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 > Vip 095 随着自己的心沉沦一次吧

Vip 095 随着自己的心沉沦一次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林,我是曼青,我知道你在家……”敲门声伴随着顾曼青的叫喊声,秦苏一怔随即挣扎着从徐长林的身上下来。

    徐长林的脸色不好看,转眼瞪着门口的方向,如果眼神能穿透门的话,估计现在的门已经被他的眼神穿透好几次了。

    秦苏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无措地瞅了一眼徐长林,然后朝门口走去,她是想直接出去。

    徐长林快步几步,将她揽进怀里,两人一起朝门口走。

    秦苏更加无措地抬头,“徐长林,你要做什么?”

    徐长林低眸看她,“开门啊,不是你说的吗?”

    “那你放开我啊,这样算什么?”秦苏还在挣扎。

    但徐长林根本不放,他直接用力揽着秦苏,走到门口一把拉开了门。

    “长……”顾曼青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本来充满期待与惊喜的眸子在看到里面的两个人时,一下子暗淡下来,随即顾曼青的眼中充满了恨与藐视地看着秦苏。

    “秦苏,你可真是会挑时候回来啊,知道我走了,所以马上就回来了,你可真会钻空子。”

    秦苏看到顾曼青的样子,她也不示弱,身体靠进徐长林的怀里,故意挑衅地看着顾曼青,“你走与不走,和我有什么关系,若是徐长林心里真的还有你,我走的这三年,你们怎么没在一起,顾曼青接受现实吧,顺便奉劝你一句,挤不进来的世界就不要硬挤了,就算你挤的头破血流的,也没用。”

    秦苏抬眼看向徐长林,笑了笑,“亲爱的,你有事情要处理,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免得你施展不开。”

    秦苏边说边从徐长林的怀里退开,可徐长林不听她的,对着秦苏暧昧一笑,把秦苏揽得更紧。

    顾曼青站在对面看着眼睛发直,两眼冒着火。

    刚刚开门时,两个人情绪就不对,现在居然还当着她的面秀起恩爱来了,顾曼青真是想杀了秦苏。

    秦苏瞪着徐长林,警告他别乱来,可徐长林根本不把她的情绪放在眼里,徐长林看向顾曼青时表情就变了,“你既然回来了,就进来把话都说清楚吧……”

    “不,长林,我没话要说,我走了……”顾曼青随即大声说道。

    但徐长林说完之后并没有理会顾曼青的话,他转身使劲用力抱着秦苏回到屋里。

    两个人在瞪眼,秦苏在挣扎,而立在门口的顾曼青看着他们这样暧昧的动作。

    虽说她不想谈什么话,但确实又不放心他们两个人在这里。

    顾曼青最终还是进到屋里,站在他们身后。

    徐长林转身这才看到顾曼青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是化着妆,不过却难掩她脸上的憔悴。

    徐长林将秦苏朝他身边紧了紧,深吐一口气,“曼青,我们之间这样的话没少说过,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了,我心里的人是秦苏,但我也不会放弃为你找合适的心脏,你一定会没事的……”

    “不,长林,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们相爱那么多年了,你怎么可能爱上别人呢,你最讨厌秦苏了,不是吗?因为她我们分开了,我们说好我回来了,我们就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了,长林,你怎么可能爱上秦苏,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你不是不知道,还有她哥哥对我的事……”

    “顾曼青,你够了,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能说我哥,你就是死一千次,你也补偿不了对我的哥犯下的罪……”秦苏突然情绪激动,打断了顾曼青的话。

    刚才徐长林说到她心脏的问题时,秦苏吓到了,怪不得顾曼青的脸色那么苍白,她原本还有些同情顾曼青了,可如今她只觉得顾曼青非常可恨。

    有一句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徐长林感觉到秦苏的身体在颤抖,曾经在他眼里那是狡辩,可如今却是心疼。

    顾曼青的表情很难看,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她的身子晃了晃,最后抓住了沙发才站稳,徐长林眼睁睁地看着她,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不顾一切跑去顾曼青那边。

    但现在,他只想紧紧地抓住秦苏。

    “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跑了,找到了合适的供体,我会联系你的。”

    顾曼青扶着沙发冷冷一笑,“徐长林,你是真心在关心我吗?如果真是,就不会现在和这个贱女人厮混在一起了,用不着你找什么供体,我死了不正合你意。”

    徐长林紧皱着眉头看着顾曼青,他可能没想到顾曼青会变成这样。

    “但是,你们想在一起,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长林,我还一直爱着你,为什么你的心就变了,我在国外的两年你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吗?几次我晕倒了,身边连个人都没有,但是我一心想的是,我再忍忍,我就能回来和你在一起了,你也说过不会爱上秦苏,一定不会爱上秦苏,你对我的承诺呢……”

    顾曼青越来越激动,脸色一阵阵地变黑,在瑞士都快要进行手术了,可她却还是跑了回来。

    她的心里一直很不安,医生说这样的情绪也不易做手术。

    她的不安在看到他们俩人时得到了验证。

    秦苏不愿看到顾曼青这样可怜的样子,她别开头,徐长林只是把秦苏拥的更紧。

    在感情面前其实没有什么对不起,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徐长林只所以还一直与顾曼青有纠缠,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事情绞在一起,一时之间理不清楚而已。

    但秦苏如今回来了,他会坚定自己的选择。

    “曼青,身体是你自己的,只有你自己爱护自己才行……”

    “徐长林,如果你不能爱我,不能和我在一起,就不用你管我……”顾曼青的眼泪随之流了出来。

    一段爱情爱的时候刻骨铭心,要结束的时候,也是不能轻易结束的。

    “徐长林,你觉得我对你是不甘心也好,是还有爱情也好,反正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顾曼青的身子靠着沙发,看上去情况不好。

    秦苏抬眼看过去,如果只是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看顾曼青此时对待感情的态度。

    秦苏很佩服她,但是对方是顾曼青的话,秦苏只觉得她恶心,一个连良心都没有的女人,还会有什么爱情。

    徐长林盯着顾曼青看,现在无论顾曼青说什么,在徐长林那里也是没有一点反应。

    秦苏推开徐长林,她不想在他们面前这样,虽然她并不想顾曼青好过,这次徐长林倒是没有再强迫秦苏。

    秦苏朝门口走时,正好看见刘美推着徐智希来了。

    刘美在秦苏那里受了气,回家想了想怎么也消不了,于是她和徐智希便来找徐长林告状。

    当她看到秦苏时,刘美简直要疯了,“秦苏,你真是不要脸,居然先跑到这里来告状了,我真是低估你了。”

    秦苏不打算理刘美,但顾曼青却高兴了,刚才如果她还是孤家寡人的话,那她现在就是有救兵了。

    “阿姨您来的正好,秦苏这个贱人正在勾搭长林被我撞到了……”

    刘美虽然也不喜欢顾曼青了,但和秦苏相比,顾曼青还好一点。

    徐长林过来看了看刘美和徐智希,“你们怎么来了?”

    “长林……”刘美一开口就要哭了,她把在秦苏那发生的一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徐智希冷眼看了看她们,现在对她们她都不喜欢。

    等到刘美说完了,徐智希也看向徐长林,“长林,你的感情问题,我们不是非得要干涉,秦苏和咱们家是什么原因你知道,至于顾曼青,我和妈以前都是瞎了眼,才觉得她好,但是秦苏让奶受这么大的气,我肯定不会不管,奶奶这个样子已经够让我们操心的了……”

    徐长林看着徐智希,“大姐,奶奶的事情现在有让你们操心吗?奶奶虽然这几年神志有些不清,不过她并没有麻烦我们多少吧,还有我感情的事情真的不用你们操心……”

    刘美一听不高兴了,狠狠地瞪了秦苏一眼,“不用我们操心,你说的倒是轻巧,从一开始和秦苏结婚就错了,我不会再看着你错下去了。”

    刘美的态度很坚决,“尤其是秦苏,我一看到她我就想到她哥对你姐做的事……”

    秦苏再也忍不下去了,她走到刘美的面前打断了她的话,“如果非要说我哥的事情,今天你们都在这里,我就和你们说一下,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秦苏看向顾曼青,顾曼青的脸色虽然不好,不过却是很淡定,当年的事情徐智希没看清楚,秦峰现在又死了,只有她知道真相,她还怕什么。

    “顾曼青,你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不是?那我就来说说,你听听到底对不对?”

    秦苏看着顾曼青冷笑道。

    “当年我哥很喜欢顾曼青,甚至到了可以为她去死的地步,这一点我很清楚,出事那天我哥在家里出去时,我还和他说了一会话,我还劝他既然和顾曼青的感情不行,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他只是说他想坚持他的爱情。”

    徐长林紧紧地盯着秦苏,当时他也知道秦峰追顾曼青的事情。

    所以从一开始徐长林对秦家的印象就不好。

    以前只是一个顾远对顾曼青有想法,到最后又出现了个秦峰,其实秦峰才是让他真正感觉到有压力的。

    刘美非常鄙夷地白了一眼秦苏,无论秦苏说什么,在她那里都是不相信的。

    徐智希也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顾曼青的眼神有些闪躲,不过却还是硬撑着。

    “出事的时候确实是我哥的车,但开的车人却不是我哥……”

    “胡说,我当时还没有昏迷,我亲眼看到的,就是你哥秦峰开的车,他坐在驾驶座上……”

    “呵呵,是呀,我不是说过嘛,有时候不能相信眼睛看到的,你不只是看到我哥坐在驾驶座上,你还看到他的旁边坐着顾曼青吧,但你当时出事之后意识是间接性昏迷的,也就是说你一会清醒一会迷糊,当时开车的人是顾曼青,不是我哥,发生意外之后,顾曼青很害怕,而我哥为了保护顾曼青,他们调换了位置,你看到的就是我哥是开车的了,就算是带去了警局,我哥也还是一口咬定,是他的责任,而他全是为了保护顾曼青……”

    顾曼青的身子晃了晃,当年那血腥的场面,好像还在眼前。

    有些记忆没有人提,没有人说的时候,会渐渐地忘记,但现在有人这么一说,就算是顾曼青的心理素质再坚强,也有崩溃的迹象。

    不过她是不会承认的,“秦苏,你别再捏造假像了,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吗?当年警局都调查过了,一直秦峰开的车,他自己也承认的……”

    “他那是为了保护你,顾曼青,如果我哥知道保护你的后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他肯定不会帮你,因为你不只没有体会他的用心,你还越变越可怕,你简直就是个魔鬼……”

    秦苏有些激动,徐长林在她身旁,拍了拍她。

    顾曼青翻眼瞪了一眼秦苏,她没有太多力气和秦苏吵,看到徐长林一直站在秦苏的身边,她气死了。

    “秦苏,就凭你这几句话,你觉得能改变什么呢,你哥都死了,你就是说破了天,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就算是没有人相信,那也是事实,你们都以为我哥死了,什么都查不到了,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我离开南城之后,我突然收到一份匿名的信件,那里面把我哥出事的详细过程都写了,如果你们想看,我肯定会拿给你们看,现在的结果就是我哥不是凶手,顾曼青才是……”

    秦苏说完之后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哭了很长时间,那时候司长明还安慰她,说她一直相信她哥哥,她哥哥知道的话肯定会特别高兴。

    徐长林有些心疼地看着秦苏,把她抱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

    刘美和徐智希虽然还是不怎么相信,但她们这次没有再针对秦苏。

    “不管是谁撞了智希,最后受罪的人是我们,你们有什么损失?”刘美不讲理地说道。

    秦苏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顾曼青,“我哥的心思我很清楚,他就是一心为你,他真是为了你都肯去死,可没想到你最后却成了这个样子,你睡不着的时候,难道就不想想嘛。”

    顾曼青惨淡地一笑,“长林,你是相信她了吗?她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那是你哥蠢,我从来没有让他做过什么事情,都是他自己自找的,他活该……”

    秦苏再也忍不住了,她挣开徐长林的手,走到顾曼青的身前仰手打向她的脸。

    顾曼青幸好是抓着沙发,不然肯定会被这一巴掌扇倒的。

    “这一巴掌是打你不知好歹……”

    说完又是一下,顾曼青也是挺撑打,两边的脸上都红了,出现了手掌印。

    可她还是稳稳地站着。

    “这一巴掌是打你忘恩负义……”

    啪的再一下,顾曼青的身子晃了晃,刘美和徐智希瞪大眼睛看着此时的秦苏,都惊讶的不行。

    “这一巴掌是替我哥打的,虽然一巴掌根本解不开我心头的恨……”

    秦苏说远还想仰手打的时候,徐长林却轻轻地抓住了秦苏的手,秦苏转眼看他,秦苏的眸子发红,显然是气极了。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打出事来……”

    不是不让她打,而是怕惹祸上身……

    秦苏用力挣开了徐长林的手,说的很绝然,“这一巴掌我一定要打……”

    啪的一声,也是最用力的一下,“最后这一下,是打我这么多年来我还一直挂念着你,想着你到底过的好不好,可实际上你却偷了我的东西,进到顾家生活,如果你向我要,我都会给你,可你偏偏用了偷,顾曼青,如果说是别人,我可能还会相信徐智希真的不是你撞的,但恰恰是你,所以我更确定,人是你撞的……”

    他们都听愣了,不明白秦苏到底在说什么。

    顾曼青只觉得脸发热,听到秦苏这样说,她呵呵地笑了起来,“秦苏,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花花,你别说的这么假惺惺的,那么多人喜欢你,你当然像个公主,而我呢,就像个乞丐差不多,一直在孤儿院生活,看到那么艳丽的你,我真想为什么我们不能换一下生活……”

    “那你也不能偷走我的东西,那是顾大哥给我的,他和我有约定……”

    “我不偷的话,我能被顾家收养吗?我能摆脱孤儿的身份吗?秦苏,就算是你恨我,你觉得我不道德,我也觉得我没做错,我只是想要生活的好一些而已。”

    顾曼青的无耻已经到了一个无法超越的境界了。

    刘美和徐智希面面相觑,好像渐渐地也听出一些头绪来了。

    徐长林一直想的却是花花,他看着秦苏,眼神有些不同。

    秦苏面对着顾曼青这样也是无语了。

    “怪就怪当初瞎了眼吧,顾曼青你记住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顾曼青的身子再晃了晃,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徐长林,还是满眼的不舍。

    “我这辈子可能做过很多错事,但是我唯一做的一件对的,就是爱上了徐长林,长林,我们以前的日子多好啊,我说过我对你是不会放手的……”

    徐长林看着顾曼青,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女人。

    当看清楚一些事情的时候,对曾经爱过如今没有感情的人,总会有当初的脑袋让驴踢了的感觉。

    顾曼青看到徐长林的表情,眼中狠狠一震,她转眼瞪着秦苏,对秦苏的恨更深。

    顾曼青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她的手捂着胸口,呼吸也越来越沉重。

    每个人都发现了她的异常,但都好像不愿意靠近,就在顾曼青快要倒下去的时候,司长明却突然出现在门口。

    在顾曼青快要倒下的时候,司长明及时扶住了她。

    秦苏早就知道司长明和顾曼青认识,却不知道其中的关系。

    看到了司长明,秦苏忙迎过去,“长明,你怎么来了?”

    司长明看了一眼徐长林,这边扶着顾曼青,他看了顾曼青一眼,然后把她横抱起来。

    司长明感觉到了徐长林的注视,对他轻轻一对视之后,才看向秦苏,“她要做手术,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没做,但她却跑了出来,我是来带她回去的……”

    秦苏一听不免想到了她还在的时候,听到的她们说黑风女儿做手术的事情。

    秦苏再看看顾曼青,她是不愿意相信。

    “难道她就是……”

    “她的情况不好,具体的事情我以后再和你说……”司长明看了一眼顾曼青,然后打断了秦苏的话,抱着顾曼青离开。

    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刘美好像还没反应过,只看到一个男人把顾曼青抱走了,“哎呀,这顾曼青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把我搞糊涂了。”

    虽然她这样说,但是也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徐长林看着秦苏,心里想着另外一件事。

    徐长林对刘美说,“妈,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带着大姐回家吧,路上小心。”

    刘美出门都有专门的司机,徐长林不用送她们,但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刘美有些不高兴,刚想说什么时,徐智希却喊住了她,“妈,咱们回去吧……”

    说完之后她看了一眼秦苏,秦苏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刘美只好推着徐智希离开。

    秦苏在想事情,直到他们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俩时,徐长林把秦苏抱进怀里。

    他深吸了一口秦苏身上的气息,觉得心里很踏实。

    秦苏被他这样抱着,也没挣扎。

    “秦苏,你以前叫花花?”

    秦苏收了收思绪,答应着。

    “在那个希望之家待过?”

    “嗯。”

    其实上次去的时候,徐长林就已经知道了,秦苏在孤儿院待过,可是他不知道她就是花花……

    顾远出事的那一次其实一同去的还有徐长林,顾远出事之后,徐长林他们去找他,可是哪里都找不到,徐长林最后还受伤了。

    就在徐长林又饿又渴快要昏迷的时候,一个经过的小女孩给了他水喝,徐长林拉着她的手问她叫什么名字,那个小女孩说,她叫花花……

    后来徐长林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小女孩说,她喜欢曼陀罗花,黄色的曼陀罗代表着她是幸运儿……

    后来徐长林去找过那个花花,可是院长说被人领走了……

    顾远到顾家之后一直有些心神不宁,找顾远时大家都没看到徐长林,还以为他偷懒了,徐长林对这事也没有解释,那次之后顾远与徐长林的关系更加不好了。

    再后来,顾家领养了顾曼青,徐长林一听说是被领养的小孩,他去看了,因为对那个给他水喝的小女孩没印象,所以他问顾曼青知不知道花花,顾曼青从见到徐长林起就喜欢上了他。

    顾曼青撒了谎,说她就是花花……

    而她偏偏又叫顾曼青……

    一切的起源现在好像都有了答案,因为某些原因爱上一个人的爱情,在知道真相之后,总是会埋怨自己的蠢,还有别人的可恶……

    “秦苏,花花……”徐长林紧紧地抱着秦苏,很用力。

    眼泪随着他的眼眶滚出,这一切都过来了,他们走到今天,幸好他没有放弃秦苏……

    秦苏感觉到徐长林的异常,推了推他没推开,“徐长林,你怎么了?”

    见过徐长林发火,见过他冷酷,见过他热情,可是就没有见过他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徐长林也没意识到自己竟然流泪了,他推开秦苏,把她看了一遍又一遍。

    “秦苏,当年是你救顾远,可你还记得你给另一个小男孩喝过水吗?”徐长林突然这样问她。

    秦苏皱眉想了想,最后摇头,“有些事情我忘记了。”

    徐长林鼻子一酸,更想哭,为什么她偏偏记得顾远,而不记得他了。

    “花花,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徐长林有些激动地说道。

    秦苏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徐长林拉着秦苏往楼上走。

    秦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这时的徐长林有些反常。

    来到他们的卧室,徐长林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转头看了一眼秦苏,然后拉着她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举到秦苏面前时,秦苏认出来了,那不就是装对戒的盒子,他没有给顾曼青?

    秦苏这样想的时候,徐长林已经打开了盒子,并拿起秦苏的手,“我被一个叫花花的女孩救了,还做了一个梦,她说她喜欢曼陀罗花,这么多年了,我认错了人,爱错了人,把你娶回家两年,却一直在做伤害你的事情,还不知道你就是我一直想找的花花……”

    一个戒指套在了秦苏的手上,秦苏抬头看着徐长林。

    “徐长林,你让我设计这个不是为了给顾曼青……”

    “虽然不知道你就是花花,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给她,秦苏你相信吗?结婚两年我不停地为难你,其实为难你的时候我也觉得也挺好玩的,可能就是这样慢慢地你走进了我的心里,但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秦苏,原谅我吧,我没想到对你还有这么深的误会……”

    徐长林牵起秦苏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秦苏面对着这样的徐长林却没有拒绝的能力。

    “我其实对你没有什么印象……”

    “不管是你的事,还是你哥的事,我都要说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没想到顾曼青会是这样的人……”

    现在徐长林的心里非常后悔,被别人误会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其实秦苏,后来我也不怀疑你哥了,他很像我们在部队的一个老同志,但是知道他的人不多,最终你哥却又……”

    秦苏看向徐长林,他说他不怀疑秦峰时,秦苏心里特别高兴。

    再怎么说,秦峰是她哥哥,是她重要的人,而徐长林是她的丈夫,是洛洛的爸爸,也是她重要的人。

    徐长林不怀疑她哥哥了,她心里当然会很开心。

    “我一直觉得我哥没有死,他肯定还活着,我问大哥和顾大哥,他们说的都一样,可是作为一个囚犯被毙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建个墓呢,还有给我的匿名信,虽然不是亲笔写的,但当时不是说,在场的人就只有他们仨吗?顾曼青不会说,大姐不说,那剩下的人就只有我哥了,所以我确定我哥肯定还活着,他不出来见我,肯定有他的原因。”秦苏第一次在徐长林面前说秦峰的事情。

    说到深处时,秦苏还是很难过,徐长林现在总算了解秦苏的心情了,他把秦苏抱进怀里,“秦苏,你别怕,从此之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秦苏,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三年,我越来越想你,越来越爱你,思念和爱已经把我紧紧地包围了。”

    秦苏听到徐长林这样说,其实心里是开心的,但同时也有些心酸。

    不过,她一定会找司长明问清楚,如果黑风的女儿是顾曼青,那么当年黑风一定要带她走的原因她就清楚了。

    这很可能又是顾曼青的阴谋。

    徐长林抱着秦苏,秦苏的身体贴着徐长林,徐长林很快有了反应。

    三年多的相思,他再也忍不住了,推开秦苏的同时,徐长林更是深深地吻上了秦苏的唇。

    带着急迫,带着忍耐,不同于往日的狠狠掠夺。

    秦苏想挣扎,可无奈她的胳膊一点力气也没有。

    只能软软地趴在徐长林的怀里。

    徐长林感觉到秦苏不反抗了,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他松开秦苏,捧起她的脸,吻吻了她的唇,“秦苏,我的花花,无论你同不同意继续和我生活,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让我好好爱你吧。”

    徐长林看到秦苏的眼睛里有他的影子,在闪亮亮的泪光里,徐长林轻抱起秦苏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他自己也压上去,徐长林的动作很温柔,让秦苏都不忍心打扰他……

    秦苏想,就沉沦一次吧……

    随着自己的心沉沦一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歌并收藏爱情太远,婚姻太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