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 > 第四十四章 扳倒月红

第四十四章 扳倒月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雨时节转眼即逝,天气越见炎热,苏恨瑶整日混在一堆臭气熏天的鸡鸭鹅中,把这些个傲娇的动物,一日三餐伺候的服服帖帖。这是贱男的意思,让她好生反思。

    月红成功挑拨了素和简南和她的关系,没有贱男的人生她乐的自在,唯一不足的就是这浑身酸臭味道。

    素和湮西日日上门骚扰,摸摸小手,讲讲小黄小黄的笑话。趁其不备一把拉过,搂搂抱抱,好好蹂躏一番,偶尔他会呵呵轻笑,不用想也知道是她身上的酸臭味。他爱抱,她也不拦着,谁让她技不如人,最好是被这身味给熏走。

    素和湮西烤的肉那叫一个美味,苏恨瑶简直百吃不厌。可怜珍禽园里贱男从各处搜罗来的珍贵野禽成了腹中餐。

    殷宁宁偶尔悄悄送来食盒,最下层是两本账本,一本是风华楼的,一本是尚衣坊的。殷宁宁被委托送账本,才得知苏恨瑶的尚衣坊坑了她这么多银子,自是来闹了一番。苏恨瑶随手签了张纸,按月奉衣四字,让殷宁宁眼睛都乐直了。勤快奔走给她送账本,凭借着在贵妇里的声望把尚衣坊名气做大,还把安平伺候的妥妥当当。

    这日,秦玉阁来了位稀客,女子一袭白衣,蝉首娥眉,眼含悲意。

    念如正端着盆往外走便见一脸苍白的女人,警惕喝道:“你不在自个儿院子里待着,跑来秦玉阁做什么?”

    此人正是月红。

    “我要见十三夫人。”不过是个丫鬟,她也不放在眼里。

    “别以我不知道你想惹事。”念如气焰也盛,挡在门前不让她进。

    月红直接撞开她的身子,晃当一声盆落地,溅了念如满怀。

    念如这妞是好了疮疤忘了疼,跟着殷宁宁飞扬跋扈惯了。

    “这贱人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个丫鬟地位还不如,竟也敢冲撞老娘……”她挽高袖子,只手拦住月红的去路:“不给老娘说个明白,别想走。”

    两人推攘作一团,月红刚刚小产不久,怎会敌国念如常年强劲体魄,被念如狠心眼一推,她身子一歪撞开了房门。

    月红颓然歪倒在地,头发散乱,眼眶通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活像被人欺了去。

    屋内热气腾腾,苏恨瑶仰躺在浴桶内,舒服的叹口气,指挥殷宁宁:“再多弄点热水。”

    殷宁宁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往里倒热水:“你是有多久没洗过了?”

    苏恨瑶认真扒着指头算,数了两圈后点头:“差不多就那个数吧。”

    “……”殷宁宁白眼一翻要晕倒的样子。

    推门声打断两人你来我往的对话。

    “你居然还硬闯来了。”念如讨厌死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好像是她欺负了她。她虽一开始讨厌苏恨瑶,苏恨瑶也不是这般有城府之人,待自己主子也是好的。

    苏恨瑶与殷宁宁了然对视一眼,自然将她扶起请了进去。

    直到苏恨瑶更衣完毕,月红一直处于局促不安的状态,她也没料到苏恨瑶竟然会出现在这,不是说这殷宁宁与苏恨瑶关系恶劣不共戴天么?难道是苏恨瑶知道自己的目的提前一步到了这?不可能,她怎会未卜先知?

    “你找我何事?”殷宁宁换了身干爽的衣服,苏恨瑶爱折腾把她弄湿了。

    月红似有难言之隐,欲言又止。

    “下次把水给我弄烫些。”苏恨瑶了然于心,浑身舒爽甩甩头,转身走人。

    出门,念如好意提醒她:“小心那女人,绝非善类。今日肯定是来使坏的!”

    苏恨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声离开。她现在要做的事便是该吃什么吃什么。

    “姐姐,我绣好了。”冬慕献宝一般将手绢展示给她看,这是比着苏倾城字迹绣出来的,上面一行清秀的小楷:“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如旧。”

    “你确信能行?”

    “冬慕自小在苏府长大,对里面的人事自然了然于心。”冬慕给她一百个放心的眼神。

    冬慕以前隐约知道苏倾城品行不良,但没料到她会做到如此地步,蛇蝎心肠令人发指。若不是主仆二人理清线索,说不定现在还蒙在鼓里。也怪以前的小姐总是持一副不在意的态度,才受尽百般欺凌,现在苏冬慕她是尽了百分的力气要帮姐姐挽回当年的凌辱。

    “把它给苏凤,她知道该如何做。”苏恨瑶灵敏听到脚步声,比她想象中的效率高,这么快就来了:“姑娘,走,接客。”

    “怎么这么大阵势?”苏恨瑶风度婀雅靠在破烂的门前,跟素和湮西一个调调。跟流氓混久了也会沾染习性,何况是他。

    念如品月侧目看殷宁宁的反应,两人前一刻还好好的,怎的这一刻就反目了。

    冬慕挺身而出,恨恨地谴责她:“我主子平时待你不薄,你怎可落井下石?”

    “落井下石?敢指使老娘作东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殷宁宁刁横的带人闯了进去,到处搜查,怪笑着看苏恨瑶:“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若不是月红来告之,我还真不知你胆子大到胆敢公然染指九王爷!”

    噗——苏恨瑶瞬间笑了,她公然染指,是那流氓自个儿贴上她的好不好?

    “笑什么?难道她说错了。”殷宁宁眼睛斜向一旁不吭声的月红。

    “我知道,现在王府里就你德高望重,王爷予你大任。染指王爷?不敢不敢。不过——”苏恨瑶幽幽道:“你们确定是我染指王爷,而不是他倒贴上我的?”

    重物轰然倒地的声音,素和简南气息紊乱,一步一步踱来,他毁掉近身的一棵树,鲜血沿着他的手不断往下淌。

    “王爷。”月红心疼执起他的手,唤丫鬟去请大夫来。

    “你们继续。”他目光始终盯着苏恨瑶,眸子里满是悲伤,她下意识撇过头不看他。

    好样的,连贱男都被请来,她还真是小觑了那女人的实力。

    “禀王爷,没有任何不妥。”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在染指素和湮西,凭他那来去如风的性子哪会留下蛛丝马迹等你们来查?

    “我有证人。”月红鼓起胆子直视她:“上来。”

    “奴婢是伙房的丫鬟,前些日子到珍禽园抓锦鸡做食材,遇见十四夫人与一男子并肩而坐。主子的事奴婢不敢妄议,只是奴婢私下见十四夫人屡次与那男子私会。奴婢在王府待了这些年,一直忠心耿耿,十四夫人这行径确实有损王府威严。”丫鬟临阵不惧,说的头头是道,像在背书似的一口倒。

    苏恨瑶看着女子坚定的眼,引导她:“你看清那男子确是九王爷了?你最好是想清楚,王爷面前说错了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月红颦眉打断她:“你这是威胁她?!”

    “不,我只是让她好好想清楚自己说的每句证言。”素和简南气得再厉害也不会不知道这话里漏洞百出。

    月红捏紧了衣袖,扬声道:“还有其他人可以作证。夜侍卫也瞧见了。”

    她等这句话很久了,勾勾唇:“夜侍卫也当真看见了?”

    夜宁立在素和简南身边面无表情,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苏恨瑶不可能染指九王爷。”殷宁宁霍然开口,众人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遂幽幽解释:“十四夫人来珍禽园第一日,锦鸡就全进了她肚子。屡次相会?十四夫人日日在我屋里沐浴更衣,合计风华楼的盈利,哪有时间见九王爷。忘了说,本夫人在风华楼有一成分红,我怎可真的敌对苏恨瑶?”最后一句话是对月红说的。

    “什么?”月红不可置信,他们竟然设计利用了她,来了个请君入瓮。

    “你还不懂,这出戏就是为了找出这些日子陷害苏恨瑶的幕后人。”殷宁宁好心点醒她,末了,想素和简南恭敬行礼:“王爷,余下的事就由您来处置。妾身告退。”

    “嗯。”素和简南讥讽勾唇,拉着月红的领子:“戏演够了。你以前是怎样过的还是怎样过。别出现在这里。”

    他不会要了她的命,为的是要引蛇出洞,看看到底是何人所为。

    “王爷,你不信任我?”月红慌了手脚,她以为今日这出她有把握彻底击垮苏恨瑶,可是为什么她脸上散发着自信,所有证据在她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没有完成任务,那个人不会放过自己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

    狠狠心,她一口咬下舌,血液从她嘴角溢出,身体失去支柱,慢慢倒下。

    “王爷,月红在黄泉路上等你。”

    苏恨瑶垂了垂眼睑,她听得清楚,她在唤王爷,是哪个王爷?

    素和简南也走了,在转角阴暗处,他一把掐住夜宁的脖子,冷血道:“不要企图背叛本王,即便是你,本王照样可以杀了你。”

    夜宁一惊慌,立即单膝跪地:“属下的忠诚天地可鉴。”

    这对话一字不落进了苏恨瑶的耳。

    好一个天地可鉴,那么等着鉴定你的忠诚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安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安瑾并收藏王爷,残颜妾不二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