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14章 暴怒的鲁智深

第0014章 暴怒的鲁智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不凡施展轻功跑上不久,果真感觉那乌利可安不曾多追,这才与何大野止住脚步。

    何大野长舒口气,靠着树杆喘息,满是皱纹的脸上流露庆幸之色。

    “总算躲过一劫,想我将要退伍,可不愿这般死去!”

    赵不凡仔仔细细打量他许久,想起早前这何大野说的话,皱眉问说:“你怎知乔帮主?怎知丐帮武艺?似乎很熟悉?”

    何大野摇摇头:“我早年曾是丐帮弟子,曾跟随乔帮主力抗契丹,如何不知丐帮事?小兄弟,我便在这里劝你一句,你看上去武艺颇好,可真不要莽撞,契丹武士亦有武功,虽然武学不如我大宋兴盛,但寻常兵士却比我们宋兵强,只因他们天生强壮,更能吃苦,更加凶暴。除非有****能有当年的乔帮主那般武艺,不然休要独自逞强。”

    这些话赵不凡听得懂,寻思片刻,奇怪地问道:“你武艺这么好,在边关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个普通士卒,不得升迁?”

    这话让何大野有些沉默,片刻后才沧桑地说:“我曾当过都头,可后来被同乡好友揭穿身世,录入军籍归档,从而遭贬为士卒,终身不得升迁!”

    “身世,什么身世?”赵不凡好奇追问。

    何大野瞥眼看看她,拍拍身上的积雪,淡漠道:“我是契丹人劫掠宋境后遗留的孤儿,我母亲含辛茹苦将我抚养长大,却在我十六岁那年上吊自杀,军中很多人都知道这事儿,大家都敬我,但终究在军籍上不得升迁!”

    赵不凡沉默,歉意地低下头:“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

    “无妨,这么多年,那些事早已随风而去,我只想早早退伍,带着妻儿去南方享福!”何大野豁达地笑笑,随之指着前路说:“走吧,哨岗不用再去,那里的弟兄肯定都死绝了,咱召集躲藏起来的弟兄赶回平安寨报讯,我知道一条崎岖的近道,若没带重物,便可涉险过去。”

    雪风呼啸,赵不凡与军中弟兄走那崎岖的近道,迅速返回平安寨,连夜将事情禀报李都头。

    李都头得知始末,极为震惊,只让他们先去歇息,自己则去拜见甘指挥使,商议对策。

    回到营内,疲惫的赵不凡无暇多想,很快沉沉睡去。

    次日上午,急促的铜铃声突然响彻军营,赵不凡惊得急窜而起,匆匆披挂,提着镔铁棍冲出营帐。

    只见营内兵士来去匆匆,老兵神色严峻,新兵惶惶不安,全都向着校场集结,那些昨夜返家歇息的兵士也迅速赶来。

    赵不凡伴随着人流走往校场,不时拉住别的兵士询问情况,却无人知晓。

    便在这时,却见前方林冲身影,赶忙跑上去拉住他:“冲哥,你可知发生何事?”

    林冲见是他,忧虑道:“不凡小哥,辽军促使叛贼打开城门,里应外合,前后夹攻,已攻陷淤口关,如今正攻打狼城寨,此番恐是要去援救,若狼城寨有失,我们平安寨也难以幸免!”

    这话让赵不凡心里的怒火“嗖”地腾起,感到难以理解,暗暗痛骂:淤口关这样的险要关塞,怎么会短短时间就失陷?契丹人潜入境内,那么多人知道,难道就没做防备?这都什么庸人在统兵?”

    很快,平安寨的士兵在校场完成集结,甘指挥使让新兵留守,带着四百老兵,匆匆起行。

    赵不凡、鲁智深和林冲虽是新兵,且平日里也甚为低调,可高强武艺终究被各都头看在眼里,都被带着同往。

    沿途急行军,满是肃杀之气,赵不凡位列精锐军士中,手持镔铁棍,踏着厚厚的积雪,迎着咧咧寒风,闷声疾驰。他因为本身携带武艺,因而被编入精锐军士,战时可以自由选择最称手的兵器。

    “快!弟兄们加快步伐!”

    将官的呼喊声不绝于耳,兵士脸色更加沉重,人人都明白,形势恐怕很不好,路上不时还可看见成群的百姓,面色悲戚而惊惶,拖儿带女,冒着寒风,背井离乡,行往那未知的南方。

    突然,队伍停下来,队列中的赵不凡尚不明情况,便听指挥使和各都头大声呵斥,命令兵士结阵。

    训练有素的老兵们迅速排开,赵不凡做为精锐,与鲁智深和林冲都列至前排。

    此时,赵不凡才看到前方村子的景象。

    只见辽兵在村子外整齐列队,最前方押着一排老人、汉子和少年,他们被缚住手脚,打断双腿,跪在地上,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手持戒刀的辽兵,如同将要行刑那般!

    另一边则是少女和妇人,他们被剥得干净,正遭受部分辽兵惨不忍睹的玷污。

    如此众目睽睽之下,那些辽兵竟做出这等惨绝人寰的事,赵不凡瞬间怒气上头,只觉得整个人都快“炸”了。

    那为首的辽将非常壮实,脸上有两道刀疤,眉目间全是残暴,见宋兵列阵,他策马前行两步,张狂大喊:“你们这些宋狗,我大辽让你们进贡粮食金银,你们竟敢不送来,今日便是后果。”

    带队的甘指挥使策马上前,怒声回应:“耶律虎,你契丹人侵我领土,杀我同胞,侮我妻女,实乃禽兽不如,今日若不报仇雪恨,我怎还有脸面存活于世!!”

    耶律虎张狂大笑,甚为得意:“你们宋人本就该死,不乖乖做我大辽国的奴仆,却还意图反抗,今日我契丹勇士便要当着你们这些宋兵的面,手刃大宋子民,辱你妻儿,让你们看看,违抗大辽的命令是什么下场,让你们记得清楚明白。”

    待说完这番话,耶律虎重重挥手!

    刹那间,辽人刽子手尽皆手起刀落,上百颗人头落地,不论老人少年,只要是男的,全被杀个干净。

    赵不凡直看得目呲俱裂,双眼冲血。那耶律虎的笑声,更是让他涌起满腔杀意,从来没有任何时候,他这么想杀一个人,这么想将他千刀万剐!

    此时,那些辽兵仍在当众玷污着女人!

    那些少女,那些妇人,那空洞的眼神,那绝望的死意,彻底将宋兵引爆。

    甘指挥使再也按捺不住,提起长枪,怒声大喝:“耶律虎,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哼!”耶律虎毫无二话,直接催马冲出,大声喝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宋兵的兵力明显处于弱势,甘指挥使有心斩杀耶律虎,震慑敌军,当即持矛杀出。

    耶律虎眼放寒光,提着战斧,发出怪异的嘶吼,催马迎战。

    积雪四溅,劲气纷飞,只见两人在场中策马激斗。

    眨眼间,两人便走上十几合,宋兵拼命嘶喊,只为甘指挥使加油助威。

    正激烈时,耶律虎突地冷笑:“你这点武艺,还敢与我厮杀,找死!”

    伴随着话音,他手中战斧突然强力数倍,电光火石间,一斧将甘指挥使劈下马,连惨叫都不曾发出,再不动弹!

    耶律虎肆无忌惮,立马长笑:“你们宋兵记住,这就是违抗大辽的下场,这就是你们不送金银钱粮给大辽的下场,我们便要杀你袍泽,辱你妻儿!!!!”

    “记住!!你们是奴仆!!!”

    “永远是我大辽的奴仆!!!!”

    “你们每年都当来进贡,今年胆敢不敬,这便是给你们的教训!!!”

    宋兵胆寒,好些人都在默默垂泪!

    这是赤裸裸的屈辱,这是最可耻的玷污,这是最残忍的尊严践踏!!

    军中那些都头亦无奈,打不过便是打不过,恨得咬牙切齿,却拿着耶律虎无能为力。

    这时,鲁智深“炸”了,整个人都“炸”了!

    他嘴中突地“爆”出惊天震吼,没管什么命令,拖着月牙铲杀出。

    耶律虎立在马上冷笑:“不识抬举!”

    鲁智深毫无惧色,杀意沸腾,狂奔至耶律虎身前,远远便高高窜起,犹如佛陀跳涧,重达六十多斤的月牙铲,从空中狂斩而下,劲风奔涌!

    耶律虎感到那威势,瞬间震撼,提气嘶吼,挥开长柄战斧横档。

    “铛!!”

    刺耳的金铁声,那画面仿似有片刻的定格。

    飞溅的积雪,半空狂斩的鲁智深,惊骇抵挡的耶律虎。

    可仅仅是刹那,战马嘶鸣,四腿齐断,张狂的耶律虎从马上直直跌落,被打得跪在地上,双膝深深陷入雪地,明显已经断了。他的双手更是在颤抖,手腕彻底变形,整个人就那么跪在雪中,战斧也被击落一旁,动也不能动!

    鲁智深盯着他,恨欲狂,怒满腔,一把撤下自己那不太合身的兵甲。

    衣甲爆碎,飞散四方,他露出那壮得不似人的身躯,浑身花绣,仰天嘶吼!!!!

    刹那间,辽兵惊惧,宋兵愕然,满场静谧。

    鲁智深将月牙铲插入地上,单手提着耶律虎的头,将其跪姿转而面向那些死去的百姓。

    “洒家今天要你这直娘贼磕头谢罪!!!”

    他摁住耶律虎的颈脖,一下又一下,直往地上掼。

    待连行三次叩首,鲁智深又将他单手提起来,撕碎他的衣甲,直让他光着跪在雪地中。

    “你便在这里跪着,永远跪着,冻死也跪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