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撼天狂尊 > 第十六章:堂口之争

第十六章:堂口之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山坊市,酒楼。

    一声桌子掀翻声蓦然传出,酒楼内一片喧哗。

    “真是不知死活,敢偷越轩师兄的腰囊。”

    “唉,五行法身?真是个笑话,如今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变得这般窝囊。”

    “也许正因为拥有五行法身,但是天赋太低,修炼不出进展,才会如此的堕落。”

    “越轩出了名的心胸狭隘,这小子这次怕是要脱层皮啊!”

    一群青衣弟子围在酒楼里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人群中央,几个弟子将一名伤痕累累,蓬头垢面,醉眼惺忪的少年提了起来,锁住四肢,而一名牛眼马脸男子则一脸虐笑,走到桌边拿起一杯酒水,朝里面啐了口唾沫,送到那少年的嘴边,冷笑道:“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来,我来敬你一杯。”

    少年微眯着眼,见到这一幕将嘴泯起,脑袋微微朝后倾,但被越轩一手捏住了下巴,强行将酒灌了进去。

    “越无双,真是老天有眼,你也会有今天!”

    越轩大笑一声,丢掉酒杯,大为解气道。

    前些日越轩被人用涂了泻药的聚灵星丹暗算,他早就猜到了始作俑者就是越轩等人,正愁没机会报复,却没想到越无双突然发了疯,变成了祖家山出了名的酒鬼,越轩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来到酒楼诬陷越无双偷了自己的腰囊,以此发难。

    有了收拾越无双的借口,越轩在不远处挑了个座位坐下,冷道:“给我打。”

    越震听罢走上去,冷笑道“师弟,别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语毕施展手脚,对着越无双的身体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在祖家山打人也是有讲究的,虽是师出有名,但也不能动用星力,只需要给越无双一点教训,让他吃点皮肉之苦便可,动用了星力而至人重伤残废,执法堂是必然会插手调查,到时候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越无双任凭越震的拳头击打在自己被酒精麻痹的身体上,这点皮肉之苦与他体内的寒毒相比肯本不值一提,连续吃了越震十几拳,越无双突然用力挣脱了众人的束缚,走到桌边举起一坛酒,仰头便可。

    越震与一众金刚堂弟子纷纷大怒,围上去对着越无双的后背前胸又是一顿暴打,越无双依然自顾喝酒,脸上没有丝毫的痛意,仿佛是一具行尸走肉般面无表情。

    “滚开!都TM没吃饭吗?”

    越轩越看越气,站起来厉声怒道:“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语毕一个箭步上去,右拳祭起一团金色的星力,‘嘭’一声打在了越无双的肚子,将越无双直接打趴在地,呕吐出大口带有血丝的酒水。

    “臭小子!”

    越轩一脚踩在越无双的脸上,低头虐笑道:“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只要你在我面前嗑三个响头,认我做干爹,今后每个月的聚灵星丹全用来孝敬我,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刚刚那饱含星力的一拳把越无双满腔的酒水打出来不少,微眯的双眼似是恢复了一丝的光彩。

    “啪!”

    “听到没有?”

    越轩暴喝一声,一巴掌盖在了越无双的脸上。

    越无双只觉左耳一阵嗡鸣,左脸蔓延出火辣辣的疼,立刻清醒过来,醉眼猛地睁大,露出凶光,声音冷得像是冰锥子,厉道:“越轩!我也只给你一次机会,自断筋脉,从此在祖家山消失,我也可以放过你!”

    越轩微微一愣,他没有料到眼前的越无双丝毫没有露出畏惧之色,反而用恶毒的眼神看向他,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仿佛踩着一条大吐蛇信的毒蛇,正静幽幽的凝视着他。

    “还敢嘴硬!”

    越轩咽了口唾沫,回过神来又是一个耳光打在越无双的脸上。

    区区一品天赋的小子,凭什么让他害怕?越轩打心底里瞧不起越无双,即便是被莫名的气场震慑住,回过神来更是暴跳如雷。

    “住手!”

    一声女子的冷喝声兀然响起,越轩抬手还未盖下,便被一蓝衣女子抓住了手腕,蓝衣女子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然而一抬手却似有千斤巨力,将越轩掀飞而起,像是断线的风筝摔进了身后的桌凳中。

    “越轻霜……”越轩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见到女子后像是活见鬼了一般缩起脖子,吓得脸色煞白。

    人的名树的影,越轻霜将所有敢对她有想法的男子全都收拾了个遍,早就在祖家山威名赫赫,水系四品三星星者,对付只有区区一星修为的越轩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越轩又岂敢对越轻霜心有不敬。

    “无双师弟!你没事吧?”

    与越轻霜同时赶来的还有越志勇与越巨力,两人纷纷朝越轩投去愤怒的目光,把越无双从地上搀扶而起。

    见到事情发生转机,几名观战的金刚堂弟子不敢久留,转身跑出了酒楼。

    越轻霜看了一眼越无双,回过头来满面寒霜道:“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今天姑奶奶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还以为我们龙象堂好欺负!”

    语毕,越轻霜一个箭步扑去,吓得越轩等人四散而逃,越轻霜一个耳光将身前的越震打翻之后,一跃而起,打出一道寒霜之气,击中了越轩,将其打得翻滚在地,喷出一口鲜血,越轩匆忙爬起,正欲逃走,身前已然站着越轻霜如同鬼魅的身影。

    “啪!”

    “这一巴掌,是替越无双师弟打的!”

    越轩人还未站稳,左脸嗡一声蔓延出剧痛,冷不防吃了越轻霜一记带有星力的耳光。

    “啪!”

    “这一巴掌,是替龙象堂打的!”

    又是一记巴掌盖在越轩侧脸,这一次直打得他吐出几颗血牙。

    “啪!”

    “这一巴掌是替你们堂主越如龙打的!”

    吃了越轻霜三巴掌的越轩站在原地像是喝醉了酒,头冒金星,步伐轻飘,仿佛下一刻就要扑倒在地上。

    越轻霜还觉得不解气,抬起手还要再打,却被一道冷傲的男声打断了动作。

    “哼,好大的口气!欺辱我金刚堂的弟子,还敢把我爹的大名搬出来,整个祖家山除了你这个三十一岁还嫁不出去的老处女,只怕也没有别人了!”

    嘶……

    这一句话一经传出,整个酒楼的围观者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在祖家山敢骂越轻霜老处女的人可谓屈指可数,其中一个便是金刚堂的少主子越正麟了!

    在众多金刚堂弟子的拥簇下,一个相貌堂堂的白衣男子如众星捧月般走进了酒楼,一把将越轩扯到了身后,负手傲视着越轻霜,竟没有丝毫的惧意,此人便是越正麟无误了。

    说起越正麟与越轻霜两人颇有旧事,早在几年前就结下梁子,越正麟是金系五品的天赋,是祖家山少有的天才之一,年仅二十七岁已经是三星巅峰的星者,等到了越轻霜这个年纪,定是青出于蓝,更胜一筹。三年前,越正麟是祖家山出了名的风流公子,阅女无数,荒废修炼,在与越轻霜一次交手被打败后,突然爱上了越轻霜,在他看来自己年轻俊秀,天赋非凡,自己能爱上越轻霜是越轻霜的福分,她又有何理由拒绝自己?然而越轻霜却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让他名誉扫地,成为祖家山的笑柄,从此越正麟不再风流,常年闭关,一举将实力提升到与越轻霜不相伯仲的地步,他也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让越轻霜也尝尝当年自己所承受的屈辱,今天正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越正麟,你找死!”

    越轻霜愤怒至极,二话不说运气一掌,劈出一道寒光打向不远处的越正麟。

    嗡!

    越正麟半步未移,立于原地,周身金光大作,形成一道屏障,寒光打在屏障之上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在寒光消失之后,金光也渐渐隐入越正麟的体内。

    “这难道就是九重金身法决的第二重境界,金盾外御吗?”

    “据说这门玄阶金系功法是龙象堂的镇堂之宝,要三万积分才能兑换,除了历代的堂主,还从未有人练过呢!”

    “看来越正麟潜修几年后功力也大有长进,越轻霜未必是他的对手啊!”

    “唉!这就是天赋的差距,五品天赋可以轻松赶超四品天赋,天赋高上一阶压死人啊……”

    无数人被越正麟的功法所震撼,若是两人全力交手,必定是祖家山难得一遇的大战!

    越轩躲在越正麟身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捂着肿的像猪头一样的脸颊,叫嚣道:“越无双,别以为只有你们龙象堂有靠山,我们金刚堂的大师兄也不是好惹的!我真为你们这些龙象堂的杂碎脸红,没有一个人有骨气,只敢躲在一个女人的身后,有本事咱们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们有种吗?”

    “打就打!我会怕你?”

    越志勇捏拳大怒道。

    然而这句气话立刻被越轩抓住了把柄,怒道:“是你说的!你们龙象堂的杂碎别出尔反尔,还有你,拜火堂的大块头,你们两个不是和越无双是挚友吗?老子今天成全你们,只要你们三个敢出来,老子把你们打得你亲爹都不认识你!”

    “好!老处女,我们身为各自堂口的大师兄,不便出战,既然双方弟子都有意愿,可以另选一个时间签生死状,打擂台!正所谓拳脚无眼,全凭个人修为,擂台之上,没了执法堂那么多规矩,他们也能发挥出最大的战力,有什么恩怨也能一并解决。”

    越正麟开口提议道,语毕望向一脸复杂的越轻霜,露出一抹轻浮的笑容,笑道:“老处女,你不会不敢吧?只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我也不难为你!”

    “你……”

    越轻霜气的浑身发抖,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任由性子来,签了生死状,上了擂台,越无双三个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她清楚越无双等人的实力,自是不敢答应,但又抛不开情面。

    “谁说不敢?”

    一道冷声从越轻霜身后传出,将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却是被越志勇搀扶着的越无双说出。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擂台之约我想定在一年之后,咳咳咳……”越无双话未说完咳出一口鲜血,受了重伤的身体摇摇欲坠的挂在越志勇身上,他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继续冷道:“一年时间,只需一年时间,越轩,你可敢等?”

    “少在那里装模作样!小子,反正你横竖都是死,现在死和一年之后再死又有何区别?老子哪有那么多的耐性等你?”越轩听罢暴跳如雷道,身后的一众跟班也开口附和。

    越轻霜复杂的看了越无双一眼,越无双抬头,继续说道:“越轩,只要你肯等,一年之后你若能击败我,除了我的命,你还能得到三十块上品星石!你现在有耐心等吗?”

    三十块上品星石!那是什么概念?就是三十万两下品星石啊!越轩一辈子也得不到这么一大笔星石啊?

    咕噜。

    越轩咽了口唾沫,他确实心动了!而且他也从未把越无双放在眼里,就算是一年时间,以越无双一品的天赋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论修炼速度,他比越无双快好几倍,论根基,他更比越无双强几百倍,又有什么好怕的?

    越正麟听罢哈哈大笑一声,厉道:“好!有意思,既然要等一年,何不多加一个条件,让这场擂台更有意思一点?我们金刚堂若是输了,我越正麟跪着向越轻霜端茶道歉,另再加五十块上品星石!不过嘛……”

    说到这里,越正麟嘴角若有玩味道:“要是你们输了,越轻霜!我要你成为我越正麟的女人!”

    “放你的狗屁!就凭你?”

    越轻霜听罢红眼怒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在越轻霜身后传出。

    越轻霜回头瞪向越无双,越无双此时亦用异常坚定的光芒看了过来,嘴角浮着神秘的笑容,一脸自若。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晚铁心林之后,越轻霜对越无双的看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越无双就像是个难以捉摸的奇迹,总会体现出很多令人惊喜且意想不到的震撼事迹,在越轻霜看来,他就是个迷。

    沉默了片刻,越轻霜毅然转身,冷道:“好!答应你的条件!”

    哄!

    在越轻霜答应下来后,几乎造成了全场轰动,即便是越正麟也没有想到越轻霜会答应自己,顿时露出邪笑道:“老处女,准备好嫁妆等小爷来接你吧!”

    越志勇与越巨力同是震惊万分,他们也没有想到越轻霜会在这场必败的擂台战里押上了自己终身幸福,唯独越无双并未吃惊,只是感激的看着越轻霜,眸子一飘进入了沉思中。

    两方堂口谈定后,立刻拟定了生死状,让越无双三人签字画押,越轩带着另外两名面生的金刚堂弟子也签字画押,之后这张生死状由越正麟与越轻霜亲自送到执法堂,这件事便算彻底没了回旋的余地。

    (我真是曰了哈士奇了,码字码到三千多字突然停电,然后又苦逼的码到现在,这章四千多字,算是补偿,一会儿还有,可能在两点左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撼天狂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幻神199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幻神1993并收藏撼天狂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