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十一章 希望

第一百十一章 希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还没有大亮,晨曦照下,一条笔直官道上,一行车队驾了过来,并且到了一处停了下去。

    五辆牛车,坐了十三人,这是叶族的人,和县令带着的官吏。

    “终于到了”6明望着前面还有些夜色中田野,这里不缺河水,水在茂密幽暗的芦苇中潺潺流淌着,绕过一道苇塘,察看了一下周匝,都是连绵的灌木丛,前面是一片开阔,但一片片的荒茅草木,和死坟一样阴沉,晨风掠过,让人不由产生不祥的感觉。

    6明站着,神情毫无表情,向前凝视了一下,绷着唇一声不言语。

    他在作最后的思考和迟疑。

    十五万两银票昨天下午就交到县衙,还有一半要等交割了田地才付,就算是银票,但一张百两也要一千五百张,厚厚层层,这笔资金虽要上交郡内一半,但有着十五万两,却能于许多事了。

    只是,6明总觉得有点不对。

    叶青这时也不吭声,冷风掠过,他也在寻思。

    这些天,基本把股份抛出,事实上,没有三十股全部卖完,留下五股作参与的话语权。

    这在家中有不同声音,叶青一句话就压下:“我的钱,我做主。”

    这就使族人没有话可说了。

    叶青要的就是展现实力,在家里族长不吭声,在县里6明保持沉默,就没有人再吭声。

    正想着,6明醒了过来,又看了看牛车,实际上这件大事,不但自己派了人再对这南廉山检查了下,就连郡里都派了人检查了下,的确是块恶地。

    想了想,觉得是自己多疑了些,就对官吏说着:“到后面取来印信和地契”

    官吏早受了叶青好处,连忙答应着,各人顿时站过来一片,奉到了县令的面前,6明看了看,举出大印,运了气,盖了上去。

    不需要用墨,大印移开,这地契上就出现一个金色大印,带着淡淡金光,转眼又收敛在内。

    这就是成了,见此,6明神情变得有点茫然若失,定了一下神,才笑的说着:“解元公,这算是成了”

    “多谢大人,这是余下的一半。”叶青说罢,手一摆,就见着后面吕尚静,取出了一叠叠银票交了上去。

    6明笑的收了,又打量了下叶青,才说着:“这就不打搅你了”

    说着,就转身离去。

    叶青这才松了口气,只见地契一成,这万亩之地就归了自己名下,有着朝廷背书,立刻执行。

    立刻就有一丝丝气运而来,但却只是白色,还隐隐带着些灰气,虽量大却完全不能和真正的良田万亩相比。

    “这才是6明最后完成契约的条件吧?”叶青这样想着。

    此时阳光穿过早霞,洒落在大地上,整个田野显的静谧深邃,残余的虫鸣声都听得清晰。

    叶青转眼看去,见得吕尚静在深深思量着什么。

    “吕先生”叶青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开垦这片田不容易……”吕尚静张开目,叹着:“不过还是有章法可行的”

    他站直了身子,指着废弃的水渠:“就这里,实际上修了大半,只要再有几百人修修,半个月就能修完——只是按照县志记录,虽灌溉了,却还是产出不好,所以才废弃了。”

    “主公,这万亩恶田,怕是只有一千亩的效益。”

    叶青先没有言声,眯着眼看着,片刻后才一笑:“你说的不错,但实际上不能这样算。”

    “我叶家有七千亩,可人口就有三千,平均分下去只有二亩三分地,这已经是养活一户的最低拥有田数。”

    “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族事也一样,地少了,人多了,就要争端,就要闹事,人心就坏了。”

    “多少家族就是卡在这里,不能过去,于是就散了。”

    “现在我有万亩田,不管是恶田还是良田,先就可以于活——地要烧过,水渠要修过,房屋要建起来,于到冬天没有问题,我出钱给工钱,就可使他们过个好年”

    “明年开春,就可大量种下山薯,种这个没有种田这样精细,但至少要二百户才能管的过来,按照我的心是迁移三百户,我族里本来只有八百户,一下子迁掉三百户,扣掉经商工坊的人手,原本种田的人至少去掉一半。”

    “人少了,田多了,各种各样作坊也多了,这族内争斗就少了许多,我可以说,明天一迁,族内人心顿时上个台阶。”

    话说到这里,叶青就停了口,吕尚静听到这里,心悦诚服,说着:“主公果是英明,深谋远虑,这点臣还没有想到。”

    “你只是没有这样想,族内迁掉三百户后族田的调度分配你不要插手,但这块地是新地,你就是襄田厅的主事—

    “这是不是提拔太快了,臣终究是外人……不如挂个参赞的名义。”

    吕尚静没说完,叶青便打断了:“你不要有心思,我信任你,别的不管,这块地任你画卷,吕先生人间大丈夫,还婆婆妈妈于什么?”

    “是”吕尚静心里一热,躬身应着。

    这位主公虽年轻些,可内在不乏深沉,更能知人善用,这器量就使自己觉得不枉投靠一场了。

    叶青思索着说:“族内祖父还在,我不能直接夺权,但不能不先准备,这块地是我的根基,你用心作,或是明年,就有惊喜。”

    吕尚静早觉得主公买这块地不寻常,听了这暗示,默默点头,不动声色说:“臣知道了,必会将这块地经营的铁桶一样,使主公安枕无忧。”

    正事说完,叶青又笑问:“你家还没有到?”

    “还没有,但按照时间和路途,怕是这一二天就到了。”

    “回去吧,到了休息三天,然后就于事吧”叶青扫看着这万亩田野,心潮翻滚,这可是未来在应州的根基

    大略派了下去,叶青就不在具体管事,这就是道法显世世界的特权。

    只要伟力归于自身,军政真不怕架空。

    转眼就是夜色苍茫,云星横空。

    茫茫天际,星斗密布,夜里休憩前都会在院子里乘凉,闲聊一会,这是舒缓情绪的必要,也是特意留出与家人相处时间,起初只有芊芊参与,八月回来就有着江子楠参与。

    芊芊点起艾草熏蚊,又气鼓鼓问:“二十五股卖了三十七万两银子,但实际只收到三十万,还有七万欠着。”

    “这还罢了,为何让家里出十万两送县里,我们不是有钱嘛,这样多绕了一手,还要付出些利息代价,有什么好处?”

    “心疼了?”叶青失笑,伸手刮了刮她瑶鼻:“帐不是这么算,小财迷,记得从前和你说过极西国度大商人的故事么?”

    “记得”

    “龙君宴时,我是等待被投资的人,现在我是投资者了……还不完全是,但至少有部分余力投资,也有这个必要

    江子楠在侧竖起了耳朵,蒲扇驱赶流萤的动作也缓了下来,她听芊芊炫耀自家公子的威武时说起过这故事。

    透明夜色里,在两女盈盈目光里,叶青略恍惚一下,忆起这几世,叹息:“芊芊,子楠,记着,单纯的钱不是真正力量,三十万两银子放在仓库里就是一些银块罢了。”

    “只有在流动时才有力量,江河汇海,浩浩无尽,洪水塞野,磅礴难当——谁的驱使着钱,或者说钱驱使着谁?都是人,这一层才是真正的力量。”

    “将我的钱支给上千族人、两千佃户使用,这供应就有返还,本身就驱使着族人产生变化,这变化就汇聚起了力量。”

    “族长虽老人还在,更别说本来各房势力,为何允许我这样做?因我给他们带来了利益——股权,投资,田亩。

    “我自子楠这里了解到家中经济,结合着酒坊产出,再借家里十万两,就使他们绑在我的车上了,至少二三年内,是众志成城,这就够了。”

    “再说,多的十万两,整个万亩水渠、道路、房屋、仓库建下来,也多余不了多少”

    “好阴险,呃……好厉害”芊芊吃了叶青一瞪,笑捂着嘴,眯起眼睛:“可是这不已划出三分之二股份给族里了吗?按钱来说,还是亏大了”

    “呵呵,是亏钱,但这是为了气运……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就钱的流转规律而言,钱不需要人心,只使强者愈强,弱者愈弱,这听起来残酷,却是不可挽回。”

    说到这里,不由想起地球上的生活,叶青恍惚了一瞬才回过神来:“可这世还有气运,气运可以升级,厚实到一定程度产生质变,助益着生命蜕壳升华,前提是能支撑到这种厚实程度而不提前崩盘,这其实上合了天机变化,有这前提,气运就不可忽略人心,也就是说不能垄断到底,必须确保一定基础待遇……这就叫做,天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

    叶青见她们渐渐听得入神,半倾着身子,娇俏脸庞几乎都凑在自己眼前,赏心悦目之际不由一晒:“我起身不说寒微,只能说是衣食足够,这是族中给我,给子弟的基础待遇,少年子弟脱产读书,是红宅家格的实际,无论别的人情际遇好不好,基础待遇就是如此,我对此并不抱怨,并且勤奋努力。”

    江子楠听得心中莫名刺痛,握紧了手中蒲扇,脸色微微泛白。

    叶青没有留意这个,只继续言着:“可当叔父来抢我举试权力时,我就事实上被剥夺了这基础待遇,再也读不下去了,剩下别无选择,只有反抗还是不反抗的选择,我心不服,就反抗了。”

    “公子……”芊芊目光一凝,注视着叶青言笑无碍样子,心里柔软一片,她一路伴着,同起同落,最能体会这坦荡平静下的艰难。

    叶青一路行来,自己却已没有多少感怀,这时只握了握她的小手,冷静陈述:“将心比心,我要完整地接手这叶家庄,要积蓄到足够气运,就得维持人心不散,这先必须实行捆绑,其次就要使所有族人能有一个相对更好的待遇,不仅是多一点物质,更使之精神上对未来有所希望。”

    “而万亩田,有三百户迁移,按亲疏分下来,多能有百亩,少也有三十亩,半工钱半收购,这就使得他们有一个精神上的希望,努力辛劳得以慰藉,人心才得安稳。”

    “这里就有个作业给你们,回去可以想想,怎么样实行捆绑,而自己精神上希望是什么?为何是这个希望而不是别的?要怎么样努力才能使之实现?”

    “这实际上才是长治久安的关键。”

    芊芊抿着嘴,重重点着头,乌亮明媚的大眼睛闪闪,江子楠沉默听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恍惚,直到回房休息。

    灯火在叶家庄中一一熄灭,只留外墙值守的火把光亮。

    夜,更加深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