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年王者 > 073、强强联手 2

073、强强联手 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泗业做事有个原则:谨慎。

    他能够从一个小警察走到今天这般显赫位置,依靠的便是谨小慎微这四个字。

    因此,不管我是不是真正的豪门阔少,他都打算顺路过问一下,以免错过“真家伙”,稀里糊涂就得罪了人。

    从底层警员爬起来的梁泗业尤其明白一个道理:燕京城里卧虎藏龙,指不定哪个小人物就能轻而易举做到手眼通天。

    如果他想在云台警察局长久待下去,或者谋求更进一步的话,必须尽量避免某些不必要的额外风险。

    宁愿逢庙必拜,不因大意伤佛。

    于是他原地站定,笑着问我:“敢问,您哥哥是谁?”

    当时我有些蒙圈。

    因为我压根没想到梁泗业居然把姿态放的这么低,对我用出一个“您”字。

    要知道,他是云台区警察局副局长,位高权重。说句毫不夸张的话,仅仅放在云台地区,给他一句翻云覆雨等闲间都毫不过分。

    再看我呢?

    年方十六,平头百姓,说句难听话啥都不是,仅凭一身豪华衣衫硬装而已。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当梁泗业和我对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必要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

    即便我穿的很牛擦又能怎样?

    对于梁泗业而言,鲜衣怒马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他能在警察局副局长这把椅子上坐了这么多年,早就过了单凭衣衫判断某人能量的肤浅阶段。

    除非我能为他展示出某些超乎常人想象的巨大“存在感”,比如说,我名下那些千万别墅,或者那辆劳斯莱斯。

    只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展示这些东西呢,人家就率先出招了。用一个轻飘飘的“您”字,搞得我头大如斗。

    姜还是老的辣!

    不管我事先准备了多少,当我真正面对梁泗业的时候,到底显示出“少不更事”的极端短板来。

    偏偏那梁泗业眼光锐利,轻而易举察觉到短板所在,一下就打乱了我的节奏。他想把我捧的高高的,趁机观察我心性如何么?

    我认为极有可能。

    像梁泗业这种人,肯定经历过大风大浪,胸有城府之险。既然他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定然有所图谋。

    关键是,当他说出这个“您”字的时候半点儿献媚的意思都没有,神色十分之平稳。说完以后,梁泗业似笑非笑,不动声色的观察我。

    如果我惊喜过度,人家肯定瞧不起我,认为我肤浅不堪。

    如果我毫无表示,人家未必开心,认为我太过装B。

    两难境地!

    当时,我把脑子转的跟陀螺似的,仍旧想不出合适的应对之法,只能硬着头皮把那个“您”字忽略掉,直接切入“我哥是谁”这一环节,笑道:“梁局长,我哥是林肇。”

    别看我笑得风轻云淡,摆出一副非常镇定的样子,实际上紧张坏了。

    因为我非常清楚,今天和梁泗业第一次交锋以我完败告终。对方只用了一个轻飘飘的“您”字,便把我打得落花流水。如果我想和梁泗业谋求合作的话,必须表现的更加优秀才行。

    等我给出的答案以后,梁泗业语气缓慢的说出一个感叹词:“啊~~~”。说话的时候,他把话音拖得特别长,语气里没有惊讶,没有惊喜,没有激动...真正的什么意味都没有。

    可是我充分发挥出以前画画时候培养出来的细致观察力,注意到他左眼球不经意的往上一瞥。

    他肯定在思考,思考我提到的林肇到底是谁?世上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我口中的林肇未是不是燕京城里那个林大公子呢?

    我感觉梁泗业同样在犹豫。

    所以他必然再一次发问,以期问清楚这个林肇到底是谁。

    果不其然。

    梁泗业笑眯眯的说:“请问,您口中的林肇是不是中海书阁的少掌柜林肇林公子?”

    这时候我才知道中海书阁是人家林肇开的...

    偶我滴上帝,这个林肇得多有钱?

    可是不管怎么说,林肇越牛逼对我越有利。得益于我先前的准确判断,此番应对梁泗业发问不再像前一次那么狼狈,我非常从容道:“是的。”

    得到我肯定回答以后,梁泗业笑得更加和蔼了一些,眼中带着惊喜说:“哎呀呀,那可真是...”

    他把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了,留下个话茬等着我去接。

    当时可把我郁闷坏了,心说,这些当官儿的总爱把话说到一半儿,留下后面的让人去猜,着实不好对付。

    可是我很清楚,梁泗业定然想要我一个态度。

    什么态度?

    关于如何对待他,以及如何对待林肇的态度。

    说白了,他想看一看我权衡人际关系的能力,如何把林肇和他梁泗业恰如其分的联系在一起。既不能过分提高林肇,更不能过分贬低他梁泗业,还不能把我自己摆错了位置。

    别看他林肇林大公子能耐不俗,人家梁泗业毕竟和他“隔行如隔山”,平日里未必能有多少来往,这个面子可卖可不卖。

    如果我出现定位错误,一不小心贬低了梁泗业,或者不慎抬高了林肇,抑或是过分高看了自己,结局定然是鸡飞蛋打。

    诚然,林肇事先跟我说过,当我把他林大公子抬出来的时候,梁泗业不敢过分嚣张。

    可是,嚣张和卖面子压根就是两回事。

    当我拿出“林肇妻弟”这个身份以后,人家梁泗业没有甩手走人已经算是卖给林肇极大面子了,我不可能不知好歹的进一步要求什么。

    否则的话,别说梁泗业,就连林肇都会瞧不起我。

    那么,我应该如何处理梁泗业和林肇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而不轻不重的把我自己烘托出来?

    这又是一个极难的命题,让我不由得心生感叹,当官难,和这些当官的打交道更难。

    既然我想依靠梁泗业在云台站稳脚跟,恐怕以后有的我发愁了。这个老狐狸不太好对付啊。

    当时,我果断拿出手机现场拨打林肇的电话。

    这款手机是刘莉莉替我买的,和那些高档衣服鞋子放在一起。应该是定制货,不知道价值几许,用来唬人应该足够。

    当我拿出手机以后,梁泗业果然注意到这个细节,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我报以诚挚微笑,一边拨打号码一边说:“这块手机我姐买的,其实我不想用,可是她逼着我用,没办法,只能拿出来装一装场面。”

    这是一个绝佳契机,刚好把我和刘莉莉抬到桌面上来。只要梁泗业生出一丢丢研究我身份的心思来,定然会问我,你姐是谁?

    这时候我就能把刘莉莉顺手抬出来,不动声色的替自己加一加砝码。而且,只要他问了,那边表示对方已经开始重视我。

    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接下来,只要我摆正了梁泗业和林肇的关系,后面的事情大有可为。实际上,人和人打交道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往往只看第一印象而已。

    我深信,即便我一开始表现的不尽如人意,梁泗业也会看在我年纪尙轻的份上稍微对我宽松一点点。

    如此一来,我可以不着痕迹的扭转颓势,争取留给他一个非常深刻的第一印象。

    当我提到“我姐为我购买手机”的时候,梁泗业果然笑问道:“你姐是谁?”

    我心中暗喜,悄悄给自己鼓劲儿说:“看呀,梁泗业果然开始询问我了,我果然猜对了他的想法!”

    人总是这样,只要取得一点进步,便能极大的提振信心。当时我信心知足,说话的时候更加从容,笑道:“我姐是刘莉莉,事实上,林肇算是我准姐夫。”

    梁泗业轻轻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这时候他大概摸清了我和林肇的关系,更加意识到我和刘家也有来往,于是不急于离开,稍微衍生出一点“和我谈谈”的意味来。

    旁边的殷焓不失时机,笑着拉出一把椅子,态度恭敬道:“梁局长,您请坐下说话。”

    本来,梁泗业对殷焓十分无感,总认为这小子长得不地道。经过此番让座以后,梁泗业不由得高看殷焓一眼,态度和蔼道:“小伙子很不错。”

    殷焓不肯自满,笑道:“我在云台待过一段时间,大家都说您梁局长平易近人。一开始我是不信的,知道今天见过您以后,才知道此言非虚。”

    但凡当官的,或者说,但凡是个大活人,全都喜欢听好话。就看你说的是不是时候,马屁拍的是否到位。

    毫无疑问,殷焓非常善于拍马屁,一番话听得梁泗业十分受用。可是他仍旧端着架子,不肯轻易表现出什么而已。

    此时电话拨通,我跟林肇说:“哥,我和梁局长待在一起呢。”

    说完以后,我笑呵呵的看着梁泗业,不肯多说一句话。

    我可不想让梁泗业感觉我装模作样,居然拿林肇来压他;更不想林肇感觉我“自作主张”,硬把梁泗业往他身边扯,于是我留足空间,好让他们自己决定。

    不管林肇是否搭理梁泗业,也不管梁泗业是否搭理林肇,总而言之,决定权只能放在他们手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少年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忧伤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伤若水并收藏少年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