天这种是非颠倒的话,朕唯你们两个是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