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纵然杀 > 第八十章 偶遇“殇千王妃”

第八十章 偶遇“殇千王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沿着墙壁寻了好一会儿,竟然在墙角发现了一个小洞,很显然也是个盗洞。

    看来已经有前辈和我经历了相同的遭遇。我收拾收拾东西便通过盗洞了过去。

    盗洞的确是直接通过主殿的,但是这个主殿和我之前进的那个主殿好像有些不大一样。

    这里的构造设计与那边相同,但方位和摆设却是截然相反,就好像是主殿的另一半一样。

    我点燃了烛台,主殿的深处竟然是一面巨型瀑布墙,在火光的掩映下,展现出的却是剔透晶莹剃透的蓝色。

    走到近处观察,发现这俨然就是一面冰墙!

    主殿直接连通冰洞?有一堵冰墙不算什么稀奇事。我很快想通了整件事情,主殿应该是只有一间的,只不过中间被冰墙阻隔成了两部分。

    可是这下就麻烦了,像这种以大自然之力形成的门,就算我想破脑袋也过不去啊!

    我扒在冰墙上使劲儿向对面张望,试图能够穿透这堵厚厚的墙,看到对面白也是否还安在。

    但也不知道是冰层太厚,还是穿透力太差,我隐约只能看到一点黑影,但却又觉得不是主殿的构造。

    就在我全神贯注向内张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失去着力点,好似踩空台阶一般,下一秒我可怜的脸,就又来了一次与祖国大地的亲密接吻。

    什么状况?我爬起身子的时候惊然发现,自己竟然穿入了冰墙之内。原来冰墙内竟然还有一个独立的空间!

    我环顾四周,冰室面积不大,中间只放了两口棺材。我走了过去,暗道下墓这么久终于见到棺材了,看来金门要掩盖了真正宝物,应该就是这里的两口棺材了。

    藏得这么隐蔽,而且还用的天然冰箱保存,十有八九就是殇千王和他老婆。

    我拿出匕首,小心翼翼的插入其中一口棺材棺盖下的缝隙。

    殇千王,你可别怪我,我真的不是为了你棺材里的宝物,而是单纯的好奇你长什么样子。

    本以为已经过了八百年,棺盖应该很难开启。没想到轻轻一用力便开了。

    我顺势用手推开了棺盖,一边推一边祈祷前人没有盗走什么东西。

    一名五官秀丽的男子端端正正地躺在棺材里。殇千王此刻的面容根本就不像死人,反而更像是睡着了。

    我在心中连连感慨,本以为殇千王这人吊儿郎当的,长相应该也比较猥琐,没想到竟然是这般清秀模样。

    他身上衣着也是简简单单朴朴素素,完全没有统一四海的霸主威风,估计就算有人进来也盗不着什么东西?

    我正打算把棺盖全部推开,仔细找找所谓的殇千王的护身符。

    此时就听到旁边的棺材,棺材盖儿动了一下!

    我吓得向后连跳三步,整颗心完全提到嗓子眼儿!

    这、这、这是诈尸了吗?王妃不会是变成粽子了吧?

    我赶紧跑回冰墙,用手不停的摸索,却怎么也找不到进来时的入口!

    砰砰!又是两声!

    我慌张地回过头,屏住呼吸,手中早已握紧了匕首和手枪。

    暗暗给自己打气,不管你是僵尸还是吸血鬼?我先来一下再说。

    棺盖缓缓的移动,发出剌耳的摩擦声,移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我一刻也不敢分神,全神贯注的盯着棺材。

    突然从里面伸出来一只手!白如玉脂一点血色都没有!紧接着冒出一个头!

    王妃竟然坐起来了!

    她背对着我,一头黑发懒懒的披在肩头,我瞬间想起了午夜凶铃中的贞子……

    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来,心里喊着,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

    可事实正好相返,只见王妃的头渐渐的,渐渐的转向了这边……她的侧脸……啊!

    “怎么会是你!”我惊得瞠目结舌,哪怕再晚一秒我的子弹就从穿透他的头颅了。

    夜琅微微挑眉,“你认得我?”

    我的心脏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但相比刚才已经好了大半。

    连忙笑道。“呃,也不算认识,就是原来见过三皇子的长相。”

    夜郎双眼一眯,笑得那叫一个魅惑众生。“你能找到这儿来,想来也是个人物,不过想出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我点了点头,心想夜琅下墓少说也有一个星期了,怎么就一点也不荒张呢?不仅如此,他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睡在殇千王妃的棺材里,这日子过得也太安心了吧!

    这个冰洞也太奇怪了!我连自己怎么进来的都没搞清楚,莫非他有什么良策才不慌张的?

    “我的确搞不清楚这个冰室的构造,你呢?也是被困在这儿了吗?”我搭话道。

    他被我问得一愣,然后从棺材中跳了出来,走到我面前,把我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

    我被他瞅的心里发毛,“怎么了?我脸上粘饭粒了吗?”

    夜琅噗嗤一笑,“你天生就这么自来熟么?倒是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无论是身形还是讲话方式?”他笑容深沉,看不出本意。

    我心里一惊,猜到他说的这个认识的人,应该还是我。我

    暗骂自己真是笨!一个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正常人见到三皇子肯定会用尊称,不可能你你你的讲话。

    于是我只好傻笑着转移话题,“你躺在这个棺材里,那原来的王妃去哪儿了?”

    夜琅见我没迎合他的话,显然有点兴致缺缺,懒懒的靠着棺材,“殇千王夫妇八百年都都保持这样的距离,偶尔也应该让他们在一起睡睡。”

    我听了他的话直汗颜,再望向棺材,果然看清殇千王的身体下面,还压着另外一具尸体。

    “你这样做也太不仗义了!”

    “没办法,我在这困了两天两夜,总不能睡在冰上。”

    两天两夜?夜琅已经一个人在这儿呆了这么久?

    “那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出口!”这里什么都没有,在待下去,我们都会饿死的!

    夜郎一脸慵懒。“小兄弟,我们等着就行。”

    “等着?你别逗了!殇千王等了八百年,冰墙也没化,除非有人来救我们。”

    他点了点头,斜眼瞥向另一侧冰墙。“而且很快就要到了。”

    我也追随他的目光向对面望去,相较于我进来的那一面,这面冰墙通透度更好。

    果然不出所料,对面正是我和白也之前呆过的另一半主殿。

    而此时床上,早已没有了白也的影子,连绳子和钨金刀都没有留下。

    我别有深意地看着夜琅,他指的会来救我们的人难道是白也?他究竟看到了多少?我走之后白也发生了什么事?

    我笑着说,“你凭什么这么断定有人会来救我们?”

    “我看到了!”夜琅眼神瞬间犀利起来,缓缓地向我靠近。那表情看得我心里一阵心虚。

    难不成他误会了?我将白也绑了过来,然后又一个人走掉了。他不会把我当坏人了吧?

    随着他渐渐逼近,我也逐步退后。奈何腿上有伤,只能一瘸一拐地移动。

    谁知他面部表情突然又像变脸一样,绽出魅惑的笑容。

    “告诉你也没什么?昨天我从棺材中出来的时候,正好见到我一个朋友站在外面,他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很焦急的样子。我正要叫他,却见他好像开启了什么机关,然后从鼎炉位置跳了下去。”

    “从鼎炉那儿跳下去了?”我惊得大吼一声,使劲儿咽了口唾沫。

    “怎么?你认识白也?”

    我点了点头,“我们一起下来的。”

    想到白也也下了潭,我实在无再和夜琅闲聊,扒着冰墙一寸一寸地摸索。

    要尽快找到逃出去的办法!虽然有可能来不及了……我不敢再想下去。

    “怎么了?那鼎炉下面有什么东西?”

    “鳄鱼潭!”夜琅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以白也的实力,不会有危险的。你不用摸了,这里没有能出去的缝隙。”

    我没有理他,而是继续摸索。

    脑中飞速搜索着各种想法……完全说不通!如果这里真的全都是冰墙的话,那我是怎么从外面进来的?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我进来的位置,一进来就又变回的冰墙?难道就只有那一瞬间冰面消失吗?

    不,这是完全违背常理的!我所学的任何科学知识都解释不了这种现象!

    殇千王也是现代人,而这里十有八九又是他造的!肯定是他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技术。

    这家伙是不是爱因斯坦穿越过来的?连时光机他都能造出来,那么这个冰室,也许我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但不管怎么说,一定是符合什么科学原理……

    “是因为那些鳄鱼,你才变成瘸子的吗?”夜郎懒洋洋的声线,将我从歇斯底里中拉回到现实。

    我皱了皱眉,“你怎么这样清闲?白也要是出什么意外,就没有人会来救我们了。”

    “放心吧!他才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如果是,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后面的话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认真,但他的表情依旧是一副妖媚子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纵然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延九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九年并收藏纵然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