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打倒白莲花 > 第38章 总裁文中的女配(4)【三合一】

第38章 总裁文中的女配(4)【三合一】

作者:碧水游水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今天起,我就要在这里上班了。”苏宛对黄欣儿微笑道,“你就是我的前辈,还请多多指教。”

    “啊,这样啊。看来总裁真的帮到你了呢!”黄欣儿表面上看着开心,但苏宛却看出了她笑容之下的苦涩,“你的伤怎么样了?你父亲还虐待你么?”

    黄欣儿声音不小,至少整个部门都能听得清楚。听到这话,大家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原来苏宛她父亲还虐待她啊。”

    “怪不得会打别人,原来是家族遗传。”

    “家庭背景也这样,你们说她家不会其实是混黑道的吧……”

    苏宛简直对这位无语了。要不要再大声一点,宣扬到整个公司都知道!

    不过这位苏宛本身就挺黑,再多抹一笔也没什么。

    苏宛没太多反应,反而是黄欣儿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突然转身,走到那些人面前:“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别人!她被父亲虐待,走投无路才来到我们公司,你们凭什么对她做这些毫无根据的冷嘲热讽!”

    “呦,这不是那位黄欣儿么?”显然,黄欣儿也并不受大家的待见,“才进来几天,就勾搭上了总裁,怎么着,现在居然帮苏宛?她可是老黏着总裁啊,你不嫉妒?”

    “我嫉妒什么!”黄欣儿表面嘴硬,但半咬着的唇却出卖了她,“我和总裁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总裁关心下属而已!”

    “说大话也不怕闪着舌头。”那位同事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总裁怎么就不关心关心我们这些‘下属’呢?只关心你?”

    “不是的,不是的……”黄欣儿软趴趴地辩解着,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真不愧是白莲花女主,一点委屈眼泪就出来了,但是就不掉下来。苏宛在一旁冷眼看着,并不打算插手。多管闲事这种事,她还没兴趣去做。

    “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呢!”突然,一个严厉的喝声从门口传来。伴随着蹬蹬蹬的高跟鞋声,一位身着小西服职场女性走了进来,精致的妆容衬得她更加冷酷,看来就是那位上司谢妍了。

    “谢经理!”那位同事瞬间变了态度,赶紧起身毕恭毕敬地站着。

    “谢经理……”黄欣儿也转过身,脸上有些无措。

    “又是你,黄欣儿。”谢妍看到黄欣儿,深深地皱了皱眉,“你不要以为有总裁撑腰就能任意妄为,在这个人事部,我毕竟还是你上司!现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多久了?都清闲到上班时间也可以聊天了?!”

    那位同事只是低着头,不敢多说一句。倒是黄欣儿,忙为自己解释道:“谢经理,不是的,是她们先骂新来的这位妹妹,说她缠着总裁,还骂她家家庭背景不好,殴打别人是她爸遗传的……”

    听着黄欣儿说出这一连串的话,苏宛简直都都要怀疑这位黄欣儿究竟是不是装的了。她少说两句会死啊!复述得简直比谁都清晰,生怕谢妍听不懂么!

    果然,谢妍听到这话,不由皱了皱眉,转而看向苏宛:“原来就是你,我还在想总裁怎么会突然塞来个人,现在也不是招聘时间。”

    “好了,你们两人都回到自己位置上去!下次别在让我看到在工作时间干这些没用的事!”谢妍重又转身,对二人厉声喝道。

    听到谢妍并没有惩罚她们的意思,那位同事松了口气,赶紧就回到座位上敲起了键盘,而黄欣儿却是一脸委屈的神色,但最终还是走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你,叫苏宛是吧。跟我过来一趟。”谢妍看了看苏宛,随即又踩着高跟鞋进去了。

    “是,经理。”苏宛点了点头,起身跟了上去。

    正好,她还想找个机会和这位上司聊一聊呢,没想到比她想象的还要顺利。

    只是黄欣儿的话……还真不愧是白莲花女主,到哪儿都能给别人添麻烦。

    进了谢妍的办公室,刚关上门,谢妍就毫不客气地开口了:“韩总裁要在我这里塞个人的时候,我是非常反对的。他也没告诉我你的情况,那我就在这里问问你吧。坐。”

    苏宛也不怕,镇定地就坐下了:“经理请问。”

    看到苏宛的反应,谢妍的态度稍微好了些。这次的这位,似乎比看到她手足无措的黄欣儿看上去有些能力。

    “很简单,刚刚我也听黄欣儿讲了一些你的事情,但我要的不是谣言,是事实。就由你自己来说,你的家庭背景,学历,和为什么能被总裁这么力荐。”谢妍双手交叉,一脸肃容地看着苏宛。

    这位谢妍,似乎和她想的不大一样啊。苏宛本以为她会是个嫉妒黄欣儿内心恶毒的人,没想到看她行事,却是公平公正的,只能说她做事严厉了一些而已。

    莫非,她刁钻黄欣儿并非故意,讨厌黄欣儿的原因也不是嫉妒?

    “我承认,外面那些传言都是真的。”苏宛坦然地回答道,“我父亲确实虐待我,我也确实因为殴打同学,学历只有高中肆业。至于韩总裁,我和他从小是玩伴,这个位置是我求他给我的,原因是我想脱离我的家庭,我也知道别的企业不会要我。”

    “这么说,以你本身的能力根本不配坐在这个岗位上。”谢妍敲着桌面,心中有一丝的失望。没想到她竟然不如黄欣儿,黄欣儿至少硬件条件是达到的。

    “经理这话说的就有失偏颇。”谢妍的反应也在苏宛的意料之内,“学历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能力。我有信心能把工作做好。不知道经理有没有听总裁说,我只是让总裁提供我了一个机会,其他方面,试用期,待遇都是和普通员工一样。如果在三个月试用期内经理觉得我无法胜任这个岗位,经理大可以把我辞退,总裁是不会管的。”

    “我还是第一次听一位高中还没毕业的人说这么大口气的话。”谢妍冷笑道,“你是走后门进来的,和那位黄欣儿一样,我知道我奈何不了你们,你也没必要说这些漂亮话了。”

    “经理,你这么说未免以偏概全。其实经理应该也发现了,总裁把我塞进来得并不情愿。我也不怕和经理直说,当初我和总裁提出这个要求时,一开始总裁是不同意的,他的想法应该和你差不多。”苏宛顿了顿,果然见谢妍神色有些变化,于是继续说道,“我知道韩氏企业白养我一个也不是负担,但总裁为什么会反对?我想原因经理应该也明白。但是最后他还是提供了我这个机会,经理为什么不能也给我这一次机会呢?”

    谢妍沉思了一会儿,又抬头反复看了看依旧镇定的苏宛,最终决定点下了头:“看你学历不高,讲话倒是有点水平。只希望你工作上也能和耍嘴皮子一样拿手。我会更严厉地要求你,你只要不要叫苦就行。”

    “自然不会。多谢经理给我这一次机会。”苏宛点了点头。这种大企业,无论要求多严格,也总比她以前呆过的那些压榨人的私企老板好多了吧。

    “好。那你出去吧。你来得太突然,我都没个准备,等我整理好了再给你派工作。”谢妍扬了扬手。

    苏宛起身,又对谢妍点了点头表达敬意,随即就出门去了。

    但在打开门前,苏宛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回头:“谢经理放心,我知道谢经理只是对下属要求严格,并没有刁难我们的意思,我不会到总裁面前胡乱诟病的。”

    说完,苏宛就压下把手离开了。

    只留下谢妍听到这话,猛地皱了皱眉。

    苏宛……莫非是在暗示什么?

    “怎么样!经理没有刁难你吧!”刚回到位置上,黄欣儿就又缠了上来,“谢经理有些讨厌那些走后门的套路,你没怎么样吧?”

    这位“善良”的女主,就不能少管点闲事么!苏宛控制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但同时,苏宛也注意到,除却说出口的黄欣儿,其实其他同事也在偷偷关注着这里。

    很好奇是么?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苏宛笑了笑:“多谢黄欣儿前辈的关心,我确实是走后门进来的,但我不怕你们说,自然也不觉得经理是在刁难。最多对我严厉了一些吧。”

    听到这话,不少伸出来的头都有缩回去的趋势。确实,在背后胡乱议论别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啊。

    黄欣儿本来想找个和她一样的可怜人,再好好安慰一番,没想到苏宛这轻轻一句话就让她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黄欣儿有些尴尬地笑笑,然后就只能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过了一会儿,谢妍给她的工作就下来了。苏宛看了一眼,其实并没有她说的那么“严格”,可能考虑她毕竟是个新人吧,给她工作的分量只是半天的量。

    接下来,就又是熟悉的职场工作了。苏宛虽然对这些工作早已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但锋芒太露也不是一件好事,于是她特地放慢了速度,有点什么不会的还会去请教请教同事。

    虽然说职场上最忌讳偷师,但如果放低姿态问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会让对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反而会是得意的。

    果然,半天下来,本来看到她都绕着她走的同事们对她的态度明显近了一些。至少如果问她们问题时虽然爱搭不理,但终究还是会回答的。

    目前只是第一天,这样就够了。

    中午,苏宛和其他同事一样订了盒饭,反而是黄欣儿与众不同地从自家带的便当。

    这次女主的设定又不是家里穷的掉渣,这么做有必要么?苏宛嗤笑了一声,但没多表示什么。

    吃过饭,大家都进入了午休状态,睡觉的睡觉,看视频的看视频。

    然而这个时候,苏宛却发现黄欣儿有异动了。只见她偷偷摸摸地从包里又拿出了另外一盒便当,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她,悄悄地走了出去。

    便当……这种狗血桥段,应该是给男主吃的吧。苏宛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黄欣儿乘坐的电梯最终到达的是总裁所在的最高层。苏宛考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去监视看看。

    对于这次的白莲花,她心里其实是有些没底的,何况又没了韩骁的帮助……还是知己知彼好些。

    苏宛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看到门正巧没关紧留着一条缝,她探了探,角度正好。

    这个时间很少会有人来总裁这里,秘书们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休息了,她暂且在这儿先看会儿吧。

    “总裁……这个盒饭……”黄欣儿有些扭捏地把盒饭递了上去,小脸涨的有点红,说话也因为紧张而有些结结巴巴的,“这个盒饭……是我……为了感谢总裁……”

    韩骁没等黄欣儿说完,直接就把盒饭拿了过来,笑道:“这个盒饭是你亲手做给我的,是吧?”

    “啊,总裁……”黄欣儿明显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敛了敛眸,有些羞涩地说道,“嗯,是的。之前总裁一直在帮我,我想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的,就做了这盒饭,希望总裁不要嫌弃……”

    “既然是你亲手做的,那我自然要尝一尝了。”韩骁装模作样地嗅了嗅,“挺香啊。”

    “总裁……”黄欣儿又害羞了害羞。

    苏宛在外面看着,只想在内心吐槽一句,这次老男人的撩妹技能可真是没发挥到正地方啊……

    黄欣儿虽然已经把盒饭送出去了,但还是没有走的意思,反而换了个话题:“总裁,昨天那位妹妹,就是叫苏宛的那位妹妹,今天来我们部门上班了。”

    “嗯。”韩骁点了点头,“我知道。”

    “可是总裁你不知道,苏宛妹妹好可怜的!”黄欣儿突然义愤填膺了起来,“那些同事们都揪着苏宛妹妹的身世说闲话,我看不过去,上前说了几句,还被她们……”

    说到这里,黄欣儿突然住了口,顿了顿才重新开口道:“反正苏宛妹妹好可怜!”

    “苏宛……”韩骁叹了口气,“我知道会这样,所以我本来不想让她来的,我怕她遭受到这些压力……”

    黄欣儿听着韩骁这些关切的话,眼中又黯了黯。虽然苏宛很可怜,但是……她为什么看到总裁关心苏宛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丝丝的痛呢。难道……真的和那位同事说的一样,她喜欢上总裁了?

    不不不,不可能的!黄欣儿忙甩了甩头,怎么可能,他可是总裁啊!

    “怎么了?”发现黄欣儿的异动,韩骁问了句。

    “嗯嗯,没什么。”黄欣儿摇了摇头,但面色的低沉却出卖了她。

    “怎么可能没什么。”韩骁也不瞎,当然能看出来,“你刚刚说,被她们怎么了?一定是被她们欺负了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没有被她们欺负!”黄欣儿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怎么可能没有!”韩骁突然站起,“还是说,又是谢妍?她又为难你了?你不用怕,对我直说就行。”

    “我……”黄欣儿咬了咬唇,终于决定说出来,“她们说,我是嫉妒苏宛妹妹,还说我……总被总裁关照着……可是我只是想帮苏宛妹妹而已啊!后来,谢经理就来了,她骂了我们一顿,但我知道,上班时间闲聊确实是不对的!”

    谢妍就说了那么两句,也叫骂一顿?苏宛在外面听着,打心眼里“佩服”黄欣儿,这才叫真正说话的技巧!怪不得别人都说白莲花的战斗力才是最强的,她这回算是见识到了。

    “谢妍确实太苛刻了。上班时间闲聊两句,何必骂一顿,我有时间说说她。”韩骁果然被黄欣儿的说话技巧给骗到了。

    “不用不用!谢经理说的是对的,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而且……”说着,黄欣儿的声音低了下去,“前段时间,虽然谢谢总裁的帮忙,但在公司里,这样毕竟不太好……”

    “是因为她们说的闲话么?你不必在意。”韩骁皱了皱眉,“公司里这个风气,也确实该改改了。”

    “不是因为她们,是我自己,我觉得我也应该独自面对一些事情……”黄欣儿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韩骁。

    看着黄欣儿的眼神,韩骁的神色逐渐柔软了下来,他最终微叹了声:“也好。但你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记得来找我。”

    “嗯嗯。”黄欣儿点了点头。

    本以为两人这样就算聊完了,但没想到,黄欣儿向门口走了几步,又突然转回了身。

    “对了!苏宛妹妹……有没有因为家庭,产生什么心理问题啊?我今天关心她,也见她爱搭不理的,要真是这样,我妈是医生,可以介绍心理医生给她看的!”

    结果还是要黑她一把么?苏宛冷笑一声,虽然这回的女主并不是刻意诬陷女配的黑莲花,但最终结果还是让男主讨厌自己啊。

    说话的技巧,看来自己也要多学学。

    “苏宛妹妹的性格,确实是有点……”韩骁拧起了眉,只是没想到,她对别人的关心竟然也视而不见,“不过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总裁,我先回去了!”黄欣儿舒了口气。

    “嗯,去休息吧。”

    苏宛赶紧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楼道。看着黄欣儿进了电梯回到了人事部所在的楼层,苏宛也就回去了。

    午休过后,下午的工作苏宛也顺利完成了,完成的时候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时间把握的基本差不多。

    至于工作的完成水平,苏宛没有做到完美,而是做到了对于新人而言令上级欣赏的程度。大家的态度已经从厌恶变成了漠视,至少没人再说闲话了。

    邻近下班,员工们之前的闲聊也多了起来。

    “唉,最近都好累啊,我家里孩子也快期末考了……”

    “我家那个还没上学呢。这么说,你孩子聚餐不能来了?”

    “肯定不能了,聚餐不就是这周五嘛,我孩子下周二考试……”

    聚餐?苏宛听到这个词,皱了皱眉。聚餐竟然真的还没到么?那这个剧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如果按照原剧情,韩骁在那天会明确表示对黄欣儿感情。这样可就不大妙了。

    看来她得抓紧了。虽说这位白莲花说话做事确实膈应人,但如果韩骁一味都觉得这是善良的话……也很难让他讨厌她啊。

    下班后,苏宛依旧是跟着韩骁的车回去的。

    到了韩骁家后,苏宛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己背后的伤口。今天偶尔还会有些疼痛,但大体上比昨天已经好多了,韩骁给的药膏确实效果不错。

    苏宛掀开衣服,只见背后昨天抹到的地方都已经有了结痂的趋势,但没抹到的地方却还是红肿着的。

    自己抹背后的药,难免会有够不到的地方。不如……苏宛突然生出了个想法。

    说好了要接近韩骁的,不做些什么不就浪费了。

    于是苏宛走下楼,敲了敲韩骁的门:“韩骁,你方便么?”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韩骁的脚步声。他打开了门:“有什么事么?”

    苏宛扬了扬手里的药膏,直接说道:“我背上的伤,有些地方涂不到,你能帮一下手不?”

    “这……”韩骁有些犹豫。虽然苏宛只是妹妹,但毕竟孤男寡女……

    “你在想什么。”苏宛不由笑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谁都没想法还怕出事了?再说这房里除了你我也没别人,我只是希望我的伤好的快一点。”

    “好吧。”韩骁接过了药膏,“那你先进来吧。”

    苏宛也不避讳,就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苏宛随手拉了个凳子坐下,掀起了背后的衣服:“麻烦你了。”

    再次看到苏宛背后的伤口,韩骁心里还是一颤。虽然之前一直听苏宛说苏琛如何虐待她,但这是第一次如此直观地看到伤痕。没想到竟是如此触目惊心。

    或许,黄欣儿的猜想会是对的?苏宛妹妹因为家庭的缘故,会不会真造成了一些心理问题?

    韩骁打开药瓶,蘸了一些药膏在棉签上,伸手往苏宛背后涂抹着,一边涂着一边问道:“这样的力道会疼么?”

    “不疼,正好。”

    药膏涂在背后,凉丝丝的还挺舒服。能让韩骁服侍自己的机会可不多,恐怕也就这一次了。苏宛暗笑,等到他恢复记忆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会面部扭曲到什么程度。

    “今天你上班怎么样?还适应么?”韩骁手下未停,嘴上却闲聊了起来。

    “还算可以吧。”苏宛知道,既然已经有黄欣儿在韩骁面前碎碎嘴过了,那自己说的就不能差太多,“不过你应该也知道,那些同事之前就不太待见我,闲话当然是少不了的。”

    “嗯。委屈你了。”韩骁手下的动作又轻柔了些,“那工作方面呢?谢妍有没有为难你?”

    苏宛摇了摇头:“我不觉得那是为难。既然我是以普通员工的身份进了公司,我就已经有了被上级严格对待的准备。更何况经理并没有刻意为难我,给我的工作和他人无异,而且看在我是新手,工作量甚至还比别人少了一些。”

    嗯?这倒是有些出乎韩骁意料。之前黄欣儿谢妍都百般刁难,这次苏宛可是连学历都够不上,谢妍居然会手下留情?

    苏宛察觉到韩骁手下一顿,于是继续说道:“我听说谢经理出了名的不近人情,但我倒觉得她挺公平公正,并没有轻信关于我的那些传闻,而是再次问我取证,才最终下了结论。”

    听到苏宛的这番话,韩骁皱了皱眉。其实他当初招谢妍入公司,就是看重了她这一点。后来虽然听说她冷酷无情,一直也没听过刁难下属的前例。这么想来,黄欣儿才是个例啊。

    可是,黄欣儿确实没有骗自己,他也是亲眼看到黄欣儿加班到深夜还昏厥的。难道是谢妍对于黄欣儿有什么私人恩怨么?

    听韩骁一直未发话,苏宛大概也能猜到韩骁现在在疑惑什么。其实这也是她感到奇怪的地方。如果谢妍没有刻意刁难,那黄欣儿为什么表现出的都是被刁难的模样呢?

    以谢妍的性格,最初讨厌黄欣儿肯定是因为走后门,但黄欣儿硬件条件毕竟是够的,谢妍不可能因为这事加重黄欣儿的工作压力。然而黄欣儿却加班到了深夜……

    突然,有一种想法闪过苏宛的脑海!有没有可能,是黄欣儿的工作能力根本一塌糊涂,基本工作她就加班到了半夜?

    这么想来,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苏宛微勾起了嘴角,她终于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了。一个连工作能力都没有的员工,光善良有个什么用。

    这时,韩骁也基本涂好了药膏。他小心翼翼地将苏宛的衣服放下,旋上了药盒盖子:“好了。我看你这伤还得养几天,这几天别沾着水。”

    苏宛转过身,重新接回了药膏:“嗯,我会注意的。”

    苏宛起身,却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有意开口道:“对了,韩骁,今天我在公司遇到了一位挺热心的前辈,叫黄欣儿。”

    果然,听到这个名字,韩骁的表情一滞。应该是想到白天黄欣儿说的话了吧。

    “她确实挺热情的,和那些说我闲话的同事们完全不一样。可是后来她关心我的时候,我因为一时赌气,对她却有些冷淡……现在想想,还挺愧疚的。”

    “赌气?”这话果然引起了韩骁的好奇。苏宛对黄欣儿“爱搭不理”,原来是有原因的么?

    “嗯。昨天我不是在电梯里遇到她了嘛,她知道了我被苏琛虐待的事情。今天她看到我的时候,就顺便关心了下这件事儿,结果被同事们都听到了。”苏宛低下头,敛了敛眸子。

    “她们本来不知道我家里是这样的,现在知道了,说的话就更难听了一些……”说着,苏宛声音变得越发低沉,似乎正在难过着,“后来她帮我说话,虽然是好心,但是同事们更反感我了……我当时心里不大舒服,面对她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劝导开自己,所以就太过冷淡了些……”

    原来,是这样的?韩骁眸光一凛。如果这是事实,苏宛冷淡也无可厚非。何况若是放在以前,苏宛早就一拳揍上去了,而现在只是冷淡了些,其实性格已经变好许多了。

    韩骁现在想想,当初黄欣儿确实也提到了大家闲话苏宛的身世背景……可之前流传的谣言也无非就是她肆业的事情,似乎也没人知道她的家庭背景。这么说来,竟然是黄欣儿说出去的?

    虽然黄欣儿是出于好心,但还是会伤害到苏宛的啊。

    “没事,不怪你。”韩骁伸手,安慰地摸了摸苏宛的头,“你现在性格已经好很多了,以后再多和同事们相处相处,会越来越好的。”

    “嗯。”苏宛低低地应了声。

    “至于他们那些闲话,你不用理会。你要知道,你还有我呢,她们最多也就能过过嘴瘾。”韩骁微笑着看向苏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温暖。

    “嗯。”苏宛抬头,却猝不及防撞进了韩骁的笑容中,心里突然一跳。

    她差点都忘了,这位老男人撩妹技能可是不得了!尤其是现在变成了温柔型……最可怕的就是温暖杀了!

    “谢谢你,那我先走了。”苏宛攥着药膏,逃也似的跑出了门。

    这个动作,其实是七分演戏三分真情,和这样的韩骁呆久了,说不定哪天她还真得沦陷。还是快点处理完这个世界的事情,让韩骁恢复成原来冷得掉渣的老帅哥吧!

    看着落跑如小姑娘一样的苏宛,韩骁嘴角竟溢出了一丝笑意。说到底,苏宛也确实只是一位十□□岁的小姑娘啊。

    其实,自从苏宛那天来找自己开始,他总觉得她哪里有些变化,但又说不上来。似乎是看到她时,心里那份亲切感更浓厚了一些?就好像,和她一起经历过许多似的……有时候,甚至会生出一种“战友”的感觉。

    大概是错觉吧。韩骁笑了笑,她只是自己从小玩到大,关心着的妹妹而已。

    ……

    第二天,苏宛照常来上班,虽然还有人说闲话,但可能新鲜劲已经过了,说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苏宛下了电梯,一日昨日般走向人事部,可没想到,中途却碰到了个奇怪的人。

    现在本来就是上班时间,有人走来走去也不奇怪。苏宛其实早就看到了那个向自己这个方向跑来的男子,但她并没有太在意。大概是快迟到了吧。

    可是没想到,那个男子明明看到她了,却还是有意撞上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男子假模假样地道着歉。

    苏宛皱着眉拍了拍衣服,虽然知道那人是有意的,但也不想多惹麻烦,于是只说了句:“没事。”

    可没想到,那人却反而没有离开的意思,而且奇奇怪怪地关心起她来:“你没受伤吧?刚刚我跑得太快了,没撞伤你哪儿吧?”

    “没有。”苏宛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这个人究竟要干嘛?

    “没有就好。”说着,那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他竟然逐渐靠近了苏宛的耳侧,低声说了一句令苏宛感到可怕的话,“我是怕你,身上有旧伤,万一敌不过吸功秘籍,可就糟糕了。”

    说完,他根本不给苏宛反应的机会,就大步走开了。

    吸功秘籍?!那不是上一个世界的事情么!苏宛猛地一惊,抬头看向那人消失的方向。这人究竟是谁!韩骁本人?不可能,韩骁三个世界都没变过长相,这次不可能会这样和她见面!

    那会是谁?仔细想来,这人竟真的有些眼熟,可究竟在哪里见过……

    苏宛似乎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慢慢卷入一些事情,而且已经无法抽身出来。

    苏宛看了眼表,糟糕,离上班只剩五分钟了!这人的事情可以容后再说,如果今天迟到了,那她昨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苏宛赶紧快步向人事部走了过去。

    好在最后苏宛准时赶到了办公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苏宛惯性地拉开了自己的包,拿出一些日常用品。可是没想到,刚拉开包,就看到上面有个小卡片状的东西。

    这是什么?她没有装这个放包里过。

    苏宛有些狐疑地拿起那张卡片,只见卡片正面上写着:苏宛收。

    是有人放进去的!苏宛脑海中猛地闪过刚刚那位男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苏宛把卡片翻了过去,果然,上面写着:我就是刚才撞你的那个人,你有兴趣来找我么?今天中午,在天台。

    苏宛看了两遍,最终决定把这张卡片撕了,扔进了垃圾桶。

    这个世界实在太诡异了,她不想再节外生枝。更何况如今韩骁不在,有很多事情她也无从询问。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收集齐所谓“破碎之心”?现在她对于沈越意和柳璃的恨意,已经基本上快淡化消失了。但是她还是很想念本来的生活,哪怕不给她重来的机会,只要能让她回去,让她继续本来的生活,也就够了。

    介于昨天苏宛工作结果不错,谢妍这次给她派工作的时候态度明显见好,当然,工作量也有加大。

    黄欣儿在一旁,本来都做好了安慰苏宛的打算了,可没想到苏宛根本不需要安慰。

    黄欣儿有些惊讶,都是走后门进来的,怎么苏宛就这么顺利,不被谢妍刁难呢!

    苏宛如昨日般继续工作了一天,她对这次黄欣儿没来烦她感到非常满意。可能是那位发现自己不是同情的对象,善良没处用了,也就对自己冷淡了下去吧。

    工作中,苏宛经常会碰上自己用复印机,别人恰巧也要复印文件的情况。这个时候,苏宛都会顺手也帮别人复印了。

    苏宛知道,帮手这种小忙,别人并不会认为她是在刻意讨好,反而提高对自己的好感。

    毕竟传言是不会比自身感受更有说服力的。

    今天下来,已经有人会和苏宛聊上几句了。但黄欣儿依旧是为人们所孤立的对象,她也就能在一旁咬咬唇,转转泪珠。

    苏宛看着黄欣儿那令人恶心的姿态,却也没多做什么。现在和谢妍说黄欣儿的事情,还不是时候。还要再等几天,谢妍完全接受自己之后。

    ……

    或许是黄欣儿上次和韩骁说了希望“独立”的事情,近几日她还真没怎么再去找韩骁。苏宛也乐得轻松,老跟踪还得提心吊胆的。

    这几日工作下来,苏宛可以算是混职场混得如鱼得水。其他部门的不说,至少人事部的同事们和她相处已经是正常模式了,人们似乎对苏宛打人肆业等事已经淡忘得差不多了。谢妍也从排斥变成了淡淡的欣赏,说话口气已经和蔼了许多。

    至于那日的怪人,也没再出现过,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眼看着明天晚上就是聚餐,苏宛觉得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先用谢妍打击打击黄欣儿和韩骁的关系,虽然作用不一定多大,但有点是点,至少不能让她们宣布关系得那么顺利。

    于是在午休时间,苏宛敲响了谢妍办公室的门:“经理,我可以进来么?”

    “嗯,进。”不一会儿,里面传来的同意声。

    苏宛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里面谢妍还在工作着,不得不说谢妍工作确实很用心,相比于黄欣儿,这种人才是韩骁真正应该留下的。

    “有什么事?”谢妍放下手里的鼠标,看向苏宛。

    “我来是想问问经理,最近几天我做的如何,有没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苏宛放轻脚步走进来,态度谦卑地在谢妍桌前站着。

    “哦。”谢妍揉了揉太阳穴,“你先坐吧,别站着了。”

    “谢谢经理。”既然谢妍都说了,那她就不客气了。

    “最近这段时间,你的工作能力确实超乎我的想象。我收回我最初的话,无论你是不是靠总裁帮忙进来的,有工作能力,我都欣赏。”谢妍的面上竟然带了一点笑容,“虽然一开始会出些差错,但我能看出来你在努力。我觉得对于一个新人来说,你没什么不足。但是想要锻炼成为一个老手,还有很多细节方面需要注意。”

    “是。谢谢经理指点。”

    苏宛又沉吟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开了口:“经理,其实我在刚进来的时候,听说你挺严厉的。我还听说,黄欣儿前辈似乎加班到晕厥过,我本来还有些害怕……但真正接触了,我才知道其实经理只是严格要求我们,是对我们好而已。”

    虽然这话说出来并不讨喜,但苏宛赌的就是谢妍对自己的欣赏和对黄欣儿的厌恶程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打倒白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游水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游水母并收藏[快穿]打倒白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