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沧海归 > 第三章 坠渊

第三章 坠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新秋盘算着对方,未必真的会不远千里去自己老家算计自己家人,毕竟只要稍微权衡一下利弊,便知道这是多么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些强盗匪徒多是好吃懒做的懒汉,让他们做些正经事尚且不可能,更不用说跋涉千里去抱负自己家人,倘若他们一群人真有这般毅力,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做土匪劫道,早就去一方落草为寇,为祸一方了。

    可是吴新秋还是颇有些担忧,毕竟这些强盗土匪行事一般毫无原则,做事基本只凭心情,若真有这等人,岂不是自己便害了家人。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陈三儿一群人却没有停下对吴新秋的追赶,“在哪儿,别让他给跑了!”

    吴新秋大惊,此时双方不过只有百来步远了,只不过山中林木参天,又密密麻麻,不仅目光受限,人的行动也难以张弛开来。

    陈三儿一马当先,提着一根锤子,嗷嗷怪叫着冲向吴新秋,一路斩荆披棘,凡事挡在路上树枝皆枝丫尽断,大有无人可挡之势。

    见势不对,吴新秋转身撒腿就跑,两人便在林中一追一逐起来。只是吴新秋身体较弱,而又不通山路,自然不是陈三儿这种常年披星戴月,穿房入舍之人可比,两人之间距离逐渐开始接近了。

    这山中道路崎岖,地势奇怪,一路坑坑洼洼,少有平路,加之又有不少枯木死树挡路,荆棘枝丫也不少,两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挂了彩。

    追了一会儿,陈三儿却发现吴新秋停下了脚步现在前面一动不动,大喜,抹了抹嘴,“小子,你跑啊,跑得挺快嘛,怎么不跑了。”

    吴新秋喘着气,咽了咽口水,现在真是后有追兵,前有死路,除非上天遁地,现在真是插翅难飞了。

    “去死吧!”陈三儿狰狞着脸,朝着吴新秋一锤子砸了过去,这气势看起来非要将吴新秋砸的稀烂。

    吴新秋避之不及,向一旁侧仰过去,然而他身体比平日里少有锻炼,脚上少力,整个腿无法承受身体的重量,脚上一酸,竟摔了下去,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这一摔,竟然离悬崖边只有一尺了。

    见一锤并没砸到吴新秋,陈三儿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发动着攻势,又是一锤砸了过去,这一锤直指躺在地上的吴新秋的面门,若他这一锤没有躲过去,势必会被陈三儿的大锤砸得面容粉碎。

    吴新秋摔了一跤,正在吃疼,见对方全力一击,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咬了咬牙,硬撑着身子费尽力气往边上再滚了一圈。

    这时,已经整个人身体一半都悬在了悬崖边上了,锤子砸在地上,竟险些将吴新秋给震落到悬崖下。

    陈三儿见此情景,不由得大笑,比之一锤将人砸烂,被折磨得让人在绝望中死去这更能满足他的心理。这悬崖下,白雾浓浓,深不见底,落下去就是必死无疑,他很想知道,吴新秋掉下悬崖是先吓死还是再摔死的。

    见陈三儿有些迟疑,吴新秋一把抓住他双脚,想要趁机将他抓翻在地,然而陈三儿毕竟是老江湖了,这等把戏哪里能够奈何得了他,猛的便挣脱开来,一脚踩在吴新秋脸上,再一脚踢在他胸口,吴新秋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吴新秋掉落下悬崖时候,正看着伸出头来露出病态般笑容的陈三儿,而自己只能露出不甘的笑容,没想到自己修行十余年,不仅未有半分进步,还浪费了光阴无数,最后还落了个身死客乡的下场,最残还是死无葬身之地,恐怕尸骨难存,而自家老娘恐怕还不知道如今自己的处境吧,还以为自家儿子修行有成,哪晓得不过是连遇到个土匪都难以保命之人,唉……

    “砰!”

    …………

    传说煌门祖师爷赵西启原本只是当时一仙门正派弟子,时正逢天下大乱,妖魔四起,门中弟子纷纷外出降妖除魔,而赵西启虽修为尚浅,技艺不精,但仍外出行侠仗义,虽不能除魔卫道,但也要锄奸扶弱,一路上胜负各有。

    而后行至如今煌门内门所在之地(内门离吴新秋外门弟子所在十里外之地),遇一早已在此劈洞开府的蜘蛛精,此妖为祸周遭百余里,手下妖魔百余,鲜有人能敌,加之蜘蛛精机警奸诈,善于用毒,有一招“自爆毒雨”,无人可敌。虽然多次受到修为高强之人追杀,但总能躲避过去,人皆无可奈何,蜘蛛精也因此洋洋自得,自觉无人可制服与他。

    而赵西启本就初出茅庐,一无所有,唯一身锐气而,单刀上山,斩杀妖魔无数,蜘蛛精大怒。

    二人大战三日仍不得胜负,而后蜘蛛精威胁要使出他那一招人皆畏惧的自爆招式,哪只赵西启无所畏惧,仍然迎招而上。

    蜘蛛精用尽修为,自爆而发出毒雨,赵西启浑身都被毒雨淋湿,整个人都黑了,但最后用尽浑身气力,一刀斩下,将蜘蛛精彻底斩伤。

    而赵西启此时也身受重伤,命不久矣,修为处于崩溃之中,无法彻底将蜘蛛精斩杀,只能将其封印起来。因恐于蜘蛛精再次作乱,赵西启便在此开山建派,交代后辈,世代镇守于此。

    而传说赵西启奋力一斩,竟硬生生劈出了一道河来,人们谓之新海河,虽不知真假,可门中皆有这传说。

    这个故事吴新秋听过无数次了,他记得第一次入门时候便听前辈们说这故事了,而后来自己成了前辈时候,也没少给后辈们说。

    这十年来,他眼前人来人往,有人聚气成功,一步踏入内门,从此正式进入了修真的门槛,而更多的是像他一样,十年而不得入其门,最后这些人,大多都归乡从业去了,只是这些人大多把青春年岁花在这上面,以至于很多人五谷不分,四体不勤,又无一技之长,回到家乡,大多生活也难以为继,不尽令人唏嘘。

    可修真一途本就残酷,入门时候门中便已经说清楚了利弊,以及利害,这一切都是众人自己所选的,岂能有怨言。

    吴新秋拨弄着眼前的火堆,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此时他浑身湿透了,但身在野外,不敢随意脱衣拿出来给火烤,怕遇到野兽大虫,到时候自己可不可能慌不择路光着身子赤身裸体逃跑。

    方才他坠落山崖,自以为命丧无比,心中思绪万千时候,哪知道绝处逢生,悬崖下竟然是大河一条,只是悬崖极高,山间又烟雾颇多,以至于悬崖上不能看清楚山下,这正是如此,才救了他一命。

    饶是下面是河,让吴新秋虽然命不至死,但高处坠落至河中也绝非常人所能受,吴新秋身体本弱,一时间便昏死过去,顺着这河顺流直下,直飘到了一处潜滩上,才醒了过来,只是此时浑身湿透,身体浑身酸痛,而天又黑了,只得随便找个地方好生休息。

    此时天早已经黑透了,四周一片漆黑,黑茫茫一片,不过皓月当空,繁星点点,不然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而这山里人迹罕至,更无半点人烟,环顾四周,并无半点灯光。

    越是如此,吴新秋越是有些忧虑,他知道凡事人气稀少的地方,常有孤魂野鬼,山精鬼怪作祟,就算没有这些东西,这山里怕也是有不少大虫野兽之类的,随便其中任何一类,都够要了自己性命。

    虽然吴新秋本人所居住地方人也不多,但好歹也算是煌门地上,自然有人所庇护,所以吴新秋尚且也得安宁。

    此时吴新秋正处在一大片草地上,隐隐约约可见不远处都被山林给围了起来,一旁便是大河,据吴新秋推测,这便是那新海河。周围静悄悄的,空无一物,感觉不到半点活物,以至于吴新秋竟觉得有些不正常了。

    不对,那是什么?

    吴新秋一脚把火给踩灭掉,小心趴在地上,观察着不远处,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点。

    看起来很微弱,犹如毛毛的月亮一样,难以察觉。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但是看起来绝对不简单,这东西绝对不是什么萤火虫,萤火虫绝不可能在十多丈外还能看得见,也不可能是人为的光亮,人为的光亮也不可能这么微弱。

    至于是什么,吴新秋完全猜不出,他见识少,这东西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多时,那弱光似乎便发现了吴新秋的存在,开始摇摇晃晃的往吴新秋这边过来了。

    吴新秋有些慌张,深山老林中光怪陆离的事不少,眼前这不知名的弱光靠近自己多半没有什么好事,然而自己不知对方是何等东西,对上了不知有几成胜算。

    那弱光不多时便已经接近了吴新秋了,吴新秋这才发觉,这好像是一个虫子,淡淡的光芒略微带着些许赤光,刚才因为距离太远了,难以观察,现在一看,原来是一只蝴蝶,之前一闪一闪,若隐若现原来是因为翅膀挡住了蝴蝶的发光的腹部。

    眼见原来只是并无太大害处的蝴蝶,吴新秋便有些放下心来了,虽然这蝴蝶看起来有些异类,但是好歹怎么也不像是对自己有什么敌意。

    吴新秋把手伸出去,想要摸到这蝴蝶,“你不会伤害我,是吧?”

    蝴蝶跌跌撞撞迎了上去,眼见就要碰到吴新秋的手,突然翅膀猛扇,冲向吴新秋的脸面上,速度太快,吴新秋大惊,但已经避之不及了,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林中,一男子双手环抱,双眼突睁,“赤魅鬼术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沧海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衣渡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渡我并收藏沧海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