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尽巅峰 > 第十一章 剿敌战-仁慈篇

第十一章 剿敌战-仁慈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阳注意到他们都没有使出全力,进攻的套路更像是在热身。

    柯景航仅仅只用了初生火凤凰,舞婧也一样只用了初生迷舞双圈,他们一前一后分别对桑莫进行最普通的近身攻击,而桑莫也随意地躲动着。

    何阳皱着眉头,不能理解舞婧和柯景航究竟在做些什么。

    但何阳哪里知道,舞婧和柯景航在战斗之前就听水无梦详细报告过桑莫那两个近乎无解的能力——“穿透术”和“探查术”。

    穿透术可以穿越任何物质,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封咒都桑莫而言都能破解,至于防咒也难以阻挡住桑莫。而探查术更是可怕,桑莫可以在你使用招数的前几秒得知你将使用什么,并且能够提前知道你的方位所在。

    这样打起来,如果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绝对不会是桑莫的对手。

    两位阁主仅仅只用了初生,只打算凭借自己过硬的战斗能力一步步消耗桑莫的体力,从而在最恰当的时机次生甚至终生,解决眼前这个可怕的家伙。

    只不过让舞婧和柯景航都不解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是桑莫杀害了石子,既然双心想要复仇,为何不亲自迎战。

    只不过在外围的何阳,看着桑莫面不改色的表情,仍是觉得微怒。因为他在事后听章一泽提起过,在与白叶第一次大战落败时,被白叶派来血洗石镇最终逼出秋心瑾且带走的人便是桑莫以及他夏之宫的四位帝王幻阱。

    所以,何阳在得知有心阱进攻时,选择的对手是卡特,而不是和史拜德多多少少有一些性格相似的温特。

    看来……这得等很久啊,何阳沉思着,暂时解除了终生状态,以保存体力。

    封印区五号。

    “收手吧,你不会是我的对手。”添定举起了拳头,结实的肌肉显而易见,添定因为嫌阁主大衣过于碍事,便私自将阁主大衣改成了无袖马甲,正好与他肌肉男的身材匹配,他的这一私自举动最开始引得誓天大怒,誓天根本没料到看起来如此忠实温顺的添定居然率先对阁主大衣进行改造。

    只不过添定一开头,竟引发了数位阁主的创新。初八干脆在打架时就丢掉大衣,而魔星把大衣硬是改成他喜欢的修身黑色西服,就连温柔无比的水无梦都改成了黑色连衣裙,这倒引起了月界众普通月士们私下里对这些魅力十足阁主的广泛讨论,大多数都是喜欢那个阁主改版的阁主级服饰。

    当然,最过分的就是金敏俊了,因为贵族出身,阔气地做了十二套阁主大衣,各类贵族范款式都有。让誓天最终气得对这些个性十足的阁主们懒得再多管了。

    与添定作战的是夏之宫帝王幻阱巴弗洛。巴弗洛浑身是血气喘吁吁的,头上顶着两只牛角,大鼻子呼出热气。他被添定的次生给折腾到不行,因为添定次生的衍生能力是可以复制出两个自己协助作战,只不过没有主体那么强罢了。

    而添定还有个可以制造幻影让自己瞬移的能力,这些他都在初入暗月界那场惨战中使用过。那时添定带领的月士们是四面受敌,屡遭偷袭,还遇到当时不在资料中的会羽术的阱,才落得那般田地。添定更是因为担心自己的魄生会误伤到自己的部下们,宁可受伤也不肯使用,直到撤兵之际才爆发实力,以一人之力挑败五位暗月界阁主。

    而现在添定是与巴弗洛一对一,先前那些的顾虑对添定来说根本不存在,本来就是月界三大战斗月阁之一的十月阁阁主,更是月界阁主中拳术最强,面对拥有一般阁主级实力的巴弗洛可谓是毫无压力。

    也正如先前莱伯特所说,在与阁主级的单独较量中,能遇到霜俊杰真的算是幸运了,但霜俊杰还是在毫发未伤的情况下重创并活捉了莱伯特。所以,这场由双心从石子被杀、四位副阁主被擒起就开始精心策划的反击剿敌战,是做好了必胜的准备,除了桑莫和温特那里胜率不明外,其他六场阁主与帝王幻阱的战斗,可以说是毫无悬念了。

    必然是一边倒阁主们的胜利。

    那种能以一敌二的幻阱也只有史拜德,他是阱界的历史,最强幻阱。而史拜德在当年大战舞婧和鲁自奕时,也没见舞婧和鲁自奕魄生,就把史拜德逼到魅变,可见幻阱级还是和阁主级有着一大段距离。

    因为普通幻阱的实力是低于副阁主的,帝王幻阱也只是一般阁主而已,真正恐怖的只有几倍于阁主级实力的心阱罢了。

    如今斯普润已死,卡特被活捉,月界开始了正式的大反击,足以一扫先前两场大败的阴霾了。

    巴弗洛刚刚勉强站起身,还弯着腰,却没料到添定又一次闪现到在他背后,给予他一拳重击,让巴弗洛又一次重重摔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我说过刚让你放弃了。作为阁主级,魄行都会被训练到你无法理解的地步,你跟不上我们的速度。”添定表情柔和地说着,“我不是喜欢致命一击这种名词,我尽可能都会留下你的命来。”

    巴弗洛吐出一口血,包含了两颗牙齿,他吃力地又一次爬起来,却又一次被添定狠狠打倒,周而复始,无限循环,好像看起来巴弗洛根本不愿意放弃一样。

    巴弗洛如同一只野牛,在没有被打到无法直立的地步,是绝对不会放弃战斗的。

    添定不断给予着巴弗洛,同时叹息着,只感叹自己为何遇上这样的一个顽强的对手。在巴弗洛一直被动挨打的同时,他也在悲叹,为何自己遇上的是战斗型的阁主添定,根本没有侥幸能赢的机会。

    巴弗洛射出无数阱箭,但全部被添定用拳头打得粉碎,巴弗洛又用黑刀砍出极强的黑色气流状魄源,但同样被添定瓦解。

    “放弃吧。”添定又是对着巴弗洛的腹部一记重击,巴弗洛高高飞起,听见添定极为冰冷的声音,“你是不可能取胜的。”

    “不要太瞧不起人了!”巴弗洛怒吼着,“魅变……”

    就在巴弗洛还没来得及使用出魅变,身体就被添定那两个分身给狠狠按住,然后被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他面前的添定用拳术击打着,添定出拳极快,可谓说是每秒钟都能打出数十拳了,巴弗洛全程挨打,连防御的机会都没有。

    很快巴弗洛就摔落到了地上。

    “我是不会给你有机会魅变的。”添定冷言说着,“我不喜欢事态超出自己的预料,我就是这样安稳的一个人。实话说,我也不喜欢战斗,只不过天赋赋予我在拳术这一块有着才能,而我天生也是个责任感极强的人,所以我才会在最前线战斗。只为了不让别人受伤。”

    “真没想到……阁主中也有你这样宽宏仁厚的啊。”巴弗洛翻过身,脸已经被打得极肿,牛角也断了一根,根本看不清他的眼睛还是不是睁着,但还是能听到他声音里的嘲讽和敬佩,嘲讽的是阁主们的无情,敬佩的是添定的大义,“只不过……越是仁慈越是容易死啊!”

    忽然间巴弗洛自身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野牛,同时在他背后出现了野牛群,浩浩荡荡,似乎能把一切给践踏为平地。

    “什么!?”添定大惊,但那些野牛头顶的犀利的牛角全部冲着添定而来,若被刺中,只会在自己身上都添上一个大窟窿,但添定根本没有几乎防御了。

    但令巴弗洛没有料到的是,这样的大规模集中攻击,居然全被添定的那两个分身给挡了下来,但那两个分身也早已血肉模糊没有了人形。

    添定趁机已经躲得远远的,看着远处被刺的百孔千疮的两个“自己”,心里不是滋味,毕竟看着自己的形象被打成那样,是个人都会觉得浑身发寒。

    巴弗洛居然做到了可以舍弃召唤语魅变?添定皱眉,但很快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思考了,因为成千上万的野牛正冲着他冲过头,气势浩大,烟雾四起。

    “我说过……你给了我太多机会了!”巴弗洛怒吼着,“这就是我的魅变,群牛阵!”

    果然是这样,添定皱着眉头,挥舞着强力拳头将靠近他的野牛都全部打飞,只不过实在太多,这样下去添定的体力必然被耗尽。

    “如果所有阁主都如你这样蠢,那就好了!那月界早就被我们灭族了!”巴弗洛吼叫着,“凭什么一直是你们月士打着正义的旗号可以随意抹杀我们!时代该改变了,由我们阱随意抹杀月士。”

    “你们残害的是人类!从这一点——”一个巨大的魄源拳头从群牛中显现出来,竟活生生打散了数千只野牛,只听见添定吼道,“你们就永远配不上正义一词!”

    巴弗洛一怔,很快稳住情绪,大吼道:“我根本不需要证据!我只需要知道作为阁主的你即将死在我手里!上吧,群牛!”

    很快,添定高大的身影就被淹没在群牛之间,巴弗洛冷冷笑着,觉得该结束了,添定在此时此刻应该已经被踩成肉泥了吧。

    谁叫你一直所谓的仁慈,觉得用终生就可能会在一瞬间杀死我,才迟迟不用终生……你死只能是因为你够忠厚,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你自己害死了你自己。巴弗洛冷血地想道,但突然间有一道剑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巴弗洛震惊地瞪大他的牛眼,眼前的人居然是添定!

    怎么会!他不该是在那个牛群中吗!

    “你应该还记得,我另一个衍生能力是什么。”添定似乎已经解除了次生,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手中的剑刺穿了巴弗洛的腹部,巴弗洛的身体慢慢恢复到人形,群牛也因为巴弗洛的衰败而消失,“那个能力就是在远处出现一个幻影的我,而真正的我在攻击前都可以自由行动,刚才被群牛淹没的,仅仅是我那个衍生能力罢了。在我解除魄生前用出的。”

    巴弗洛无力地瘫了下去,血流一地,而这个封印空间也被瓦解,在他闭上眼前的那一刻,他听见添定用浑厚地声音对另一边说道:“霜俊杰阁主,这个巴弗洛的命,就拜托你救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无尽巅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渣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渣贱并收藏无尽巅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