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纵然杀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贵圈太乱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 贵圈太乱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出少郎所料,虎符果然还在七夜宫!”单兮很明显已经不再是白天与我针锋相对的样子。

    我满脸‘那当然’的骄傲神情,“他今晚可是有了什么动静?”

    单兮重重地点头,“他今晚偷偷去了西厢房!虎符就藏在那。”

    “藏在西厢房?竟然没被吏部的人搜到?”我惊讶地叫到。

    “西厢房的雕木桌的桌脚中藏着一个暗盒,一般人是查不到这么精细的。”他继续说道,“可是,他拿到虎符后并没有立刻毁掉,而是,送出了宫。”

    “送出了宫?”我惊得连忙坐起。

    “年少郎放心,我已命人继续跟着了。”

    我记得满屋子乱窜,心中有着说不出的不踏实。

    就在这时,一直躺在床上默不作声的夜琅突然开口道,“看来瘸子你是没法抓出幕后黑手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只怪我猜错了犯人的真正目的!”

    单兮完全跟不上我俩的思路,满脸惊讶地问道,“已经确定偷盗虎符之人便是小卓子,为什么还找不出幕后黑手?”

    夜琅没理他,只是接着我的话说的,“瘸子你没有猜错他的目的,只不过当你抛出假虎符这条线索之后,他便将计就计,将造反改成了陷害!”

    “陷害?”我皱了皱眉头,没错!对于觊觎虎符之人,若是不立刻毁掉假虎符,那么唯一的作用就只能是陷害了,“可是,会陷害谁呢?”

    夜琅又恢复一脸懒散摸样,“反正不是陷害我就是了。”

    我见他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不禁有点气愤,“喂!你能不能负责点儿?虎符可你弄丢的!”

    “负责?皇上明明将案子交给你了,我为什么要负责?”他别过身子扬眉一笑,“再说,我又没有真的弄丢虎符!”

    “你!”我气得直跳脚,“你不要以为这事就肯定陷害不到你头上!”

    “哦?”他漫不经心地应着。

    我忍了忍,转身对着单兮说道,“单大人,陷害一事事关重大,也关系着头虎符之人的利益,你一定要时刻盯着假虎符的位置!”

    单兮听出了我的弦外音,看了眼夜琅,见他点头,才应了我的话。“如此,卑职便先行告退了。”

    “说吧,你故意支开单兮,是有什么惊天的秘密?”夜琅的声音慵懒中略带蛊惑。

    我顿了顿,还是开了口,“侧妃的事儿,我听说了!”

    “哦?”他浅笑着,“看来没听说多少,要不然也不会急着来这儿了。”

    虽然还想装一会儿,但既然被点破,我便乖乖等着他说。

    “没想到瘸子这么想听我的闺房秘事,要我给你讲也可以,不过,你得先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判断出小雨不是凶手的?”

    我皱了皱眉头,“相信我,你并不是真的想知道。”

    “说吧,没什么我不能知道的!”

    我长叹一口气,“我之前便对侧妃宫里的下人们逐个做了调查,除了这个小雨是半年前调过来的,其他人都伺候阮侧妃三年以上了。”

    “那应该更加怀疑他才是。”夜琅半眯着眼睛。

    我摇摇头,“起初我也这样想,但见到小雨之后,反而确定他肯定不是坏人!这个孩子太过天真淳朴,简直就像是被人精心保护好的孩子。”

    他身体微微坐起,似是提了几分兴趣。“但这只是你的直觉而已。”

    “没错,所以唯独他,我直接问了那个问题。”我神秘地眨眨眼,“我问他,他真正的主子是谁。”

    “你竟然直接问了?”夜琅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似是猜出我心中所想,他停止了笑声,“我的确知道小雨是细作,但却并不清楚他真正的主子是谁。”

    我微微松了口气,“总之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偷虎符的!”

    “你不打算告诉我?”夜琅微微挑眉。

    我摇摇头,“还是觉得你不知道的好!”

    “笑话!我七夜宫的人!还有我不该知道的秘密?你说吧!”他微微愠怒。

    我知道这回儿不是耍小心思的时候,“是公主!”

    “公主?”他眯起眼睛,挑起我的下巴,“哪个公主?”

    我被他慑人的气息吓得满脑门儿冷汗,“是夜凉公主!半年去安插小雨过去的还能是哪个公主?”

    他的眼睛顿时失去了神采,“她、她又是为什么?”

    “夜琅!夜琅!”我在他眼前摆摆手,也没什么作用。

    “夜琅,你清醒点儿!夜凉公主她一定是因为得知了侧妃的身份,才派小雨过去监视的!”

    听了我的话,他略微好转了些,但抬头却再没有了之前的慵懒和戏谑。

    终究是个妹控啊!

    “当年御史大夫谋划一事的确是父皇误判,但碍于龙颜,多年不曾翻案。我自觉有愧于赵家,便一直寻找赵家遗孤的下落。终于在赵家灭门三年之后,在惜春院找到了赵香。”

    听了夜琅后面的描述我也不禁惊叹。

    阮香之前一直在邵安城的一家商贾府邸做奴婢,屡遭毒打欺负,有好几次肋骨打断了也没人管,有一只眼睛也在一次事故中彻底失明。最后又因为家里的老爷轻薄未遂,被夫人偷偷卖给了人贩子。几经辗转又回到了京城,还进了惜春院。

    那个时候阮香也才十三四岁啊!然而在古代便是进妓院的最好年龄!

    阮香自是拼死抵抗,于是便被妓院的各种手段......然后就有了萧奕看到的那一幕了。

    好在最后夜琅及时赶到,救下了阮香。夜琅以侧妃的身份接她入宫,并且为她改了‘阮’姓。

    当然,这件事皇上自是知道的,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当年阮香入宫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养了小半年才有了气色,而且最严重的就是她那个时候患了失语症,据说也是过了2年之后才治好的。

    “阮香不可能是偷虎符之人!我当年也试探过她无数次,但却都没有结果。若她真要复仇,断然不会选择如此愚钝的计谋,在自己的地盘作案。”夜琅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在感慨古代人命运多舛的同时,不禁在心中连连呐喊:贵圈真是太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纵然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延九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九年并收藏纵然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