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九十四章真人善意

第九十四章真人善意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情况?”范善板着脸,不苟言笑:“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情况。”

    人人都能听出这话中异样,几个考官隐隐有着猜测,但哪里敢肯定,当下就是百爪挠心痒痒,却不敢再问。

    这时过来一个羽衣真人,也是惊动了,对着范善一个稽,问着:“范大人,看过可是……”

    范善回以一礼,展颜微笑:“正是!”

    这羽衣真人神态古井无波,听着这答案,眼神一亮,突以耳语在范善耳近说着:“此子身带劫气,却是有人狙击?也好,不容于世情的话,我道门中,正需要这样人才啊!”

    范善面色难看起来,冷哼一声:“想也别想,这是未来同进士,是朝廷所用,你岂能多事?”

    羽衣真人冷笑一声,也不多话,转身去了侧殿。

    “别看了,这事不是你们可以插足。”范善声音有些懊恼,想着刚才三尺青气又是皱眉,能在金印下显出三尺青气,这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想着,再慢慢踱步而去。

    抵达了叶青处,就见青气已消,暗暗颌:“镇冇压金印岂是无用?只有这种名篇伊出,才能显得片刻青华。”

    “本来此子和俞帆争斗,大是不堪,我实心而鄙之,今日一看,出于预料,如此之才,俞帆妒而杀之,也有可能。

    俞帆此时正在别的一个区内考试,也在笔下泉涌,突一个寒战,并不知道是被人认为是“嫉妒小人。”定了定神,就继续写下去。

    范善反复想了想,还是觉得人才难得:“这种士子,岂能容得害着?”

    当下就对着随官令着:“此子出了考场,就派二个甲士保护!唔,一出考场就紧跟,断不可有着意外!”考间叶青并不知有些变化,这时写得全篇,宝气满纸,不由心神俱爽,念头通畅。

    抬见得靠近正午,金印煞气已渐渐产生,就停笔不写,取了清水和饼就食,偶一抬,就看见对面考房的考生看过来,正撞见自己目光,却见鬼一样,迅躲开,叶青不由一怔,不明所以。

    这时也不理会,继续欣赏第二卷。

    “虽文章是抄的,可经过我增删,品质至少上一级,感觉就是不一样,要不是没有融合所领悟的道理,可上进士文童。”

    暗暗想着,将取来的清水和饼食完,正午就过去了,见着煞气消去,这才转入了第三卷。

    前面还罢了,难称英雄,真冇实水平,正要在这第三卷和第四卷挥出来。

    话说,第三卷就是处理公事,让考生根据三经五典,做出选择和决断,并且论述道理。

    这种治理题,理论、观点、实际操作,都考验对理论的精通,对人事的组织,对形势的判断。

    而这这时几个秀才有之?论眼光又谁能比得过重生者?

    前世自冇己文才根基不行,还是取了举人,靠的就是二个文明的高瞻远瞩冇的水平和新意。

    此时这个世界的根基已成,再结合几十年阅历,只觉这三题都甚是简单,这时却反而不急了。

    就在草稿上论述,细细写就,虽句句引经据典,出于三经五典,又自出机杼,圆满无漏。

    处理三题公务,根本不和大部分秀才长篇大论,每题都不过二三百字,就作出了纲领和操作。

    细细审核后,修改了几字,就抄录到考卷上,第三卷完成了,前后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这还是考试。

    写完后,就是第四卷,也就是对前面三卷的论述。

    叶青露出了一丝冷笑,带着淡淡的自傲。

    前世地球上,有三观之说,就是世界观、人生观、道冇德观,但是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克隆,就是学习别人的思想(程序),灌输到自己灵魂中去。

    而万人之中,真能形成属于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道冇德观者,都不到一个。

    至于在这基础上,形成自己的政治理论体系者,小成不过百数,都是有资格列入圣贤,大成者甚至连古带今,国内国际,也不到十指之数。

    叶青贯穿二个文明,不敢说与孔子和马恩并列,却也有自己心得,算是小成,这按照道论,就是进士水平了。

    这时虽不必完全写出,只要写出一点,就可以了。

    当下凝神在草稿写文。字字落下,一时间,顿时整个房间都渐渐淡去,一切世俗都远离,只有眼前笔迹。

    大殿内

    范善正在喝茶,突又有考官匆忙进入,耳语了几句,这顿时使范善一惊,问着:“又有了?”

    这时下午,阳光灿烂,八月残余的暑气蒸蔚上来,只觉燥热难当,待到了考间,就是后背湿透,看了上去,却见着丝丝青气弥漫,同上三尺,金印削去,都一阵阵波动,似是不甘。

    范善立在门前,双眉压着,只是不语,吩咐两个文吏:“你们都监看着,随时伺候。”

    说完,领着人回去,回到殿内,凉风徐徐,几个人都是心神一爽。

    “都坐着,让我想想!”范善一摆手,吩咐:“上茶给我加块冰!”

    两个考官此刻渐渐定了神,偷偷打量着范善,只见他蹙额皱眉想着……过了片刻,范善才抬起了,似是随口的问着:“历代同进士,进士,记录上最年轻的有谁?”

    “刘蘅,十五岁就中进士,史上第一。”

    “恩,看来这叶青也不算年轻,今年十六岁,明年十七了。”范善哈哈一笑,笑完,突起身肃容说着:“这事不小,这场考试,还真是出于我预料呢!”

    叶青却不知这事,全神贯注,这只是一千多字,却真正花费了许多时间,自中午一直写到晚间,再完全检查了下,抬已是莹莹烛火,夜色深沉。

    对面考间有明有暗,这是有人还在写着,也有人已经休息。

    微微一笑搁笔,突是一怔:“我刚才似是没有点蜡烛,谁给我点了?”

    才想着,就见着外面二人松了口气,有人就问着:“秀才,夜深了,用些晚点,明天再考罢。”

    是故州试二天时间。

    “我考完了。”叶青指了指文卷,四卷都叠完了。

    “考……完了?”这文吏难以置信看着面前少年,这虽不是秀才耕牛试的工作量,但哪个不是精雕细琢,不到最后一刻谁舍得离开?

    “考完了。”叶青平淡说着,目光已经越过文吏,投向远处。

    文吏哪里敢自专?

    也不敢收卷子,只是赔笑:“秀才少等,我要请示!”

    过了片刻,范善亲自过来了,也不语,直直上去,明明烛光下,叶青恭谨站着,安静等待,只听细碎翻卷传阅声音,良久,才听范善叹息:“这文……”

    叶青轻轻咳一声,顿使范善怔了怔,恍忆起是考场,此是大忌,赶紧改口:“……既写完,你自可出去了。”

    叶青恭谨一礼,后退,离开。

    一路而去,满地都是掉一地的眼珠子,抵达了殿门,由于夜深出去,必须监考真人批准,这时真人亲自开门。

    这真人这时却带着微笑,对叶青点点头,似是无意展袖作个“请”字,一个标志很是醒目。

    叶青回头看了眼这真人,对上这友善目光,几乎是一个jī灵。

    连忙过去,出了门,冇出了考院,门前就有二个甲士,都披着甲衣,见着叶青出来,两人冇一齐行礼,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奉按察使之命,前来保护您的安全!”

    叶青惊讶着颌,正要说话,突又有一个道人赶来,上前稽:“奉真人之命,前来保护叶道友的安全!”

    叶青惊讶看去,就望见这人道服袖口上,有个和刚才监考真人一样的标志,再对上笑脸,瞬间醒悟过来:“我这展现过度,怕是成了香饽饽了!”

    这时不好多说,就颌:“不敢,恭谨不如从命,三位请便。”

    夜色深沉,明火通明的大街夜市上,就出现这一幕,一个穿着淡红色的秀才在前面走着,后面两个甲士跟随,又有一个道士随之。

    这组合颇引得行人注目,不由都是议论纷纷,猜想是哪家公子,这样大的场面,公然带上甲士?

    要知道,就算是世家甲士,出外也不能公然批着甲衣。

    叶青听得有趣,却不说一句,直到客栈前,才一笑,召来了店主,吩咐:“给这三位弄个院子,再上席酒……”

    话还没有落,一个甲士就说着:“秀才,我奉按察使之命前来,按照规矩,自有食宿供应,不能取之外人丝毫,还请见谅。”

    叶青听了心里一动,甲士按照规矩只能取用直属上级的食宿,这是开国时定下的规矩,不想到现在,还执行着。

    军队还没有腐化啊,正想着,又听道士一笑:“叶道友不必这样,你一场考完,却是要好好休息才是,我自有食宿

    叶青听了,也不勉强,对着这几人道过谢,就去自己房间,进了自己房间后回望一眼,果还在守着。

    于是洗漱,用饭,用完后,这时的确筋疲力尽,才上了床,不一会就睡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