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纵然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医女

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医女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好啦!”就在这时,刚刚下山去请太医的小侍卫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下面的人全都昏倒了!”

    “什么!”我和井延同时惊呼道。

    白也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看向井延。

    我也注意到了井延脸上的惊讶表情,似乎并不是装出来的。

    他也不知道,那么下面的人为什么会昏倒?难道井延不是细作?

    我转头看向白也,他也只是沉默,但却没我这么迷茫。

    “怎么回事啊?”我怼了白也两下。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转头对着井延说,“井延,你跟我下去看看。”

    “可是、公主......”井延为难地说道。

    白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从玉初必须有人守着,凉儿,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我咬紧下唇,虽然不知道白也怎么想的,但他肯定是想独自一人承担危险。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听他的话?

    看见我的犹豫,白也表情温柔地在我面前蹲下来,扶着我的肩膀,“凉儿,你信不信我?”

    望着白也坚定的表情,我终于还是点了头,“好吧,我留下,不过你一定要万事小心,若真有什么危险,必须第一时间逃命!我这边、我这边也会见机行事,到时候不用管我。”

    他目光微动,然后对我安心一笑。

    ......

    “公主......”从玉初声音微弱,“公主。”

    我赶忙坐到他身旁,“从玉初!你醒了!”

    他从刚才开始一直迷迷糊糊地,可能由于毛孔烧伤,体温一直降不下来,也不出汗。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他努力想支起身子,但却扯到了伤口,“白驸马他们呢?”

    “你别乱动!躺好!”我赶忙扶着他枕在我的腿上,“出了点状况,他们先离开一会儿!”

    “可是......咳咳咳、”他开始剧烈地咳嗽,我忙轻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你别说话了!”我摆出严肃的表情。

    我知道从玉初说的可是是什么意思,白也走的时候不仅带走了井延,而且将山上所有侍卫都带走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我和从玉初两人。

    虽然表面上是白也下达的命令,但其实这是我的主意,经过刚才的草丛陷阱,我真的不想再让任何人因为我而牺牲了!

    况且细作若真想杀我,留几个侍卫只会使他畏首畏尾,再用什么阴招儿,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干干脆脆当个诱饵,说不定他也能大大方方地站出来。

    白也自然猜到了我的想法,但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答应了。估计是他也有什么万全之策吧,不过我还是很担心,所以刚才和他说了那些话,毕竟他身上的伤也没好,我怕他为了我做出什么奋不顾身的事情!

    就在这时,刚刚白也他们离开的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谁?谁在那里!”我紧张的拔出腰间的匕首。

    果然还是来了!

    我全神贯注地盯着草丛,却发现里面走出的竟是一个羸弱的身影,“公主,公主是我!季芙!”

    “季芙?”我赶忙收起匕首,“你怎么上来了?”

    “公主和白驸马走后不久,木大人担心公主身子无人照顾,便吩咐奴婢也跟着上来。”

    她见到我就行了个规规矩矩的宫礼,我赶紧摆手让她过来。

    “呀!公主你的手!”季芙捂着嘴惊呼道,“奴婢马上为您医治!”说着便拿出来随身携带的“急救包”。

    我见到“急救包”双眼冒光,“别别别!季芙,先别管我!快过来!给从玉初看看!”

    “是,奴婢遵命!”季芙安然自若地帮从玉初把脉。

    “公主!这可使不得!”从玉初挣扎着抽出了手,“公主的伤势更重要!”

    “躺好!”我冷峻的脸上不容任何质疑,“这是命令。”

    从玉初只好苦着脸,好像这样的对待比刚刚被火烧更让他痛苦一样。

    季芙仔细检查了他身上的好几处皮肤,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样?”我抓着她的袖子问道,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他现在状态这么好,应该没什么事吧?”

    季芙摇了摇头,“我这里有一颗保命护心的灵药,至少能让他挺过三日,若是三日之后没有得到好的治疗,别说是容貌保不住,从此就只能是个废人了!”

    “怎么会?”我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他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公主,您冷静一下。武状元身上的大部分皮肤已经坏死,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随时都会昏迷,三日后,坏死的皮肤若不能及时处理,还可能影响到体内机能。”

    我眼中含泪地看向从玉初,其实从他烧伤来,我一直不敢正视他,因为这场大火已经使他的样子变得太过狰狞可怕,甚至有些皮肤已经黏在一起。

    “此药仅有一颗,公主,若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这也是唯一一个能够为公主救命的灵药!”季芙的话将我从悲痛中拉了回来。

    “救他!”我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季芙摇了摇头,从腰间掏出一个翡翠小玉瓶,从里面倒出一枚红色药丸。

    “公主!万万不可!”从玉初挣扎着坐起身来,“微臣就算是死也不会吃!”

    我板起脸来,看向季芙,“有什么办法?”

    季芙微微颔首,从袖口掏出一根银针,在从玉初后劲轻轻一戳,他整个人便放松下来。

    我想起在银离来夜国的那场宴会上,白也就是这样用银针暗算过我,没想到古代还真有这种神奇的点穴法。

    见从玉初将药丸吃下,我这才安下心来。此时再看身边的季芙,却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虽然刚才他说是从玉初叫他来的,但白也都没安排,从玉初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会这么关心我么?

    察觉出我在看她,一向规规矩矩地季芙竟然毫不畏惧地回望了过来,“公主,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怎么不好奇,其他人都去了哪里?”

    她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奴婢不敢多嘴。”

    我暗暗握紧了匕首,“是么,呵呵,那我们就等会儿吧,白也他们也该回来了。”

    我仔细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嘴角处似乎有着些微的变化。

    就在这时,刚刚吃过药就一直昏睡的从玉初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我慌张地窜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季芙一个反手在我颈间插入银针,我整个人就瘫倒在从玉初身上。

    从玉初闷哼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地拔出腰间的长剑。

    季芙轻蔑地笑道,“从玉初,你都这副德行了,还想保护公主?”

    “你这个叛徒!”从玉初大口喘着粗气,“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伤害公主一根汗毛!”

    “刚才吃药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还不是一样吃了?”季芙嚣张的甩甩袖子,袖口便飞出几枚暗镖。

    “小心!”我惊呼道。

    从玉初不愧是武状元出身,虽然受了如此重的烧伤,依旧避开了季芙淬毒的暗器。

    但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从玉初!退下!”我厉声喊道。

    我深知从玉初的身体已经是极限了,现在别说我的身体不能动,就算是他只有他一人,也没办法全身而退。

    白也,你现在在哪儿啊!快来救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纵然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延九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延九年并收藏纵然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