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侠行水浒 > 第0078章 兵马都监

第0078章 兵马都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春风不时划过脸颊,昏昏沉沉的赵不凡感觉自己在快速移动!

    虽然他处于迷糊状态,但仍旧能感知身边的事,他知道史文恭挡住了耶律庆哥,更知道苏定在背着他跑,可他却张不开嘴,说不出话来,现在的他太虚弱了,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股清凉的液体滴落在嘴里,很凉很凉,那汁液顺着喉咙流入体内,让滚烫的心和胃都有了凉意。

    这让他舒服了很多。

    凉风再度吹拂在脸颊,他感觉苏定再次背起自己前行,可无边的困意也紧接着袭来,他无力支撑,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沉寂,持久的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当赵不凡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身体已经不如之前那般滚烫,对周边环境的知觉也更清晰了些,可他还是无法张口说话,嘴巴彷如有千斤般沉重,始终无法张开。

    走走停停,时昏时醒!

    有时候赵不凡感觉苏定似乎在与人打斗,有时候他又感觉到冰凉的汁液流入嘴中,尽管弄不清具体的情况,但他却能感觉到身体在迅速好转,身体不再发烫,体温也渐渐降下来。

    具体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到了人很多的地方,嘈杂的脚步声,士兵兴奋的呼喊声,不断涌入耳中,甚至还隐约听到李邈的关切询问。

    这时候,他的心才彻底放下,精神一松,昏睡过去。

    三日后,赵不凡醒来,精神已经好很多,甚至能开口说话。

    守着他的卫兵见状,立刻冲出了营帐,没多久就带着李邈和苏定等人匆匆赶来。

    李邈走在最前,神色非常紧张,待走到赵不凡床边,立刻关切地问道:“不凡感觉如何?可有不适?”

    赵不凡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声音干涩。

    “多谢李大人挂心,还算好!”

    “这就好,这就好!!”李邈长舒口气。

    赵不凡心忧战局,待缓口气,顾不得自己还很虚弱,立刻强撑着问道:“大人,宋辽战事怎么样了?”

    李邈没有急着回答,亲自上前捡起滑落到床下的被子,细心地给赵不凡盖上。

    “不凡,你安心养伤,战事很顺利,自你烧辽军的粮草后,他们军心浮动,我组织兵士发动了两次突袭,目前已经他们赶回益津关和瓦桥关内,虽然谈不上大胜,但战局还是占据优势,我目前已经命兵士在险要地带修筑北狼寨,打算今后便将此地作为抵御辽国的前沿,辽国若想从益津关和瓦桥关发兵南下,那就必然要打掉这里。”

    “李大人选择的地点可是北狼坡?”赵不凡追问。

    “正是!”李邈笑着点点头。

    赵不凡轻轻喘息着道:“李大人果真精通慧眼如炬,益津关和瓦桥关失守后,这北狼坡确实是最适合的防御点,最好能兴建三寨,采取联防之策,彻底遏制辽军南下的道路!”

    “正如你所说!”李邈注视着赵不凡的眼睛,两人目光相对,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片刻后,李邈笑着接道:“看到你没事,我这颗心也放下,比起破辽,你的安危更重要,你是大宋的栋梁之材,虽然你我的战略构想略有不同,但这不妨碍我对你的欣赏,希望你能尽快康复,更希望你今后能与我一同镇守霸州!”

    “嗯?”赵不凡眼中微露疑惑。“大人这是……”

    李邈含笑道:“你尚且不知道,根据最新情报显示,辽军内部缺粮非常严重,他们与金国在北方连年交战,府库非常空虚,你此次烧掉的粮草是辽军接下来一个多月的供应,而他们本来的设想是孤注一掷,以战养战,可失去最基本的粮草补给,他们的军队根本无法维持,所以这霸州之战,你奇袭粮草一举,可谓是阴差阳错地捅破命门。

    如今辽兵退回益津关和瓦桥关,我们顺利挡住辽兵南下,你当属首功。我前些日子已经上奏陛下为你表功,陛下亲自下达诰命,拔升你为霸州兵马都监,协助我统御霸州兵马,并且还在霸州加设一支禁军编制,兵力为一个军,由你兼任军都指挥使,可自行从各地厢军抽调组建!”

    “此话当真?”赵不凡瞬间激动地撑起身子,没想却扯动伤口,缠裹的白纱布瞬间就红了,痛得他倒抽冷气。

    “你莫要激动!”李邈急忙扶着他躺下,微带笑容地责怪说:“你身上的伤远比看上去要重,要注意养伤,我可不想因为一句话而让大宋痛失良才,虽然我们意见不合,但自从那天听到劫粮时的前因后果,我便坚信,你一定是大宋的未来,以你身先士卒的勇气,痛惜部下的仁心,当断则断的魄力,慷慨赴死的决断,进退有序的理智,正是名将所应该具备的才能,而你还这么年轻,你的未来还有很多可能!

    我麾下的子弟兵向来心高气傲,看不起几个人,可跟着你劫粮归来的两百多人,每日都在谈论你,张口闭口全是敬仰,在你没回来的时候,他们每日都在期盼,当苏定背着你回来的时候,他们更是个个热泪盈眶,在你营外等了一天一夜,直到医官确定你没有性命之危,这才各自回去。将士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没有谁是傻子,你这个将军怎么做的,他们看得到,所以他们服你,爱戴你,整个大宋除去折家军这几支劲旅,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让兵士愿意跟着赴死?”

    赵不凡被这番话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笑:“李大人,其实我不想死,没您夸得那么有勇气,劫粮的时候,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那么选择,每一个选择都是被逼无奈!说句心里话,真面对死亡的时候,心里也很恐惧!”

    李邈听完这番话,瞬间大笑不止,轻轻锊着胡须道:“天下谁不怕死?谁无缘无故就想死?重要的不就是你关键时刻的选择?”

    说着,他再次深深地看过赵不凡,高兴地转身离去。

    “我便不打扰你了,好好养伤!”

    “恭送大人!”

    待李邈带着别的将官走出帐去,苏定这才走上前来,面色微有些激动。

    赵不凡看着他,强撑着拱手谢道:“苏定,我是你和文恭从战场上背下来,从死人堆里拖出来,这份情义永在我心!”

    苏定笑着摇摇头:“庄主,你待我们不薄,这是我们应尽的本分!”

    “好兄弟,我赵不凡今生绝不负你!”

    一席话,说出了赵不凡的心声,他是真的很感激苏定和史文恭,若非两人竭力相护,他必死无疑!

    苏定没有再说,不善表达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赵不凡也不希望太尴尬,默默将这份情记到心里,很快问道:“对了,文恭现在怎么样?可否安全回来?还有我受伤至今究竟过了多久?怎么霸州之战结束得这么快?”

    苏定默默盘算片刻,皱眉道:“文恭比我们早两日返回,那****拦住耶律庆哥,让我背着庄主先走,可没想更多的追兵接连赶来,他虽然比耶律庆哥武功高,可终究寡不敌众,为了不让辽兵追上我们,他就引着辽兵往另一方逃,虽然有些惊险,受了不轻的伤,但还是安全回来。

    属下背着庄主本来应该先回来,可因为沿途要为庄主找草药退热,所以走得慢,再加上途中还遇到过辽国的高手,所以绕来绕去,就在山里耽搁了好些天,再加上李大人趁势进军,军队的行动飘忽不定,我一时半会儿跟不上大军,所以过了近二十日才找到这里,这时候庄主的伤情已经恶化,即便我沿途已经尽力处理伤口,但还是发炎感染。

    幸好李大人及时召来所有医官,下达死令,这才逼得医官竭尽全力,但庄主的病情几度反复,花费十多天才真正稳定下来,所以前后总计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赵不凡瞪大眼睛,有些发懵。

    听到史文恭没事,他心里很是松口气,可想到这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苍白的脸上瞬间又增添几分忧愁。

    他躺在床上,双眼望着营帐的顶端发呆,久久都没有说话。

    苏定看出他似乎有心事,奇怪地问:“庄主,这辽兵已退,只要北狼寨尽快修建起框架,具备防御能力,迫使辽军不能轻进,此战就算结束了,庄主怎么还这般忧心忡忡?”

    赵不凡苦涩一笑:“这个我明白,有李大人在,辽兵很难打过来,我现在并不担心,至于沧州和清州那边的战局,我鞭长莫及,担心也没用。我现在是在想钱,如果按你说的日子算,我最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弄不到足够的钱,那将面临很多很多的问题,不比打仗容易!”

    “钱?”

    苏定疑惑,想了想说道:“庄主,如果是聚贤庄的事,那我们大家省着些就是,暂时不发俸禄也行,弟兄们都不会说什么,以庄主您的能力,早晚会有办法解决,现在还是应该好好养伤!”

    “唉!不是俸禄的事,是一百万贯,我需要凑齐一百万贯!”赵不凡无奈叹气。

    苏定如遭重击,咋舌道:“一百万贯?”

    “是啊!”赵不凡叹口气,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真是英雄难过钱关,纵然赵不凡和苏定可以在战场上纵横来去,不皱眉头,却独独被这钱给弄的焦头烂额!

    苏定闷了很久,最终很是无力地低声轻语:“庄主,这个我是帮不上忙了,别说一百万贯,没投奔庄主前,我每月能赚三、五贯钱就已经心满意足,实在无能为力!”

    赵不凡看到他面对钱时的可怜模样,笑着出声安慰:“你不用多想,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很快就会好的,不要为难自己去想全然不懂的事!”

    “唉!”一声叹息,苏定再没有吭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侠行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毅铭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毅铭情并收藏侠行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