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誉郡王

第一百五十二章 誉郡王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舟靠在贡湖“西堤”,这里多有名胜,云影湖光,引得许多文人留连忘返。

    三月渐渐到了,话说三月春风似剪刀,岸上有着绿意,才自道院返回的叶青,就上了岸。

    叶青有着心思,无心欣赏春色,上了岸就想喊牛车回去。

    “榜眼公,还认得下官不?”

    叶青回过去,不由一笑:“姜宰相之孙,姜大人谁不认识?”

    说的却是在圣上登基时处置的姜仁之孙,姜南苦笑一下,说:“榜眼公还是别说这事,就是祖父坏了事,我姜家才落到这地步——来,我给榜眼公引见一下,我家主上正好在附近。”

    叶青一怔,跟着姜南过去,果见不远处石阶上站着一个人,看上去并不出奇,只穿一件青袍,戴着一个银冠,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贵公子。

    只是凝神看去,就见得青紫之气氤氲,才显出了不凡之处了。

    “见过王爷”叶青此时是两榜进士,最大的好处就是除了皇帝皇后几个尊位,见官不拜,就算对着郡王都只要深躬。

    誉郡王点头回礼,微微一笑,上下打量叶青,口中笑着:“久闻本届榜眼年少英杰,今日一见,果是英气勃勃。”

    说着就上前拉着手:“走,我们一起进去坐坐”

    这时还没有到午时,不远处的玉倾楼,隐隐听得筝萧笙篁,说笑酣歌,就自上去,才进去,就有着伙计颠颠过来,口中说着:“誉公子,好久没来了,我们都心想是不是招待不周,刚才还叨念着您,您就来了……”

    说着,就引着里面去。

    “誉公子?”想必就是誉郡王微服的名号了,这也很容易理解,誉郡王今年才二十岁,才就封郡王,开府建牙,还有少年意气,自不会太过肃穆,微服溜达街坊之间,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叶青这样想着,就跟着誉郡王徐步而入,却见这处楼阁的确不错,沿廊进去,至一处小楼拾级而上,就闻暗香袭人。

    到了楼上,没有硬坐,就是软榻,和沙差不多,誉郡王自己就斜倚上去,又请叶青坐,叶青也不客气,在对面坐了。

    不需要吩咐,伙计就送上了水果,又让几个歌伎在外面厅里演起了《执九扇》,几个少女披一身纱裙,就自大厅里歌舞起来。

    誉郡王就笑着:“我和六哥他们不一样,就喜欢这些酒色——”

    “信你才怪”叶青寻思着,前世太子废黜,六皇子连就藩机会都没有被赐死,余下五个皇子中,这誉郡王不动声色之间,成为太子的呼声渐高,却是厉害角色,那会如他所说只会沉浸酒色?

    不过见这皇子态度和缓似友,也觉心上温馨,笑着:“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王爷只是显出本色,左香右黛,玉钗横陈,羡煞人了”

    誉郡王听了先是一笑,接着就一怔,喃喃了二句,叹着:“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这唯、真、自,真是道尽了浑然天成。”

    “六哥向来礼贤下士,这次可真走了眼,您这样大才,岂是这点待遇能请着?”

    说着就一笑,一拍手,就有着人上宴,两位少女,姿态盈盈持酒相陪,叶青看了上去,见着两位少女端庄秀丽,却隐有内媚,不由暗骂这郡王真会享受——这种却是最有品位人才有的选择。

    誉郡王见姜南侍立,就说着:“你还立什么规矩?坐吧,没有形迹,这酒才吃得痛快”

    又向叶青举觞,笑着:“钱能通神,我最喜欢钱了,有钱才能过的舒服——听说你有一份大富贵给我?”

    叶青是爽快人,听着誉郡王这样爽快,就笑着:“大富还是有,大贵不敢,还望王爷赏给我呢

    说着就自怀里取出了一份书卷,递了过去。

    此刻渐渐是是中午时分,太阳高照,湖波荡漾,让人心旷神怡,誉郡王接过书卷,以轴展开,五尺长、两尺宽,看上面书法,见着每个字只有拇指盖大,却字字风流飘逸,先不由赞着:“好书法,我看似不亚于陈品之了。”

    陈品之是当代书法大家,这赞誉就很高了,誉郡王接下去,就凝神看着,开始时还不动声色,片刻就想明白些,露出了喜色:“妙”

    最后却渐渐变色,放下书卷,抚掌而赞:“我闻得,古有阮师之刀,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陶,用阴阳之侯,取刚软之和,才得以铸成,古之大贤,总结已完备,不想还能更上一层。”

    这话意思是古贤士总结了以火候(退火)、水的利用(淬火)、冶金炉窑、铸造用陶、生铁熟铁合炼这一系列技术的结合来制成钢刀。

    叶青笑而不语,将一杯酒下肚,单论局部改变,没有见到实效前,确难以使人信服,可整体改进得法的话,描述丝丝入扣,就不由使人相信。

    叶青毫不避忌画出实物,就是要让对方去实证,不想这位郡王,对这炼铁过程非常熟悉,没有实证,就立刻明了。

    让人感慨这世界的官僚和王爷的确不是空泛论者。

    誉郡王说完,就把这书卷交给姜南,姜南展开一看,他似更精通些,看着看着,就不由变色。

    誉郡王怅然若有所思,良久,才叹的说:“你这份礼太厚了,兹事体大,连我都觉得烫手。”

    “榜眼公,主上的意思是,单是姻亲,主上可以作主,这炼铁工艺改进,牵涉整个母族营生,涉资千万,影响深远,就连主上都无法一言而决”

    这话一出叶青心中就有数,明面上县主王姊贵身非常,联姻作用无可估量,真落在实际,说的残酷点,她不过抵十万之资,加上联姻抵不过五十万,这说得诚恳,显出诚意来。

    遂笑着:“王爷觉得烫手,我就更不敢了,不管怎么样,这或对社稷江山有利,或可在抵御北魏上,多几分胜算,就全交给王爷处置了——王爷,此卷可结个善缘乎?”

    誉郡王见着叶青一言之下,百万银子似是等闲,当真是英气四流,不禁大起爱才之心,暗想:“要是同进士,非得收到府中不可”

    这时双眸生光,顾盼间神采照人,笑着:“榜眼公这样大的豪气,何至一个善缘?本王岂能再作小人态?你放心,我知道你想要清静,别的不敢说,三年内保你到正五品清贵翰林,名列史文馆学士

    “要是实验下去,真是这样有效,榜眼公献宝有功,再加一个爵位都免不了”

    “有王爷这话,我就放心了。”

    大计已定,三人赏景谈天,相互劝酒,不一会就酒酣耳热,到了醺醺然时,誉郡王举觞,突问着:“我有一惑,你可不可以解答?”

    叶青一怔,说着:“王爷请说。”

    “你年才十七,又中了榜眼,多少宰相公卿甚至王府都愿意和你结亲,你为什么总有避而远之的意思?”

    叶青听了这话,一时难以对答,片刻说着:“王爷有问,我自是回答,其实这里有着原因。”

    就把过去在叶家庄的事一一说了:“族里谈不上刻薄,但父母早去,这人情世故世态炎凉总免不了,我当年又年幼,撑不起场面,要不是芊芊里里外外顶住了压力,我未必有今天。”

    姜南听了目瞪口呆,说着:“你不是想娶此女为妻罢?”

    榜眼公娶丫鬟为妻,这可是天大丑闻了,轰动天下,连朝廷都丢了颜面。

    叶青苦笑一下,说着:“我还没有这样丧心病狂,要和天下人为敌,要和族里死磕,要是这样,我怕芊芊活不过几年……故娶一个名正言顺的正妻是免不了。”

    说到这里有些沉郁:“可齐大非偶,对芊芊也是这样。我要是娶了一个门第高贵的妻子,她怎么能过得好?怕是成了眼中钉。”

    “故县主郡主,公卿宰相家千金,是万万使不得,我家母族有一位表姐,性子温柔,和我合得来,彼此也不无情意,并非单纯是挡箭牌,我早中意了,这样后院才算彼此和睦。”

    誉郡王和姜南听了目瞪口呆,如在梦中,鼓着眼,死盯着叶青,就似看个光天化日之下,街上突跳出来的怪兽,一时间无话可说,也不知道说啥

    “王爷有问,我不敢不回,但这些还望守密,要是给我日后妻子知道了,会伤透了她的心——此可作不可说。”

    “时辰不早了,我得了道书,心痒着回去阅卷,就不多用了,以后再来王爷府上喝酒。”叶青说罢又引一杯“晡”仰喝了,向誉郡王一揖便辞了出去。

    誉郡王送到阶前,望着这人白衣胜雪,足踏高齿木屐,大袖飘飘,步履从容,愈去愈远,良久才喃喃说着:“天不能拘,地不能束,真有飘然出尘之姿——又用情深沉,温润如玉,我真的好羡慕

    “主上,此就是他自己说的,真名士自风流”姜南立在誉郡王身后,叹着:“不过天以此人遇主上,主上洪运不小”

    这话的确是,这卷炼铁,不但获利甚多,还可使誉郡王扩大不少影响。

    誉郡王先是颌,又是摇头:“你还说小了他,这不是名士格局,却是英雄性情,再过几年,说不定连我都必须刮目相看——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这诗越想越有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