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迎亲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迎亲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月二十三,晨,清风

    叶青紧蹙眉,踱至窗前望着一晴如洗的天空,有些恍惚,自此,就是在这世界成家立业了……说起来,几辈子都是第一回。

    芊芊默默帮着他穿着吉服,大红圆领衫,肩膀至身前斜披红色金纹锦缎一幅,乌纱帽,左右各插一朵金花,这是新郎服,也是普通人家一生里唯一一次合法穿着官服的机会。

    区别是叶青的帽侧金花下,缀有“天人”青玉牌。

    把叶青整束完,芊芊后退两步,上下看去,真正风流倜傥,叫人爱煞,可这自己亲手打扮的男人,却要成为别人的新郎,想着就眼眶红红,几乎落下泪来……自己终归是在意啊。

    “夫人要哭就哭出来吧”叶青用着正称,轻轻拥着她,感觉着她在怀里呜咽,这时还能说什么呢?

    “人生漫漫,路还很长,我期待着你给我惊叹的那一天啊……”

    芊芊擦着泪,忍住心酸,又笑出声来:“会有那一天?”

    “会有的,芊芊作的梦,怎么会不实现?”叶青沉默片刻,喟然叹着说。

    院外鞭炮声响起来,这是在催礼,芊芊脱得怀,取出个小东西挂在叶青腰间,却是一枚红绳编的可爱同心结,小心隐在一双青玉璧后,她这样偷偷摸摸,做坏事一样的模样,叶青看得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她们说这叫……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芊芊口中念着,仰起头来,努力绽着欢颜:“芊芊会努力,公子可不能有了新人,就忘旧人。”

    叶青默默抚着这同心结,俯下身去,额贴着她的额:“不会忘”

    “公子”周铃在门外探头,瞧着这场面,飞快缩回去,心中嘭嘭乱跳,只是低声喊了一下。

    叶青失笑,出门而去,经过周铃时说着:“今天,铃铃就不用跟着,一会和子楠进去陪着你的芊芊姐姐说话。”

    “恩”周铃望着叶青消失在院门口,这样大的梅院,只少了一人,却似一下子变得空空……

    她呆呆站一会,想起身上任务,又有了精神,回身推开了门。

    叶青不胜慨叹出门,见周风不语站着,就问:“你有心事?”

    周风吐了一口气,说:“我接到线报,有些北魏来的人,想婚礼时闹些事,坏坏公子的喜运,再旁敲侧击,就问不出来了”

    叶青敛了笑容,目光一闪:“你控制住不?”

    周风眸子有着碧光,说着:“能,只是要以防万一,请公子允许我们公门的人涉及这事。”

    见着叶青盯着自己,又连忙说着:“公子大婚,县令亲来,郡州主官不能亲来,都派了人,公门中,我师父都亲自带队来了”

    “有周神捕来,我就放心了,事后请来见上一面。”叶青倏回身,冷冷说着:“这些人,其心可诛

    “是”周风毫不迟疑的答着,同是冷冷一笑:“不需要公子吩咐,我们会好好伺候他们”

    叶青笑了笑,不再说话,继续前去。

    《大蔡会典》:凡品官婚娶,或为子聘妇,先遣媒氏通书,及定礼,既谒祖,往亲迎。

    就是说新郎和生父穿公服告祭祖先,才是新郎穿公服往女家亲迎,不过这是开朝初年的规定,到现在公服在实际中使用很少,官员结婚都是穿大红吉服了。

    叔父叶子凡客串礼官,这时引着叶青进入家祠。

    外面人声喧闹,这祠堂里依然静谧,香火幽幽,数千个牌位静默着,亮着淡红的灵光。

    “今吾族有成男叶青临娶,特告祢庙……”声音朗朗在祠堂里回荡。

    叶青按部就班,完成礼仪,就见族中福地三道目光投过来,都带着喜悦,而一股淡黄气运降了下来,和田亩工坊聚气不同,这股黄气似经过家族转变,容易消化,瞬间就化入自己身上。

    “黄色,怕是动用了根本……也是了,我是族长,这大婚才有这样。”叶青就见着福地黯淡了些,暗暗想着,又按着流程,接下来就要去迎接新娘。

    庄内主路上涌过来些年岁不一的女子,见叶青都是一怔,赶紧万福为礼:“见过姑爷。”

    叶青点点头,认出都是曹家姑嫂婆姨,望着她们过去,一走得稍远些就听嘻嘻哈哈笑声,跑去自己主院,叶青不由面色古怪:“她们这一大早来于什么?”

    叶子凡就会意一笑,说着:“去你的院里铺房,你别管这些,早就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

    这一提醒,叶青想起来,“铺房”是当世一种习俗。

    男家备床席桌椅,女家备被褥帐幔,女家出人去男家铺设房奁器具,甚至摆放着珠宝饰,这种张幔设褥、布幕置毡的程序很流行,变成了女家夸耀财力的机会。

    公主出嫁的房奁,甚至由皇帝降旨,允许官员夫人去参观,这都彰显出了天家的实力

    出门去,庄园外车队还在准备,人人搬运忙碌,叶青看一会,现自己碍了搬运工的手脚,就知道这里不需要他,于脆回到楼外楼上办公。

    江子楠很惊喜,又有些奇怪:“公子还不去么?”

    “婚礼,又是昏礼,我再催他们也要磨蹭到黄昏时才出……”

    “哦,那我去叫芊芊姐姐过来。”

    “别……”叶青揉揉眉心,叹一口气:“不管怎样这是伤害,这时她需要静静来休息……你过一会去陪陪她吧。”

    江子楠就应着,整理完政事资料交给他,就跑下去。

    叶青这新郎官就这样一个人在楼外楼上办公,直到了下午。

    黄昏时分,夕阳遍照,夏日的晚风十分凉爽宜人,江子楠上来叫人,叶青回到庄园门口。

    这时的车队扎着喜布,看起来一片大红,最显眼是当中一辆雕花马车,开朝初年天下缺马,这马车是结婚时特许破格使用的喜车。

    现在事随时迁,在一些繁华郡城里面都不太严格执行,但在南沧郡还是相对严谨。

    叶青一骑上了黑龙马,郡城请过来的乐队,就在队伍前吹打,洋溢着喜气的音乐中,鞭炮再度响起来,催着车队起行。

    叶青骑着马,带着红妆彩绸车队,一路鼓吹吹打打。

    叶子凡这些陪伴人员,各拿着花瓶、灯烛、香球、沙罗洗漱、妆盒、镜台、裙箱、衣匣、清凉伞、交椅……这一堆表示送给新娘使用的东西,跟着新郎和喜车,过去十里曹家迎娶。

    一路上田庄、工坊、农户里都涌出人来看热闹,更有许多孩童凑着热闹,在队伍里跑来跑去,大胆的甚至拦在新郎官的马前起哄:“新郎官,要糖果。”

    叶青就笑着勒马,取些准备好的糖果分下,引得欢呼:“进士果,进士果……”

    高兴跑回去围观人群,家里大人就催着他们吃掉,念念以后多读书、有出息、娶娇娘……未必真相信有效,也算是讨个彩头。

    叶青失笑,越过一片郁郁葱翠的树林时,突闻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一扫,还隐隐看见几个戴着斗笠的人,拖着尸体远去。

    这想必是公门和周风系统联手,对某些刺客进行清理,却也不以为意,再抬头看,夕阳下远处显出新粉刷的白墙,曹家庄园已遥遥在望了。

    “新郎来了……”远远听一声大叫,女方久候一帮亲属轰然而动,颇有种“狼来了”的味道,拦在门口刁难着叶青难得有这光明正大刁难堂堂进士的机会,无论男女老少,人人都兴奋的很。

    叶青大风大浪都挺过来,怎可能在这小河沟里载倒?

    当下就应招拆招,丝毫不乱,目光余角一扫,见有一个人过来,突有二个人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拖了出去,匕毫不迟疑捅了进去。

    这动作极快,这时又差不多入夜了,甚至周围的人都没有觉异样。

    女家对新郎不客气,对男方来人却酒礼款待,又散每人一贯,千枚铜钱都是以红绳编串了,名“利市钱”,乐队又换了一曲子,是“催妆乐”。

    这曲调声传进去,待嫁新娘早就妆扮,这时有最后关键一项,由曹家年长的嫂嫂拿着细线,绞去新娘脸上少女特有的嫩绒,让面颊变得光滑如玉,俗称“开脸”,意味着从少女变成妇人。

    因曹白静天生秀丽,按着习惯只略淡妆,突出新娘丽质,象征性在新妇髻上插入一根主金钗,就算妆成。

    完成这些,曹白静一身大红吉服,又被引入祠堂,拜过生父亡母和曹家祖宗,以保过门平安,还得说些吉利话。

    叶青听力极强,这时隐有耳闻,凝神倾听,她在里面吟着:“今朝我嫁,未敢自专……“

    叶青听得一笑,心忖这不是私奔,因可得家里支持。

    又听她继续祈祷:“四时八节,不断香烟。告知神圣,万望垂怜。男婚女嫁,理所当然……有吉有庆,夫妇双全。无灾无难,永保百年。如鱼如水,胜……比蜜甜。”

    说到后来,声音已哽咽,听得曹户扇连连安慰。

    曹白静性格明静,前世曹家尽毁时她才这样失态过一次。

    凝望过去,只见这祈祷声一落,曹家祠堂里升起一道红光,分成两股,一股落在曹白静身上,一股投过来落在自己身上,转眼就消化,却留了对她一点呼应。

    “这是分运……加持?”叶青讶然,隐隐有些明悟。

    所谓祈祷过门平安,怕是在进行福运交接,或还有着夫妻共鸣合运的意味。

    “只是要看新娘家族的气运深厚,又在家族里的地位,曹白静是术师,出嫁时祈祷就这一点,别的家族新娘,只怕真的很柔弱。”

    “这未来怎么样,还看夫君待她怎么样啊”叶青想着,心里浮现出爱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