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河向导传说 > 第11章 关爱情感缺失的儿童

第11章 关爱情感缺失的儿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侯森慢悠悠的回答道:“我只是关爱一下智障儿童。”

    顿时满班哄堂大笑。

    年老的教师气的全身发抖。

    寻肆说道:“老师,他妨碍上课,对在座的所有同学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他说完接着就想:这个人长得跟夏天临太像了,可是内在却恶劣的出奇,哪有夏天临的半分温柔,尤其是这个人还顶着一张跟夏天临一模一样的脸,简直是败坏夏天临的形象。

    “闭嘴,你真想找揍。”夏侯森警告道。

    啪一声,年老的教师关掉了全息投影,教室四周的窗户,全部自动打开,耀眼的阳光透了进来。

    老教师对夏侯森说道:“请你出去。”。

    夏侯森坐着无动于衷。

    老教师激动起来:“孺子不可教也,你可有半分当年天临帝的风采,怪不得如今帝国四分五裂,后继无人啊。”他捶胸顿足,面对这个夏氏族现今唯一的太子只觉得前景一片暗淡。

    夏侯森已经习惯了每个人都这样说他,他一脚踢开了面前的金属桌子,站了起来,他背着光,投下的身影将寻肆整个都遮盖住了,他恶狠狠的瞪了寻肆一眼。“一会儿下课,你给我等着。”

    这个班的很多学生立刻给寻肆送去了自求多福的表情。

    寻肆却只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不是夏天临,虽然长的像,但不是那个人。

    寻肆站着,对于时间的流逝似乎都失去了感知。

    转学生惹了夏侯森这件事,很快在学生之间传了开来。

    夏侯森上完两节课后就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寻肆虽然心里一再告诫自己这个人不是夏天临,可是寻肆还是忍不住那个位置上看。

    中午吃饭的时候,寻肆没有去学生的食堂,他自己找了一个人比较少的草坪坐了下来,这是他两世第一次专门有人给他做的便当,所以打开饭盒的时候,寻肆就像开一件宝物盒子一样。

    帝都华京星球的中央行省马上要入夏了,因此到处都是绿荫,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将斑驳的阳光撒了下来,有一些落在寻肆身上,有一些落在了做的精致而又用心的便当上,微风吹了过来,草浪起起伏伏,就连那些斑驳的阳光都摇摇晃晃。

    寻肆夹起满满的一筷子菜,正准备将它送进自己的嘴里时,头顶上冷不丁的传来了几声不怀好意的冷笑。

    “幺,吃饭呢!”一个人站在了他的左侧。

    “我都还没吃饭,这小子都吃了。”一个人站在了他的右侧。

    “哎呀,是妈妈的爱心便当。”一个头发颜色夸张的青年,将手抄在口袋里站在了他的正前方。

    这三个人将他围了起来。

    寻肆没有理他们,兀自吃着自己的饭,只觉得这些人将一个宁静的中午毁了。

    见到寻肆没有理他,那个青年猛地一抬脚。

    他说道:“哎呀,没看见。”

    寻肆手里的便当盒,还有里面那些美食,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就滚落进了草地里。

    那三个人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寻肆猛地站起身来,怒瞪着那些人。

    然而他在那些人的身后发现,站在不远处叼着一只烟的夏侯森,也正看着那三个人。

    寻肆盯着滚落在地上的饭盒说道:“你想干嘛?”然而其实他这话是对夏侯森说的。

    夏侯森会意:“看你不顺眼而已。”

    寻肆立刻顶了回去:“看我不顺眼,还特地来找我,真难为你了。”接着他的目光一转,看向那个一脚踢翻了自己的便当的人命令道:“给我捡回来,一粒米都不准少。”

    夏侯森也听到了他的这个声音,却忽然觉得脑海深处有什么炸开来一样,他随即觉得鼻子一热,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气息全都往他这里蜂拥而来,混杂成各种古怪的让他的忍受不了的味道,就是想要不闻都不行。这些刺激的气息,刺激着他的嗅觉,他觉得越来越难以忍受,而且甚至有黏糊糊的液体从鼻腔里流了出来。

    夏侯森伸手一摸,又低头一看,手掌上赫然是血迹。

    可是眼前找寻肆事的不良少年,眼睛都直了,他没有注意到夏侯森的异常,而是乖乖的去听寻肆的话,立刻蹲在了地上,将饭盒捡了起来,在草丛里面开始一粒米一粒米的找。

    夏侯森的额角突突的跳,鼻血不断,他的手使劲捂住鼻子,可是所有的气息好像不要命一样往他鼻子底下钻,他甚至都能闻到几英里外水的气息。

    水的气息.........怎么回事。他吸了吸鼻子,突然发现鼻子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

    在所有的,好闻的难闻的味道之中,有一种清凉的寡淡的味道,尤为清晰。

    夏侯森一抬头,不对,这股像水一样的气息,不是远处的,好像就是从这小子身上出现的,而且越来越清晰,在微热的入夏时节显得尤为凉爽,让他的整个烦躁的意识都清明起来。

    夏侯森大步走过去,心想,这小子绝对有古怪。

    然而,那个在地上捡便当的不良少年正巧挡在了夏侯森脚步前,他就好像傻了一样趴在地上,一粒米,一粒米的往饭盒里装。

    夏侯森的目光越来越可怕,因为他很清楚,却又不得不肯定,他的嗅觉在刚才一瞬间觉醒了。

    爬在地上捡米粒的人挡住了夏侯森,以往这人早早就会给他让开路,可是现在这人就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夏侯森没有往更深入去想,他一脚将那个人踢开,一把将寻肆扯到了面前,如同河流一样的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一个激灵,霎时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寻肆。

    被夏侯森一脚踢开的人,猛然间回过神来,挠了挠头,竟然不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满头问号的看向四周。

    寻肆表情不变,黑目直视着夏侯森,仿佛要看到他的灵魂深处去。

    夏侯森心里那阵狂躁的感觉,在靠近寻肆的一瞬间消失了,这是他第二次有了这种感觉,第一次还可以解释是他不想揍这么瘦小的家伙,可是这一次呢,他发现只要面对这小子他在大的怒火都能消失。

    “你流鼻血了。”寻肆的领子被他揪着,可寻肆还是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摸出白色的手绢来,递到了他的眼前,见夏侯森无动于衷,他便轻轻的伸出手去擦他鼻子底下流出的血迹来。

    夏侯森的看着他的动作,不自觉得就缓缓松开了手,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放任寻肆这么做,可是那个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少年,仰着脑袋,伸着胳膊帮他擦鼻血,却让他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噗通噗通的加速跳了起来。

    即便受到了欺负,寻肆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瞪着大大的黑目看着他。

    夏侯森不知怎么的,觉得脸皮有点发热。

    少年很瘦,皮肤很白,迎着阳光看上去很薄,甚至能看到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夏侯森觉得这样很容易就可以在上面留下痕迹。

    夏侯森想着想着,只觉得脸上越来越热,他本身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只能一把握住了那只正在给自己擦血迹的纤细手腕,好让寻肆停下这个动作。

    他说:“好了,不用擦了。”

    寻肆逮了下手腕,发现挣脱不开。他木着脸说道:“那你放手。”

    夏侯森没听他的,却用手掌一捏,只觉得这小子怎么这么瘦,手腕比一般的妹子都要细,又看了一眼散落在草丛里的饭盒,突然就涌起了一股莫名奇妙愧疚感。

    “我哥,就没好好照顾你吗?”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后悔了。

    寻肆歪着头,眨了下眼睛,眼底似乎有什么微动:“你是在关心我?”

    夏侯森脑袋一扭,一边拉着寻肆就往该学院一处建筑走去,一边说道:“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寻肆只好“切”了一声。

    可是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了脚步说,语气却变得极为认真:“不要将我第二感官觉醒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听到了吗?”

    “不然会怎样?”寻肆疑惑的问道。

    夏侯森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他拉着寻肆走的极快,寻肆踉踉跄跄几乎小跑才能跟上他的速度,他一路往前大步走着,穿过操场,来到一个极为华丽的大厅。

    寻肆只觉得眼睛都看花了,拱形廊柱的支撑起一个诺大的大厅,而大厅的天花板上吊着一排巨大的水晶灯,在大厅内,许多新伊顿公中的学生们手里拿着餐盘,在自助区内选择各种食物,见夏侯森逮着寻肆匆匆而过,许多人纷纷驻足观望。

    夏侯森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围观,他谁也没管拉着寻肆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迎面走来一位身穿黑色的军装的人,寻肆只猜到了这个人是位哨兵。

    这位哨兵对夏侯森十分的恭敬,见到了夏侯森时头用力的一低,手被在身后问到:“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

    可是夏侯森的脸色却因为在看到这名哨兵时,变得极为难看:“我没让你来学校。”

    “这是元首大人的命令。”那名哨兵说道。

    夏侯森脸色阴沉只好说道:“送吃的来。”他说完,身边的人就拉开了一间房间的门,寻肆还没有反应过来,夏侯森一把将他拉了进来,然后将他按坐在一张桌子前。

    身穿黑色军装的哨兵,在夏侯森身边站定。

    夏侯森对那名哨兵说道:“这是我同学,我有话单独对他说,亚兰你先出去,这里用不着你了。”。

    亚兰却用非常正式的口吻拒绝:“元首大人非常担心太子安全,所以派我来保护太子殿下,任何与太子殿下有过接触的人都要上报元首大人。”

    夏侯森的表情僵了一下,寻肆能看出他压在眼底的情绪,可是尽管如此再不痛快,浮现在夏侯森脸上依然是公式化的笑容:“好吧,你就这里看着好了。”

    寻肆不知为什么,他能猜出夏侯森那种不得不妥协的气氛。

    这是以前的夏天临身上所感受不到的。

    “吃。看什么看。”夏侯森对寻肆说道,似乎这哨兵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外,预料之中。

    寻肆回答道:“我关爱一下情感缺失儿童。”

    夏侯森:“找揍。”

    寻肆一低头,才注意到刚才光想夏侯森的事情了,却没注意到什么时候侍者已经将牛排还有其他的食物摆到了他的面前。他继续说道:“所以说要关爱情感有缺陷的儿童。”

    “你......”.夏侯森又当着寻肆的面,将脚挪上桌,寻肆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人怎么教养糟糕到这种地步。

    可是站在夏侯森身边的哨兵却好像完全无所谓一般。

    寻肆心底涌上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夏星洲为什么会让他从这个学校进圣德向导学院。

    既然夏侯森是当今的太子,那名夏星洲又是什么人,他们跟夏天临有什么关系?夏侯森跟天临长的那么像,可是看样子却没人在意他的命令。

    若是放在以前夏天临一道命令,又有谁敢不服从。

    可是现在,这个哨兵却分明违抗了身为太子的夏侯森的命令。而且夏侯森第二感官觉醒的事情本来应该事件好事,可是他本人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呢?向导觉醒的话不想让人知道,寻肆还能理解,但是哨兵他却无法理解了。

    总之一切迹象表明,夏侯森虽然是个太子,可是却好像受制于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河向导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关耳王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耳王策并收藏星河向导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