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天道宠儿 > 第67章 天机

第67章 天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沙漠之眼被齐光笼罩在真元之下,赤褐色的沙子宛如流动的小溪,与真元温润的光芒交相辉映,望去美不胜收。

    在齐光的控制下,沙漠之眼慢慢变小,直至只剩下人的眼睛般大小,最后化作一道流光,闪进齐光的眉间而后不见。

    就在这时,天地之间似乎有一阵细小的流动,一眨眼之间,他们似乎换了个地方,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我们这是出来了?”安柏疑惑地望向了齐光。无惊无险,没有任何天地异象出现,就这么除了无尽海?

    齐光当然知道安柏在想些什么,好笑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你还想要怎么样?”

    安柏无赖地撇撇嘴,随后双手搭在齐光的肩膀上,用力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按,仔细地盯着齐光的脸颊。

    齐光虽然不知道安柏想做些什么,但还是顺着安柏的力道微微屈身,见安柏观察得仔细,忍不住出声问道:“你在看什么?”

    安柏伸手摸了摸齐光的眉心,颇为遗憾地说道:“居然没有长出第三只眼,还以为能看到新版的二郎神呢。”

    听着安柏的嘟囔声,齐光知哭笑不得,“二郎神是谁?”

    “一个有三只眼睛,养了一只狗的男人。”安柏忽悠道。

    齐光见安柏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胡说八道,无奈地笑笑却没有再深究。

    而安柏的手原本只是规矩地摸了摸齐光的眉间,然后慢慢顺着齐光的脸庞游离到齐光的下巴,食指轻佻地勾起了齐光的下巴,奸笑一声,“小美人,给小爷笑一个。”

    齐光一愣,缓缓收起脸上的微笑,绷着一张脸,怯怯地开口,“不要。”

    “哦~”安柏轻轻捏着齐光的下巴往自己的嘴边凑,兴奋地开口道:“叫吧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齐光自然无法理解安柏说出这句经典台词时的兴奋之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配合安柏突如其来的抽风,他绷着一张脸弱弱地开口,“我好怕。”

    激动之下,安柏吧唧一口亲在了齐光的嘴边,响亮的声音让齐光原本绷着的脸也绷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搂住安柏的腰,齐光满带笑意地开口,“你怎么这么可爱。”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安柏在齐光的怀里拱来拱去,不好意思地摆摆手。

    忽然安柏的脖子就像是被掐住似的动弹不得,脸蛋忽地一下爆红,愣了几秒钟的时间后把自己埋进了齐光的怀里,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

    齐光将手搭在安柏的头发上,警惕地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人。

    来着一身白色的长袍笼盖住自己的全身,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空气中,这种长袍能帮助人抵挡住一些沙漠的沙尘,是以在西域是一种很常见的打扮。然而忽然出现的男子却绝对不简单。虽然刚刚分心跟安柏打闹,但是齐光绝对可以保证,他并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

    来者一半的脸被白色的布遮住,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而露出来的那双眼睛也没有什么波动,那人就直直站在离齐光与安柏不远处,静静地望着他们,似乎在等待齐光与安柏主动出声。

    齐光微微侧身,不着痕迹地挡住了安柏的身子,而后才开口问道:“请问阁下是?”

    白袍男子见齐光开口,才抬头望了齐光一眼,上前一小步,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牌,伸手递给了齐光。

    木牌表面光滑,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看不出是什么树木制成的。木牌中间是一个四角星的形状,每个角阴阳相对,看起来质朴却有一股神秘的感觉。

    齐光接过木牌仔细看了一眼,心中已有了答案,“阁下是天极门的道友?”

    出发前玉虚真人曾跟他说过,天极门的标志便是四角星,只要一看到,便知道错不了。是以看到了白袍男子手中的木牌,齐光便知道此人来自天极门。

    白袍男子点点头,向齐光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阁下是来带我们前去天极门?”齐光又猜测道。

    白袍男子又点点头,邀请的姿势却没有丝毫变动。

    齐光拍拍安柏的脑袋,温声说道:“安柏,我们要跟着这位道友前往天极门了,起来啦。”

    正事重要,安柏也顾不上自己的羞耻之心了,只好讪讪抬起头,一只手扯着齐光衣角,却死活不肯抬起头看别人一眼,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齐光的身后。

    齐光心中好笑,忍住笑意看向白袍男子,“阁下请。”

    白袍男子接收到齐光的讯息,从白袍中掏出了一个四角星,四角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浑身漆黑,在阳光下还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男子将手中的四角星往高空一抛,在阳光的直射下,四角星周围散发出一圈虚幻的光芒,以四角星为中心,一个光影四角星覆盖了他们的上方。

    而地面上,四株以四角星方向分布的植物与半空中的光影遥遥相呼应,地面与半空的光影中间似乎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望上去如梦似幻,不似凡间。

    这是便是天极门的入口,以天机四方阵为门,阻挡了所有寻找天极门的人的脚步。

    白袍人示意齐光与安柏跟上他,便一脚踏入了白雾之间。

    齐光与安柏随着踏入天机四方阵,就像是推来了大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就是无极门的所在。

    无极门就跟西域许多建筑一样,是以碎石和沙子堆积起来,黄色的外层看起来就像是历经了岁月的沧桑。

    白袍男子带着齐光与安柏穿过了蜿蜒曲折的洞口,一路上遇到的人打扮都跟眼前的男子一样,迎面遇到也没有出声相互招呼,仿佛没有见到齐光三个大活人似的。

    男子一直沉默着将安柏与齐光带到了一个院子之前,比起之前的建筑,这个院子明显与众不同,外面是用巨石围绕起来的院子,而里面立着一个类似于半球状的建筑,望上去就像是沙堆似的。

    白袍男子站立于院子之外,双手合十,恭敬地朝着院子之内行了一礼,而后转身向齐光与安柏做出了请的动作,自己的脚却不移动一丝一毫。

    虽然男子的脸都被遮住了,但是齐光依旧感受到了男子的变化,因为此刻男子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似乎燃烧着狂热的火焰,眼神之间尽是对院子内之人的崇敬与疯狂。

    齐光丝毫不怀疑男子此刻不走进院子,是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进入这个院子。

    而安柏早在进入天极门之后,便将那点丢人的小事抛到九霄云外了,目光炯炯有神地偷偷打量着这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原本他以为推算天机的天极门应该会像神棍般的存在,却没想到看起来就跟聋哑人聚集地似的。而男子眼神之间的狂热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误入邪教。

    当然为了小命着想,安柏没有大大咧咧地胡说,只是在暗地里提高了警惕,抓着齐光衣角的手又紧了几分。

    齐光似乎是感受到安柏的紧张,右手覆盖在安柏抓着自己衣服的手上,轻轻捏了几下。向白袍男子道过谢之后,齐光将手放在安柏的手上没有挪开,两人并肩走入了院子。

    院子里空旷无一物,只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小路直通大门。

    直到齐光与安柏接近半圆形沙堆的时候,一道由一整块巨石充当的门缓缓朝他们打开,似乎在迎接他们的到来。

    门的另一边幽暗无光,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安柏与齐光对视一眼,坚定地朝着门的另一边走去。等他们才堪堪迈过大门,巨石门又无声无息地合上,将外面的阳光隔绝在外。

    感受到大门合上,安柏条件反射地转身望向巨石,却只看到一片黑暗。

    沙丘的内部就像是一个圆形的山洞,空旷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而在中间,只有一老者坐在一蒲团之上,周围有几个架子,上面摆着发光的珠子,而老者面前有一东西漂浮在半空,散发着蓝色的光芒。珠子的白光与蓝色的光芒便是这空旷的洞内唯二的光芒。

    老者似乎没有注意到有其他人走进了房内,盘腿坐在蒲团之上,头都没有抬起来,甚至连眼皮都不曾掀动一下。

    而望向中间散发着蓝色光芒的东西,齐光几乎可以肯定,那是无上天书的另一半,因为他识海内的无上天书正兴奋地闪着蓝色的光芒,一闪一闪,让他想忽视都做不到。

    然而令他感到疑惑的是,面前的蓝光自他进入就十分稳定,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闪烁,跟他识海内的另一半无上天书简直是天壤之别。

    “坐吧。”就在齐光犹豫是否要开口打扰老者时,原本纹丝不动的老者忽然开口道。

    在老者的对面,两个蒲团凭空而现。

    齐光与安柏对视一眼后,依言在蒲团上盘腿坐下。

    近距离观察老者,齐光才发现老者的眼神空洞,似乎目不能视。虽然以他们目前的修为,目不能视并不能对他们的生活和修行造成多大的困扰,但是老者的情况却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

    “天机不可窥。”老者似乎感受到了齐光的视线,缓缓开口道。“我的眼睛就是代价。”

    对于老者的解释,齐光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而他也知道老者并不在意他的回应,于是也没有接话。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老者也不在乎齐光的态度,慢悠悠地开口。

    而后老者衣袖一甩,两侧的夜明珠瞬间失去了光芒,而他眼前的蓝光大涨,倏地夺走了齐光与安柏的全部实现。

    齐光与安柏就犹如在旁观这个世界,四方天柱倾塌,天地重合,六界皆灭,天地又重回混沌时期一团模糊的状态。

    对于齐光而言,这样的景象即使是第二次看到,依然让他心神震荡。更何况他还清楚地知道,这一次是老者预测到的未来,比起已经发生过的前世,未来的倾覆更让他揪心。

    而第一次直观预言里的景象的安柏更是震惊,眼前的一切比起前世的灾难片更让人震撼,即使只是虚虚幻幻的镜像,他似乎也能从中听到天地的哀啕,是万物生灵的不甘与绝望。

    这一刻,安柏似乎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万物有灵,这一刻他似乎对这世间万物感同身受,感受到它们的绝望与不舍,一股怜惜之意油然而生。

    若说以前安柏为了浩劫转机东奔西走,其实只是为了齐光,那么从这一刻起,安柏就是真心希望能在劫难面前寻找到一线生机,为了这个山清水秀的美好世界。

    两人心情沉重,皆默默无言。老者缓缓收回手,“天意如此,劫难难逃。”

    此刻老者的声音显得怅然无望,斗转星移变换,他潜心专研,百年来从未踏出天极门一步,却也只能推演出一个模糊的未来。

    一言犹如千斤重锤砸在了齐光与安柏的心上,齐光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火灼烧一般,火辣辣地疼,就连开口说话都显得无比艰难。

    “大道五十,人遁其一。”然而只是片刻,齐光敛住心神,“即使天意如此,也总有一线生机。”

    老者闻言却片刻不曾开口,“或许,然而老朽学艺不精,推演不出这其中变数。”

    沉默片刻,安柏才小声开口道:“天地真的是要毁了万物吗?这么做对它有什么好处?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天道顺应天地法则而生,掌管天地秩序,若是天地万物被毁,重归天道还未衍生的混沌,对于天道而言不就是相当于自杀吗?安柏随便想想都觉得天道不会那么蠢啊。他总觉得天道应该机智如他才对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天道宠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半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公子并收藏[穿书]天道宠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