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浮生若梦 > Chapter 27:父亲(7)

Chapter 27:父亲(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  一个人喝完了粥,又慢慢啃完了整整一只卤鸭,我才从床上翻身下来。已经是傍晚时分,晚上还要开工,得出门了。

    下楼的时候Lucas正好从暗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叠照片,一抬头对上站在楼梯上的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把照片藏在身后:“哇,你走路怎么悄无声息,你是女鬼吗?卤鸭和粥都吃完了?好吃吗?”

    我眯眼,八卦的目光朝他身后瞄去:“藏什么呢,那么神秘?该不会……是你梦中情人的照片吧?”我开玩笑。

    Lucas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胡说八道,我哪有什么梦中情人!是《QUEENC》的照片,商业机密。”

    瞧这谎撒的,一点专业水准都没有。我可做了他五年的私人助理,在我面前他还有什么商业机密可言。其实他不让我看我也猜得到,所谓梦中情人,不就是严立婷么。

    一涉及严立婷,我的心情顿时就疑是银河落九天了。

    当初我在巴塞Lucia的店里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真心没想过我和她的关系会这样错综复杂,复杂到我的大脑有些消化不了。于是我挥挥手:“好吧,商业机密。我晚上要开工,可能会回来得很晚,你不用等我了。”

    见我没打算追根问底,Lucas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点头一脸谄媚的笑:“去吧去吧,加油加油,争取拿个影后回来,我继续冲照片,拜拜!”话音未落,转身溜回暗房,关上门“喀嚓”一声锁好。

    小样。

    我没好气地冲暗房门挥了挥拳头,也没空再逗留,换了鞋急冲冲地就出门了。凌风接了个唱歌比赛做评委,最近时间紧张得很,难得他今晚有空导演下了命令要抓紧时间拍摄,我可不敢迟到。

    才出了电梯,就有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拦在了我的面前:“林夏薇小姐,林先生想请您去一趟。”

    我当下一愣,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嘴边的话已经冲口而出:“我不去。”

    口气极差,满满都是火药味,但那男人的脸色丝毫没有改变,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林小姐要去的。”他的语气平静。

    我一咬牙,扬起脸问他:“我说了不去,怎么,你打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强制带走我吗?要知道这大厅里可是装了摄像头的。”

    那男人挑了挑眉,脸色依然平静:“既然林小姐知道这里众目睽睽,是公众场所,就应该乖乖合作跟我走,站在这多和我纠缠一秒,随时都有被狗仔拍到的危险。”他朝周围看了看,“如果事情闹大宣扬出去,恐怕对林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真想跳起来往他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上狠狠踹上一脚。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去,可我心里知道这男人说的话却是对的。这里是公共场所,现在是全民狗仔的时代,别说是专业娱记,就是周围那些有意无意飘过视线来的服务生,手里的手机都分分秒秒准备好了在网上爆料。

    他终究是棋高一着,知道我的软肋,用这种方法去胁迫我去见他。他难道不怕我会反感会因此而厌恶他吗?

    是了,他不怕。他心里明白,我对他的恨意已经无可复加。

    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只能扬起虚假的笑脸,跟着那男人穿过大堂,在周围好奇探究的目光下上了那人的车。

    车子穿过闹市区,一路朝东边开去。一直上了跨江大桥。

    我心里就明白了这是要去哪里。

    江心有一座孤岛,岛上有古寺,经年下来已经香火稀少,近些年却在周围陆续开发了几家高档会所,因为进岛的陆路只有一条狗仔不容易跟,城里显贵明星都愿意去。

    车子果然开了一半就从桥上下去,驶上了小岛。岛上绿树成荫,我从前在江对岸看,只觉得一片平常的绿色,这时候下了车才发现古木参天,全都高song入云,几乎戳破晚霞。

    秋夜的江风很凉,吹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终于要见到他了,直接地,面对面地,开诚布公毫不躲藏地。自从知道母亲和他还有往来,我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心里抗拒,却也暗暗做好了准备,但我没料到的是,他竟然就是严立婷的继父。

    这几天,每每想起钱多多关于严立婷继父的评价,想起那天在电视上严立婷母女的幸福,我对他的恨意就多加几分。

    那原本是我应该享受的父爱,可他给了别人,毫无保留,而那个别人,更是严立婷。这让我在严立婷面前产生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挫败感,我把父亲输给了她,也把爱情输给了她。

    她真是那如来佛的五指山,压得我这倒霉的猴子翻不了身。

    那男人走在前头带着我进去,会所外面看起来是历经沧桑的古寺,里面却装修得颇有格调,一路走进去,出了上岛时候大门口的保安,服务生也没见到几个。

    我被带到一间禅房前,在那男人的示意下我自己推开门进去,一架屏风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绕过屏风。

    他就坐在那里。

    虽然曾在医院意外撞见过两次,可这是第一次我这样面对面直接地打量他。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双鬓的头发已经发白,脸上也有了皱纹了,他原本坐在那里皱着眉抽烟,脸色严肃,见我来了,连忙摁熄了烟,看着我微笑。那笑容却还是十几年前的笑。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酸了。

    “坐吧。”他指了指身边的沙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坐定再抬起头来看他,他看着我,眼底有一丝落寞的神色。

    屋子里有很大的烟味,茶几上的烟灰缸里也是满满的烟头。我不喜欢闻烟味,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他看见了,忙不迭地站起来走过去把窗户开了一条缝:“这里江风大,晚上更凉,我就没开窗……”

    我沉着声:“林先生有什么话,请快点说吧,我晚上还要拍戏。”

    身后的人明显怔了一下,顿了片刻,才慢慢走回来坐下。“薇薇……”他搓着手,表情不安,“自从你回国,我就想找个时间找你好好谈谈。我知道你恨我,也不奢望你会原谅我,但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帮助。”

    我冷笑了一下:“无功不受禄,况且我也没什么地方需要林先生的帮助。”

    他没有在意我嘲讽的语气,自顾自说着:“我听说你这几年在巴塞罗那上大学,还没有毕业。拍完这部戏,你回去继续读书,你妈的医药费,我会出。”语气虽然柔和,说的话却不是在与我商量。

    毕竟这么多年,他掌管着沈氏偌大的家业,端老板的架子端惯了。

    想到这些我更觉得可笑又难过,用力咬牙忍着才把一口气憋回去,勉强平静地维持着嘲讽的语气:“我和林先生素昧平生,不敢接受林先生的恩惠。”顿了顿,又说:“我妈妈也不敢接受林先生的恩惠。”

    那时的我幼稚地认为,要竭力在对方面前装出毫不在乎的模样,才是对对方最大的伤害和报复。可后来我才发现,那也是对我自己的伤害,自欺欺人。

    他的神色凝重:“我问过主治医师,你妈妈的病是治不好的,只能靠药物和化疗勉强维持,能多撑些日子。要花一大笔钱,你自己扛不了,太辛苦。”

    我一扬脸:“再辛苦那也是我自己的妈,我自己会扛。你呢,你凭什么身份替她的病花钱?呵,林先生,我听说您是入赘到沈家的,您花着沈家的钱给别的女人治病,您的妻子知道吗/”

    他被我的话刺得双眼通红,我看得出他是竭力控制才没有发火。

    “夏薇,我只是不想让你过得太辛苦。从前是我亏欠你们母女,现在就当我在作补偿……”

    “从前”两个字,就像点着了的捻子,一路烧到我的心里,一切都在顷刻之间炸开了。我跳起来,咬着牙,几乎是从牙齿间把字一个一个逼出来。

    “补偿?谁要你的补偿,谁稀罕你的补偿?你现在坐在这里,趾高气扬轻轻松松地说要补偿,你能补偿我们什么?补偿我十几年没有父亲的日子,还是补偿妈妈十几年来为你分担的责任?我看还是免了吧。林先生,您有高贵的妻子和漂亮的继女,您就好好地过您的日子,别来为我们母女操心了。”

    我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丝毫不留情面,他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因为竭力在忍着情绪,无意识地从茶几上的铁盒里抽出一根烟的时候,手都是抖的。烟刚点上他皱了皱眉又摁灭了,沉默了片刻,才说:“不管怎样,你既然想在娱乐圈发展,就好好干。总之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委屈。”

    我毫不犹豫:“不必。还有,这部戏我既然接了,我会好好拍完,以后就烦请您不要虚情假意地给我什么机会.你想用钱来赎罪想用钱来平衡自己内心的愧疚,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话说到这,再待下去也是无益,我站起来要走,却听见身后“啪”地一声,下意识转身一看,那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已经被拂在地上,瓷片碎了第一,灰色的烟灰在低空纷纷扬扬。

    他已经站起来,张嘴正要说什么的,屋外忽然响起了一阵骚动,紧接门门被推开,我还没来得及转身看,手臂已经被人用力一扯,一回神已经被人藏在身后。

    经年之后我曾想起这一幕,由衷地觉得咱们卓少这一刻真是帅呆了酷毙了。

    ——————

    三千五百字,终于把卓少放出了小黑屋。咱下周三再见~

    以及,参加了贺新春小游戏的亲把地址发我好么,围脖私信或者微信发给我。给你们寄明信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浮生若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介入孤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介入孤独并收藏浮生若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