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110章 有脸住在一起吗

第110章 有脸住在一起吗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婆婆在电话里说,发现家公和苏海裳赤条的睡在船铺上,气得她像疯狗一样扑上去打人时,遭到他们两人的拳打踢脚,受伤流血的去医院包扎。

    呃,这么说,有人帮我把情敌给铲除掉了。

    这个恶婆婆总该遭报应了,把年轻漂亮的苏海裳当成儿媳叫到家里来,没想到准儿媳会勾引老公,真是引蛇入宅,自讨苦吃。

    我幸灾乐祸的嗤笑:“老公,别担心婆婆了。苏海裳是婆婆叫到家里当准儿媳的,说什么要同住同吃一家亲,不是母女胜似亲姐妹,应该不会发生荒唐的事。”

    霍云天阴蜇的瞪着犀利的眼神:“我妈妈受伤入住院了,你做儿媳就这么开心。”

    “呵呵,不是了老公。肯定是婆婆撞见他们睡在一起后,暴怒的想打人,结果被打成重伤的送去医院。”

    别提我多开心,看恶婆婆以后怎么有脸说我,看她以后怎么趾高气扬的鄙视我。

    次日早上,霍云天跟教练请假了,带我赶回天河市。

    家婆王冬玲打算到妹妹家里吃饭,半路上发现忘记携带两盒干果,调转车头回去拿。她把车子停在别墅外面的路边。

    谁知道进屋里,就听到楼上传出咯咯的讪笑声。婆婆蹑手蹑脚的走上二楼,发现老公霍中宁和准儿媳苏海裳,一衣不挂的睡在双人席梦思上,哼啊的摆着姿势。

    苏海裳长得貌美如花,曾是人人羡慕的空姐,跟霍云天算是门当互对。早上三年前,苏海裳初次到家里作客,她就打心眼里喜欢希望能做儿媳。不知道为什么,交往几个月后,儿子霍云天更换新的女朋友,都让她感到惋惜失望。今年再一次带回家里吃饭,婆婆积极主动的邀请到家里吃饭,允许苏海裳住到别墅当成准儿媳,希望能撮合跟儿子的婚事。

    没料到眼前的不-伦关系,气得婆婆脸色发绿,头发直竖的抡起扫把,没头没脑的朝两人棍打去。霍中宁抢过扫把,怨恨结婚多年都是叨唠抱怨,还分房而睡的疏远冷落,毫不手软的踢打。

    敏感的时期,火爆的家庭矛盾,我没敢陪同霍云天回去。我搭出租车返回洛山村,带上孩子才敢开车过来假惺惺的探望。

    我不是真心关心婆婆的伤势,没安好心的看她被公公打得怎样的狼狈。

    我带着孩子进入别墅时,见到婆婆额头包扎止血膏,小姨了和姨丈坐在旁边劝说放弃离婚。霍云天烦躁的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听着喋喋不休的离婚方案,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霍云天见到孩子过来了,赶紧帮忙削苹果。

    婆婆见我拎着水果进去,横眉竖眼的叫骂:“你快出去,别弄脏我家的地板。”

    我假装关切:“听说你受伤了,就过来探望。”

    “我没死呐,快滚出去。死了不用你来哭丧,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溅人!”

    霍云天难为情的走过来,揽着我的腰间出门,免得触犯婆婆的虎威。

    若不是我,婆婆不会把苏海裳叫到家里来当准儿媳,谁料却是引蛇入宅咬伤自已,就把怨气往我身上撒。

    霍云天送我出门上车说:“老妈气在心头,正想跟老爸闹离婚,你别往心里放。我明天搭车去宁州学习,都交纳二十多万的学费,我得拿到飞机驾照。”

    “嗯,我在家里照顾孩子。”我得意的嗤笑,问:“爸和苏海裳去哪里了?”

    “他们搬到电器厂的正和小区,那里有一套单位房。”

    “真的闹离婚?”

    “你一副小心得志幸灾乐祸,小心我打你耳光。”

    我掩着嘴偷偷窃笑,恶婆婆平日嚣张气焰惯了,看老公和小三怎么折腾她。一旦夫妻俩离婚了,钱财房产怎么分?

    晚上,霍云天开车护送孩子回到洛山村,说是家公霍中宁有事找他,就想让我单独过去探口风。

    父亲想娶自已的前女朋友,肯定让霍云天不高兴,拒绝相见。

    霍中宁五十四岁,是飞达电器厂的工程师。早在三年前工厂倒闭后,见到儿子霍云天开办修理店生意好,就没有去工作,依靠儿子和存款生活,指望熬到六十岁退休了会有自已的退体金。

    碰上这种丑事,霍中宁倒是怪不好意。可是苏海裳的年轻貌美,跟她在一起犹如枯木逢春,仿佛人生又多姿多彩的充满活力。假如前半生的婚姻充满浮躁无奈,希望最后的人生时光能有幸福和快乐。

    霍云天送我去小区的门口,就叫我自已上去。

    我提着一袋水果上楼,见到公公和苏海裳厚颜无耻的住在一起,形同恩爱夫妻。两人相差都有二十岁了,怎么不顾曾是云天的男朋友身份,还敢勾引家公?

    家公长得方正的脸形,富足的肥壮,把小鸟依人的苏海裳握在手掌心,别提多恩爱。特别是搂抱着相亲时,感觉短命二十年都愿意。

    他们见我进来,倒是大吃一惊,热情的倒上茶水款待。

    家公带着幸福的笑容,说:“安琳,我知道对不起云天。可是云天已经娶你,跟苏海裳没有点半系。所以,请你能跟云天说一声,希望他能够凉解。”

    苏海裳穿着饱满的抹胸裙,挽着家公的手臂,帖切的靠在身上,嗲声嗲气:“干-爹已经不喜欢黄脸婆,早就想闹离婚了。现在霍云天和结婚有孩子的成家,干爹就没有顾虑的想要离婚。”

    干-爹,干-女儿,我怎么听起来别扭恶心。

    家公认真的说:“我把家里的钱都拿在手上,总共五右三十多万。如果你们云天愿意赡养我,我就要这套房子,其它钱财我不拿。要是不愿养我,我就拿钱又拿房子。我们俩都没有工作,需要有钱维持生活。”

    “干-爹,我又不是好吃懒做的女人,等到跟你登记结婚,我会出去工作挣钱。”

    “海裳,你跟着干-爹过日子,不会让你辛苦委屈。”

    听着他们大秀恩爱,干-爹干-女儿的称呼,我都尴尬羞愧。

    霍云天关心他的三百七十万私房钱,我忙问:“爸,云天说三百七十万是他的财产,能不能退还给他?这些钱是用来维持修理店,也是用来学习生活。”

    “云天要是愿意赡养我,我就把钱退还给他。再说了,他妈妈不接受你们,我会接受你们,原意帮你们带孩子。”

    我说:“爸,妈的脾气是有点急躁,你能不能向她道歉。结婚都三十多年,日子都这么过来,离婚了就不怎么好。”

    “我离婚的心意已经定下来了,也不愿再跟她生活。要不是看在儿子的份上,早就和离了!你告诉云天,他要是愿意赡养我,我就把钱退给他。”

    家公也不害躁,抢了儿子的女朋友,还有脸想让他赡养吗?对我来说,肯定愿意赡养公公而不是婆婆。

    婆婆人凶嘴巴臭,我压根儿不想靠近半步,更别说一起住。

    我告退的下楼了,去小区门外的钻上车子,把话都一一传达给霍云天。见到三百七十万不愿退还,气得霍云天苍白着脸沉默不语,驾驶着车子返回洛山村。

    特别是听到干-爹干-女儿相称,气得他扭曲着冷峻的脸颊。

    霍云天是一位孝子,双亲都会给钱赡养。只是家公用他的钱财威胁,就让他不高兴。家公随便娶哪个女人都行,只是跟前苞养的女朋友在一起,让他难于承受。

    次日早上,我送他去火车站。飞行学院的培训课程很短,要是再继续请假下去,就会影响试飞练习。还需要两个星期,就可以参加飞行测验,霍云天不愿爸妈的感情矛盾影响学习。

    在侯车室,我问:“要是离婚了,财产怎么分割?”

    “乌鸦嘴,就不能在看在我的份上,把他们当成亲爸亲妈看待。”霍云天懊恼的诉责,“再敢幸灾乐祸,小心我打你。”

    我咯咯的讪笑,捂住嘴不敢吭声。

    反正又不是我的财产,瞎操心干嘛。淡薄如外人的家公家婆闹离婚,丝毫没有影响我。哪怕家公和苏海裳抢走霍家的所有财产,都不关我的事。

    霍云天去宁州学习,我也搭车去吴北市。

    阳光小区的烂尾楼,在秦少华聘请两个施工队后,每天长达十四个小时的折除,早就把地基清理干净整齐。高德阳负责的山边盖好庙宇,在最后的粉刷时,秦少华去把麻巫医请下来,正式把残断石象挖掘出来。

    法事在早上七点钟举行,挖掘出石像后,麻巫医念咒祈请一会儿,在声声爆竹的烟雾中,众人把石像扛上卡车里,给它披上干净的布块,赶紧拉回庙宇用香料清洗,把沾满泥土污垢挑除擦拭干净,披上鲜艳的袍服,才请到正堂安坐,摆上酒肉瓜果燃香供奉。

    那是一尊山神的石像,年代久远样貌模糊。石像的周身雕刻着许多经文咒语,看起来就很怪异妖邪。众人供奉礼拜了,才离开庙宇。

    石师傅在小区的正中央,杀了一条黑毛的猪,用猪血喷酒在小区的各个角落里。然后,他拿着一把沾着红血液的杀猪刀,半夜三更拿着铜鼓敲打,高声叫喊。

    “阳光小区是我石景山的私人土地,一切牛鬼蛇神赶紧离开,否则白刀子进红刀出,杀无赦!”

    麻巫医写了一份阴间的地契,配合复印的土地文件,诵经祈求后,焚烧的拿着灰烬拿到东南西北方向去抛洒,寓意阳光小区已经是石景山的私人财产,一切非人赶紧离开。

    石景山是杀气重的凶人,命格孤寡,连鬼神都畏惧。这块闹邪的土地落到他的手中,神鬼肯定不敢逗留,连灵敏度极高的猫狗都不敢靠近他。

    地皮清理干净了,秦少华想盖起小高层的商品房,投资时间长但是回报率高。

    我和高德阳觉得不吉利,就想炒地皮的转手。阳光小区声名狼籍,整个吴北市最邪门的鬼宅之一,网络报纸上都四处造谣说死了十几个人,给下的结论就是活人勿近,否则死于非命的恐慌定论。

    地皮都不值钱,难道盖起房子鬼来住?

    我和高德阳投资钱少,也不好劝说秦少华,由着他主导整个项目。

    我怕霍云天一个人在宁州寂-寞,就赶紧搭车上去陪他。家公家婆激烈的闹离婚,甚至都告上法院去了,正在进行财产分割的协商。

    霍云天听说公-公离婚后,就会跟苏海裳结婚。一旦怨气难消,他做儿子的不方便出面,就让我返回天河市。主要是他的三百多万存款,不愿被他们分割出去。

    婆婆王冬玲聘请律师,以老公霍中宁婚内出轨为由,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要求获取所有财产。夫妻双方共同的财产有,存款一百六十三万,一幢价值三百二十万的联排别墅,一套三房两厅的单位房,一辆福特车子。

    另有夫妻俩帮忙儿子霍云天保管的存款三百七十万,已经被家公霍中宁拿走。夫妻俩的一百六十三万,也是在家公的手中。

    霍云天跟我登记结婚前,为了防备我的侵占,把钱拿给爸妈保管,不料他们闹离婚的要瓜分财产。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精明过头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到别墅去见婆婆,她灰头灰脸的跟律师商谈,没给我脸色的叫嚷:“快滚出去,别来弄脏我家的地板。”

    “婆婆,别墅是霍云天出钱购买的,就挂在你和家公的名字上。你们不听劝告的闹离婚,应该把别墅的一部份财产分给霍云天。”

    “好你个溅人,就知道你图谋不轨,趁机想来抢夺霍家的财产。”

    婆婆凶神恶煞的朝我打来时,慌得律师和小姨子赶紧劝止。她不依不饶的叫骂,侮辱我是破坏家庭和睦的罪魁祸首。

    我不愿跟她争执,开车去电器厂的正和小区找家公和苏海裳。两人有外情的发生关系后,早就做好离婚的准备,并且把夫妻俩和儿子的存款,悄悄的转移出去。

    霍中宁有他的打算,人老了不好找工作,也不愿出去工作,就想靠着儿子儿媳生活。

    我开车到正和小区,停在七幢三楼前,敲响公公霍中宁的房门。

    不知道这对干-爹干-女儿怎么有脸睡在一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