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 第四十九章 东窗事发(总484节)

第四十九章 东窗事发(总484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晚,在贺阳县香蕉园的别墅里,田志雄和李敏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 {<? 〔 一个多小时后,田志雄开始坐立不安,用手机不停地拨打着一个号码,可在电话里屡屡被语音告之“机主不在服务区”。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与甘三宝中断了联系,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呀!突然,他在心里闪过一个不详的预感:凶多吉少啊!

    几个小时前,甘三宝曾用手机通报田志雄说,他已安全抵达市区,正在前往市肉联厂的途中。两人早已约定:甘三宝把两车石榴卸进冷库后,便直接赶来香蕉园面见田志雄。按正常情况,最迟不会过深夜十二点。可是,现在客厅里的壁钟只差两分钟就到零点了。

    田志雄气极败坏地寻思着,顺手将手机扔在茶几上。

    “雄哥,别看电视了,”李敏连打两个哈欠,把脸绷得变了形。她在沙上坐直起来,伸了个懒腰,撒娇地说道:“我好困啊,上楼睡觉吧。”

    田志雄内心慌恐不安、心境很糟糕,但表面上仍然保持着镇定。他心事重重地将李敏从沙上拦腰抱起,向二楼卧室走去……

    天刚蒙蒙亮,田志雄从睡梦中霍地惊醒。他腾地跳下床,打开保险柜,拿出一把五四手枪,将子弹夹压满,把枪别在后腰上,转身又来到床前,用闪烁不定的眼神看了看仍在睡梦中的李敏。

    “哎,赶紧起来,”田志雄把李敏摇醒,又将她的衣服扔到床上,不容置疑地说道:“快把衣服穿上,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啊,为什么?”李敏坐了起来,睡眼惺忪,揉着两眼窝,疑惑地问道:“这么早,去哪呀?”

    “别废话,这里不安全!”田志雄没有与李敏说清楚的心情,冷冷地催促道:“动作快点!”

    李敏似乎被吓醒了,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三步并成两步地跟着田志雄奔下楼来。

    田志雄把奔驰车从库房里开出来。李敏上车还未坐稳,他已脚踏油门,让车子飞奔上路。

    从香蕉园林别墅到国道,有条半公里长的水泥路,这是田志雄自己掏钱修筑的。道路的两旁,全是一片郁郁葱葱的香蕉树。奔驰车七拐八弯地在园林中穿行,一抬头望见国道了。突然,田志雄大吃一惊,脚下猛然地急踩刹车。只见前面百米处,三、四辆警车从国道上拐下来,正在迎面驶来,完全堵住了奔驰车的去路。田志雄一看不妙,但调转车头已来不及了,赶紧跳下车,拉着李敏往道旁的香蕉林中逃窜而去。

    打头的警车还没停稳,刘云锋就跳下了车。他迅地拔出一把六四手枪,望见一男一女钻进香蕉林,便身先士卒地急追上去。

    “站住,再跑开枪了!”刘云锋边追边朝天空放了一枪,只见与目标的距离越来越近,便大声喊道:“田志雄,你跑不了啦!”

    田志雄见刘云锋追了上来,已无路可逃。他不再有所指望,停下站在一块洼地上,一手紧握那把五四手枪,一手仍搂着李敏。

    “田志雄,把枪放下!”刘云锋在十米开外站定,双手握枪,直指田志雄。

    这一瞬间,田志雄不禁感到彻骨悲凉,内心里有一种深深的绝望。但他自知罪大恶极,又岂肯束手就擒?此时,他将李敏一把推开,就像一头狂的野兽嚎叫着,抬着枪口瞄向了刘云锋。

    “来吧,我跟你拚了。”田志雄脸上露出险恶的冷笑,咬牙切齿地出一声狂叫。

    “碰——!碰——!”两声枪响,警察与毒枭几乎是同时扣动了枪机。

    田志雄的手枪应声落地。他被一枪击中了右胳膊。当他俯身用左手去抓那把手枪,欲作最后挣扎时,赶到刘云锋身后的几支冲锋枪同时开火,顿时将田志雄的身体打成了马蜂窝。

    这时,刘云锋也终于站立不住,向后仰倒在地。一颗罪恶的子弹,不幸击中了他的额头。

    “刘队,刘队,”老李扔掉手中冲锋枪,急忙将倒在地上的刘云锋抱起,只见他双目紧闭,额头涌流鲜血不止,便大声呼叫道:“刘队中枪了,快叫救护车,快呀……”

    一辆警车风驰电掣,以最快的度,刘云锋被送进了贺阳县人民医院外科急救室。消息传回分局后,秦晓勇分局长急忙从南疆市赶到了县医院。

    “医生,一定要想救活他呀!”秦晓勇恳求着外科主任。

    “我们已经尽力了。”外科主任无奈地摇了摇头。

    刘云锋终因流血过多,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就这样不幸殉职。他年仅四十二岁。

    三天后的一个上午,在殡仪馆大礼堂里,身着一身崭新警服的烈士刘云锋安祥地躺在了鲜花丛中。

    追悼会上,秦晓勇局长怀着异常悲痛的心情宣读了悼词,高度评价了刘云锋从警二十多年来激情如火的敬业精神,以及勇于战斗的英雄事迹,并号召分局全体干警向刘云峰同志学习。

    此刻,刘玉婷搀扶着黄月萍走上前,向刘云锋的遗体告别。母女俩热泪长流,泣不成声……

    参加追悼会的上百名干警,全都摘下了大沿帽,怀着悲痛的心情为光荣牺牲的英雄默哀。随后,他们轮流走到烈士的遗体面前鞠躬,默然地为他送行……

    到了中午,秦晓勇亲自开车,将烈士的家属送回家。

    黄月萍和刘玉婷望着悬挂在客厅墙壁上的刘云锋遗像,母女俩的心中无限悲切和伤感,忍不住再次抱头痛哭了起来。

    “爸爸,……”刘玉婷哭成了泪人儿。

    “云锋,……”黄月萍心如刀绞,紧紧地把女儿搂在怀里。

    ……

    逝者已去,生者仍然要面对生活。

    下午三点钟,黄月萍开着一辆轿车驶进市政府大门。下车前,仍沉浸在万分悲痛中的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又在脸上简单地补了补妆。

    按照会议的通知要求,黄月萍准时来到国资委的会议室。让她深感意外的是,等候她的并非国资委领导们那熟悉而亲切的笑容,而是表情严肃的市纪检委曹书记和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秦玉琴。

    黄月萍心里往下一沉,知道大事不好,凶多吉少。

    “黄总经理,根据群众的举报和我们已经掌握的确凿证据,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经济犯罪。”市纪检委曹书记板着脸孔,走到黄月萍的面前,严正地宣布道:“你听清楚了,我代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式通知你,你被‘双规’了。”

    无论是做什么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该来的终归会来到面前。

    “我……”黄月萍被这当头一棒给打懵了,脸色变得死白,黯然地低下了脑袋。随即,她瘫软地跌坐在沙上。

    “请跟我们走吧。”秦玉琴冷冷地说道。

    黄月萍的嘴唇蠕动着,却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她低垂着头,下意识地将左胳膊别着的黑纱取了下来。突然间,她双手掩脸,忍不住嘤嘤地抽泣了起来……

    “刘云锋烈士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希望你节哀顺变。”秦玉琴见黄月萍的哭声渐渐变弱了,这才递给她一叠纸巾擦泪,提醒地说道:“不过,你丈夫是你丈夫,你是你,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这时,整个会议室里有一种悲伤而苍凉的安静。终于,黄月萍黯然无语地站了起来,被秦玉琴等有关人员押走了。

    黄月萍被软禁在一家星级宾馆的某间客房里。有关人员苦口婆心,多次与她谈话,但她一直拒不承认贪污受贿的事实,也不写交待材料,终日是又哭又闹、少吃少喝,劝说无效。一个星期后,秦玉琴向她出示了逮捕证,正式将她关押进了拘留所。

    这天,在拘留所审讯室里,秦玉琴等办案人员一个个正襟危坐,再次前来提审黄月萍。

    “黄月萍,你想清楚了没有?”秦玉琴对黄月萍展开攻心战,为她指明一条悔过之路,委婉地劝说道:“如果我们没有确凿证据,是不会这样批捕你的。当然,你多年来在百货大楼的工作是有一些成绩的。但是,功是功,过是过。在反腐倡廉的今天,谁贪污受贿,谁就要被绳之于法,并为之付出代价。你虽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但不管怎么说希望仍在这个盒子里。只要你肯悔过自新,现在还不算太迟。我们是老同学了,所以我再奉劝你一句,不要跟法律较劲逞能,只有老老实实地交待你的问题,才是你最好的出路。”

    半个月后,在秦玉琴等检察人员轮番、凌厉的心理攻势下,黄月萍在心里经过了痛苦万分的百般挣扎后,悔恨交加,死扛硬撑的意志还是崩溃了。

    “我坦白,我交待……”

    黄月萍犹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近些年来是怎样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事情,都一桩桩、一件件地说了出来。她不仅是屡屡收受进场客户和厂家过年过节奉送的礼金礼品,还凭借手中的权力多次私下向请求进商场承包经营的客户和厂家索取回扣或好处费:低者一、两万元;高者七、八万元。仅此一项,受贿数额已累计高达百万元。更为严重的是:她利用职权大量倒卖职工原始股,从中获取巨额暴利高达两百多万;私设单位小金库上千万元,并有挪用该公款为自己个人炒股等犯罪事实。

    与此同时,检察院反贪局分别在黄月萍的办公室和家里进行了搜查,一共起获了二十多本银行存折以及部分现金,其非法所得累计高达四百五十多万元。

    最终,黄月萍将会面临法律的正义审判。有道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城一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城一剑并收藏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