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22章 设计

第22章 设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姐很诧异地挑了挑眉毛,望着许慕晴冷笑:“无本买卖,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什么生意不需要本钱?就是小姑娘们卖,那身体是本钱,青春也都还是本钱呢!”

    许慕晴被挤兑了,表情倒是没变,仍旧淡笑着从善如流地改口说:“哦,那就是我说错了,我这有笔生意,还能赚点钱,不知道红姐感不感兴趣。”

    红姐这才似勉强听入耳了,终于坐起了身子,挥挥手,将身边的男孩挥退以后,示意许慕晴和她一起在茶几边坐下,施施然地泡了盏茶喝后才说:“许小姐看着精神还蛮不错嘛,男人有小老婆了,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也还是这副波澜不兴的样子,今天还有心情来跟我说买卖。”说到这里她笑了一声,似乎觉得这样的许慕晴很有趣,点了点头,“行,你说说看吧。”

    许慕晴并不意外红姐会知道她家里的事情,许慕明伤妻杀人一案闹得很大,本地外地的一些电视、报纸上都有连篇累牍的报道,在那些新闻里面,许慕明被描述成了一个冷酷、凶狠、残暴无情的杀人狂魔,而他杀人的起因反倒被轻轻一笔带过,一句因情感纠葛便草草了事了。

    虽然已经习惯,也早已预料,只要她走出来,这样的被提及不会是一次两次,然而心里还是会划过一阵尖锐的疼痛。

    忍下这痛,她垂下眸子,看着茶杯里浮沉的茶叶,慢慢地说:“既然您都清楚,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的丈夫,他是个生意人,这些年经营也有了点小钱,说有亿万家财或许夸张,但千把万,怎么的还是有的。而且他公司的生意正是上升期,他本人也很聪明很肯干,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格局,谁也不知道。”

    “千把万。”红姐嗤笑了一声,“还真是有钱!”

    明晃晃的嘲弄,其实这也怪不得她不放在眼里,就是在本城,萧方舟这样的,也算不得是什么大富豪,所以许慕晴才说,他后劲很足。

    红姐没兴趣了,但还是问了一声:“然后呢?你不会就是来跟我报备你男人的身家的吧?或者是,”她挑眉,打趣说,“因为离婚他不想给你钱,所以你想我找人帮你打劫他?”

    许慕晴很平淡地说:“差不多吧。”

    红姐:……

    红姐出来混了这么些年,还真是难得被人噎到,忍不住一口茶喷出来,笑得前仰后合。

    许慕晴却是面不改色,继续说:“我知道红姐手下有一些姑娘,很能干,我就是想着,您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对他感兴趣的出来,接近他,最好是让他爱上她,然后能够让他心甘情愿地娶她就更好了。”像是为了加强她的兴趣,她还着重夸赞了萧方舟一句,“萧方舟虽说有婚史,但他才二十八岁,还很年轻,而且皮相也还不错。”

    不管是作为上床的对象,还是婚姻对象,至少萧方舟走出去,还是很有男人的魅力的,轻易不会掉哪个女人的价,尤其是他现在事业小成,更有一种成熟加成功男人独有的意气和风彩。

    这一点,许慕晴哪怕再痛恨他,也不能否认他。

    她自己不就因此而爱上他的么?年轻时候的小姑娘,多喜欢以色视人,因为那点颜色,而什么都不顾,如飞蛾扑火,抛头颅洒热血也是甘愿的。

    当年的她如是,现在的陈雅也一样如是。

    红姐这才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杵着下巴,嘴角噙笑,拉长了声调笑得妩媚又风情地说:“噢~~原来你是想给即将是你前夫的人找继任者啊……还真大度!那么,你又想从这件事上得到什么呢?”

    “我要他主动来找我离婚,迫不及待地离。”

    只有迫不及待,萧方舟才会放下那些设计,答应她的条件,把儿子给她,同时,补偿她。

    当然,以她对萧方舟的了解,这种补偿很有限,不过,有补偿,总好过让她替他背那些莫须有的债务更划算吧?

    而且现阶段,她确实没有心力去和他周旋,这样的婚姻,这样的男人,还有萧太太的身份都让她感到窒息,她需要快一些解脱。

    再说了,她也不是要从萧方舟那里拿到多少钱,她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不跟他撕破脸,不代表她就必须要白白便宜了他,所有折侮过她的,她都将反侮回去。

    陈雅不是自认为她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更适合他吗?那好,许慕晴就帮他找一个不比她年轻,也不一定比她漂亮,但一定比她更适合他的女人。

    抢人的人,也应该尝一尝希望落空,被抢的痛苦了。

    还有萧方舟,他不是自诩自己一向有情有义吗?好,那她就给他找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送到他身边,再陪他演一场,有情有义的戏码!

    “迫不及待。”红着咀嚼着这个词,望着她要笑不笑,“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又说,“难度有些大哦,你心里有人选?”

    这就是同意了她提议的意思。

    许慕晴眉眼未动:“没有。不过我有一点建议供您参考,这个人,最好是学历高些,谈吐有物,气质高雅,见识也很不错,当然,如果能懂一点经营就更好了。”

    至于长相外貌什么的,许慕晴没有提,因为她不认为以红姐的眼光,会安排一个长得很矬的女孩子过去。

    其实如果要是红姐再年轻一点,那她也许会觉得,她才是最最适合的那一个人。

    许慕晴直到走,也没有说她为什么会来找红姐谈这样一笔生意。

    红姐自然也没有问。

    她在清吧待了那么些日子,很多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以她的聪明,应该早就有所听见。

    红姐不提,是因为在答应让她过来玩那种“潜伏”的戏码的时候,就有所预料,所以她也不在乎她知道不知道。

    “清吧”里面,最高级的一种小姐,就是伪装得像是清纯良善的良家女子,接近有钱人,骗他们的钱,或者骗他们的人。

    能骗到钱,只算是达成目标,而能骗到人,那就更好了,于清吧,于那个女孩子,都是双赢。

    红姐多了一样背景,而那个小姐,则飞上枝头,一跃成了凤凰。

    红姐本人的发迹,不就是靠的这样的手段么?她是清吧的老板,也是清吧小姐里的一个传奇。

    事情讲完,许慕晴就离开了。

    红姐依旧坐在茶桌前,身姿优雅地泡着茶喝。

    办公室里间的房门被打开,秦力走了出来,坐到她面前牛饮了一杯茶后啧啧嘴说:“女人们真可怕。”

    红姐剜了他一眼:“你也会偷听了?”

    秦力不甚在意:“我本来睡醒就想走的,见你们说得热闹,不想打扰你们就被迫听了两句。”

    红姐好气又好笑,没搭理他,顿了一顿才说:“这妞儿蛮有胆识,我很喜欢她。”

    秦力打了一个哈欠:“再喜欢她也没用,她和你不是一路人。”

    红姐抬头,要笑不笑:“你又知道了?”

    秦力不说话,又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那把小军刀,放在手指间细细把玩。玩着玩着,他忽然想起那天那个叫许慕晴的女人拿着它往自己手臂上插一刀的样子,白晳的皮肤,衬着鲜红的血液,有一种近于妖艳的妩媚。

    他忍不住温柔地笑了笑,手指尖在弹出来的刀锋上轻轻抚了抚。

    红姐看他那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你觉得,这生意我要做吗?”

    秦力语气淡淡:“你不是已经决定好了么?”

    “是啊,我已经决定好了。”红姐的声音很轻,笑容也很温柔,但更多的却还是感慨,“在离开之前,能看到那个男人最后那样死掉,我甚是欣慰,也很喜欢。所以我决定帮帮她,好好帮帮她。”

    “很好。”秦力语气寡淡,又端起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

    出来后他把保镖赶到后座,自己坐进了驾驶位,将窗户开得大大的,初春冰凉的冷风吹进来,刹时就将人从头到脚冷了个通透。

    秦力却像是没有知觉似地继续前行。

    透过后视镜,他看到清吧像个巨大的隐在霓虹灯里的阴影,那里醉生梦死,奢侈糜烂,就像一个濒临腐烂的怪物。

    然后,他看到了在怪物脚下慢慢前行的许慕晴,她穿着一件很宽大的衣服,长发遮脸,步履轻缓,神色相当从容。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秦力完全想象不出,她刚刚还很冷静地设计了还是自己丈夫的男人。

    不过这和他终究没多少关系,他看见她,觉得她和那些行走在路上的路人甲也差不多,就像是一个背景,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秦力的视线里。

    他从没有想过和她会再重逢,哪怕他的那把刀上,仅仅只饮过两个人的血,他的,还有一个叫许慕晴的女人的。

    许慕晴却是再没有想过,她和红姐的谈话,会被第三个人听到。

    从“清吧”回去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想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荒诞不经的梦,她梦见她考上了大学,和萧方舟在大学里谈很纯很纯的恋爱,然后有一天,红姐做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现在她请红姐帮她找一个她和萧方舟之间的第三者。

    命运有时候看着是如此的荒诞不经,就像一场永不醒来的春秋大梦。

    到家时正好是许可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她便转道去接她一起回家。

    孩子这段时间明显又活泼了一些,有时候也会主动和许慕晴讲一些身边的事,叽叽喳喳的,很有点从像的模样。

    不过她没有问过她爸爸妈妈的事,一句也没有。有时候许慕晴主动和她谈及,她也会很聪明地避开,见她如此,许慕晴也不好再多说,看着她虽然懂事却依旧天真的模样,只能自我安慰,孩子们都是擅于遗忘的。

    因为知道她怕没有妈妈了会穿脏衣服,会变臭,所以许慕晴每天都将她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她留了辫子,头上还扎了一朵漂亮的小花,看起来,和街上行走着的每一个父母双全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一样。

    她的语气也是很孩子气的,这会儿正用带了一点点小小的骄傲的语气告诉许慕晴:“姑姑,她们说我头上这朵花儿很好看。”

    “是吗?”许慕晴也笑,想了一想后说,“那要不,我们再一起做一些送给她们怎么样?”

    许可立即惊喜地问:“可以吗?”

    “可以的。”

    转到了新的学校,这还是许可头一次提到她的同学们。现在的孩子都知事得早,电视媒体又如此发达,许慕晴本就担心她会因为父母的事在学校里被其他孩子排斥,如果能够送些小礼物加深她们的感情,她很乐意。

    许可很高兴。

    她头上的花是许慕晴从手工书上学做的,她们在旁边做,隽东在旁边捣乱,很辛苦才做好的这么一朵。

    不过辛苦显然也很值得。

    两人商量着要再做些花样,突然的,许可停下了脚,躲到了许慕晴的身后。

    她抓着她的手很用力,小指甲甚至都抠进了她的肉里。

    许慕晴也紧紧地回握着她的手,镇定地望着面前的女人。

    田婷婷。

    尽管此时的她蒙了口罩,还戴了一幅可笑的超大黑墨镜,但是,许慕晴和许可还是认出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