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妾身做不到 > 090.计较要有度

090.计较要有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大夫看了一眼身后的门,“严重的大概还要四五天,倒是有两个病状较轻的稍后被梵音大夫检查过,判定没事了就可以正常生活了。怎么,听方才二位姑娘的谈话,里面是有你二人认识的人?”

    刚听了梵音的名字心跳就莫名有些失速的缱绻羞赧着脸色道:“嗯,是有个叫无双的姑娘,与我和徵嫆是朋友。”

    “噢,原来是她。”女大夫见眼下没有病人,放松的伸了伸胳膊道:“无双姑娘的病情不重,今日就可以出去。并且近日那云王的侄子也派了人来照顾她,把她照顾的可好着,姑娘若无事,可在这里等待片刻。梵音大夫就在后院为你那位朋友施针呢。”

    梵音主子,在为无双施针?君少爷也派了人照顾无双?

    缱绻想着,心里头有些闷闷的不好受,轻声应了一句,便沮丧地坐去了一旁。

    女大夫做完工,与自己的丈夫闲聊了起来,其中不乏说她终于又解决了一个瘟疫,将这一例也记录在纸上传到后代手中希望能起到作用,还有就是落香坊里头的姑娘也真是特殊,她见过三个都不像是狐媚子,只可惜那无双姑娘身子伤的太重,往后怕是很难再有孕。说完女大夫还来神秘的问了缱绻,“姑娘你可有打过胎?”

    缱绻意外的眨了眨眼睛,吞吐道:“我,呃,还没经历过人事……”

    恰好这时后侧的房门开了。梵音带着抱着两包药的无双和一个男病患一起走了出来。女大夫回头看了一眼,又转回笑道:“姑娘是个好姑娘,往后会有好结果的。”

    缱绻顿了顿,胡乱的点了两下头,站起身子跑到梵音身边:“主子!”

    响亮的尊称自她口中脱出,听得梵音挑眉点头“嗯”了一声。一旁的无双因落香坊赎人那天突的有些头痛而睡到了下午才醒,醒时也只是被告知华徴嫆和缱绻被赎走了这件事,多的却不清楚。此时见到,方知原来缱绻是跟了这个颇有名气的大夫,但性子寡淡的她也没多说多问,如同平常一样静伫在一旁。

    “主子可是忙完了?”缱绻期待的看着他。

    梵音道:“就这两日的功夫了,往后即使有了病患也可交给旁人打理。”

    缱绻听着,心里头安慰了些。稍稍松了一口气。

    无双道:“多谢这几日两位大夫的辛劳,无双感激不尽。既然奴婢已无大碍,便先回去了。”

    女大夫痛快的摆了摆手:“慢走!记得好好修养,不宜操劳!”

    梵音却是在无双转身想走的时候伸手拦住了她:“等等,姑娘,你打算回哪?”

    无双回头,理所当然的答:“落香坊。”

    “那里你暂时已经回不去了。”梵音道,“自从出了事,落香坊已被查封。大多数的姑娘暂时被遣回了家中,其余的与那老鸨似乎是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安顿,即使你回去,也进不了大门的。”

    无双站了一会儿,才问:“那回去拿东西也不行么?”

    梵音摇头:“单凭姑娘一人,自然是不行的。落香坊外有守卫在,即使去了也无法进入大门。”

    无双沉默了。

    她当日是被直接抓走的,在御医堂里一待就是大半月。虽是有吃喝供应,还有君少爷身旁的护卫时常来为她带些补品之类,可当她出了御医堂的大门,却是无处可去了。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曾经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听说是回来了,可他回来了又如何?她已不想再与他有关联了。

    尤其是听到,那女大夫语重心长的与她说,她可能再也怀不上孩子的时候。

    虽说即使回去,自己的东西可能也被搜刮的不剩下什么了。但是好歹还有换洗的衣物,她也在隐秘地点藏了些备用的金银细软。总比这样无处可去又身无分文的好。

    “梵大夫,您既是云王的人,可否帮我通融一下?只回去一次就好,我只是想回去拿些生存的东西。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的,无双定当竭力去做,或者就在梵大夫手下帮工也好。”无双道。

    缱绻心里头一紧,不舒服的感觉更重了,带着一丝害怕的情绪,下意识抓住了梵音的袖子。

    梵音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她的手,面上平静道:“姑娘,一,我不姓梵;二,你说的事情,我只是一名医者,没有那些权力也帮不到你。若你当真需要,我倒是有个人选推荐给你。他身手敏捷,即使得不到通行令,想要将你的东西拿出来也是易如反掌。”

    无双听后,先是道了句:“抱歉,冒犯大夫了,”而后才道:“那敢问大夫所说之人是?”

    “那人最近常来见你,你自己应是认识才对。”

    “双狼?”

    梵音颔首,算是答复了,而后又道:“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去临西街的君府通报,双狼自然会出来见你。”

    无双矮身行礼:“如此,多谢大夫指点了。”

    梵音没再回复她,而是转问缱绻:“你是有什么话想说?”

    缱绻紧握着他的胳膊,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力气用了多大。见他将话转向了自己,才突然放心似的道:“奴婢只是想说,徵嫆在走前说过,若是无双出来了,就一起到君府聚一聚。既然无双已经没了大碍,又有事要托付,不如就一道回君府一趟好了。”

    “倒是可以。”梵音也表示赞同,“那今日你们便一同回去吧,回去你也准备收拾一下东西,三日之后我会去君府接你回家。”

    接你回家。

    很随意的语气,说出的话却令缱绻一阵愣怔。半晌,她灿灿的笑开:“好!”

    无双将目光在这两人之间平移了两次,始终没有多言。而后缱绻却像是被洒满了春光一样,脸上蔓延着幸福的喜悦拉着无双道:“徵嫆方才先走了一步,是去找君公子了,你我二人先回君府吧,说不定她就在君府里等着呢。”

    无双颔首,被她拉着出了大门。未行几步,她突然问:“缱绻,你觉得女人什么时候最自私?”

    缱绻愉快的脚步慢了下来,扭头看她。

    无双也回以目光,却是意味深长,带笑又带伤:“不知你是如何想,但我觉得,女人在有了自己爱的男人之后,最自私。尤其是平时越不去计较的女人,在自己喜欢的人的身上就会越忍不住去计较。”

    “无双……”

    “计较要有度。”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听到无双说的后,缱绻却闭了嘴。

    无双淡淡道:“若是可爱的计较,男人大概会看懂那其中的眷恋之情。但若是紧张过了度,那就不可爱了,反而会令人觉得你有些过分的小气。”

    “……”

    “把握好度吧。不要到时候像我这般满盘皆输。”

    平淡的劝言,不刺耳也不自怜。缱绻听完除了到了一声谢,好像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她与绫罗、无双并称过落香坊三头牌,但因无双的性子与谁都不亲近,她与绫罗在一起的时候很少会与无双接触。虽是没欺压过,但也没给过好脸色。若不是眼下两个人都再回不去落香坊,她大概也不会如此亲近似的和无双站在一起。

    只因无双这人一直以来都太冷了。像是寒冰一般,不易让人接近,也不需要人去接近。一开始还会有些姑娘想要与她交好,可接触了两次下来,再热的心也能被她冻成冰渣子。这一传十,十传百,不仅落香坊里头的人知道了无双的性子,连外面的人也都知道了,落香坊里的舞姬无双是个冷美人。舞姿卓绝是不错,但只可远观,决不可亵玩焉。

    然而,和华徴嫆说了几次话,里面谈到无双时,华徴嫆却以“面冷心热”这个词形容过无双。当时缱绻是不信的,但今日见着无双没什么表情的说了这些话,她却有些信了。

    这个人,或许没那么拒人千里,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将她捧成一尘不染的天人。她只是一根筋的将自己的心捧给了一个男人,被伤的体无完肤之后将自己裹在了防御之中。

    说白了,就是不大懂得人情世故,也不愿去懂,就和她为了要好好生存下去而将自己真正的性子掩饰起来一样,大抵都是怕这世间险恶,多一分信任与接触就会受伤。

    缱绻这样想着,心里多了些对方才那种抵触的自责的情绪。不过看着无双平静如水的往前慢慢行进的样子,缱绻还是忍不住下了个定论。

    不管怎么样,这人的性子确实冷!

    而此时,君府中,却是有一团熊熊燃烧的小火球在门口蓄势待发。书房里头的人还在毫不知情的讨论着生意上的事,屋外的华徴嫆却已经掐着拳头想了一百种君轻尘出来时该怎么面对他的表情和说的话。

    七步也守在门外。看着旁边“主子的女人”一副要谋杀亲夫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明明知道自己就在一旁看着,还要这么气势汹汹的堵在门口,这可不像是要做什么大事,反而,像是委屈了在等着撒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妾身做不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虞于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虞于熙并收藏妾身做不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