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人不哭 > 第146章 老公,别这样了

第146章 老公,别这样了

作者:幸运的往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云天发动车子,擒着嘴角发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觉得我爸没了腿就是残疾人,办事能力肯定不行。秦少华就是重口味,是个男人就喜欢的变-态佬。

    我坐在旁边听着霍云天的讪笑,不悦道:“老公,他是我爸,做女婿的能不能尊重他。”

    “哈哈,我会尊重岳父大人,只是觉得太离谱了。”

    爸妈一直喜欢秦少华做女婿,甚至不在乎他是那种人。可惜我替霍云天生下孩子,人家又愿意娶过门,只能硬着头皮接受现实。

    --

    次日上午,我在公司财务室里,打电话给后妈林清月。

    我没拐弯抹角,就问她是不是拿钱给前夫治病和孝敬家公家婆。

    后妈承认说:“琳儿,家公家婆待我好,前夫也是患上癫狂病才殴打我。他们家为了给儿子治病,都落得倾家荡产,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一直住在破坏的瓦房屋里。我仗着你给钱变得富贵,才希望能帮他们一点忙。”

    “嗯,你心地好我不怪你。”我蹙着眉头想了一下,忍不住问,“听说,你跟前夫睡在一起?”

    后妈犹豫了片刻,缓缓的解释:“我前夫很可怜,营养不良又黑又瘦,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子。去年我拿钱送他去大医院治疗,现在才好起来。我们夫妻一场,我不忍心他贫穷落迫的病死。”

    “妈,你要是把我当成亲生女儿看待,就跟我说实话。”

    后妈惶惑的语气:“琳儿,你怎么问这种话?”

    “到底有没有?”

    “我是看到前夫可怜,没钱又生病,也没有能力另娶别人。我就陪他睡了,反正我是不能生孩子。”

    “你们睡了几次?”

    “去年我送他去医院,晚上陪他在一起就睡了。算起来到现在,就几十次了。”

    几十次了?好频繁的嘛!

    怪不得老爸发火,我生气的问:“你是我爸的妻子,眼里到底有没有他?”

    “我喜欢你爸,真心真意的爱上你爸,他想要什么我都给他。你爸有你和我照顾,生活滋润富足。可是我前夫没人照顾,才让我可怜他。”

    “妈,你找借口跟前夫睡,惹我爸生气的闹离婚了,可别怪我们父女心狠。”我厉声吩咐,“你今天就回来吧,别惺惺作态的同情可怜你前夫。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还想跟我爸过日子,就赶紧回来。”

    后妈呜咽的哭泣,说:“你爸有钱了,就变得挑衅。他嫌弃我长得黑丑,就想去外面找新鲜漂亮的姑娘。他经常在我面前说,要是我长得白嫩漂亮多好,看我一身的粗糙黝黑就反胃口。我听多了,也是心酸难过。”

    我生气的诉责:“我拿钱给你们生活,希望好好的过日子。你们就仗着有钱胡作非为,随意在外面乱找-女人乱找男人,还满嘴道德仁义。要是你们再这样,赶紧回青山屯去,别来烦恼我。”

    我生气的挂掉电话,觉得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哎,在青山屯过着清贫的日子,夫妻俩还能相敬如宾的恩爱,甚至去拍了结婚纪念的碟片。怎么跟我来到城里过上舒适的生活,就朝三暮四的各想东西,饱暖思银意的胡来,真是可恶。

    ---

    霍云天有空陪我们去福源小区看别墅。

    这是一座新开发的别墅小区,入住率高达百分之五十,欧式风格的两层半别墅,一幢接一幢保持距离的座落在绿树花草中,风景优美配套齐全。

    我们四人在售楼员的热情带领下,几乎把整个小区都逛了遍,想挑选位置优越的房子。整个小区的户型设置都是一样,就差地理位置。

    为了谨重考虑,又反复的寻找挑选,最后相中靠近洛河边,屋后背靠洛山的136号别墅。他们父子都一致相中,说是好地方。我们两个女人都没有意见,老公住在哪里我就住哪里。

    后妈知道我要购买房子,知道霍云天不信鬼神,又讨好的打电话过来:“琳儿,你叫云天去请风水师来看过了,才能购买。”

    “家公有认识的风水师,选中了会请来看。”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住错房子会倒霉的。”

    “妈,我知道了。”我生气的说,“你在太平县探望二姨,不许再跟你前夫来往,否则我也不能原谅你。”

    “我没跟前夫一起,就是二姨重病没人照顾。”

    后妈跟我爸电话沟通了,求得谅解不急着返回来。

    次日,家公请来两个风水师看过了,都说房子旺财旺人气,没有什么缺陷或是不吉利。霍云天在确认小区的资质和产权的完整合法后,才叫我付款的办理手续。

    周日的晚上吃过饭,我把孩子送到婆婆家里,顺便跟她说在福源小区购买别墅的事,打算把彰华小区的房子给她们住。

    婆婆懊恼霍云天购买房子都不提前跟她说,更可恶是允许家公和柳梅一住过去住。唯一让她欢心喜地的事,就是婆婆喜欢彰华小区,小区有她熟识的牌友,有习惯早晚跳广场舞的伙伴,搬回来住意味着回家的感觉。

    次日早上,我陪同婆婆去海东新区的福源小区。

    她们见到房子的位置在郊区,好山好水好风光好房子,就是人气清冷没有主城的繁华。大概是婆婆不喜欢,让我和霍云天警惕,防止被家公和柳梅骗钱就回去了。

    霍云天找想一位适合居住养老的地方,挑选许久才选中福源小区,肯定不会出错。别墅是我们的爱巢,让我充满向往,希望早点装修好了住进来。

    ---

    大概在一月底,施工队在青萝山谷里兴建一个水池,用水管把温泉水引入水池里,冒起浓浓的烟雾,散发出刺鼻的硫磺味。

    高德阳花钱请来天河日报的记者,写了一篇〈最美的温泉,泡澡圣地青萝山〉发表在报刊上。另外的晚报上写着〈最美的天河温泉,冬天里最佳的休闲圣地〉为标题的宣传软文,随后在电视网络上借势的宣传出去。

    这是拥有六百万人口的天河市,包括五区四县的管辖境内,发现开发的唯一温泉,引起全城议论,引来大量的游客开车前来青萝山。

    天河市旅游局下属的旅游集团派人过来跟白娜联系,了解情况后,打算出资一亿三千万购买青萝山经营管理权。高德阳外出投资,暂时不在天河市,电话回应说不愿转让。秦少华更是不答应,想开发的兴建大型度假旅游区,才出资一亿三千万,更是别想了。

    在月底时,我在公司的财务室里上班,见到旅游集团的董事长侯万涛,亲自过来跟我和秦少华相见,以温泉是国有资源为由,属于稀有资源为由,希望归市政管理,旅游集团愿意出资一亿六千万全额购买,也遭受秦少华的拒绝。

    随后是官方来人半说情半威胁,说为了大局考虑,把青萝山景区让给市政管理,打造成为一个五A级的旅游景点,提高天河市的知名度。假如不愿转让,就要取消掉我们的经营开发资质。

    几天后,秦少华接到市委秘书的通知,说是付书-记在办公室里接见我们三个股东和副经理白娜,并且派人专程到公司通知,连旅游局和旅游集团的人都打招呼,说是青萝山景区必须归市政下属单位管理。

    假如我们私人老板公然跟上级对着干,也别想经营了。

    我们准时在书记的办公室里,亲切友好的商谈。秦少华也不愿得罪,愿意为了大局考虑,把青罗山景区转让出去,但是价格不能太低。说是为了开发经营青萝山景区,我们费神费力,冒风险的出巨资兴建进山公路,希望在转让价格上可以再提高。

    高德阳也不含糊,央求付书-记出面,把转让价格定在六亿八千万。

    在会见付书-记后,旅游局和旅游集团的人想继打来电话,愿意开价到两亿。秦少华想多拿钱,执意说价格太低了,要求再提高。

    我的股权最少,也没有话语权和管理权,一切由少华作主。晚上,我们几个人一起吃饭,决定撑下去,没拿到合适的价格,哪怕打官司也不转让。

    吃过饭了,秦少华回富贵园小区陪怀孕的吴艳儿,我开车返回彰华小区。

    家公和柳梅在客厅里跳着舞,见我回来了关小电视声音。柳梅客气的倒上一杯茶水过来。听说付书-记召见我们几个老板,也让家公担心。

    他坐下沙发上,擦拭额脸上的汗水,问:“安琳,书-记怎么说?”

    我把手提包放到沙发上,接过柳梅递过来的温水:“就是讲大话讲空话呗,说要为天河市的大局出发,兴建旅游名城和温泉胜地,希望我们服从大局的转让给旅游集团。”

    家公喝了半杯水,说:“民不与官斗,只要不亏本就把景区转让出去。咱们求财也求平安,万一他们没事找事的说起你参与精工集团内幕的事,就怕会惹来大麻烦。”

    “我们也担心这件事,许多股东都被抓走了。”

    家公慎重的央求:“你跟秦少华说,宁愿少收点钱,也要保住平安。自古以来,有哪个私人老板敢跟官方斗,聪明知趣的就赶紧转手出去。哪怕青萝山景区再值钱,都不要跟官方抢。”

    “嗯,我也是跟少华这么说,就是高德阳想多拿钱,再拖一段时间再说。”

    我们在聊着,见到霍云天喝多酒的打出租车回来,车子停在饭店的停车场里。我扶着他上楼去洗个温水澡,帮擦拭身体。

    两人从卫生间洗澡出来,走回房间的躺在铺上。

    我坐在旁边揉着脑门,问:“老公,头还晕沉吗?”

    “还有点疼,晕麻麻的。喝了五种不同类型的酒,我一下子承受不了。”霍云天平躺在铺上,说,“我最受了啤酒和白酒混在一起,喝起来很恶心反胃。”

    “要是下次再碰你,你就干脆只喝啤酒。”我拿过被子盖住他的身体,说,“老公,我下去替你煮碗酸梅醒酒茶,喝了你会好受一些。”

    霍云天一把拉扯住我,凑过上身前,说:“我不喝茶,我爱喝你的水。”

    他热切的埋在身上,抓住的吸取,像似甜蜜的。

    房门敲了敲推进来,家公端着一碗煮好酸梅醒酒茶进来:“儿子,你喝碗醒酒茶,会让你好受些。”

    我尴尬的拿过外衣披盖在身上,接过家公递过来的茶水,给微熏得满脸通红的霍云天喂喝醒酒茶。

    家公提醒说:“喝多酒了,不能躺下睡觉,免得伤害到身体。安琳,让他酒醒了才能休息。”

    “好的,我知道了。”

    一般醉酒就睡下去的人,就容易伤害身体。

    在喝过一大碗酸酸的解酒茶,霍云天抱着我,斜靠在铺头上相拥。

    霍云天抚揉着我身体,凑过来贪婪的闻着散发的清雅休香:“老婆,要是把青萝山景区转让掉了,以后能不能不用工作了,就在家里照顾我和孩子。”

    “不行了,老公。”我不愿意做一位寂聊的全职妈妈,“整天呆在家里等着你上下班,会很辛苦。我喜欢工作,生活才有充实感。”

    “我做为设计师,有部份图纸和方案可以在家里完成,不一定去公司。我在家里工作的时侯,希望能经常看到你。”

    “嗯,如果是这样,我愿意陪你。”我能理解道,“只要看到你,陪在你的身边,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老婆,你真是善解人意。”

    我舒适安逸的躺在霍云天的怀里,结实健壮的上身,露出线条优美的肌肉,散发出暖暖的热气,熏得我仰头跟他相吻,陶醉的陷入爱意中。

    霍云天想让我俯下去亲,撩起他的情爱,担心道:“老公,每天都需要,你会很累。”

    “怎么了,担心我不行。”

    “老公,你要是真心爱我,就要懂得节制。”我温柔的劝止,“上个星期,你一直加班加点的工作,睡眠不足的情况下,还要挤出时间陪我。老公,只要陪在你身边,我已经知足了。”

    “老婆,你人真好,有你陪着我很幸福。”

    “谢谢老公。”

    柳梅穿着一件长款的毛呢大衣,在外面敲门,端着两大杯的温水和绿茶进来,说:“你都醉酒了,没见下来喝水,你爸就叫我送上来。”

    “辛苦你了,把水放在桌子上。”

    我拉过被单,遮盖住身体。

    柳梅把水放在桌子上,忐忑不安的站在铺边上,说:“你们两人都忙着上班,白天都见不到你。所以,我想趁着我们没休息时,想求你们一件事。”

    云天疑惑的瞅了我,我不知情的吩咐:“你先坐下来,别客气。”

    柳梅拉过椅子,端身正坐的说:“情况是这样的,我老家的房子破旧漏水了,都准备过年,让我爸妈住得都不安宁。所以,我想问你们,能不能给钱回家盖房子。”

    我昨天隐约的听家公提起,说:“柳梅,这事你应该问爸,他答应了我们没意见。”

    “老公说,家里由你们作主,叫我来问你们。”

    “你想拿多少?”

    柳梅低声的说:“老公给我十万,你们给我十六万,总共二十六万。本来二十六万是够钱了,就是我哥想在县城购买一块地盖楼房,说是村里人都搬出来了,也想住在县城。

    我犹豫一下,说:“我跟爸商量了,再给你回复。你手头还有多少钱?”

    “我给哥五万,还剩下二十万的存款。”

    “你哥有多少钱?”

    “他没有钱,就是靠我赞助。”

    我沉思片刻,提醒说:“哪怕他是同父同母的亲哥,也不能轻易给钱。不如这样,用你的名字去县城购买地皮盖房子,算是你的房子,允许你的爸妈过来住。你哥你嫂人品好有孝意,就让他们过来住。要是没孝心一肚子的坏水,房子是属于你的,随时都可以叫他们离开。”

    柳梅听了想了想,感激的落泪:“安琳,你真聪明,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我好笨呀!”

    柳梅是计划把盖房的几十万给哥哥,用他的名字去盖房子。

    “上次听到你说了,你嫂子说话刻薄,惹得你爸妈不高兴。你盖起一幢楼子,就叫你爸妈过来住。反正房子是你的,谁对你好以后房子就给谁。这么一来,你哥嫂才会害怕的尊重你。你要是犯傻直接拿钱给他,以后都不一定赡养你爸妈,你就得吃亏了。”

    柳梅抹着泪水,呜咽道:“我真是好傻,还答应说给我哥几十万。幸亏你给我出主意,否则把二十万给他们了,以后还一定能孝敬我爸妈,盖的房子不一定给爸妈住。”

    “你先下去跟爸商量具体怎么做,我会给你钱。”

    “嗯,谢谢你了,安琳。”

    柳梅感激抹泪的站起来,正想转身离开。

    霍云天看着她的转身,问:“柳梅,我爸岁数大了,不能缠着太多,会伤身体。”

    她羞怯的抹着泪水,红着脸低声道:“他懂得节制,有五天没跟我了。”

    五天?

    惹得霍云天担心的问:“他是不是生病了?”

    她摇头的低声道:“老公说没有心情。”

    没心情?

    霍云天朝我面面相觑了,握住我的手说:“老婆,咱们下楼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人不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幸运的往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幸运的往来并收藏女人不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