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05章 再遇袭杀

第0005章 再遇袭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不凡离开大名县南下,初始还走在人流密集之地,无甚烦躁,待走过南乐县城,人烟却慢慢稀少。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步难”,赵不凡此刻终于体会到这句话是多么正确,当初随卢俊义北上还不觉得,现在独自南下,可真是尝尽赶路的辛苦,那种孤独和寂寞最是难熬。

    这天晌午,天气闷热,赵不凡包袱中的干粮用尽,久久找不到人家,心中甚急,骂骂咧咧地加快脚程。不多时转过官道的转角,陡见前方村口有间茶铺,大喜过望,赶紧走过去坐下。

    “茶博士,筛几碗酒来解解渴,熟牛肉也上些个,再弄些肉干包好,我要带走!”

    “好嘞!”茶博士高声回应,笑着筛酒去了。

    这时候的酒还是使用发酵法做的压榨酒,酒糟与酒液混合,因而喝前都要筛去酒糟。

    此时正直晌午,茶铺里的过路人不少,赵不凡好奇张望,却被角落处的大和尚引去目光。

    这大和尚膀大腰圆,胳膊几乎有常人大腿般粗细,穿着朴实的僧衣,脖子上悬挂八十一颗佛珠,腰佩戒刀,桌子旁有把月牙铲,此时正专心吃着酒肉。或许是天气太闷热,他吃得冒汗,便将僧衣褪下半边,露出满是肌肉的身子,上面还刺着漂亮的花绣,与普通和尚大为不同。

    那大和尚似乎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猛然转过头来,见到赵不凡目光,大声喊说:“你只盯着洒家作甚?”

    这个时代,酒肉和尚很多,喜欢在身上弄花绣的人也多,赵不凡也没多想,笑着回道:“我见你花绣端是漂亮,忍不住多看上几眼,见谅!”

    大和尚对身上的花绣显然很满意,高兴地说:“原是看我花绣,那你随意看吧!”

    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吃着酒食,不多会儿,大和尚结账离开,赵不凡则在茶铺坐了会儿,待天气凉爽些才再度起行,走了大约二十多里,前方道路越加蜿蜒险要,树木也很茂盛,他转眼看到路前有座石碑,上书黄泥岗三个大字。

    赵不凡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取下腰间水壶饮上几口,自言自语道:“这岗上凉爽,便在这里歇歇!”

    伴随着话音,他寻到一处大树,抱着镔铁棍坐到树根,却不想酒劲上涌,困意袭来,不知不觉便睡过去。

    突地,大树上惊起一阵劲风,黑影闪掠而下,刀尖直劈赵不凡的脑袋。

    赵不凡被那劲风惊醒,就地一滚,险险躲过这次暗杀。

    眼见那刀尖在土地上戳出深洞,他心中暴怒,正欲责问,却见四面八方又有六人袭杀而来,只得挥起镔铁棍应战。

    片刻后,他认出这些人来,怒声道:“你们这些泼贼,竟然穷追不舍?”

    那些蒙面贼没有回话,只拼尽全力厮杀。

    赵不凡的武艺今非昔比,只将一根铁棒舞得密不透风,铁棒真个犹如杀棒,招招刚猛。

    不多会儿,赵不凡抽着空子,使出蟒蛇出洞,铁棒狠狠戳到凌空砍来的黑衣人胸口,只将其戳得胸腔凹陷,口喷鲜血,倒飞而出,落到地上再不动弹。随后又顺势横扫,一挑、一转,一劈,将左边冲来援救的黑衣人打得脑浆崩裂,当场毙命。

    眨眼间损失两人,那些黑衣人惊惧,纷纷退后,围成一圈,不敢上前。

    领头那贼目露寒光,冷声道:“想不到卢俊义那厮还真是倾囊相授,竟让你的武功突飞猛进。”

    赵不凡经过此番交战,发现这些黑衣人武功不算高,不可能重伤大师傅,当下厉声喝问:“你们的武艺肯定杀不过我大师傅,杀我师傅的人是谁?”

    领头那贼很不甘心,咬牙道:“卢俊义那厮实在可恨,竟敢教你这小子功夫,我家相公早晚会灭了他!”

    “哼!有本事就将你主人的名讳报出,这般藏头露尾,不过鼠辈!”赵不凡冷喝出声,却见对方既不回应,也不上前交战,心中甚是疑惑,只得主动杀上前去。

    那些黑衣人也再不说话,只顾拼力厮杀,赵不凡且战且走,不多时便又劈翻两人,剩下的三个黑衣人越加难以抵挡。

    可即便如此,他们仍旧死战不退,着实不顾性命。

    这让赵不凡非常惊愕,能养出这等死士的人,绝非寻常。杀至最后,那些黑衣贼接连被铁棒打翻在地,唯独剩下武功最高的领头人还狼狈支撑。

    激战少顷,那黑衣贼实难匹敌,赵不凡忍不住再度质问:“你非我敌手,又不是杀我师傅的人,怎还不逃?”

    黑衣贼道:“若这次再失败,夺不到秘籍,我必死无疑,还往何处退!”

    “既是如此,那便休怪我手下无情!”伴随着话音,赵不凡再加三分力。

    那黑衣贼有些绝望,心存死志,没想远处却又有一黑衣人疾驰而来,手提长枪,身法了得,远远便大声怒吼:“你等为争功,竟不等我赶到便先行动手,险些令这小子走脱,定难逃相公责罚!”

    此人的出现让黑衣贼有片刻分神,本欲答话,却被赵不凡找到机会,一棒打翻在地。

    那赶来的黑衣人大怒,长枪急刺,赵不凡丝毫不敢怠慢,猛力挥棒抵挡。

    刹那间,强大的劲力从那枪头传来,赵不凡两手发麻,虎口崩裂,“蹬、蹬、蹬”连退五六步才稳住身形,心中震骇。

    那黑衣人借着兵器撞击的反震力跃退,并没受到伤害,但却很惊讶赵不凡能挡住他全力一击。

    因为摸不清赵不凡的虚实,他没有急于攻击,站在三丈外观察破绽,神情颇为凝重:“你怎能挡下我全力一击,这般年纪便如此了得?”

    “哼!你一个人就想取我性命?笑话,且吃我一棒!”赵不凡大声厉喝,提棒欲打,待那黑衣人摆出防御姿势,他的身形却陡然顿住,催动轻功,直接转身狂奔。

    这举动太出乎预料,那黑衣人反应过来时,赵不凡已飞跃出数丈,当下气得大骂:“你这混小子竟然这般狡诈!”

    赵不凡根本不管他,只管全力逃离。

    这恶贼的武功甚是了得,赵不凡虽然挡住对方全力一击,但已受到不轻的伤害,心知自己绝对无法匹敌,因而在对方还不清楚自己虚实的时候,先吓吓对方,然后抽身逃跑。

    两人一追一逃,速度非常快,那黑衣人的轻功明显要更好些。

    赵不凡心中焦急,正不知该如何摆脱黑衣人,却陡然看到前方有个大和尚,扛着月牙铲,缓步前行,这不是别人,正是曾在茶铺有过一面之缘的酒肉和尚。

    大和尚似乎感觉到后方动静,诧异地回过头来,待看清形势,顿时大喊:“兀那兄弟,你遇到贼了?”

    赵不凡本来不愿拖累别人,只想着冲过去便罢,没想这大和尚竟然胆子颇大,看明情况还敢大声打招呼,当下担心其被身后的黑衣人顺手解决,便大声喊说:“大和尚,快跑!往另一边跑!”

    大和尚有些发愣。

    “跑?为什么要跑?跑哪儿去?”

    赵不凡此时已奔至他身边,再也顾不得他,直接一冲而过,后面那黑衣人也紧跟着赶至,但没有对大和尚动手,只是冷声扔下一句:“秃驴休要多管闲事,滚!”

    大和尚听得这话,气得七窍生烟,猛然一挥月牙铲,跟着追过来,怒吼道:“你这直娘贼光天化日下抢人,还敢骂洒家,给洒家站住,且吃俺一杖!”

    这个时代“直”同“入”,是个多义字,直娘贼的含义不言而喻,是很恶劣的骂语。

    黑衣人极其恼怒,意欲回身杀死大和尚,却担心赵不凡借此时机走脱,只得骂道:“秃和尚且莫张狂,待我杀死前方这人,便来取你人头!”

    “洒家人头在此,你且来取!”大和尚毫不示弱,大声回应。

    前方的赵不凡听得后边言语,心中大急:“大和尚,你快跑,这恶贼武艺高强,常人难敌!”

    大和尚不以为然:“小小直娘贼有何惧,洒家两铲子便将他结果了去!”

    一时间,黑衣人提着长枪追赵不凡,大和尚拽着月牙铲追黑衣人,你追我赶,倒是一幅奇景。

    可惜大和尚的轻功似乎不好,追了一阵,距离反而拉得更远,他心中恼怒,气得大喊:“前方那小兄弟,你这般跑甚?且停下来,让我劈翻这厮!”

    事实上,赵不凡内力不济,正有些无可奈何,陡然听到大和尚那般说,想着力竭后也是个死,不如拼死一搏,当下咬紧牙关,身形急停,顺势旋身,铁棒当作战刀用,当头对着急追而来的黑衣人劈下去。

    黑衣人早有准备,冷笑一声,侧身避过,长枪顺势撩起,直将赵不凡吓得纵身跳开,接连在地上翻滚。

    此等良机黑衣人岂会错过,只见那铁枪刺出点点寒光,逼得赵不凡在地上翻来覆去,狼狈抵挡。

    幸好大和尚赶至,眼见此景,直接高高跃起,犹如猛虎跃扑,月牙铲带着呼啸的劲风,狂砍而下。

    “直娘贼安敢逞凶!”

    黑衣人闻言大怒,头也不回,顺手挥击。

    “给我滚!”

    “铛!”

    金铁交击的刺耳声响起,黑衣人神色剧变,整个人都被劈得砸到地上,拖着滚出数米远,喷出一口乌血。

    大和尚大笑不止,舞着月牙铲杀将过去。

    “你这厮着实蠢笨,竟敢这般硬挡洒家!”

    黑衣人哪曾想到这和尚如此厉害,再不敢大意,急忙起身,挺起铁枪与他激战,嘴中惊喝:“和尚休要多管闲事,这件事你管不得,必惹来杀身之祸!”

    大和尚爽朗大笑,声音雄浑:“泼贼,洒家今天偏要管,你能奈何?”

    黑衣贼恨得牙痒痒,却毫无办法。

    霎时间,只见场中刀来杖往,劲风凌厉。

    大和尚打出凶性,将月牙铲舞得威猛绝伦,真犹如罗汉再生、佛陀转世,端是凶煞。赵不凡仅是在后方看着,已有胆寒之感。

    三十招后,那蒙面贼已抵挡不住,接连被大和尚的劲力震得口吐乌血。

    黑衣贼有些胆寒,怒急大喝:“你这大和尚必定付出代价。”

    言毕,他却不敢久战,抽着空子急退。

    大和尚顺势一劈,月牙铲的尖端划到其背部,留下长长的伤口。

    黑衣贼痛哼,却又强自忍住,趁着大和尚来不及回招,几个眨眼便跑出十几丈远。

    大和尚有些不甘,但知道自己轻功不行,并没有追上去,只大声笑骂:“直娘贼,洒家还没打过瘾,怎就落荒而逃?”

    那黑衣贼心中极度愤恨,顿住身形,转过头来遥遥怒视:“贼和尚休要得意,你今日鲁莽出手,已惹下天大的麻烦,即便你武功盖世,也终将为此付出代价。”

    大和尚怡然不惧,月牙铲重重一挥,陡然大喝:“杀!!!!”

    这声音真如万雷齐发,震得人心胆俱寒,那贼吓得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再不敢乱嚼舌根,加快速度狂奔而去。

    赵不凡见贼人退走,心中稍定,上前对着大和尚作揖行礼:“多谢大师救命之恩,不知大师如何称呼,小可定将厚报!”

    大和尚回头看他半晌,爽快笑说:“洒家姓鲁,法号智深,因背上铭刻花绣,所以江湖上唤俺花和尚,但洒家本是军人出身,生平喜好酒肉,难守清规戒律,因而莫唤洒家大师,以免辱及佛门高僧!”

    赵不凡愕然呆立,怎么也没想到会碰见鲁智深,在他记忆里,这可是个猛人,待缓过劲来,顿时笑说:“那小弟便斗胆叫声哥哥,只不知哥哥方才所使杖法唤作何名,小弟见其威力,甚为拜服!”

    听得赵不凡这般称赞,鲁智深颇为高兴:“那是洒家自创的疯魔杖法,俺自幼习武,所学驳杂,原本也没有合用的武艺,直至在五台山文殊院出家,方才在智真长老的帮助下,将平生所学汇集整理,并结合佛门功夫创出这疯魔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