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083.我买缱绻做丫鬟

083.我买缱绻做丫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而还没走到君夫人的院子,双狼就急急的冲了过来:“少爷!不好了!”

    “什么事?”君轻尘立即顿住了脚,“别说好不好,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下意识的,他已经想往君老爷的书房赶过去了。

    然而双狼却是道:“方才听院子里的婢女们谈论,好像街上的人都在说落香坊中有一个姑娘身上现出了瘟疫的苗头,已经请了大夫去看,若真的是瘟疫,怕是要将她烧死!”

    君轻尘心里咯噔的撼动了一声,深深地皱起眉头。不知为何,听到这事,他毫不犹豫的想到了华徴嫆。

    一般遇到瘟疫,像青楼这种人常出入的场所都是要内部私下解决的,以免砸了自己的生意。能够闹到让大街上的人都知道,还从外面请大夫,董春晓也真是下了血本的什么都肯做了。

    但他大概也可以想到,为什么董春晓要这样做。想要除掉华徴嫆并且给穆韶青一个交代,这个做法虽对自己有些狠,但无疑是一个说得过去的办法。趁着穆韶青脱不开身时将事情办妥,以防后顾之忧,这一面报复了他,一面除去了自己的心头刺,一面又将自己视如己出的穆韶青不该有的念想斩断,董春晓也算下了一步好棋。

    至少今日华徴嫆说什么也留不得了。

    顾不上其他,君轻尘立即道:“二狗,带上我桌上的匣子,我们去落香坊!”

    “哎,可是主子,那不是……”

    “还有什么是不是的,快去!”君轻尘急道。

    “是!”双狼拔腿就跑。

    君轻尘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了看自己娘亲卧房的方向,又向君老爷的书房看了眼,最后回身将视线定在自己的书房上。

    爹娘冷战二十年。云王舅舅为了一个女子一生未娶。皇帝舅舅后宫妃嫔众多,膝下儿女成群,却整日要为妻妾之间的争夺与儿女之间的权益劳心伤神。于不同妻的后院儿里每日都斗的天翻地覆。张弛又惨遭阉割。在他的周围,因为一个情字,上演了数不尽的悲剧桥段。

    而他,就这么急着成为下一个悲剧吗?

    若只是娶了明溪的话,他还是可以忍受她的三心二意的。或者娶了旁的女人,只要他对她们没动太多的心思,那也就随着她们怎么作了,只要他还忍得过去就好。

    可若是真的娶了一个令自己十分在意的女子,那就是会被左右心神。人就是这样,一旦拥有了一件自己觉得珍贵的东西,就会多费心思的想要彻底占有,总是为它提心吊胆,害怕失去。

    明明他一早就知道的。动心不可全动,喜欢的情绪也只可停留在最初的阶段,决不可深陷其中。可他怎么一不留神就踏进了泥沼,挣扎不出了?

    他分明不希望自己被情字羁绊太深……若是今日能够狠下心不去落香坊看,也不去管出事的到底是不是华徴嫆,那他是不是就等于救赎了自己一次?往后说不定也不会被情字左右人心了?

    君轻尘冷静而客观的思索着,直到后面双狼赶过来高声道:“主子,匣子我拿好了!”

    双狼的身旁还跟着降魔。显然是怕路上再遇到什么危险,带上降魔要安全些。

    “好,走吧!”君轻尘点头,带头直奔马厩。

    三人各骑了一匹马,三匹都算得上是名贵的快马。赶到落香坊时,他们发现果然是人多力量大,消息传得也真是快。连云来城里主医瘟疫的大夫还没赶来,他们俩就已经到了。

    落香坊的门口挤满了人,男子们却也避讳似的绕了一个圈的围着,将女子都挡在了身后。毕竟青楼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何况又是传出了有瘟疫的青楼。不管是站在前面挡着的,还是在后面探头的,无论男女都是在嫌弃的拿袖子捂着嘴。然而就是知道有可能被传染上瘟疫,也要堵在门口看一看究竟。

    君轻尘刚一下马,就听见了董春晓冷冷的声音:“知不知道云来城已经出现了几个瘟疫的例子?徵嫆啊,你这样跑了害的可是全城的人。”

    “是啊,是啊,这女的看着老实,心肠怎么这么毒啊!”有人符合。

    又有一个男子对身旁的友人道:“你不知道,今儿一早她跳了窗子往外跑的时候,差点就装在我身上!我还好心的想要扶她一下,哪成想她是带着病的!还好我没扶到!”结果他那朋友听了一半,先将距离挪开了一尺,害怕碰上他似的上下打量。弄得他哭笑不得:“我真没碰到她!”

    话是这么说着,可周围的人都默默的退了几步,将他一个人亮了出来。

    这人见解释无效,连朋友都不信他,也有点恼了,只道:“你们这贪生怕死的,老子还不和你们在这白话了呢!”说罢转身就走。

    后面的人自觉让开了一条小路给他,倒是也顺便给了君轻尘一个走过去的机会。君轻尘先命降魔栓好他和双狼的马之后去请梵音也过来一趟,又吩咐双狼紧跟好他。两人就从那条小路进了落香坊的门,进门君轻尘先哟呵了一声,“哎呀,真热闹啊。春晓姐姐,今儿又因为什么事不顺心了,拿手底下的人撒气?”

    “君少爷可是误会了。姐姐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去拿人撒气玩,这整日啊为了坊里头几十个姑娘能混口饭吃,的可是忙的焦头烂额。若不是今日被人瞧见徵嫆背了个包袱从窗子逃了出去,我董春晓也不愿惹来这么多人在这说闲话。”

    君轻尘早就注意到了。华徴嫆被两个护院押着跪在地上,面色呈现着病态的红晕,不断地咳嗽,嘴却被后面的人拿帕子捂着,看起来就知道能有多难受。一旁有个沾着土的小包袱无人问津的被丢在了地上。

    董妈妈拿帕子掩着口鼻道:“每年啊,这个时候,都会有那么几个瘟疫的例子出现,谁家出现了有些苗头的人,都是要关起来。等着上报给云王手底下的大夫去细查的。但是今日大家都在等着给个说法,我也不好去上报来耽误时间。好在城里头有个大夫对这些病情是很有了解的。把他请来我们看一看,若是真有什么病情,也好及早的解决。我落香坊绝不私藏病人,所有姑娘都会出来让大夫检查一遍!”

    “这听着还真像一件大义灭亲的壮举。”君轻尘说着说着,笑容自脸上消失了,只剩下冰冷。

    董妈妈这一次也是笃定了华徴嫆逃不过这一劫了。这一次她非得解决掉这个麻烦不可。终于盼到华徴嫆忍受不住而逃离的这一天,消息是她立即派人散出去的,故意避开了穆韶青店铺的那两条街,还派了穆絮去拖住穆韶青。虽然没想到消息传得远了些,竟还是惊动了君轻尘,但这已经无所谓了。她原本就是确信了华徴嫆越病越重,越看越似染上了瘟疫才故意给了她觉得可以跑走的机会。

    若是韶青得不到的,她就会让他彻底死心,决不让他走她的老路。为此她甚至还买通了大夫。只等着大夫过来公布一个答案。

    时间缓缓流逝。君轻尘负手而立,侧对着落香坊的大门,丝毫不作遮掩。而华徴嫆则一直无力的被压制着,呈现着疲惫的模样。她见到君轻尘时,抬起的眼眸中有惊喜也有欣慰,而后紧接着却被护院按下了头。看得君轻尘眯起了眼。

    此时的他,不可露处半点急切的样子。自己松懈就是先输了一半,他必须先稳定了人心,令人知道他可以毫不遮掩的站在这里,他半点也不相信什么她染上了什么瘟疫。

    半晌,董妈妈请的老大夫先到了。过去之后仔细检查了华徴嫆的口耳眼鼻,又让她张开了嘴。华徴嫆张开嘴时,忽然觉得胃里一阵抽搐,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最近经常有干呕的迹象吗?”老大夫问。

    华徴嫆已经可以自由的说话了。听着大夫的询问道:“也不是经常,只有早起和进食时……偶尔会这样。”

    “那可有觉得身子乏累、力气虚脱的迹象?”

    连续病了几天,也不给药,就这么被关在屋子里冻着,身体发生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吧?

    华徴嫆这样想着,却不能说。后面护院的威胁她感受得到,若是自己有什么挣扎的异动,定然会被当做情绪癫狂要去祸害百姓而被处死。到时死无对证,君轻尘也无法替她洗清真相。

    她不能死。

    “有。”咽下一口气这么说着,虽然脑子里已经眩晕的浑浊,可华徴嫆还是挺足了精神睁着眼,看了一眼目光中含着痛快笑意的董妈妈,背脊挺得笔直。

    大夫点点头,继续观察着她,又问:“那可有食欲不振,发丝脱落严重,夙夜难安的情况?”

    “……有的。”华徴嫆握紧了拳头。

    老大夫问过之后,又点了点头,将手沾在一旁铜盆的水里清洗着,确定的道:“这姑娘面色蜡黄,眼眶乌黑,症状也确实与瘟疫之症吻合。此时已是中期之兆,非一般药材可以控制。我沧澜目前为止并未有过彻底根治这每一年东都会出现的瘟疫的法子,太医院都在研究之中。遇到此情,还是尽早处理吧。当然也可以送往云王那里统一焚毁,只是那还要将这姑娘与其他病人在废弃的院子里关上一阵,那可是折磨哟……还有就是,您这坊里的姑娘,老夫都得细细的差一遍,确保没事才可。”

    董妈妈垂眸道:“这是自然。”又抬眼,目光中多了层深意:“只是我这落香坊中,光是姑娘就有五十多位。加上婢女与护院打手,百十来人的数量,恐怕要辛苦老大夫一阵子。眼下这例确诊了的还要处理,不如老大夫先留在楼里头用个膳,晚些时候再诊?”

    老大夫却摇头:“不行。瘟疫之症耽误不得,还需尽快处理。老夫即使不眠不休,也要彻查清楚!”

    董妈妈眉头一皱,冷道:“那老大夫请便!”心里却想着,这老东西,说好了只是做做样子,这还来上劲了。她这还要做生意的,敷衍了事给姑娘们休息一天,明日打足了精神还得继续接客。这要是挨个折腾一遍,弄得人心惶惶的,她生意还做不做了?

    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她也不好多说。只拿空出的手挥了下:“来人,把徵嫆带到后山处理掉!”

    “我说,”君轻尘在旁边无言的站了许久,终于在旁边的人要去捉住华徴嫆时候站了出来,“春晓姐姐,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的戏,你就真当我是个看客,与这事毫无关系了是吧?”

    “君少爷还想说什么?”董妈妈笑问,“还不赶快离得远点,仔细被传染了瘟疫。到时候,不管云王再怎么护着你,恐怕也都是难逃一劫了。”

    “我只是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君轻尘道,“被旁的大夫诊断出是感染瘟疫,确实可以自行处理。但春晓姐要处置的人对我而言却有些重要。就这么处理了,我可不依。”

    “重要?”董妈妈笑着哼了一声,“既然重要,还将她留在我的落香坊里?既然重要,怎么不早些将她赎出去,以至于她接客不慎感染了瘟疫,落得要被处死的下场?”

    君轻尘镇定的挑了一下嘴角,“我做事如何,向来不喜旁人指手画脚。”

    这时,降魔和梵音难得及时的赶了过来。梵音却是穿着一身云王府中管事的衣袍,也没有遮住脸。那老大夫见到他,立刻跪了下去,“师父,您终于出山了!”

    老大夫此举倒是令许多人都惊了个呆。但梵音却是没什么表情,只道:“我是来检查检查你的手艺。”

    这可以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明明是被君少爷的属下带来的,怎么就和来检查手艺扯上关系了?可对方那一身云王府邸中专用的云纹锦袍加上腰间的玉佩又让人无话可说,也有人认出了这个人在几年前瘟疫最盛的时候曾出现过几面,不仅有效的克制了瘟疫的蔓延,还以身犯险的寻求过解药。然而最终无果,在控制了情况之后这人就销声匿迹了。当时百姓们以为他是不幸去世了,若不是因为国规都想替他塑一座像。而如今时隔多年他再出现,竟然面容与几年前的无多大变化,令认出他的那些人心中又染上一层敬畏,纷纷相互传递着消息:“这可是几年前那个活菩萨啊!”

    原本底气十足的老大夫,在面对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梵音时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凑在一旁。只见梵音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华徴嫆,又把了脉,回身就是拿他突变锐利的眼睛狠狠盯住了老大夫。

    “为师教你那么多年的医术,全拿去喂狗了么?”

    “这,师父……我……”老大夫瞬间慌了。

    “务须多言。你只需要说,你方才诊断过她的脉搏没有?”梵音直接逼问。

    老大夫垂下头:“没有……但是师父,此瘟疫向来是通过表面体征查看,即使不断脉,也可看出病情啊!”

    “但身为医者,望闻问切之理永不可失。”梵音冷着脸纠正,“再者,这位姑娘并非被瘟疫所累,而是长期食不果腹又气血不足导致的面黄体乏。身怀有孕者,若不是底子好些,恐怕都熬不过这一关。眼下姑娘腹中胎儿急需营养,却只能慢慢补回,若是稍有不慎,腹中的胎儿怕是只能拿掉。今日因为你的误诊导致了一尸两命,或许就是明日沧澜国的民不聊生!身为医者,妄下诊断……为师没教过你医者仁心不可受人恶意恩惠吗!”

    梵音说出这段话时,一改往日的慵懒的吊儿郎当,面容严肃且语气沉重,带着强烈的愤怒与指责,吓得老大夫连忙跪在了地上磕头:“师父,逆徒错了,师父!逆徒不该,不该胡乱收她钱财!可是……可是这姑娘……”

    “收起你的辩言!”梵音忽地瞪着眼睛怒吼,“此为一,不可有二!再有下次,不仅云来城,沧澜国都容不下你!”

    老大夫听得双腿直抖,眼眶都红了,磕头磕个不停:“师父,逆徒知错了,逆徒再也不会动贪婪之心了!若有下次,师父亲手了解了我便是!只是这一次……至少……还请师父允许徒弟为这楼里的姑娘诊断一番!师父,徒弟求您了!”

    “咚”、“咚”的磕头声一声一声震撼着人心。旁观者都没想到来这的年轻人竟能让云来城最负名望的老大夫如此认错,而且……这二人竟是师徒?

    满场中,只有君轻尘和降魔、双狼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君轻尘眼下已经惊的连话都说不出了,只是呆愣的看着华徴嫆。

    华徴嫆也看着他,眼中全是茫然。

    如此,他们绝对没有听错。

    她……

    怀孕了?

    原本最初听到的时候,君轻尘还是没反应过来的。但当梵音往下讲解之后,君轻尘的脑子就空了。除了回荡着“我当爹了”这四个字,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真的是愣怔了好久,君轻尘才做出了动作。说不出是欣喜还是欣喜若狂,或者是愤怒还是怒发冲冠。他一把躲过了双狼手上抱的匣子,挺起胸膛走到了董春晓身前,打开匣子,从里面掏出了一沓银票。

    “五百两,十倍,五千两,对不对?”他狠狠的将那五千两按在了桌上,“这些钱,是买她的!往后她和她的孩子都是我的了!”

    董妈妈微微被震撼到了,心里发虚的看了眼桌上的银票,万万没想到君轻尘还真的舍得为她花五千两的银子。

    她也没想到的是,徵嫆竟然怀孕了?看架势,难道是君轻尘的?

    这可真是走了步不怎么妙的棋!

    然而她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君轻尘将匣子盖上扔回了双狼手里,转身就推开了押解着华徴嫆的护院。华徴嫆直接被他打横抱了起来,君轻尘道:“除了你的包袱,还有什么要带走的吗?”

    华徴嫆原本是抓着他的衣襟摇了摇头。可顿了顿,她却咬了下唇:“我想带走一个陪嫁丫鬟。”

    “无双?”君轻尘问。

    华徴嫆继续摇头,而后疲惫的眨了下眼,提了提气,高声道:“董妈妈,我的卖身契是否可以归还了?”

    董妈妈气的脸色发青,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眼下又是这毫不利于她的局势,她也只能道:“鱼儿!去我房里,拿华芷柔的卖身契!”

    她已经将华芷柔的本名叫出来了。

    华徴嫆本也不在意。反正她是逃出来了。往后也不用再遮遮掩掩。君轻尘的恩情,她会还,但此时她还有一件事要做。

    “我要,我的包袱。”

    君轻尘直接向双狼示意:“去拿!”

    华徴嫆抬眼看他,他则是垂眸看她。

    “借用一下你的权力可好?”她小声问。

    “尽管用。”君轻尘道。

    华徴嫆微微的笑了下,看着双狼递来的包袱道:“打开它。”

    一个死结,对于双狼来说想要打开却耗不了多少力气。不过为了不让里面的东西散落开来,双狼还是小心的将包袱提起一个边儿划了个口子。

    华徴嫆道:“我要买缱绻做我的陪嫁丫鬟。”

    “什么!?”不仅董妈妈震惊了,周围的姑娘们也都纷纷张大了嘴,遮都遮不住。外面围观的耳力好的又知道缱绻是谁的听到这话也有些惊奇,缱绻可是花魁!

    “华芷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别以为你有君少爷撑腰就可以胡作非为!”董妈妈尖锐的叫道。

    “我就是仗着有他撑腰,你又能如何?”华徴嫆淡淡道,“沧澜国的规矩一向是,花魁可自行决定跟着要买她的人。只要出得起钱,又能得花魁青睐,那花魁就可以被带走。而我这,愿意出一千五百两银票。五百两买她卖到落香坊的赎金假,一千两买她放下花魁头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