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137.她的妹妹华徵嫆

137.她的妹妹华徵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余的两个人,华徵嫆都是单独去告别的。一个是她的弟弟华止弘,一个是她的小姑,君颜。

    华止弘那边,难办,却也好办。华止弘始终崇拜着君轻尘,坚信自己十分厉害的姐夫能把他的姐姐完完整整的还回来。华徵嫆去嘱咐了一番,与他四处走了走,又听了听他在医馆累积的知识。夸了几句,便是将临行前的事情交代清楚了。华止弘虽然不舍的想要跟着一起去,但他也是个听话的孩子,知道自己去了会添麻烦,最后到底留在了君府。

    至于君颜,在她休息养伤的期间,一直都是君夫人与沈念白在照顾。华徵嫆一是没想好怎么面对她,二是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不知该不该与她说清她们的情况。

    毕竟这事情现在只有君轻尘知道的完全些,其他即使知道也多半是她编的瞎话。若是真的将这件事情抖落出去给更多的人知道,她和现在的君颜都不会有好下场。

    所谓故人,究竟是谁?华徵嫆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三人:绫罗、君老爷和赫连。但说真的,赫连的话,她还可以接受,而若是绫罗或者君老爷……

    都挺吓人的。

    这日已经是临出发的最后一日。华徵嫆到底是给自己打了打气,去君颜的屋子里拜访了一番。好在此时守着君颜的是沈念白,华徵嫆道:“我与颜儿已许久未好好儿说过话。眼下将去鹃山,颜儿又不似当初那般需要休养了,我来与颜儿说说临别的话,还请沈公子行个方便。”

    “往后都是一家人,嫂嫂客气什么。”沈念白此时倒是已经将她认作大嫂了,嘴上这样说着,自己却客气的很。

    沈念白退了出去,华徵嫆也就坐到了床边的小凳子上。君颜看着她,笑的天真无害:“嫂嫂好!”

    一样的笑容,却不再是当初那个挥舞着手高声叫她“嫂子”的少女。华徵嫆道:“颜儿,你休息的可好?”

    “好啊。身上已经不那么疼了。”君颜道。

    华徵嫆默了默,又道:“听闻你是被马车撞到了脑袋,醒来之后忘记了许多事?”

    君颜笑了笑,忽然阴翳下脸:“莫非嫂嫂与我经历相仿,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

    被她这突变的神情骇了一跳,华徵嫆揪着衣角道:“你究竟是谁?你认得我的,对不对!”

    转瞬间,君颜又无害起来:“我当然认得嫂嫂。云来有名的琴姬么,听说弹琴可好听了,念白的评价很高。”

    华徵嫆细细的分辨着她的语气,总有些熟悉,但想不出是她的哪个去世了的故人。不像不像赫连,不像绫罗,更不像君老爷。

    还有谁?玄毒?

    还有呢……

    “嫂嫂,我想问你一件事。”君颜又道。

    华徵嫆警惕回复:“你问。”

    “你只是一个人来了这么?”

    “……?”

    君颜忽地诡异的笑了:“呵,你还真是看不出啊。虽说我们俩样子都变了,但即使我没有事先知道你的名字,光是看你的样子,我也能猜出来你是谁。”

    华徵嫆心理一跳,显然脑海中也浮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儿,与前世的她不同,怎么看都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妙龄少女,光是站在那里便能迷了多少青年才俊的眼。

    除了华芷柔这张脸,华徵嫆所见过的,第二美的面孔,大概就是她上一世的妹妹,与她同名同姓的华徵嫆。

    未等她开口,君颜已经证实:“我问你,容沅是不是也在这里?”

    华徵嫆离开凳子站了起来,双眼一扫,看见妆台上制作了一半的鞋子,抄起一旁的剪刀对准了君颜。

    “竟然是你。”

    “哎呀。”君颜丝毫不惧,还故作惊讶了一声,转眼笑得灿烂:“姐姐竟想杀了妹妹?不是您大好的心肠,将妹妹从那地狱拉出来的吗?妹妹还未来得及感激,您便要下死手,这怎么行!”

    光是听她的语气,华徵嫆就气的手直抖。另一手稳住了拿着剪刀的手,仍然对着君颜:“我此时杀了你,可免得你往后胡作非为!沈公子是个好人,你莫要祸害他!”

    “姐姐这叫什么话?妹妹哪里祸害过人?”君颜作委屈状,“前世你不慎丧生,妹妹可是伤心了许久,还去劝慰了姨娘几次。将姨娘从苦痛中解脱了出来。此时姐姐要这样误会妹妹,妹妹可是要伤心了。”

    她说了许多,华徵嫆却独听见“解脱”。“你将我娘怎么了!”

    “没怎么呀。她可好着。”君颜道,“好到已经不知悲伤,整日欢喜得不得了,见谁都要说说话,看着可是开朗的不行。”

    “你……”华徵嫆听得眼眶直酸,“你把我娘气疯了!?”

    “怎么说是气啊。”君颜语重心长的一叹,“是劝,劝!但是劝她又劝不动,整日哭着险些将眼睛哭瞎,我也只好出了下策,找人去招了你的魂儿附在那道士身上。而后姨娘与你的魂儿交谈了几句,嗯,就那样了。怪不得我。”

    “难怪你会下地狱!”华徵嫆将剪刀撤掉,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你好狠的心!我娘从未招惹到你,还曾劝我与你好好相处,你却如此害她!”

    “从未招惹!?”君颜狞笑,“我们一家四口过的幸福无比,你们母女却来搅乱我的生活,一个抢我爹爹,一个抢我夫君,不仅令我与我娘都成了平妻,还害的爹爹被公公疏远,原本要定下来的差事打了水漂,也害的我弟弟连前途都堪忧了,你却说你们从未招惹我!?”

    “我是你亲姐姐!”华徵嫆怒吼,“我在你之前出生,你的爹最早却是我的爹!他连一纸休书都没撇下就被你娘那狐媚子拐的离了家,还要怪我们来讨说法!?你未凭婚约便嫁给容沅,你很占理吗?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还要教唆容沅,令容沅对我下杀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对狠辣心肠的夫妻,活该死了一双!”

    君颜面容一狰,扶着隔断探起了身子,另一手捂着自己阵痛的脸问:“你见过容沅!果然他也来了是不是!”

    “是啊。他来了。”华徵嫆平静了一些,冷冷笑道:“他来寻我道歉,还想与我重新开始。虽不知你们后来经历过什么,但他似乎是对你已经厌烦得很。”

    “你胡说!”君颜盛怒,也不顾自己的脸了,扬起手也狠狠给了华徵嫆一巴掌。那手劲儿不小,不像华徵嫆那般还给她留了些余地,把她自己都是打的手掌直疼,更是差一点整个人翻倒在地上。

    也是这一下,华徵嫆才看出了,君颜的身子竟然已经恢复如初,根本看不出是断了骨头的样子。

    华徵嫆被打的嘴角流下一丝鲜血,她抬手想要抹掉,却见面前的君颜忽地翻下了床,哎哟哎哟的叫起来。正觉得奇怪,抬起的手却被人抓住。

    君轻尘道:“妯娌之间吵架归吵架,作何动手。”

    君颜泪眼婆娑的捂着脸在地上困难的动了动,啜泣道:“哥,嫂嫂是好心来找我说话,可能是我哪里惹了她不开心,才令她这样做,你不要生嫂嫂的气,此事定是我的不对!”

    “她打了你?还将你扯下床?”君轻尘一边问着,一边去扶起她。华徵嫆趁机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心叹自己竟被摆了一道。

    君轻尘冷眼瞄她,眉头皱紧:“你竟还拿着剪刀?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要杀了颜儿不成!?颜儿正受着伤,本就经不起折腾,你竟还这样心狠,莫不是我太宠着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华徵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将剪刀放在一旁,埋头道:“妾身知错了,妾身不该冲动,是妾身的错,还请爷责罚!”

    君轻尘紧抿着嘴看了她一会儿,扭头问君颜:“颜儿,你想怎么罚她?她不过是一个贱妾,还敢造次到你头上,说出来,哥哥不会轻饶她!”

    “哥哥,您也别太怪嫂嫂,她只是一言不合失了理智,我看这次就算了吧。”君颜窝在君轻尘怀里低泣着道。

    “颜儿。”君轻尘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此般你出了事,是哥哥照顾不周。往后哥哥定不会亏了你,你可不要使自己受了委屈。”言罢又看向华徵嫆,声音立马严厉起来:“还在这跪着作甚!少来碍着颜儿的眼,将地上的烂摊子收拾好,稍后去落凤阁等着我发落!”

    君轻尘又安抚了君颜两句,起身带风的走了。华徵嫆得以从地上站了起来,又猫下腰去捡地上被君颜碰翻的椅子和落在地上的蜜饯果子,一颗颗的捡起来放回盒子里。

    “这都落了灰了,是给人吃的么?”君颜一扫泪痕,抬起纤纤玉手在盒子里挑了一颗沾灰最多的,拿给华徵嫆,“来,姐姐,吃了它,我就去劝哥哥少罚你一点。”

    华徵嫆面无表情抬手打落了她捏着的蜜饯,冷眼看她道:“既然你在这里没有露陷,我就放心了。警告你不要暴露了身份,否则你我都难逃一死。”

    君颜神色一凛:“告诉我容沅在哪!”

    “我凭什么告诉你?”华徵嫆皮笑肉不笑的抽动了下嘴角,“凭你会哭会闹会演戏?现在的你已不是我的妹妹,与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没必要在迁就着你了。想死你就作,想活你就老老实实躺着。即便你要拉着我一起死,也得掂量掂量,我已经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我了。”

    君颜听得一张俏脸儿扭曲的变了样,缓了缓,却还是笑道:“多谢嫂嫂提醒。我可比你聪明着,知道现在的情况,也知道怎么好好的活下去,而后,轻而易举的弄死你。”

    华徵嫆哼笑了一声:“困了就睡,睁着眼睛做梦不嫌累?”而后搁下了蜜饯盒子,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

    君颜瞧着她的背影,气得直咬牙:“丑女人,以为换了张漂亮的脸就能无法无天么?抢我男人,毁我家庭,我定不会要你好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