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生死命途 > 第六十二章:戏

第六十二章:戏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曲终,人散。

    只有尘喧这个和尚还在那里喝着茶水,看着台上落幕傻笑。

    第二场戏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喝着茶,看着戏,时而叫嚷着,评头论足的说着某个角色。指点着,叫好着,有时还会吟诵着一些诗句,实来不像是和尚。

    台上咿呀音起,浣纱女提袖颜面,“听罢言来珠泪落,忠臣孝子受折磨。篮中有馍你用过,免了奔波受饥饿。”每每她唱起,台下总会响起一片的掌声。就连他也不再吵闹,静静的听着,看着。

    她的戏词不多,唱的久了,终会落幕。

    他的叫嚷总是让其他人反感,终于在第二日的那场戏中,被老班主找人丢了出去。

    那日的第二场戏还是她的浣纱记,可是,尘喧却进不去那戏楼,本是打算偷偷潜进去,只是那围墙刚翻了一半,便被人揪着衣领拎了出来,打了一顿才算是消停。

    他坐在戏楼的外面,静静的看着过往的看客进进出出。或是喜悦或是悲伤。

    这里看戏的总是认为自己是雅士,总是喜欢把自己提的高人一等。嘴上念叨着不愿随波逐流然后却异常在意别人的目光。出来时打扮的光鲜亮丽,极力的使自己的谈吐举止看起来优雅,然后再悲悯的看着别人,把自己塑造的无比高尚。

    这些戏楼的常客大多见过这个满口胡言对着戏台上角色疯狂评论的和尚,看着他落魄的坐在戏楼门口,都掩饰着眼底的那丝讽刺想他投来同情的目光。

    尘喧冷漠的看着他们,同样的,他眼中是无尽的不屑。他看不上这些自认风雅的看客,也瞧不惯这些人的惺惺作态。

    外面,起风了。

    起初的风在炎炎夏日还有一些清凉,可是当大风停下后,却只有闷热。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一层层堆积在上空,带着暗黑的沉寂向这个城市压下。

    终于,拿下沉我云再挡不住雨水,任他们淋漓落下。

    尘喧坐在屋檐下,看着在雨中奔走的过客,望着匆匆收着摊子的小贩,把自己深深藏在黄包车里的女子,淡然的笑着。

    他身上还有着伤,只是哪怕狼狈了些却依然是一片祥和,安宁。

    “外面雨大,一会儿这街上涨了水您遍要趟着水站了,不如去室内避一避,待雨停了水少些再离去。”向夕在他身后已经站了有一会,她看不透这个和尚。

    她从来没有见过喜欢听戏的和尚,更没见过喜欢在戏外大嚷着议论角色的和尚。

    她所知道的和尚是无求无欲的,双目空荡坦然,只是他虽然有了坦然,但是目光中,却总是有着一股子不屑和讥讽。说是淡泊也有,说是放荡不羁也有,总是,这种目光不属于一个和尚。

    他评论了那么多,唯独静静的看着她唱,唯独只认真听她一个人在唱戏,她有些好奇这个和尚,想看看,甚至想问问他。

    “施主是……浣纱女?”和尚转过身看着她,清秀的眉眼间散去了不屑和玩弄,带着一丝认真的询问。

    她点头,静静的望着他,也没有多说,只等着他的下文。

    “小僧法号尘喧,承蒙施主不嫌弃小僧的一身赃乱,不过这戏楼,小僧自是再近不得。”他淡淡的笑着,虽说着自己脏乱的话,却没有分毫的怨恨,也没有自卑,坦然的面对着她,悠然宁逸。

    “那这草鞋你且拿着,一会儿鞋子湿了也有得换。”

    她其实早料到了他不会进入戏楼,一早拿了草鞋。那场戏里,她虽然不是无足轻重,但是戏词总是少的,多看的是伍子胥,哪怕她身姿曼妙,那些看客也是更看重伍子胥多些。

    这次,尘喧只听她的戏,在别人唱时大叫着,唯独她的戏,他静静听。

    为了这么一个看客,她也愿意送他一双鞋子,算是感激他细细的品着自己的戏吧!

    “多谢施主了,敢问施主芳名?”尘喧接过草鞋,依旧是那样淡然的微笑着,哪怕请教姑娘家的名讳也是。

    “向夕!”

    “好,好名字啊!向夕波摇明月动,更疑神女弄珠舟。谢了女施主,如果以后有缘见面,施主可愿为小僧唱一曲着浣纱记?”

    她点头,只是两个人对于相互,都是一个匆匆过客,只怕不会相遇了,他也听不到她的浣纱记了吧!

    她回到戏楼,想起这个奇怪的和尚,也不由洒然一笑。好不容易有一个欣赏自己的人,偏偏是一个游戏红尘的和尚,次来也不过是过路人罢了。听得一曲也就离去,若是此后真的相遇,那么一定为他唱上一曲浣纱记。

    她会的戏曲不少,只是最熟悉的还是这个浣纱记。

    也许是缘分吧,没过多久她们便相遇了。

    那是离这戏楼很远的一条街道,他衣衫褴褛的被一群人追赶着,她拦下他,原来尘喧是欠了这些人的钱,其实也不是欠,说难听些都可以算是骗。

    不过是那些人贪财与他打赌,输了却又不肯拿钱,最后他以大家吃饭的名义硬是讹了这些人几顿饭,只是最后他们却发现那个赌怎么样都他们输。

    如今被追着满街跑,她看到还真的觉得有些滑稽。

    尘喧一边说着这些人不懂得愿赌服输,一边绕着弯躲避着这些人,她看的好笑,但是最终还是她自己掏了钱送走了这些人。

    “施主,你可和还记得当日承诺?”

    “不就是一曲吗?我唱便是!”

    她为他唱起浣纱记,这次没有粉蜜胭脂的妆,没有了青色水袖的戏服,她一身旗袍静静的站在那条街上,独独为他一个人唱她最擅长的那曲浣纱记。

    他听的入迷,她唱得兴起。

    只是再美的曲子,也会结束,再巧合的相遇也会分别。

    她要回她的戏楼,他要继续他的旅途。

    他的红尘故事,她的戏台人生。他们本就是彼此的过客,遇得再多也依然如此,哪怕看到了相互的欢乐,到了那一刻也终是回说后会有期。

    只是,盼望着会有期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生死命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崖苍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崖苍鹰并收藏生死命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