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逆袭 > 第65章 无题

第65章 无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去了一趟,手头又积压了不少事要做,打发走刘维铭,还没忙出个章程,许慕晴又接到一个电话,有客户说收到的货架和他们预订的不符,因为地儿不远,那客户又是姑姑家的表哥介绍的,所以她就又跑去取车,然后吃过中饭后亲自开车过去了一趟。

    到了地方才知道,不是她发的货不符,是客户自己把尺寸搞错了。

    这样的情况退货显然不太可能,但货架摆不下去,许慕晴也不能看着无动于衷,于是又在那里逗留许久,和老板商量着应该怎么补救。

    回到城里还没坐热乎,小袁回来了,和他一起的还有老孙,老孙最近的生意越来越好,整个人也红光满面的,看到许慕晴就说:“现在有单儿生意,你做不?”

    许慕晴听了笑:“你还有生意给我做呀?”

    老孙虽然自己不出去跑业务,但如果有客户找到他们头上,他还是会直接给做的,没可能再转给许慕晴,还让她来赚一道钱。

    她自己有些产品就让老孙复制后偷偷销售了出去,她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因为两人还要继续合作下去,她也只能当作不知道罢了。

    因为这样的事,她哪怕换十家厂商还是会存在的,这种东西可抄袭性太强了,就算她自己有了货架厂,只要东西好销,自然有人不断地跟风模仿。

    除了不断研发款式,大家就只能拼质量。

    老孙听出了她话里的调侃,也没在意,笑嘻嘻地和她一起在茶几前坐下,端着她泡好的茶喝了一口后,才又说道:“是真的呢,我知道有一家木材厂要转手,你敢不敢接?”

    “木材厂?”许慕晴愣了一下。

    “对啊,是经常给我送货的一家厂子,他们老板前阵子出车祸去逝了,剩下孤儿寡母的也不会经营,就想要把厂子卖了,因为熟嘛,这不就问到我头上。我倒是想接手,可问题是,我手上没那么多钱啊,而且精力有限,我媳妇儿也不同意做,所以就来问问你感不感兴趣,老实和你说,那家厂子做得真是还不错的,你没看我要的木材几乎全是他家供的货,只不过现在当家人不在了,剩下都是娘们也不懂……当然当然,你不是一般的娘们,你跟她们不一样,你是做什么都可以做得很好的。”

    大概是急于把她从“那些娘们”里摘出来,老孙还补送了她一大段好话,而且他应该是听说了她想买蒋开货架厂的事情了,所以言语之间,颇是想鼓动她将之买下来的意思。

    她很理解老孙这种不想增多竞争对手的心理,像萧方舟,当初也曾是他们厂子里的大客户,虽说后来他也转包了一部分出去,但也总好过现在这样,直接来跟他们抢饭碗。

    要是许慕晴也接手一家货架厂来做,还真是不要活了,要知道,恒信的单她可以才拿到手上,才下了第一批货单,往后有多少,谁知道呢?

    所以老孙为了留住她,这次还破天荒给她让了一点利。

    现在更是鼓动她去接手个她什么也懂的木材行当,还真就差直接和她说:“你别做货架做木材吧,我们做朋友不要做对手。”

    许慕晴听他吹吹捧捧啰嗦了一大段后,才说:“木材我也不懂呀……”

    “那个要懂什么?而且当初做货架你们懂吗?现在你不也做得挺好的嘛。凡事事在人为,你年轻,脑子也好使,有闯劲有冲劲,不像我们,都一把年纪都老朽了,就是拼也不敢用力去拼……”

    眼看着他有要继续长篇大论下去的趋势,许慕晴只好打断他:“那厂子在哪里?”

    似乎是没想到她这么好说服,老孙微微一愣,旋即大喜:“你要去看看吗?不远不远,就在郊区,很近的。”看看时间,“我们现在就开车过去怎么样?天黑前就可以赶回来了。”

    要不要这么急啊,许慕晴无语,不过她也还真只有今天有点时间,明天上午猫猫约了她去看她新房子的装修,下午有个客户要过来。

    反正老孙都这么说了,她也就给他个面子去看看呗,好不好做不做先不说,去看看那些东西,自己长点见识也是好的。

    如果以后她自己做货架厂,迟早也是要跟这些原材料商打交道。

    便点点头,跟小袁交待一声后,就和老孙开着车又出去了。老孙说的地方果然不远,是在往四医院去的那边路上,离上回秦力出事的荒地也不远。

    那是个小型的工业园,里头木材厂还不少,大大小小的,有正规的也有不正规的,老孙说的这一家规模不算小,但是乱糟糟的,里头木料堆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

    他们去的时候,里头正在吵架,有人拉了一车货堵在门口,说是木料不合格,东西做出来了,全都开裂,闹着要他们陪损失呢。

    许慕晴就回头看了一眼老孙,神色凛然:“你做的东西都是这家厂子供的货?”

    这可是大事,如果木料真不合格,那可是要害死人的!

    老孙忙不迭地摆手:“不是不是,你别听他们乱讲。”凑到许慕晴身边小声地解释,“这人是存心找荐来呢,他们背后有指使的人,看着老李头不在了,所以想要霸占这家木材厂,使的阴招害他们呢。”

    许慕晴对这样的解释保持怀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一边看着院内一边在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去老孙的厂子了,还是不能对他太放心,要时不时过去看一下。

    正想着,就见那厂里有一年轻人从背后捧了一堆木料出来,拿到院子中间,又是水浸又是摔打的,木料虽说有些变形,但是看得出,其耐受度已经很不错了。

    过后,他又从那车上拆了一根木料下来,也是一番同样的作为,完事后将两根木料放到一起,闷声闷气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们……们……们……这个,不……不……不……不是……我家的。”

    一句话给他讲了老久,真是听得人心都要提起来了。

    那来吵架的人嗤地一笑,一把推开他:“死结巴,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什么叫不是你家的,不是你家的那是谁的?明明我就是从你们厂里拉出去的货,怎么就不是你们家的了?要坑人也不是这么个坑法的吧?这合同可还签着呢,白纸黑字写着,难道是我跟鬼签的?嗯,那也有可能哦,指不定就是你们家老李头还阳回来和我签的。”

    “放你妈的屁!”和那人对峙的一位年约五十岁左右的妇人终于被他说得恼了,跳起脚骂道,“我家老李从来不做伤天害理坑人的事,你们不放过生人,连死了的也还坑吗?”

    两人说着说着又是一番唇枪舌战,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那个年轻人夹在中间急得手足无措,挣得面红耳赤,来来回回也只说得出一两个字:“别……别……别……不……不……不。”

    对方人多势众,吵没两句就率人冲进厂里一番打砸,还不晓得从哪里抱出两根木头:“你看你看,还说不是你们家的,看这些,不就跟给我们送的料一模一样吗?”

    那个年轻人和那个妇女看到那些木料也都傻了眼了,最后这段闹剧以他们被迫答应赔款作终结,那些人得到答复,也就耀武扬威地开着车走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慢慢散去,大概这样的戏码都看得多了,居然没有人上去劝解他们,大家说笑着感叹着,很快这一片就只剩下那两个。

    年轻人蹲在地上哭丧着脸,那妇女更是,抱着那堆料嚎得惊天动地,一时哭死鬼丈夫,一时又骂儿子没出息,怎么就生成这么个残废样,生生把那年轻人哭得面色青白神情惨淡。

    老孙在一旁解说了一句:“那女的就是老李的老婆,后生是他们家儿子,是个结巴。”给她厘清了人事关系,这才拉着许慕晴走了进去,嘴上喊道,“李嫂子,李嫂子,别哭啦。”

    李嫂子闻声回头,看见是老孙,哭得就更伤心了:“孙厂长你要是也来说要和我们退货,那我现在就撞死在这里算了。”

    “哎哎哎,说什么呢。”老孙头有些尴尬,看了一眼许慕晴,和那李嫂子说,“你上回不是说想把这厂子卖了吗?这不这个许老板想要,我就拉她来看看嘛。”

    李嫂子闻言这才收了泪,站起来打量了一眼许慕晴,又擦擦眼睛,有些慌乱地说:“那……那,那就里面请吧。”

    许慕晴正要跟他们一起往里走,边上那个一直没出声的年轻人突然叫了一句:“不……不卖!”

    他声音突如其来,又有些尖利,把许慕晴还吓了一跳,李嫂子听他这么说,回头吼了他一句:“不卖你等着给别人一口吞下去连个渣也留给你是不是?滚蛋!”

    气吞山河地骂完,带着许慕晴他们进去了。

    许慕晴也就跟着进去坐了一下,生意没谈什么,倒是听那妇人倒了一肚子的苦水,原来这样的事,几乎三不五时就要上演一场,按她说的,这倒不是他们家的货真不好,而是人家摆明了车马故意来陷害他们的。

    官司也打过,警察也喊过,都没什么用,人家就是要闹,哪怕不要他们赔钱,也要把他们的生意搅和了,就是要她们倾家荡家,然后好一口不剩地把他们家的厂子吞过去。

    原本他们还想着,这好歹是老李头辛苦一辈子创下来的基业,帮忙守着也是给儿子留点家产,结果老李头一死,事情就成了这样,工人工人被吓被挖的几乎全散了不算,订单什么的也全成了妄想。

    妇人说起简直满满都是辛酸泪,许慕晴很同情她,但是这样的厂子,她是不可能接手的。

    这厂子很明显已经被人当成了是到嘴的肥肉,对方既然敢这么做,那肯定就是有所依仗的,许慕晴还没有这勇气,跟这样的人虎口夺食。

    所以她也只能跟她抱以同情,具体收购什么的,更是连谈都没有谈。

    出来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还是蹲在门口,看到许慕晴,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那是个很清秀的男孩子,一双眼睛清清亮亮黑白分明的,许慕晴还没在哪个成年人身上见过那样清透的目光,一时被他看得有些恍惚,以至于走出很远了,似乎还能感受到那个孩子的视线。

    老孙头和她说什么她也没听清,及至他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听清原来是他在跟她道歉:“我还真不知道她家是这样,听她打电话来哭还以为她只是不懂经营所以做不下去……”

    他没有再说什么让她买过去的话,都是做生意的人,都晓得要远避麻烦,如今老李头家的木材厂,很显然是惹上麻烦了,他现在倒是不想许慕晴去买它了,而是她不要误会他故意坑她才好。

    许慕晴自然是晓得他言下之意,笑了笑说:“没关系,反正也没事,就当是出来见识了。”

    老孙头嘿嘿一笑,说了两句那娘儿俩也可怜的话,进城后两人便分了手,孩子们都不在,许慕晴回家去也没事可干,就又回了办公室。

    忙到九点多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她以为是刘维铭又没事做过来窜门子,开门一看发现外面站着的却是秦力。

    虽然意外,但她还是客气地请他进来了。秦力进屋后四处打量了一圈,见自己当初的位置还在,就坐了过去,然后拿出一个u盘递给她。

    许慕晴没有接,而是问他:“是什么?”

    秦力不太耐烦地指了指电脑,要她:“自己看。”

    许慕晴这才犹疑着接过来,虽然她肯定秦力要给她看的东西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当打开电脑,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红脸。

    当然,不是羞红,而是气红的。

    他给她的,居然是昨天刘维铭的生日宴上,蒋开调戏她的视频画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妾心如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妾心如水并收藏前妻的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