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刨地探陵 > 第二十五章 棺内绮妙

第二十五章 棺内绮妙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越王赵佗的古墓本就是历史上的一个谜团,即便是真有地图传世,那也一定是隐秘之极的,其中大有故事存在,却为什么又有两张?

    我隐隐中觉得这里面一定不简单,但是一时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了,再重新仔细翻了一遍,发现实在是没有食物和水这等比眼前的陪葬品更能吸引我的东西,心中有些失望,便将所有东西都装回背包内。

    我又转念一想,这背包看上去并不陈旧,而且也没有多少灰尘,只怕留下它的盗墓贼离去不久,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将背包留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非让他要将这么重要的背包留下不可的事情?

    正想到此处,却忽的那个“沙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一怔,这次我听得特别清楚,这声音竟然是从身前的铜鼎内传来的。

    这个声音实在是让我难受得紧,心中虽然觉得未必是什么好事,但终究是敌不过那股不探查清楚心不死的执拗劲,我将手中的火把举高往铜鼎内照去。

    这个铜鼎也不知道在古代是干什么用的,竟然也高大得紧,我垫高了脚尖,也只是刚好露出了半个脑袋,不过刚好可以将铜鼎内看清楚。只是这一看只见,却差点吓得我将手中的火把也丢掉了,还好我一步后退,才将火把又抓牢在手中。

    只见那铜鼎内,隐隐有个人影,穿着尖灰色的皮衣,半蹲在鼎内,面朝着鼎壁,也不知是死是活。我重新站在铜鼎边上,将那人影上下的打量了一遍,终于大着胆子,出声问道:“喂,喂,你究竟是人是鬼?喘气的就给我回个话?”

    莫非这人就是这背包的主人?假如他还是个活人的话,能独自进到这古墓中,一定是倒斗摸金的高手,只要跟着他,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看到生的希望,我心中一热,正想再喊他,没想他竟是动了,不过不是站起来,而是身体轻轻地摇晃着,也不知道他是受伤或者怎么了,感觉就好像矮了一截那般,身体比例极不协调。

    我倒是宁愿他只是受了伤没办法站起来,我换了一边,刚好伸手够得着,没想手方一伸出,那人的衣服下边“嗖”的一声弹出一截手掌那样长的红线,落在了我手臂的衣服上。

    这不是百世巫棺那些“线人”下半身的活物?不到一秒钟时间,我便认了出来,心中“咯噔”一声,汗毛倒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截红线(因为它看着就像一截红色的线,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它)在我手臂上缓缓蠕动,几乎是本能的,我将那红线往地上奋力一甩。那截红线“啪”的一声落地,竟又向着我慢慢爬了过来。

    贾教授曾说过它其实是蛊术的一种,类似冬虫夏草那样的活物,它这般向我爬来,难道是将我当成了寄体?

    我一晃神间,那红线竟然越爬越快,几乎到了我的脚下,我拿手中的火把去烧它,没想到它在火中竟然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像在痛苦喊叫一般,不过终于被火烧成了焦炭。这样的生物,假如不是亲自见到,实在是无法想象。

    我正对付着那红线活物,没想身后又传来密集的“沙沙”声音,我转身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只见刚才那个铜鼎内,竟然爬出一个“线人”。与百世巫棺内所见一模一样,只是那干枯的上半身,套着一件皮衣,也不知道从何而来。

    无怪乎我刚才错将他认作一个人半蹲,原来它下半身竟都是红线活物,也难怪刚才感觉这人身体比例那般不协调。

    那“线人”方一爬上铜鼎,便“啪碴”一声落地,如一只大螃蟹,迅速朝我爬来,比刚才那红线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我在百世巫棺那里早见识过他们的厉害,它刚一落地,我便将手中的火把扔了过去,谁知它竟如感知火把的危险一般,往左一偏,避了开去,火把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火光弱了不少,但却没有熄灭。也幸得没有熄灭,不然在这漆黑一片的墓室中,我连往那边跑都不知道。

    我心中喊糟,吓得转身便跑,可是它的速度也是不慢,竟紧紧跟在我身后朝我追了过来。这个墓室虽然很大,但也经不住我一跑,没过一会,我便跑到了刚才摆放石棺那里。斜眼瞄了一下身后,却差点吓得我摔个狗吃屎,那线人速度竟也是快极,已经追到我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

    生死时刻,也再顾不得其他,我朝石棺上跳了上去,又迅速往旁边闪避,只是我一跃之间,速度一缓,只听身后的石棺上“啪”的一声,不用看也知道是那线人跟着跳了上来。

    干尸的上半身,那空洞的眼眶在飞舞的红线下显得格外狰狞,我又哪里敢停,往右边的石棺上一跳,忽的脚下被一股大力狠狠一甩,身子顿时失去平衡,胸口重重的砸在石棺上,疼得我差点当场就断了气。

    想起“眼镜”在百世巫棺的死状,我一点也不怀疑再不避开,下一秒只要它轻轻一跃,定是跃在了我身上,那红线在我身上穿出无数个孔。

    我在石棺上侧身一滚,耳边顿时传来“呼呼”的风声,果然如我所料,那线人重重一跃,砸在了我刚才身躺之处。力道之大,竟然将沉重无比的石棺棺盖也斜斜地向旁边震开了一道大缝。

    我仰面躺在石棺上,转头间见到那线人下半身飞舞的红线又向我窜来,吓得我魂飞魄散,急忙又向旁边一滚,希望滚落到石棺边躲开,没想匆忙间认错了方向,竟然滚向那被震开的大缝,下面则是黑黝黝的棺身。

    那一下间速度快极,再想避开已然来不及,我身子落向了石棺内,避倒是避开了线人的追击,可是倒霉的竟是那线人下半身的红线活物扑我不中,用力过度,竟重重地抽打在石棺上。石棺倒是丝毫没动,但棺盖竟又反方向打了个转,我只感觉头上的光线越来越暗,下一秒钟,我已然被封在了石棺内。

    线人重重地抽打着棺盖,显然是不甘心即将到手的猎物逃脱,石棺被它抽得摇摇晃晃,只怕以它的怪力,多抽几下,棺盖定被它击碎了去。可是身在石棺内的我,早已经无暇去管外面的夺命阎王了,皆因方一落下石棺,身体传来的感觉,就让我险些吓死。

    我原以为石棺内躺着的,不是一个死去千年的干尸,就是一个闻了生人气息就会迎面扑来的僵尸,我这下正好羊入狼窝。

    可是,可是我竟然碰见了,一个温热的物体。

    方一落入石棺内,我便重重地砸在一个温热的物体上,那一瞬间,我心中的惊吓比之砸在一个僵尸的身上更甚。我奋力向旁边一滚,没想石棺狭窄(其实也不能怪石棺狭窄,毕竟这棺内原本就是设计被一个人躺的,而非两个人),一滚肩头就撞在了棺壁上,疼得我直抽凉气,可是我的左半边身子,依然靠着那个温热的物体。

    我吓得大叫,可是声音刚出喉咙,黑暗中我看不见,只是觉得身边那个温热的物体向我这边一靠,我的嘴巴便被什么堵住了,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头上的棺盖被线人抽得“砰砰”乱晃,随时都有可能翻开,可是我早被棺内发生的事骇得连“呜呜”的声音也发不出来,皆因从我嘴巴上的感官判断,堵住我嘴巴的,竟然是另一个嘴巴。

    对,你没看错,确实是另一个嘴巴,一双感觉有些柔弱的唇。

    这个世界上匪夷所思的事情应该很少,可是今年却全给我碰见了。文字实在无法形容我那时我感觉,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形容的话,我能想到的,竟然是荒妙绝伦。

    我只觉得头脑晕沉,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现堵住我嘴巴的另一个嘴巴抽了开去,而这时候,头顶上的棺盖似乎也静了下来。也不知是否石棺内空气不足还是刚才嘴巴被堵久了,胸口感觉快要炸开一般,直到此时我才懂得大口大口地喘气。

    空气吸入肺中,头脑顿时清醒了过来,比起石棺外面的线人,未知的恐惧刚让我心惊胆战,我身子一挣,又想高呼出声,没想这时耳中竟然传来低低地一个女声:“别出声,它还在外面。”

    我的身子一僵,也不知是听从那女声的话还是因为心中实在是惊讶,过了老半天,才从嘴中低声地挤出几句话来。

    “你是人还是鬼?还是僵尸!”

    我身边的那个女声一静,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却能听见她喘气的声音,如果此时我的手不是挤在石棺内不能抬起的话,一定狠狠扇自己一巴掌,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果然那女声隔了良久,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我们两人本就是面对面,这下全喷在我脸上,温热中还带着淡淡地女性特有的香气,我敢推断眼前这个女人年纪定也不大。

    “我是千年女鬼,你闯进我的家,我要你陪命。”那女人没好气地低声回了一句。

    确定了对方是人,我心中那股惧意一去,头脑也变得清醒,嘿嘿低声干笑了两声,回道:“如果你是女鬼,那我死在你手中,也比死在外面那个怪物手中的好。”

    那女人动了一动,显然是想拉开我的距离,不过她挣了几下,发觉实在是没有空间给她腾挪,只好放弃了无用之举,静了一静,道:“你是谁?”

    我正猜测着她的身份和奇怪的遭遇,见她跟我说话,便道:“我才想问你是谁?还有你怎么会被关在石棺内?”

    那女人又静了静,一会后才道:“能进到这里,只怕大家的身份都一样。不知柜前烧的是什么香?”

    她说的是暗口,也就是盗墓者同行间都懂得的一些行话,一般摸金的淘沙的,遇见了都会摸清对方的身份,以免产生不必要的摩擦。

    可我就是一个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窜一起拉到这石棺内躺着的普通人,那时候哪懂得这些暗口,当下一愣,回道:“你说什么?”

    那女人可能也是一愣,又试着道:“柜前烧五柱香,面朝东南,香呈金黄。”她说的是她的身份和来历,只要是行内人,立马便懂得她是此道世家子弟,摸金的,从东南方向而来。我虽然也是“世家”子弟,但这世家二字是要打双引号的,说出来实在惭愧得紧。

    我隐约知道她想说些什么,可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得老实道:“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是因为一些意外才进入古墓中的,不知你是怎么进到墓中,又被困在石棺内的?”

    说完之后,我便等着她回答,但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她再说话,等得急了,刚想再问,却听到她低声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你什么都不懂,能活着进到这里,也算是奇迹了。先不要管我是怎么进到这里的,现在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才行。”

    “难道你有办法?”话一出口就知道问的是多余的,她要是有办法再出去了,莫非还喜欢躺在这里变干尸啊。

    黑暗中莫说她的表情,就是长得什么样子也看不见,只听她道:“我是被外面那东西追着逃入石棺内的,只要没有办法将它除去,就算出去了还是得没命,还不如石棺内安全。”

    “那怪物究竟是什么?怎的,怎的这么厉害?”我虽然早在百世巫棺处见过,不过贾教授的解释只是一个大概,说得不是很清楚。

    我原也是随口问问,没指望她会懂,没想到她静了一下,说出来的事情却让我心中大吃一惊。

    “这墓是谁的,相信你能进到此处自然知道。此墓就是修建在岭南土著世代埋葬巫师的风水宝地上,以夺百世地气之灵。而外面那个怪物,则是中了岭南土著世代相传的蛊术所致。”

    “那是什么蛊术,竟能让死人变成那么厉害的冬虫夏草?”我惊问道。

    那女人显然被我问得一愣,回答的时候声音竟有了点笑意,道:“冬虫夏草,亏你形容得出来,不过倒也是蛮贴切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刨地探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冬雨并收藏刨地探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