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04、出院

004、出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既然家里没钱,我妈为什么让我天天挂着心脏监测器?我有些不理解母亲的做法。

    我妈笑了笑,握着我的右手说:“家里只剩下你这个小男人,我怕你有个好歹的,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她说的很轻松,可是我感觉并非如此。当时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无奈和无助,更能感受到她的担忧。

    我有些心酸,差点流下泪来,可是我强忍住,笑着跟她说:“妈,总有一天我让您不缺钱花。”

    我妈攥着我的手,笑的比我开心。

    既然我舅舅不肯帮忙,我妈只能另想办法筹钱。

    她找到那些老街坊挨家挨户的央求,磨破了嘴皮子看尽了脸,一分钱都没借着。

    大家都有同样的担心:万一这个女人改嫁了,找谁要钱去?

    我妈没有办法,只能把家里的值钱东西,彩电、冰箱、洗衣机,但凡能卖的全都卖了,总共筹到3000块钱。

    这点儿小钱,相对于高达一万二的住院费来说,天差地远。

    我的主治医生、我姥爷的好朋友刘云刚大夫找到我妈,跟她说:“当初看在咱们两家多有交情的份上,我才破例让医院提前给天行治疗。

    现如今,大家都说你交不起住院费,你跟我透个底儿,到底有没有能力交钱?如果真没有,我先替你们垫上。”

    刘云刚大夫是一个难得好人,可是他绝对没有可能真的替我们交钱。

    师出无名。

    我妈在工地上送饭,看惯了各种嘴脸,当然听得出好赖话,立刻跟他说:“您放心,肯定把钱给您送来。”

    当天。

    我妈厚着脸皮找到我舅舅,想要跟他借点钱。结果我舅舅不在家,我舅妈也不在。问我表弟时,表弟说:“他们旅游去了。”

    旅游?

    他们可真会挑时候。

    这时候我大姨来了。

    她和我舅舅不同,为人很好。听说我爸跑路以后第一时间跑过来安慰过我妈。

    可是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全都和我一般大,家庭生活非常困难,除了经常来看望我们以外,真的帮不了太多。

    结果谁也没想到,我大姨送来一万快钱。

    送钱的时候,我大姨说:“我家出6000,咱爸出4000。我家的钱无所谓,咱爸的钱你得尽快还上,这是他的棺材本。”

    我妈接过钱,泪如雨下。

    前几天她独自面对万夫所指,不曾流泪。

    今天她拿着沉甸甸的一万块钱,哭的一塌糊涂。

    我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妈38岁,有儿子也有丈夫,本应该花我和父亲的钱。可是我太小,挣不来钱,我爸又跑了,她只能厚着脸皮花我大姨和姥爷的钱。

    对于要强的妈妈来说,这样的选择让她非常难受。

    我想,让她哭一下也好,省的压抑过度。

    自从我家出事以后,经历过四年困境的我,再一次见证世间百态。

    有人落井下石,有人不闻不问,有人假装关心,有人保持中立。还有人雪中送炭,也有人不受影响。

    比如我那些伙伴们。

    我嘴里的伙伴们不是那些优等生,单纯是那些艺术类考生。

    不管我爸是否出事,优等生们一直看不起我,这一点我心知肚明。在他们眼里,只有学习好的人才有资格做朋友。

    我不可能变成优等生的朋友,因为我学习太差。

    以前我非常崇拜我爸,把绝大多数精力全都用在画画上,想要成为另外一个他,偏科现象非常严重。尤其是英语和数学,基本上完全荒废。

    所以,我注定成不了优等生,只能做艺术生。我们这些艺术生有一个共同点:另类。

    在学校里,老师瞧不起我们,认为我们不务正业。优等生同样瞧不起我们,认为我们不求上进。

    可是我们无所谓。

    对于追求艺术的孩子来说,其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自己的感觉最重要。另外一点就是坚持。

    可以这么说,但凡玩艺术的人大多数比较偏执。而偏执,恰恰是通往艺术殿堂不可或缺的品性之一。

    除此以外,那就只有变态。

    想成名,先变态。说的就是某些艺术家。比如说,我过去的爸爸、现在的陌生人——李建国。

    作为李建国眼中的同类天才,我能理解他某想法。他之所以喜欢男人,和他追求的艺术有关,他这个人为了寻找灵感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可是我不能接受他的作法,为了艺术糟蹋家人的艺术家算个狗屁的艺术家?

    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肯定不会走李建国的老路,对我而言,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

    家人和亲情就是。

    友情也是。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那些曾经和我喝过酒、抽过烟、染过头发打过架的“坏孩子”们一直没有放弃我,他们才是最好的艺术品。

    身躯父母赐,人间真性情。

    一等风流!

    在这些少年伙伴里,有一个人和我关系最好——殷焓。

    他比我大半岁,今年17。

    要说他长得帅,那是昧着良心说话。这厮天生的小眼睛,一副典型的猥琐脸,行为上同样猥琐。

    别人学画画,为的是成为艺术家,这厮学画画,纯粹为了泡妞。

    所以,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猜到,他的绘画水平臭的跟狗屎一样。

    可是他这个人有个优点——讲义气。

    一等一的好哥们。

    我出院以后,这厮亲自来接,骑着他爸的二手小摩托,浪的不得了。他问我:“将来怎么打算?”

    这句话不是无的放矢。

    但凡学习绘画的人学习成绩一律很差,根本考不上正规高中,只有艺术院校才是我们最终的出路。可是我突遭大变,没钱就读艺术类院校。

    关于上学事情,我一直没想好怎么处理,胡乱应付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殷焓呲牙咧嘴,叼着烟卷启动摩托车,含糊不清道:“你要是不上学了,老子也不上。”

    “那是你疯了。”我没好气的回他一句。

    殷焓哈哈大笑,一不小心,嘴里的烟卷倒卷进口腔,烫的这厮嗷嗷乱叫,骑摩托的时候难免分神。

    噗!碰!

    我俩撞在大树上。

    这一下撞得不轻,把我的膝盖都磕破了。

    殷焓更惨,头上顶个大包,鼻子噗噗的流血,整个一大花脸。

    我揉着膝盖抱怨:“跟你说过多少次,骑摩托的时候不要抽烟吹牛,你他妈就是不听,这下好了,活该挨摔。”

    殷焓捂着鼻子,仰着脑袋,争取让鼻血往回流,据说可以迅速止血。

    片刻后。

    鼻血果然止住。

    这厮一边擦拭残血一边嘟囔:“少他妈说两句吧,摩托车反光镜坏掉了,回去我爸能打死我。”

    这辆摩托车是他家里唯一的宝贝,殷焓老爸珍惜的不得了,几乎一天擦三遍。此番被他撞坏了反光镜,一顿打是少不了的。

    他爸这个人,打起人来不讲理,如果我跟着殷焓,铁定连我一起揍。殷焓劝我说:“你赶紧跑,我偷偷摸摸把摩托车送回去。”

    我怎么能跑?

    那样的话太不讲究了。

    于是我们一起回家。

    到家以后,他爸看到少了反光镜的摩托车,顿时大怒。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家伙竟然没开打,只是黑着脸骂了我们两句了事。

    趁着殷焓老爸修理摩托车的空档儿,殷焓塞给我一把零钱,口中说:“拿去挥霍,买包。”

    卧槽。

    那些钱加起来不到10快,买个蛋。

    我把钱退给他,笑道:“你有这个心就好。”

    殷焓小声跟我说:“你们家困难的时候,老东西不肯出钱,内疚着呢。所以他不好意思打咱们。可是我不同,我比他讲究多了,必须帮你一把。”

    这句话被他老爸听到,极其尴尬。老家伙借口进屋喝水,再也没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