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惑乱天下(gl) > 第四十九章 治疗

第四十九章 治疗

作者:陌上花angel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醒来,已到午时,思及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慕倾城觉得那是最备受煎熬的一晚,即使和皇甫景彦同榻而眠。最多的是尴尬,和慕容在一起,绝对是考验自己定力的问题。

    念了一晚上的经文,峨眉的经文,她都快背上一遍了,直到寅时方才睡去。

    慕容含影来了之后,首先解决的就是慕倾城的病情。和冬雪商量之后,决定两日后,慕倾城的身体恢复一些体力,方才接受治疗。

    对于她体内的两股真气,慕容含影虽无法治愈,起码可以帮助压制。她有一半的武功出自峨眉,应当说是慕倾城传授给她的,有些是慕倾城自己自创的。生病无聊的时候,她就喜欢抚琴弄曲,偶尔研习一下剑法。

    其他的一些武功是其他门派的上乘武学,为了让慕容含影和手下的人在江湖立足,慕倾城为她搜集了各个门派的武学典籍。

    后来一些是慕容含影自己搜集的,三年前那个意外,慕倾城的身子越来越差,一年一半多的时间都是在养病,还有一段时间在峨眉,在江湖走动的时间就更少了。

    慕容含影现在的武功,应该说是和慕倾城不相上下,若是但从《血欲剑法》来说,慕容含影还是稍逊一点,这种武功一般人不能练,慕倾城体质特殊,练习多半是为了治病。

    四年前,太师傅为了保住慕倾城的命,把峨眉的上乘武学《血欲剑法》传她,至于《柳絮剑法》也属峨眉一大绝学,只不过《血欲剑法》更适合慕倾城而已,可《血欲剑法》比较阴毒一些。

    《血欲剑法》也有弊端,每次在慕倾城使用之后,都会如此大病一场,身体越发的虚弱,痊愈之后又和常人无异。可在这里隐藏的危机,经过上次的事情,慕容含影彻底的认清了,所以曾要求慕倾城不可以随便乱用《血欲剑法》。

    慕容含影体内的真气比慕倾城的强,对于控制两股真气也有一定的作用,所以冬雪才会说只有慕容能救她。别人的真气在慕倾城这里只会起到反作用。

    为了两日后,给慕倾城治疗,冬雪提前备足了所有药材。慕容含影一直陪着慕倾城未曾离开半步。

    帝都明华殿,大殿之上站着一着紫蓝衫长裙的女子,低着头未曾说话。

    大殿之上用锦色绸缎铺盖的长形方桌前,一个身着黄色华服的男子装束的人,用湛蓝色的眸子看着大殿之上的女子。手中握着的狼毫停在半空,没了动作。

    “你说慕容含影去了,贤妃就醒了?”

    话里有着不解,有着惊讶,更多的是憋闷。

    “诺”

    女子回答,声音清脆果断。

    “贤妃现在如何?”

    “一直由慕容含影照顾,似乎在商量给娘娘治病?”

    “晚上她们两个也在一起住?”

    听到慕容含影一直照顾慕倾城的话,皇甫景彦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原本清冷的脸,此刻更加冷的直击人的心脏。

    慕倾城已成为自己的妃子,若是如此明目张胆的住在一起,皇甫景彦无论如何心里也是无法接受的。

    “属下不知,慕容含影晚上未曾踏出娘娘的房间。”

    有没有住在一起,自己也不能亲自验证,毕竟是陛下的妃子,纵使自己是女子,那也不能去偷窥。

    “她们打算何时离开?”

    晚上不出来,那不是明目张胆的睡在一起了?一想到慕倾城躺在那个女人的怀里,皇甫景彦如何也接受不了。那是自己的女人,怎可让别的女人躺在她的床榻之上,这种事越想心里就越不舒服。

    握着笔杆的手,攥得紧紧的,似再用一下力气,笔就要断成两节。

    “要等娘娘身子恢复之后,明日娘娘接受治疗,估计几日之后就可离开。”

    “好,竹影,你先下去,继续给朕盯着她们。”

    “诺。”

    竹影离开大殿之后,皇甫景彦一脸的烦躁,此刻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思处理这些琐碎的奏折,好想去那个人身边。身子一下子仿佛被人瞬间掏空,有气无力的倚着,两眼迷茫的看着大殿之上的柱子。

    夜,肆无忌惮的挥霍着它的黑暗。凄凉寂寥暗夜无月的夜空中,点点繁星恣意的散放着自己的光彩。

    在红色的宫墙围城的砖红色的小道中,一抹黑色纤细的身影,有些落寞的走着。

    皇甫景彦遣退侍卫,一个人走在回琉璃宫的路上。心有些莫名的憋闷。想及那个人和慕容含影在一起,整个人不再是以前那种冷漠的状态,更多的是为何那个守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

    心不知被何物什堵的连呼吸都觉得困难,痛的无声。抬起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更加重了自己的孤独。

    想起和那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想起她那百变的风格,孩子气的发脾气,霸道不讲道理的表情,还有严肃的俨然不再是一个十六岁女子该有的淡定的眼神。

    她是一个复杂的却又很简单的女人,有时候就像孩子一样,很好懂,有时候更像是藏在幻境里不真实的女人,善良却又固执的没有一点人情味。

    和她相处的日子很短,却又觉得已经认识很久了。她对自己从无好感,可自己对她却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若是她知道会不会逃得更远?

    皇甫景彦踏着沉重的步子,清风温柔的拂过耳际的一丝墨发,有些摇曳。随风舞动的黄袍,显得她更加的纤细。

    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高挂在大门上的匾额“雪玉宫”,不知不觉,自己竟然来到了这里。嘴角挂起一丝苦笑,自己真的是中了她的蛊了。

    这么多年都未曾有一个人打开自己的心结,更没有人可以影响自己的情绪,那个人来了之后,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让自己这二十年的伪装,在她的面前,彻底的崩塌。

    她说她喜欢女人,那自己可以吗?若是真的爱慕容含影,她拼了命也不会进宫,那是她真是的性格。可为何会妥协进宫?

    进宫这么久,除了养病,她几乎很少踏出雪玉宫,就连给太后请安也以休养为由推掉。她身子虽不好,可自己见她的时候,明明能上蹿下跳。纵使是谎言,她也是有着胆量的。

    她进宫,慕容含影的态度也是很淡定,这有些说不过去。两个相爱的人,为何要如此?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若是把她从慕容含影身边抢回来,她会爱自己吗,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若是她知晓自己是女子,又是何种态度?自己真的能相信她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吗?身份暴露,定然会引起动乱,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真的值得吗?

    皇甫景彦此刻脑子里乱的如麻团,理不出一个头绪。心里有着无数个疑问,对自己的还有慕倾城的。

    疑问再多,可最在意的是慕容含影这次要如何做?既然可以同枕共眠,那是不是意味着,慕倾城快要离开自己了。自己也和她同床共枕过,只是最后的结果都是自己遭殃。

    她身体不好,两个人不会发生什么过激的举动,可又不能保证不会有亲密的举止。想到慕容含影搂着慕倾城的画面,皇甫景彦的心更加的乱,眉头蹙的已经像个有些沧桑的老人。

    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快要陷进白皙肉里面。那个人怎么能躺在别的女人怀里,绝对不要,自己也不允许发生那样的事。

    湛蓝色的眸子似深渊里的一潭望不见底的死水,没有一丝波澜。

    皇甫景彦转身大步离开雪玉宫,步伐快速,却又带着一股不用反抗的力量。

    灰暗的天空,下着丝丝细雨。八月的雨,相对于夏季来说,温柔许多。

    客栈客房里的光线有些暗,紧闭的窗户,连街道最后一丝光亮都阻挡在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击打着房檐,发出悦耳的音符。

    客房内的气氛有些紧张,慕容含影脸色有些阴沉,这几日慕倾城恢复的并不是多好。可是今日是最后的期限,若不在治疗,慕倾城体内封了真气会堵塞血脉,以她的体质,本来血脉就受到损害,若在瘀堵,她恐怕会残疾,时间一长命也会没了。

    “慕容,你不用担心我,看看你此刻的表情,真的很像严肃的老婆婆。”

    望着在那里一脸担心的人,慕倾城轻笑着开着玩笑,好安抚她,自己真的很好,不要太过担心。

    “你见过有这么清理绝俗的老婆婆?”

    慕容含影也回了她一个邪魅的笑容,嘴角轻扬,琉璃色的眼眸中带着最真挚的柔情。

    “噗,你还真能夸自己,以前没见过,现在见了。”

    慕倾城被慕容含影的动作逗笑了,过了片刻,又恢复一脸认真。

    “慕容,你真的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也相信冬雪。所以你也要对我,还有冬雪有信心。”

    “好。”

    慕容含影对着慕倾城笑笑,又转身对冬雪说道。

    “冬雪开始吧。外面她们守着,不会有事的。”

    “好,小姐一会会很痛苦,你要忍着,一会就好了。”

    冬雪应了一声,走至床榻,从腰间取出一个布兜铺开,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出现在上面。

    “姑娘,你上来扶着小姐坐好,我把她体内的银针取出来。”

    冬雪示意慕容含影上床扶好慕倾城,慕倾城身子太弱,坐起来都很费劲。

    慕容含影上床,扶好慕倾城让她倚在自己的怀里。动作轻柔似在呵护着自己最爱的至宝。

    “可以开始了。”

    冬雪看情况可以,开始在慕倾城身上找穴位,稍微用力,一枚就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中。慕倾城的表情也因银针的取出变得有些难看,咬着牙,似在忍耐。

    紧接着冬雪手中,出现一枚枚银针,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五根银针明晃晃的出现方才的布兜上。慕倾城的表情也随着一枚枚银针的取出,变得更加的痛苦,握紧的拳头,陷进皮肤里的指甲,已经泛着点点血渍。

    慕容含影看着慕倾城如此痛苦的样子,心如刀绞,多想把所有的痛苦,自己一个人承受,受了这么多年的磨折,也该放过她了。

    “姑娘,现在开始给小姐输送内力,不要太急,一定要缓,若不然,小姐承受不住。”

    听了冬雪话,慕容含影双掌抵在慕倾城的后心,一点点的输着内力。

    慕倾城的好不容易有些血色的脸,此刻早已白的如一层随机可破的宣纸。脸上痛苦的表情,似在忍受着地狱烈火般的磨折。

    嘴角不知何时,开始有暗红色的血液如一条血河,毫无阻隔的奔流之下。

    紧闭的桃花眼,早已没有了原本的神色,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苦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惑乱天下(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花ange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花angel并收藏惑乱天下(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