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世顶之座 > 010-09、善与恶什么的浮云

010-09、善与恶什么的浮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喂!你的妹妹已经被咬了!不要将她带过来啊!你难道想害死我们吗?!”

    在这路边超市之外,大约有七八人正徒步行走到此处,其中有一对距离队伍稍远一些的年青的男女正相互依偎在一起。在那位女性的脚部,一个只是经过了简易的包扎,布条之上还侵染着大量血液的伤口醒目无比。可是虽然她的脚上拥有着这么一个伤口,但是那布条之上的血液早已凝结,很显然是伤了很久,伤了这么久都没有变成死体,也很明显,这个伤口其实并不是被死体所咬伤。而此时,其中一个看上去已经被吓得有些失常的大婶指着稍微靠近了他们队伍的男女青年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惊叫,就好像刚刚并不是两个与她同样徒步走来的普通人,而是已经变成了死体的两个怪物似地。

    “你还要我说多少次?由纪子的伤口只是在最开始混乱的时候被烧烤架刮伤的,要是被那些怪物咬伤,早就会变成怪物了吧!”

    扶着自己妹妹的男青年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虽然疲惫,但是他扶着自己妹妹的手却是异常的坚定,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听到这大婶的惊呼,青年充满血丝的眼中那恼怒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在这一路上,这位大婶已经无数次地发出了这种惊呼,一路上他也无数次地对这位大婶做出了解释,但是很显然,这位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大婶对他的解释基本上是听过就忘,没过多久又要如此惊呼一次,让他的忍耐也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

    而听到两人再起争执,一旁的一位大叔拍了拍那大婶的肩膀安抚了一下她,然后转头对男女青年微微躬了躬身。

    “好了,好了。由纪子对不起,我们绝对不是故意的。志村你也冷静一点,你阿姨也是被吓怕了,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还请多多包涵。”

    原来来到这里的这一行人全部都是住在近邻的几乎居民,他们的家靠近这山区,在灾难爆发之时,他们正好在一户人家之中进行友好的街坊聚餐,之后在相互扶持之下,也在失去了很多同伴的情况下,他们才终于离开了人口集中的市区,来到了这人员相对分散的山区之中。他们也可以算是少有的幸运儿了吧。

    一路上吵吵嚷嚷,这一群人来到了黑卡蒂等人所在的超市面前,然后理所当然地也选择了这个拥有食物、用品补给的地方作为了落脚地。

    可是刚刚走到超市的门口,他们就看见了一声不吭立在门口的黑卡蒂。

    以黑卡蒂身为红世“顶之座”的习惯,哪怕是外面天崩地裂了,只要与她无关,只要不是“神”的任务,那么她都不会去多管闲事。但是有一就有二,自从紫藤成功地将黑卡蒂的自我意识正式激活开始,黑卡蒂连好奇心这种存在都出现了。就好像是一个刚刚从母体之中诞生的婴孩,黑卡蒂的自主意识在过去的世界之中得到了孕育,可是在这个世界才开始真正的渐渐形成。三无是黑卡蒂的标志,这一点不会改变,但是作为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人”,黑卡蒂不可能永远都“仅仅”是“红世之徒希望的聚集体”这种存在。

    否则,黑卡蒂未免也太可怜了。

    不过现在,外面这一群人当然是没有心情去理解黑卡蒂正在转变中的想法了,对于外面这群人来说,一个黑灯瞎火的超市大门口就那么站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虽然窈窕小巧,但是却一动不动地就那么立着,哪怕是看见了这么多人来,也没有一点要动弹一下或者要说两句话的意思。这种场景,就算是一般情况下也足以让一些胆子较小的人毛骨悚然了。更别说是在这种末世绝景之中。

    看到这样的黑卡蒂,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那个神经已经极度紧张的大婶,只见她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扭头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也不管那边究竟有些什么,更加没有想要拉着其他人一起的想法,她就这么一个人冲了出去。一声惊叫也随着她跑出去的行动同时响起:

    “怪物!又是那些怪物!!”

    这慌乱的惊叫,凄凉的痛呼划破了原本安静的夜空在附近久久徘徊,一瞬间,这一群人就好像是炸了营的败兵似地同时惊慌起来。原本只是黑卡蒂站在门口好奇地看看外面的动静而已,怎么就演变成这种情况了呢?

    不过总算,还有两个人仍旧保持着冷静。那就是已经受伤了的由纪子妹妹与她的哥哥志村。在志村的搀扶之下,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蹭到了超市的门外,隔着大门生怕惊动什么似地向里面悄声问道:

    “喂!你是活人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黑卡蒂终于能够摆脱了那好像是看戏一般的状态缓缓摇了摇头。

    “不是人类。”

    淡淡的声音表述着对于黑卡蒂来说最为准确的事实,但是这个回答在门口的兄妹听来完全就是一个小女孩在恶作剧了。那些怪物可没有一个会说话的,如果是那些怪物的话,就算不是在听到动静之后就像疯狗一样扑上来,那最多也就是因为没有发现目标而漫无目的地晃荡。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能够想黑卡蒂这样做出“真实”回答的。

    “真是的,既然还活着就不要这样一声不吭地站在这里吓人嘛,虽然那个阿姨确实很讨厌,但是你现在越是这么吓她,她就只会越吵闹。不合算啊。”

    “不会再吵了。”

    听着这对兄妹的话,黑卡蒂扫视了一眼已经跑到正常人夜间视线之外的那个大婶,在她的面前,一个真正的死体正因为听到了她的大喊大叫而向她的身后猛扑过去,可是这大婶却一点也没有发现。

    于是,吵闹的叫喊声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第一时间将那大婶的气管咬破,她哪怕再恐惧,再痛苦也只能用她那已经开始漏气的喉管发出没有任何底气的低音,而在外面的几人也很显然发现了声音消失的真相集体愣住了。就在这对兄妹好奇地向外张望之时,黑卡蒂的肩膀之上放上了一只手。

    “去帮她解脱吧。”

    声音温柔却不失刚强,是毒岛冴子。

    夜间入睡的时候,毒岛冴子与黑卡蒂的位置是最接近的,早在外面开始吵吵嚷嚷的时候,警惕心相当高的毒岛冴子其实已经被惊醒了,而被惊醒之后的毒岛冴子看见的却是比她更早察觉到外面情况的黑卡蒂走出办公室的背影。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没有叫醒其他人而只是默默地穿上外衣跟着黑卡蒂走了出来。走出来之后,恰好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黑卡蒂说的什么志村与由纪子这对兄妹不知道,但是毒岛冴子知道黑卡蒂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才这么说的。再结合现在这个世界的状况,毒岛冴子很自然地想到了原因。

    “不需要。”

    已经被死体咬中的大婶必然同样变成死体,不需要自己出手去杀死来多此一举。外面这些人与自己毫无关系,自己也没有观察他们的兴趣,所以不需要出手。

    这是黑卡蒂的判断。

    可是毒岛冴子显然对于黑卡蒂的说法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满意,她轻轻地敲了敲黑卡蒂的头,然后在黑卡蒂默然不解的眼神之中说道:

    “帮助男人保持最后的尊严是女人的矜持,这一点我曾经说过。外面是谁被咬了我不知道,但是只要对方不是你讨厌的人,那么不论对方是谁,能够帮助他保持作为人类最后的尊严,这也同样是必要的恶。杀人虽是恶行,但是在这种时候,必要之恶即是善。”

    微微偏头,黑卡蒂对于毒岛冴子话中的每一个字都是听得懂的,但是结合在一起却让她不解了。杀人对于红世的存在来说从来都不是恶,就算忽略这个问题,为什么恶又会变成善呢?在人类的思维之中,善于恶区别起来就这么麻烦?既然麻烦,又何必强行区别开来?

    在红世的规则之中,弱小即是罪,自身的强大才是最重要的。善与恶完全是浮云!

    大概是发现了黑卡蒂的不解,毒岛冴子逐渐理解了黑卡蒂现在的思维状态——对于人类的感情,黑卡蒂完全不熟。于是她随手从一旁的货架上抄起了一根铁质的晒衣叉,牵起黑卡蒂的手就走了出去。

    “看看吧,人类最后的期望。”

    在外面的马路之上,被咬破了喉管的大婶正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咬伤她的死体已经被她的丈夫,也就是之前为她说话的那个大叔给击倒。虽然夫妻情深,但是大叔却在大婶最后回光返照一般的强烈要求之下停在距离她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孩子他爹,杀了我吧,我不想变成那种怪物。”

    这是黑卡蒂跟着毒岛冴子走近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这与小室孝在校园之中对毒岛冴子所说的话是那么相似。只是小室孝当时所说还是“将来时”,而现在这位大婶所说的已经是“现在时”了。不过很显然,大叔并没有杀人的觉悟,他只是低着头蹲在那不远处用力按着自己的额头,并没有回应。就算是在这种时候,杀人的觉悟也不会是人人都有的。

    “黑卡蒂,你看,此时我不会动手,他们也不会杀人,如果你不动手的话,这个大婶就会变成刚刚咬死她的死体,然后在接下来,说不定她又会对自己的丈夫发动攻击。在这种时候,你杀了她,那就是以恶行做善事。人类就是这样不断为自己寻找理由的存在哦。那么你会怎么做?”

    目光之中带着异样的神采,毒岛冴子好像是在诱导着黑卡蒂一般柔柔地说着,而黑卡蒂毫无表情地扫视了正以一种期待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大婶,停顿了一下之后,嘴唇轻轻张开……

    她会如何选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红世顶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霜家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霜家主并收藏红世顶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