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蜜恋,豪门小贵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逼人太甚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逼人太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项链找到了,众人都不想将事情捅到客户,也就是今天的新娘新郎那里去,毕竟东西被盗他们要担一部分责任,可是傲雪态度坚决,除了要见萧湘竹之外不再开口吐露一字,僵持之下,郝姐无奈只能带着众人向新娘休息室前去,同时暗暗祈祷,新娘子不要怪罪她们才好。

    整个过程中,傲雪一直盯着师梦依,直至她们要去新娘休息室时因为众人害怕她逃跑而将她围在中间,看不见师梦依才作罢。傲雪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当做小偷而被交予公安,因为她知道萧湘竹必定是相信她的,就是不为了她的人品而相信她,单单是考虑到她背后的势力,也会相信对于这串小小的项链她不放在眼里,所以傲雪完全不为自己接下来的处境担忧,她感到糟心的是师梦依,至今她也想不到师梦依冤枉她的理由。人果真是最复杂的生物。

    萧湘竹已经装扮完毕,身着大红色的高开叉旗袍的她等着最后的红宝石做装饰,这旗袍还是傲雪建议自己穿的,端庄的同时不失妩媚,热闹却又不俗气,果真是有水平。

    “请进。”听到敲门声,萧湘竹以为项链终于到了,高高兴兴的回转过身来,没想到会看到那么多人,而且面色皆不太好,尤其以自己最好的朋友傲雪最甚,那脸色黑的,已经到了萧湘竹从没见过的程度。

    “傲雪,怎么了这是?”扫视了一圈众人,气氛很不对头,萧湘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傲雪身边,关心的问道。其他人脸色不对她可以不管,傲雪却不行。

    傲雪没说话,径自走到一边找了个板凳坐下了。

    郝姐见新娘子与冷傲雪很是熟稔,感觉事情有蹊跷,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但是旁边的人没有那个心思,小孙又是急性子,见头儿不好意思开口,她说话了,“萧小姐,这人偷了您的项链被我们当场抓获还死不承认,项链都在她脖子上挂着呢也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抵赖的!”小孙用词毫不客气,说的时候也用食指直指傲雪,毫无尊重之意。

    “啊?”这些字词萧湘竹都听清楚了,但是怎么就不明白呢,刚刚那人是说傲雪偷东西?

    小孙不管不顾的说了出来得到了郝姐的一记瞪眼,但也无奈,见萧湘竹好像是没有听清怎么回事儿于是从头解释了一遍,但是用词还算客观,如果没有认定傲雪就是小偷的偏见的话还算是事实。

    “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萧湘竹听完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傲雪起贪心偷东西,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了,那项链在旁人眼里可能是宝贝,在傲雪眼里那也就是和根草一样的东西,你见过有人偷根草的吗?

    萧湘竹的不假思索斩钉截铁令在场所有人具是一惊,正常人听了这样的话就是不当场发作也会有所怀疑,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这萧小姐怎么就这么肯定不可能呢?

    “傲雪是我好朋友,我相信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见众人皆是不解,萧湘竹解释道。但是在深层次的更令人信服的解释没有有做,因为傲雪既然一直隐着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她还不想说。

    “知人知面不知心,朋友不一定就是信得过的。”小孙有抢口道。

    郝姐这才知道傲雪为什么坚持要见新娘子,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同时她也考虑的多了起来,从新娘子今天请到的宾客来看,必定是身价不菲的,那么她的朋友想来也不会是那种会见钱眼开的人,那么这里面的情况就不好说了。郝姐脑子里弯弯绕绕了几圈,保持了沉默。其实就算是冷傲雪见钱眼开,要是新娘子不追究那也是没问题的,他们在这儿瞎咋呼又有毛用。

    师梦依在人后看着这一出,原本蛰伏在心底某个小角落里的嫉妒瞬间成燎原之势,冷傲雪一个面瘫似的人凭什么能交到这样有钱有势还待她如此的朋友,而她处处注意事事小心,可是有谁会交予她如此信任。

    嫉妒是一种力量,能激发人的潜能,师梦依本来没有存着要陷害傲雪的心,在初次陷害之后为自己的冲动懊恼,很是心虚,所以一直躲着傲雪的注视,故意躲到了人群外围,可是现在,她回想了一下当时自己给傲雪项链时的场景地点,没有摄像头,没有人看到,于是从从后面走了出来,“萧小姐,偷盗这么贵重的物品已构成犯罪,不是一句‘我相信’就可以摆平的。”

    话音未落,本来如事外之人坐在一边旁观的傲雪腾的就站了起来,目光打到师梦依身上愣是让她背后起了一层冷汗,但是这次师梦依没有躲避,只是移开了视线不与傲雪对视。

    被冤枉一次傲雪受着,骨子里的孤傲也让她不屑于解释,对于一群已经给你定罪的人解释再多也是废话,所以傲雪只说来找萧湘竹而没有为自己做一丝辩解,同时心里也想着不要把事情闹大,毕竟还是在萧湘竹的婚礼上,毕竟,师梦依还是她的同学,她想要问问她如此作为的理由。

    可是现在心里对师梦依存的那一点点儿善心被她逼的一丝不剩,冤枉自己还不够,还想要她“认罪伏法”吗?

    “呵,难道师梦依小姐是想要找警察来勘察清楚吗?不过,你敢吗?”傲雪难得在人前露一丝笑,只是这笑让人从心底里发寒。

    “你这是什么样子,做错事情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还真是人才!”

    “就是,你真以为我们不敢把你交给警察吗?”

    “给她机会都不要,报警吧!”

    ……

    可能是傲雪的态度引来了众人的不满,也可能是每个人都有护短的毛病,在一个“准小偷”和自己少东家中自然会偏向自己少东家。

    师梦依低着头做害怕委屈状,但是别人看不见的眼里却闪过一道精光,对眼下的情景很满意。冷傲雪你不是吸引人吗,这次该是足够吸引眼球了,你的那些朋友,不知道知道你是小偷后还会不会被你那清高样所迷惑,老师还会不会说你才学兼备,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宿舍里那两只围绕你应该是有更多的话题了。

    面前的场景萧湘竹搞不清楚了,这个师梦依不是傲雪的同学吗?好像还是室友。早先和傲雪说起来的时候感觉她和宿舍里的同学处的不错呀,这会儿是神马情况?带头冤枉傲雪是要干什么,傲雪现在的状态也不对,脸色黑沉面上却带笑,她和她挨得近还能看到她眼眶都要红了。

    “这是怎么了?”金黎澈久等不到萧湘竹,过来找人,谁知推开门看到了满屋子的人,而且乱哄哄的,有些不悦,这是婚庆公司的人不去干活,都守在新娘休息室算什么事儿。

    听到自己老公的声音,萧湘竹可算是有谱儿了,在看到穿过人海来到眼前的男人时立刻迎了上去将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她说的可是不带一点儿偏见。

    说是穿过人海那是夸张了,也就*个人而已,但是新娘休息室不是很大,所以感觉满屋子都是人而已。这时,这*个人都听到了新郎官带着惊疑的话“傲雪是小偷,怎么可能!”

    萧湘竹也想说不可能,可是这些人不信怎么办!怎么就总是有人这么说呢,以前的任风莹,现在又来了这么一茬,傲雪明明就是特别高大上的一人,怎么总是被人按上这么不靠谱的罪名呢。

    “新郎官,项链还在她脖子上挂着,那就是证据,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有人听金黎澈也说不可能,出声提醒。

    “那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金黎澈和萧湘竹一样斩钉截铁,说辞也近乎一样。

    冷傲雪到底是什么本事,竟然让一个两个的都这么维护她,“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百分百的信任,到底是会魅惑人的。

    “萧萧,你们先下去敬酒吧,别耽误了时间。”金黎澈来的这一会儿工夫,傲雪稍稍冷静了下来,见到金黎澈也想到了今天的正事儿,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萧湘竹的婚礼,劝着他们先下去敬酒。

    “是啊,新郎官儿和新娘子先下去敬酒吧,再迟就说不过去了,这儿让人先看着,等婚礼结束了再来处理也不迟。”郝姐瞅准时机站出来说道,同时瞪了一眼不服气还要说话的众人。这群人真是没脑子吗,新郎新娘都说的这么笃定,那肯定是有理由的,现在争辩的这么理直气壮,要是最后证实真错了,那么他们公司的名誉还要不要了!还有师师也是,以前感觉她挺聪明的,今儿怎么就感觉她嫌事情闹得小呢。

    “那好吧,傲雪,你先在这儿待一会儿,想想事情的经过,等我们敬完酒你在说给我们听,我们是信你的。”纵使萧湘竹不想就这样离开,但是外面都是请来的客人,容不得他们丢丑,犹豫了片刻,也只能这样说道。

    “没事儿,去吧。”傲雪又坐回原来的板凳,她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事儿待会儿再说就好。

    傲雪坐得住,师梦依可坐不住了,她没想到萧湘竹和金黎澈是那样的相信傲雪,这种冤枉人的事儿只有趁着大家被情绪控制着的时候才能行的通,等新娘新郎敬酒上来,大家都冷静的差不多了,再听了傲雪的解释,那她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是她想要害人的念头是临时起意,根本没有事先计划,这会儿出了纰漏,心里着急也想不到可行的办法。

    不一会儿,新郎新娘下楼敬酒去了,休息室里就留了几个人看着傲雪,师梦依不想也不敢和傲雪共处一室,寻了借口就出去了。

    师梦依跟着敬酒队伍,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要冤枉傲雪了,一会儿又想,不能让事情败露,总之完全没注意外界的环境,直到……

    “怎么没有戴项链?”金父终于见着敬酒的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看到萧湘竹竟然没有戴项链,也没有用别的撑得起场面的饰物代替,眉头一皱,问了出来。

    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金父还是控制着音量的,可是师梦依现在对“项链”二字比较敏感,即使金父的音量够小,她也听见了。想着萧湘竹金黎澈和傲雪是朋友相信她,金父总不至于也相信她吧,于是尽量向着金父的方向靠了靠,对着身边的小孙说:“你说那项链那么值钱,小偷要是被判刑的话应该能判好久吧。”

    “得看人家报不报案。”小孙回应,没有注意周围的氛围变了。

    婚宴现场虽然乱哄哄的,但是在这一隅,萧湘竹和金黎澈正不知该如何回话,所以还是比较安静的,师梦依和小孙的对话就清晰的传了过来,萧湘竹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被偷了!”金父脸色剧变,双眼瞪大,满目不可思议,音量没有控制住扬高了不少,引来周围几桌的侧目。

    “没事,大家吃好喝好。”金父也是经过大场面的人,一会儿就反应过来,换上笑脸对着客人说道,不过转过来面对自己儿子儿媳的时候又沉了脸,怒容满面。“小偷抓住了吗?怎么被偷得?你们给我说清楚!”

    “爸,不是这样的……”

    趁着金黎澈跟金父解释的空档,师梦依悄悄撤出了敬酒团,走到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拿出手机,“小张,带着冷傲雪出来吧,金父知道了要问罪呢。”

    小张就是在休息室看着傲雪的一个人,自新娘新郎走了以后就留下两人看着傲雪,她是其中一个。这会儿接到师梦依通知,虽然疑惑金父怎么会打断婚宴来问罪,但是也没有多问,扣掉电话后就对一直安静的坐在板凳上闭目养神的傲雪说:“我们该出去了,金父要见你。”

    傲雪心想可能是金父知道了这事儿要见她,先行处理着,等婚宴结束再“三堂会审”,她反正问心无愧,于是就跟着那小张出了新娘休息室,完全没有想到事实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

    婚宴摆在了别墅里,别墅一楼全部清理干净留出了足够大的空间来摆酒席,摆不开的在室外还有几个遮阳亭子,在里面用餐也是一番享受,而新娘休息室则在别墅二楼,从里面出来到一楼的婚宴现场,要走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而那楼梯在一楼大厅的人抬头都能看见。

    傲雪刚出现在楼梯口,就听下面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惊呼:“小偷来了。”

    师梦依的声音足够大,能让大多是人听见,而且“小偷”,多么吸引人的称呼。所以一时间听清的抬头看,没听清的问清楚后抬头看,都看到了那个站在二楼的那个身穿酒红色礼服的女人。

    萧湘竹也听到了那声惊呼,抬头看到傲雪出现在二楼,而底下众人都向她看去,虽然不明白事情起因,但是因为小偷二字都眼存鄙夷,一时着急,差点儿急晕过去,还好旁边金黎澈及时接住了她。

    金父也听到了那声惊呼,抬头看向傲雪时就看到了她颈间的项链,眉头深皱。他没有老眼昏花,记忆也没有出错,那是他儿媳妇儿的好朋友,曾经金黎澈也跟他说过,这人背景不简单,但是没有说具体,现在怎么就成了小偷,而项链怎么又到了她身上?

    凌羽辰和崔尚也听到了那声惊呼,本来两人都是不甚在意的,还故意喝了一口杯中之物才抬头来看,谁知这一看,差点儿就坐不住,不过在看到傲雪嘴角微翘的时候,两个男人又都稳稳的坐了下来。

    看了一眼在靠近楼梯的那个角落里的师梦依一眼,傲雪已经生不出气了,竟是笑了出来,呵,她还真是傻,在休息室的时候怎么就还想着再给师梦依一个机会呢,人家可是不把她整死不算完啊。

    ------题外话------

    突然之间收到这么多的票票有种受宠若惊的赶脚,谢谢你们。碧叶小仙,也许那些曾经,一世安宁翟,yhrxgy,恋恋不舍97,kssyszljj谢谢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蜜恋,豪门小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加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加密并收藏蜜恋,豪门小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