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十七章 月全食

第一百十七章 月全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幕色渐临,叶府早早点了灯。

    叶青出去半个月,回来就见着院子又修茸了一些,规制又扩大了,现在总计兼并了五个院子,渐渐有着深深是海的味道,里面墙角都栽着了连绵的梅树,大家都称是“梅院”。

    沿正道而入,就有新建的一个牌坊,石匾上写“解元坊”,

    寒气凛凛,寒星渐渐显在天上,院里有一层雾,寒风吹过庭院,最后一片枯叶自枝桠上脱开,打着旋自飘过,被一只纤纤玉手捉住。

    “此去又是经年,再过一阵,公子就要起程了……”惆怅叹息刚落,就有一个女声:“姐姐或请求同去?”

    “路途万里,再周详计划也嫌不足,哪里还能添乱?”芊芊掩下忧郁,随手将枯叶抛出,将窗户合上。

    她一身青丝小夹袄与襦裙,这时在灯下盈盈转身,对着面前窈窕迷人的白狐裘袍少女说着:“或子楠妹妹舍得让出船票?”

    芊芊小脸上还留着点可爱婴儿肥,可是肌肤剔透,双眸中隐隐带着深邃灵光,似笑非笑间的丽色,已初具一种乎男女的吸引力,使得江子楠看得一呆,这还是昔日的小丫鬟么?

    回醒过来脸色一红,赶紧敛眉垂目,心底暗啐一口:“妖精,就你会说自是不愿让出,一辈子都不让……”

    送灵归乡夜后,江子楠就有了这明悟,想到这里,脸上红晕更甚,掩饰性的恭顺低了。

    芊芊一见她这情态,哪会不知她正想着谁?

    “好啦,不是真的和你争……”纵芊芊开朗,看了也不由一种复杂的酸酸情绪涌了上来,无心逗趣,直向着内室:“我很想跟去,但不想为公子惹出一些麻烦……”

    “那是姐姐越来越美丽了。”羡慕中透着点酸酸,江子楠说着。

    芊芊一声,似笑非笑的斜睨一眼,正想说些什么,就听着里面声音:“你们嘀咕些什么,还不进来……”

    两女相视一眼,皆暗啐一口,加快脚步进入了内室,就见着小楼上,铜灯散柔和的光,叶青端坐在书案后面,正在疾书,不抬说着:“我还有数十字,你们先等等。”

    这时,就见着书架上满是书卷,这是有着书轴,束之卷起,展之而阅,堆在了书架上,有百卷。

    芊芊随手抽出一卷,展开五尺长,两尺宽,上面是公子的词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按照公子所说,此词过于秋悲,但对芊芊来说,公子转眼又是离别,这词真说到心中去了。

    不过这百卷中,诗词不过三五,别的有着武功,有着公子几次科举的策论,有着农耕畜养之术,凝聚着叶青这二年来的精华。

    芊芊虽不懂,但叶子凡有一次进入书房,见此百卷,噫然失色,不能自己,言有三五卷就可传世,况百卷乎?

    故她也知道这是何等可贵。

    江子楠却凝神看去,只见公子过年十七了,此时戴着黑漆细冠,身穿黑袍,长袖翩翩,面如皎月,此时略有些疲惫,越显得难以描述,就算江子楠不明白,也觉得公子融入了天地之间,摸不得,猜不透。

    这时叶青终题完了,倦然一笑,说着:“大易武经,果是不凡呐,我这十五决,只是其中精华一成”

    不过一成却足够了,叶青前世虽修有道法,又有白阳图解,七年深思,可这一个月时间,也创不出武经来。

    但是要是取材于小武经,暗暗以道法渗透,修改增删,却已有这才气。

    这十五法门,都是取小武经内,师天顺法,融入武功中,以打击敌人,其中不泛以武入道的韵味。

    可惜的是,道法森严,再以武入道,还不是道。

    大易朝之败,就在此乎

    叶青有些遗憾,又很满意,又是一叹。

    这时已十二月中,去往京城要越过两州,路途遥遥,时间算起来不多了,再留些日子,就得率人远去京城……就是说,又到离别时。

    叶青徘徊良久,才一笑,指着一叠说着:“芊芊,子楠,这是武经入门奠基卷,以及弓、射、骑、盾四卷,这可传授给族内。”

    “你们自己都必须自武经入门奠基开始修起,但弓、射、骑、盾四卷就可有可无了。”

    “这中卷你们都可学,可授之叶捷、江晨、周风、周铃。”

    “上卷先留在书房内,待我回来再说吧”虽说这世界是道法显世,虽说里面尽量采取了精进快的方法,但就算是中卷,也必要三五年才大成,上卷是不急着放出了。

    正说着,突外面传来了丫鬟的惊呼,叶青一怔,这生了什么事,赶着几步到了庭前,向上一看,顿时明白了。

    十一月中,正是月圆时,群星隐匿,只见月亮突缺了一个口子,并且在缓缓扩大着。

    转眼之间,阴影越来越大,圆圆月亮自缺个口子,就到遮去小半,而且圆还在缩小。

    再几个呼吸之间,阴影就遮住大半个月亮,夜色更浓重了,终于,整个月亮只剩下一丝微光。

    天穹一片漆黑,叶青怔怔的看着,脸颊急抽动了两下,顿时心乱如麻。

    芊芊一眼看见了,问着:“公子,你脸色不好,是累了么?”

    叶青摆了摆手,不语进了内室,心中只有一念:“月全食是大劫来临之兆,可是按照前世记忆,应是明天三月才有。”

    “隔了三年,就是日全食,大劫正式来临。”

    “今何以提前五个月?”

    虽没有下雪,寒气日渐浓厚,叶胜在屋里生了一盆炭火,正喝着闷酒,这过了一年,有着孙瓜田主事,有着父亲叶子凡关照,这南淤河垦荒的差事,算是办了下来了。

    事后论功行赏,这六百五十亩里,就拨出了五十亩给他,也算是私有产业的开始,要是认真于,并且叶子凡还有遗产,想必可积个三百亩。

    可是,万事都怕比较,只一想,叶胜喃喃念着“叶青”,眼神里就有着恨意。

    叶胜永远忘不了,当年童子试时,几天前还是族里的公子,读书论诗,美酒女人,可童子试的结果一出,立跌落尘埃。

    别说是外人了,就是自家父亲也喝之者来,呼之者去,从此面对黄土庄稼,当个农夫。

    以后叶青一路青云,童生至秀才,秀才至举人,还是一州魁解元公,连父亲叶子凡都渐渐恭谨,何况自己,真是连说也说不得。

    现在这叶青又要进京考进士去了,想到这里,叶胜就只觉得胸内一团火,烧的全身疼痛,眼里顿时充满了血丝,这火催着酒意,顿时就酒意直冲大脑,一片模糊着。

    本想喊着丫鬟,但这粗使丫鬟又苯又丑,想来就觉得没有胃口,当下就挣扎着,抵达窗口,把窗一开。

    话说酒醉最怕风吹,这寒风一吹,叶胜顿时就全晕了,只觉得全身迷糊,就在这时,就听见有人喊着:“月食了……月食了,快快躲到屋里去,这可是大不吉祥啊”

    叶胜却思考不过来,月食了?

    他反而挣扎着向上一看,目光才对上了月食,突觉黑光一闪,顿觉全身一轻,转眼一见,就见自己满是酒气的身体跌了下去,呼吸微弱,两眼紧闭。

    “魂魄离体了,快回去”叶胜大惊,这点基本常识还是知道,没有修炼凝聚成形的魂魄,一旦离体,很容易被风吹化。

    但就在这时,周围迅涌出一股股浓烈鲜血一样的红雾。

    “吼”隐隐中,传来了一声疯狂吼叫声,露出了一个狰狞的面孔,对着叶胜只是一吸,一个半透明的白色灵魂就被拉扯了过去。

    叶胜吓的不能动弹,毫无反抗之力,就被这面孔一下子吸到口中。

    一声惨叫,这面孔品着,满意点点头:“很不错的愤恨”

    一道红光一闪,没入地下的身体中。

    黑暗中,躯体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下一瞬间,猛的睁开双眼。

    这是一间小小屋子,桌上有几只小菜,还有半壶酒,到了现在,还没有仆人来看,想必是关系很不好。

    这躯体上,有些茫然眼神渐渐清晰了,突仰天大笑起来。

    “成功了,夺取了这个躯体。”

    笑声突停顿,面孔上显出阴沉不定的神色:“该死,好强的天道秩序,没有通过许可,连道法都施展不了。”

    红光在躯体上一转,这人片刻又吐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意:“幸好,天赋神通还是带过来了。”

    想了想,突又仰天大笑起来:“嘿嘿,大人就是大人,应对这情况,传了我们颠倒逆反真经。”

    “只要我们倒行逆施,就可吸取大量业力和罪孽,转化成力量,就可完成使命,一旦大劫来临,却可负负得正。

    这人眸子血红,细细分析着记忆,片刻冷笑一声:“最恨是叶青?垂涎的是芊芊?”

    “可惜,这是正常的敌人和女人,带不了多少力量。”

    “不如,先杀父淫母怎么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