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天道宠儿 > 第57章 蛊虫

第57章 蛊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流沙带领不死人攻打淮安城之时,妖域的妖王洞府也遭到了偷袭。

    妖王黑腾虽然没有受伤,但洞府也是混乱不堪。

    怒火冲天的黑腾一见负伤而归的流沙,更是火冒三丈,甚至不留给流沙开口的机会,一掌将流沙打趴在地。

    “怎么回事?”黑腾身形高大,因为修炼邪功,浑身散发着一种阴暗血腥的气息。

    “流沙无能,中了点苍派的圈套。”流沙连忙起身,跪在地上。

    “不是说点苍派几乎倾尽全力围剿合欢门吗?”黑腾一掌打在了石椅的扶手上。

    “只怕是合欢门那妖妇撒了谎。”流沙思考片刻,恨声道。

    在东方怜回到合欢门的第三天,合欢门就不停遭到修士袭击。据说有几百名修士围攻合欢门。合欢门门主不得不向妖王请求支援,希望黑腾能看在合欢门投靠了他的份上,派出妖修助合欢门共同抗敌。

    然而接到消息后的黑腾却起了另外的主意,打算在淮安城内空虚之时,偷袭淮安城,抓住城内齐光等人。

    没有想到流沙带去的不死人还未进城,却被早就守在城外的修士灭了。

    “那妖妇竟敢骗我。”

    然而此刻的合欢门虽然没有门主传信中处境那么危急,但也是不堪其扰。

    他们甚至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什么时候会袭击。每次他们提高警惕之时,那群人便是风平浪静,宛如销声匿迹了般,然而只要他们稍稍放松了警惕,就会有人上门偷袭。

    如此反复了好几天,合欢门门主在向妖王黑腾请求支援时便夸大了自己处境的危急。

    ****

    伫立在湖边的小院子,一道身影落地。

    月光下,一袭白衣的连翊站立在院子中,却神色凝重。

    没多久,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了院子里。正是从城外赶来的安柏与齐光。

    “今夜如何?”齐光微微颔首,温声问道。

    “不如何。”连翊一向清冷的声音此刻似乎有些咬牙切齿,风流多情的桃花眼似乎也有些沮丧。

    “我们倒是收获颇丰。”齐光微微笑了起来,似乎根本不在意连翊的心情。

    只见他衣袖一挥,一个如雕塑般的不死人突然出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将这玩意带来做什么?”连翊怒视地上僵硬的尸体,声音听起来更加咬牙切齿了。

    “这可是今夜偷袭的主力,当然要带回来好好研究了。”安柏好奇地看着脸色有些发黑的连翊,似乎是没想到一向面瘫的连翊脸上居然也会有怎么多表情,“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嘛。”

    “一定要带到这小院中来?”面对着安柏,连翊的语气似乎软和了不少。

    “当然,这可是你妖域的大事,难道你想袖手旁观?”安柏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咦,难不成你有洁癖?”视线在连翊跟不死人之间来回扫了几次,安柏突然问道。

    看连翊每日都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衣,看起来确实很像是洁癖重度患者。

    “何为洁癖?”连翊不解。

    “洁癖啊,是一种习惯,也可能是一种病。”安柏摇头晃脑地说道。而后望向了连翊,似乎在判断他身上的洁癖是病还是习惯。

    “别调皮。”齐光轻轻拍了安柏的脑袋一下,小声地说道。然而那语气却宠溺非常,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

    “那你们研究出些什么了吗?”连翊暗暗吸了一口气,总觉得这么多年养气的功夫在安柏面前一点都不顶用。

    “这不刚来,找你一起研究嘛。”安柏扬起了笑脸。

    齐光摇摇头,转而望向了连翊,“今晚可有探清这妖域内有多少这样的不死人?”

    “不下一万。”连翊沉声道。

    “黑腾实力如何?”

    连翊沉默片刻,才开口道:“可能在我之上。”

    连翊乃是九尾天狐,狐族几千年才出现一例,天资聪颖,修炼起来事半功倍,甚至连化形雷劫都比其他妖修弱的多。

    十几年前,黑腾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跟连翊一战,然而这十几年黑腾修炼邪功,修为突飞猛进。今夜连翊与黑腾交手,却发现两人不相上下,甚至因为黑腾身上煞气更浓,隐隐有压制连翊一头的趋势。

    “哦,所以你刚才脸色看起来才那么不好啊。”安柏恍然大悟,“怪不得黑腾冒着被修士围剿的风险,也要食人心,抽人修为。”

    “此刻若是跟黑腾对上,我们胜算不大。”连翊已经自动将齐光将自己算成一派了。

    “如果没有黑腾呢?”齐光问道。

    如论如何,黑腾,圣女,不死人,都不能再留了。

    连翊心中估算一番,点点头。

    “那就将黑腾交给别人吧。”齐光轻笑道。

    “嗯?交给谁?”安柏瞪着好奇的眼睛望向了齐光。

    “事成之后,妖王不会舍不得药王鼎吧?”齐光没有回答安柏的问题,反倒是问了连翊。

    连翊一愣,随即点头。虽然药王鼎是世间少有的神器,但是能不能得到各凭本事。若是有人能从黑腾手中夺走药王鼎,自然也是他的本事。

    “你是说千暮平?”安柏一点就通。

    千暮平为了炼制能恢复小白妖丹的妖神丹,自然不会放过炼丹的药王鼎。若是他知道药王鼎在黑腾手上,他才不会管你是妖王还是什么。

    “你居然不想手刃仇人什么的吗?”而后安柏又八卦地问道。但凡血海深仇者,不都是期盼着有一天能手刃仇人,不肯有人代劳吗?

    “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动手?”连翊望向安柏,似乎在疑惑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呃,大概是受泡沫剧荼毒太深了。”安柏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丧尸吧。”安柏眼珠一转,挥手招呼道。

    连翊嫌弃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不死人,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一小步。

    “他们好像是受笛声控制才会攻击别人。”安柏努力地回想刚才的情况,“要是每次都能一眼找到吹笛子的人那该多省事。”

    “经过今晚之后,他们大概不会那么蠢了吧。”齐光回应道。

    “那可不一定。”安柏皱了皱鼻子,反正他是对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的人的智商感到绝望了。除了他家齐光。

    齐光手指一划,地上的不死人身体被划出了一道口子,一条红褐色的小虫子从口子处探了出来,慢悠悠地爬到了地上,似乎在寻找新的尸体。

    随后慢慢的又有好几条小虫子紧随其后,慢吞吞爬了出来。

    安柏蹲在虫子边,手里捏着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树枝,一下一下地戳着虫子,让它们顺着树枝指引的方向聚集在一起。

    “这就是蛊虫?”安柏抬起头望向站在一边的齐光。

    齐光撩起衣袍,在安柏的身边蹲下,“这就是尸心蛊。但是具体怎么培养,怎么控制,我还不知道。”

    “这是那圣女弄出来的?等结束之后我们把圣女抓来问问?”安柏心动地提议道。

    “好,听你的。”齐光对于安柏的要求几乎都是无条件答应。

    连翊站在一旁,嘴角微抽,总觉得面对自己的齐光跟面对安柏时的齐光根本就是两个人。

    “可有对付这些不死人的办法?”连翊问道,他宁愿跟黑腾打上一架,也不想面对如此令人作呕的玩意。

    “用火能完全将尸虫烧死。”齐光对今晚的战斗总结了一下得出了这个结论,“但是没有天生地火,普通引火决根本不足以对付这些不死人。”

    天生地火是指诞生于天地之间的火源,千年难得一遇,炼化也绝非易事。而普通的引火决最多只能做做最后的清扫工作,威力不足以应付成千上万的不死人。

    “不死人完全没有意识,行动受体内的尸虫控制,而尸虫又受笛声控制,然而能以笛声催动尸心蛊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只要我们没有将这些人尽灭,不死人就不会死绝。”齐光神色沉重。

    三人又研究了一会,最后连翊实在忍不住,“把这个男人烧了,还有这些小虫子。”

    “男人?”闻言齐光眼睛一亮,而后衣袖一挥,地上的不死人燃起了熊熊烈火,扭成一团的小虫子也没有逃过。

    “男人怎么了?”安柏听到了齐光的自语,侧着头问道。“男女平等,你可不要搞性别歧视。”

    “你有没有发现今晚出现的不死人全部都是男的?”齐光揉了揉安柏的头发,每次听到安柏一本正经地说些古灵精怪的话,他就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也许是他们觉得战场是属于男人的。”安柏想了想回道。

    “你都说了男女平等。”齐光笑了笑,“还记得我们那晚看到箱子里,可是有不少女人的。”

    “哼,他们哪里有我这么先进的思想。”安柏嘟囔道,却也回忆起那晚看到的场景,不过印象最深的依旧是那群蛇。

    虽然连翊没有开口,但是疑惑的眼神却从未离开过齐光。

    “也许安柏说的对,战场是属于男人的,那就意味着女人会有另外的作用。”齐光可不相信黑腾跟那圣女会做无用之事。

    “分工很明确。”安柏点点头,“有什么是女人做得了而男人做不来的?”

    似乎是喃喃自语,而随着自己的语音一落,安柏的眼神一亮。

    “生孩子。”安柏大声喊道。

    “生孩子?”连翊疑惑地重复道,想起不死人那副样子,连翊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想到哪里去了。”安柏给了连翊两个大大的白眼,“真生的话不就是奸/尸了。”

    “调皮。”齐光绷着脸弹了一下安柏的额头以示惩戒,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蛊虫嘛,一定会有母蛊跟子蛊吧。说不定母蛊就养在女人身上。”安柏摇晃着脑袋,对自己的猜测越发肯定。因为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安柏真厉害,知道的真多。”齐光表扬地摸了摸安柏的脑袋。

    “……”连翊无语地看着得意洋洋的安柏,跟引以为豪的齐光,总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有点多余。

    然而即使有了这个猜测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第一他们无法潜入妖域找到女的不死人,第二即使找到了,猜测是对的,已经潜入不死人体内的尸虫也不会因为母蛊死亡就集体死亡。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直接抓走圣女比较方便啊。”安柏抱着脑袋假装哀嚎道。

    “也不是不行。”齐光笑着附和。“巫族向来善于养蛊控蛇,大部分力量依靠于巫神。如今巫神已经陨落,想来那圣女的武力也高不到哪里去。”

    巫族过于依赖巫神的力量,过于依赖培养的蛊虫,却忽视了锻炼自身,齐光觉得这才是巫族灭族的根源。

    “黑腾很重视她。”连翊不由得提醒道。

    “那就缠住黑腾让他腾不出手好了。”安柏毫不思索地说道,“千暮平什么时候会回来?”

    “快了,就在这几天。”齐光估算了一下千暮平的脚速,“陆离和宛彤也在路上了。”

    “只有他们两人吗?”安柏问道。

    “不止,但也不多。”齐光心存担忧,“据说有大批鬼族和魔族涌入人间了。”

    这并没有让齐光和安柏觉得意外。毕竟如今妖域入口的封印形同虚设,鬼界与魔界也不可能是一片太平。玉虚门与中原各大门派合力清扫人间的魔族与鬼族,也腾不出手来支援南疆。

    “宛彤不是收服了冥木火吗?那属于天生地火吗?”安柏又想起了另外的问题。

    “嗯。”齐光点点头,“不过以宛彤目前的修为,只怕……”

    未尽之语,大家已经心领神会了。

    连翊静静地听着安柏与齐光的一问一答,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等他们到了,就干一场大的。”安柏搓着双手,跃跃欲试。

    淮安城外的点苍派弟子可以抵御不死人的攻城,可以围剿合欢门,却不能跟连翊合作扫平妖域。

    并不是齐光不相信他们,只是在大部分修士的心中,妖域与人界势不两立。齐光可以保证他们会倾尽全力阻拦黑腾的阴谋,却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像对待黑腾那样对待连翊。即使是上次救出了点苍派的弟子,沈君昊等人也只以为是齐光的朋友相助,从未往妖域身上联系。

    而千暮平与陆离他们却是不同的。相信千暮平是因为小白和药王鼎,相信陆离他们是因为他们会相信齐光。

    “在此之前,先把合欢门灭了。”齐光温和地笑着,任谁单看他的表情都猜不出他口吐的是灭人满门之语。

    安柏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显得兴奋至极。

    连翊看着一蓝一红两个身影,忽然十分庆幸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跟他们结了盟。

    “叨扰了这么久,我们也该回去了。”齐光笑着对连翊说道,“毕竟明天还有任务呢。”

    连翊点了点头,却在心里默默想象了合欢门的下场,总之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

    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然而合欢门众人此时却才稍稍松懈了心神,准备休息。毕竟一整个晚上都高度紧张,时刻担心着被偷袭,即使是修为在身,他们也有些顶不住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真正放松下来,巡逻的弟子被一群潜入合欢门的修士抹了脖子,警戒的信号又打响了。

    这几天来,警戒的信号响了又响,至少已有数十次。合欢门弟子几乎已经快麻木了,若不是长老们严令他们提高警惕,只怕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将之放在心上了。

    然而即使有长老的严辞密令,合欢门众人也并未完全放在心上。因为在彼此交手之中,他们也逐渐知道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严重。外面围着的修士并不足以打入他们合欢门内部。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因为这一次的轻视,合欢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在南疆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了。

    当上百名修士手执法宝打入合欢门时,合欢门弟子才惊觉这一次跟以往的偷袭不一样。这一次他们是打着灭门的目的前来的。

    昨晚跟不死人的一战似乎激起了点苍派弟子骨子里的好战,青天白日之下,点苍派的弟子如利箭般一往直前,直打得合欢门溃不成军。

    而让这场战斗提前结束的,是早上刚回到淮安城就被齐光拉来做苦力的千暮平。

    前门战争如火如荼进行着,五彩的光芒在阳光照射下光彩夺目,绚丽耀眼,然而此等美景之下然而却是哀号连连,血肉飞溅。

    齐光与安柏带着一队人直往合欢门后山,在后山有着严密把守的山洞,那是合欢门的牢房,里面关押着的是合欢门从各地掳来的男男女女。

    这几天的数十次偷袭,修士们不只是跟合欢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更是遵照着齐光的嘱咐,一点一点将合欢门内的地形摸清楚,顺便麻痹了合欢门众人的警戒心。

    如今看来,这效果已经超过齐光的预料了。

    “又是你。”平地之上,一身绛紫色长裙的东方怜狠狠地盯着齐光。

    “好久不见呀,怜妈妈。”安柏笑嘻嘻地朝着东方怜挥了挥爪子。“果然你现在看起来比较像合欢门的怜夫人。”

    东方怜此刻做夫人打扮,梳着牡丹头,一身绛紫色水草纹长裙,手腕烟纱披帛,确实比之前做少女打扮时多了几分成熟韵味。

    “怜夫人。”齐光微笑颔首,似乎在跟一个久违的朋友打招呼。“我来接你身后的众位道友回家。”

    “哼,想得美。”东方怜冷哼一声,即使怒容满面,却也显得风流极致。

    “我们又没有在跟你商量。”安柏暗暗翻了个白眼。(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书]天道宠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半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公子并收藏[穿书]天道宠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