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47章 荣升

第0047章 荣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形势突然剧变,眼见赵不凡一步步走向自己,骆灰有些慌乱,扯着嗓子吼道:“赵不凡,你不但勾结辽国,还挑唆军民造反,这是夷灭三族的大罪,你不得好死!”

    “我勾结辽国?”

    赵不凡冷笑,看也懒得再看他一眼,犹如背书那般,朗声宣布起来。

    “政和五年八月初七,骆灰收买迎客来酒楼的店小二,伪造房契霸占迎客来酒楼。原店主怒而奔赴霸州城,意欲上告州府,骆灰亲自出手,将其截杀在半途,随后为减除后患,暗中灭杀店主满门老少十一口,最老者七十一岁,最幼者一岁!证人,郑明、甘熊、黄飚!证据,骆灰失落的贴身佩刀一口!”

    “政和五年十一月初一,骆灰听说贵丰村吴老财家中的田地是祖传,地契没有到官府备案,因而派人偷取他家中的地契,然后伪造地契强占吴老财土地二十三亩,并打断吴老财长子的右手,逼迫其全家南迁,至今不知去向。证人,郑明、甘熊、徐大牛。证据,伪造地契的印章。”

    “政和六年正月十五,骆灰派人扮作盗匪,去往河间府抢掠民女十九人,尽数带回花月楼为妓,逼迫花月楼老鸨听从于他,所赚钱财独占六层。证人,花月楼老鸨、郑明、甘熊及被抢民女。证据,花月楼账单。”

    “政和六年二月初三,骆灰收服峨儿山盘踞的盗匪,专抢过往商旅行人,证人…………”

    随着赵不凡一条条念出骆灰罪状,满场鸦雀无声。

    当十几条罪状全部念完,赵不凡这才冷眼看向骆灰,一字一顿道:“直接死于你手中的富商、百姓、官差合计七十八人,间接因你而死的人还无法计数,此刻人证、物证俱在,你如何抵赖?”

    骆灰面如死灰,眼神恶毒地看向甘熊。

    “你为什么背叛我,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薄!”

    甘熊怒道:“你天天辱骂我,动辄拳打脚踢,稍有不同意见,你还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若不是没办法,谁会听你的命令。赵指挥使找上我,说服我协助他揭穿你,我都兴奋得三个晚上睡不着觉!”

    骆灰深吸口气,咬牙切齿地看向郑明。“甘熊太蠢,只知道喊着上阵杀敌,傻啦吧唧的,我只当他是条狗。可郑都头,我待你总算是不薄,真把你当作心腹看待,你为什么也要背叛我?”

    郑明笑道:“当初霸州防御战,我跟随赵副指挥使血战大半月,生死与共,不说顶天立地,但自问也是条好汉,怎么会到你帐下当狗?我最初来投靠你,本就是赵副指挥使的吩咐,不过你这人太狡诈,想博取你的信任还真是费了我一番心思!”

    “你不是嫉妒赵不凡吗?你不是恨他独占功勋,你却没有得到升迁吗?”骆灰气得嘴唇都咬出血来。

    郑明冷笑一声,随之又看向赵不凡,眼中满是敬仰。

    “当初霸州防御战面临绝境,赵副指挥使一个人扛着大旗,高高站上城楼,喊出一句华夏男儿永世不屈,慷慨赴死,你能明白那是怎样震撼吗?他一个人冲向万千辽兵,毫无惧色,你能明白那是什么样的胆色吗?当时绝大多数百姓误会他,可他仍旧无怨无悔,死战不退,他为的是什么?这样的人,我即便想嫉妒,可真的嫉妒不起来,因为我至少还有人性!”

    随着话音落下,郑明冷漠地看向骆灰,沉声接道:“可你呢?你算什么?你勾结辽国,伪造书信,陷害赵副指挥使,这些都是我亲眼见到,那个辽国人现在还被你藏在指挥司的后院,你有什么好说?辽国人做梦也想杀死赵副指挥使,甚至牺牲一个契丹兵士来配合你,这正说明他们忌惮赵副指挥使,说明赵副指挥使是我们的英雄,你这个狗贼算什么?”

    骆灰再也说不出话来,心知大势已去,整个人都软倒在地。

    从始至终都保持平静的朱探事突然拔刀出鞘,冷漠地道:“想不到果真是你勾结辽国!”

    赵不凡惊愕地转过头去。

    旁边的许巡检更是惊奇问道:“朱探事也查出有人勾结辽国?”

    朱探事冷然道:“陛下在上次辽国入侵后,已经亲自传令我们皇城司,要求查出所有勾结辽国的人。我们皇城司追踪这件事足有一年多,近来我查到些线索,已然怀疑这骆灰,没想今日却被赵副指挥使揭穿!”

    “不好!”赵不凡突然发出震吼,急速窜至骆灰身前。

    可终究是晚了,骆灰七窍流血,显然已经用内力自断心脉。

    朱探事也紧跟着跨步上前查看,待确认骆灰已经没救,懊悔不已。

    “唉!真该第一时间禁住他的武功!”

    可赵不凡听到这话,眼神却非常阴郁,心中暗道:我没想到也就罢了,可这朱探事是皇城司的密探,天天接触这种事,为什么也没想到?甚至还有心情在旁边对许兄解释?若不是他说话引走我的注意力,骆灰也没这么容易成功自杀!

    心中产生这个怀疑,赵不凡再看朱探事的时候,总觉得他有些古怪。不过赵不凡也没有表现出来,现在骆灰已死,他就成为这里的最高指挥者,当下忙着驱散百姓,抓捕相关的罪犯,可惜那个藏在指挥司后院的辽国人服毒自杀,没能活捉。

    待忙完这一切,时辰已近正午,作为主人,赵不凡邀请许巡检和朱探事同到酒楼,略尽地主之谊!

    席间喝酒时,气氛也还算热烈,可赵不凡发现,朱探事吃饭喝酒的习惯也很怪,总显得有些别扭,可具体哪儿有问题,他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只是种感觉。

    酒足饭饱,许巡检急着返回霸州城复命,朱探事却选择留下来,言他还有些事要在雁头寨调查。

    赵不凡安排他到驿馆住下,这才悄悄返回自己的家,如今事情告一段落,他也需要休息两天,理清思绪,然后再设法调查其他勾结辽国的人,至于那个朱探事,他现在很怀疑对方,所以什么消息都没透露。

    六天后,朝廷快骑飞奔到雁头寨,同行的还有霸州的兵马都监周陶。

    赵不凡接到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快马冲到指挥司外,那朝廷派来的人是个小太监,让周陶在门外等着,自己却趾高气扬地走进司衙内,尖着声音喝问:“你就是赵不凡?”

    “在下便是!”赵不凡拱手应声。

    小太监瞥着他半晌,尖着声音道:“蔡相前几日上奏陛下,言你破辽有功,三天前你们雁头寨又来八百里加急,言你揭露骆灰通敌叛国一事。陛下听后,龙心大悦,亲自下令枢密院,将你的官阶晋升为保义郎,知雁头寨。你今后可就是雁头寨的知寨了,恭喜恭喜!”

    大宋的官制特别复杂,分为官阶和差遣,保义郎就是官阶,决定品级和俸禄。知寨则是差遣,决定实际掌控的权利。

    如太尉高俅,太尉只是他的官阶,决定俸禄和品级,如今位于太尉官阶的将领,不下十人,而他之所以权利大,是因为他的实际差遣是殿前司的“都指挥使”,是殿前司的最高将领,而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司、侍卫亲军步军司,合称三衙,统领着大宋的主力禁军,因而权利极大。不过,枢密院才是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三衙只有统兵权,没有调兵权,听从枢密院指派。

    此刻,赵不凡听到自己官升保义郎,并没有多少欣喜,因为保义郎这个官阶按九品制换算,那就是正九品,还不至于让现在的他惊喜,真正意外的是差遣,成为雁头寨的知寨,那雁头寨的军政权利将全部落在他手中。

    如今他镇守的地方,仅仅是雁头寨东寨,西北边隔着两里还有个西寨,两寨如同牛角,彼此对望,成为防备辽国的重地,而两寨各有一个指挥的兵力,加起来就是一千人,今后都将归属他管辖。

    那小太监似乎也看出他很高兴,抿着嘴笑道:“赵知寨,你年纪轻轻,这升迁可着实有些快,此次不仅仅是蔡相提携你,梁公公也没少在陛下耳边说好话,他老人家听蔡相说你很懂事,同样有心栽培你!”

    梁公公是谁,正是大太监梁师成,官拜太尉和开府仪同三司,这两个不是差遣,都是大宋的官阶品级。开府仪同三司是文官的最高官阶,太尉是武官的最高官阶,其中太尉的地位要低两级,这也是大宋重文轻武的结果,武人本被看不起,因此地位低。

    可梁师成不同反响,身为太监,却同时拥有文官和武官的最高品级,平日里更是时常替皇帝起草圣旨,代写政令,深得皇帝恩宠,权利或许没有,可说的话却谁都要听,百姓都暗中叫他“隐相”,意思就是隐藏的宰相,除了皇帝和皇后,谁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赵不凡这会儿听出小太监话中之意,心中暗道:难怪会是个小太监来传信,想来是梁师成要求的,现在不能得罪!

    想到这些,赵不凡直接返身去后堂,片刻后拿出两条金砖,笑着说:“小公公,你远来辛苦,这点金子不成敬意,再劳烦你转告梁公公,明年他生辰时,定有生辰纲送至东京汴梁!”

    “哎哟哟!!赵知寨果真才智过人,不愧是大宋的栋梁之材。”小太监一边急急将金条放到怀中,一边连连点头:“咱家与赵知寨今后都是自己人,自家人不亏自家人,你放心,我不但不耽误事,还一定在梁公公面前美言几句。有蔡相和梁公公提携,今后你必然平步青云,如果你的位置不高,又怎么更好地办事呢?”

    “那就有劳小公公了!”赵不凡不动声色,微微笑了起来。

    他知道,他终于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