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二百十一章 封土

第二百十一章 封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青出了府门,带着周铃上马行了片刻。

    中元节的热闹未散,游街庙会,红光映亮了半边天空,青楼酒肆,顺着一阵阵夜风,芳香软语自远处红坊区传来。

    在北区官宦聚居,人就少许多,又有甲士巡逻,治安很不错,可没有大车小车拥挤时,对比着外面盛节欢景,显得过于冷清。

    四下寂寂,唯有秋风涤荡,叶青回望总督府的倾楼,心里若有所思。

    见周铃默默不言跟随,叶青并不说话,只是心中暗忖:“这次说到俞家,总督看来也感觉到大势紧迫,想要凝聚力量,调解仇恨?我们毕竟是应州最顶尖的年轻一代的代表。”

    “可这事积重难返,拿不出利益来,怎么调和?”

    于封神三国演义的宣传,叶青不担心总督会怀疑。

    这在上层来看不过是鸡毛蒜皮小事,哪怕御史台最斤斤计较的御史,监察时最多记一笔“借帝生利”,一个没有正职的新科榜眼,以后前途不论,现在还未就职,又没有投靠太子和六皇子两大政治派系,咬叶青有什么好处?

    半点政治利益也没有

    就算那位皇帝看了,不过置是一笑罢了。

    这时叶青就暗自得意:“果还是我看的明,虽有作弊,不过没有投靠那两位,就是海阔天空。要不,一举一动都要被用放大镜放大了看,哪里还能现在这样明目张胆的抓机会”

    “公子,我们回分部夜宿,或还去哪里?”

    “现在么……”叶青一笑,或是去看看那件传说中的东西了,当下随口吩咐:“我们去应州宗庙,别担心,很快,去去就回。”

    “好。”

    “铃铃,你听过……封土么?”扭转了马头,叶青突一笑,说着。

    “那是什么?”周铃不解,叶青继续笑着,并不答话,中元节,夜灯如昼,舞龙舞狮,城市夙夜不眠。

    两人骑马过去,出了官宦住坊,半路上又熙熙攘攘。

    路侧一些大户人家高挂着彩灯,噼里啪啦爆竹声渐渐充耳,洋溢着热烈喜气,行人纷纷避让这爆竹,路变得拥堵。

    叶青只好下马牵着,慢慢跟过去。

    顺着人流从宗庙前经过,叶青特意绕了半圈,这庙建在州府北侧,在州府法阵笼罩范围内,高墙深院,槐木森森,有禁制法力波动,足以防备窥伺,有着警戒作用。

    但在四层黑德之力的运转,以及灵犀反照之下,心海凝渊如镜,点点星光浮上,又沉下,清晰气象就显出来,有别前面府衙青色,这里面一片清冷淡红

    看了半圈看不出变化,叶青就转身离开,估摸还没开始,再算算时间,就在这几日了。

    周铃沉默跟随,不解这样转半圈的用意,可以她来看,也瞧得出这里面很是禁卫森严。

    “州衙范围尽是绯袍以上文官,以前进去见义父,其实大气不敢出呢”周铃这样想着,望一眼自家公子,随他没入了灯海人海。

    就算以黑龙马一贯的抢眼,在这时热闹气氛下,更高更大的花车游街,充耳都是招呼声、叫卖声、欢笑声……就两滴水融入了溪流,片刻没有了异样。

    一路回去,叶青就算心事重重,都不免被气氛感染,在一小摊前驻步,很趁时风挂了两盏莹红花灯,淡淡红光映衬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喜气剪纸,精巧繁复:“铃铃要买些么?”

    “啊?”周铃一直跟着,这时回过神来,扭头看了眼地摊,其实只是一般水平,别无多少亮点,就摇摇头。

    叶青心思不在这里,也就想起来顺口一问,见此继续走着:“回去吧。”

    “恩。”周铃脚步轻快许多,一路上不时望望叶青的侧脸,她看出了自家公子的心不在焉。

    “或刚才宗庙,是有重要事情……”周铃这样想着,心思平静下来,公子不说的事,她一向不多问。

    又一批衣着鲜亮士人在身边涌过去,肆无忌惮议论着晚上到哪家青楼风流,有识货的看出黑龙马不凡,回头和同伴说几句,就都回望过来:“敢问兄台

    只见叶青暗青褥衫,方巾软带,一身寻常书生打扮,却掩不住的贵气,又有清丽英气的婢女随侍,或是哪家候府世子低调出游,不敢上前搭话,放肆的笑闹声也小许多。

    叶青微微一笑致意,望他们过去,心中微有怜悯,本来还有一届科举机会,自己前世也是这样小族或寒门,还能参加平景十六年的殿试,这时看来却难说了。

    “又或朝廷还会坚持着开科举,但沿途千山万水,兵荒马乱,有多少人还能勇于应试,小族和寒门,出个举人太难了,就算是自己愿意,家族都不敢冒这个风险……或我就是最后一届了。”

    一夜未央,爆竹连响,灯火如龙,整座城市不用休息一样,这样热闹的中元节,给人一种错觉,仿是回到地球的时光。

    街上人实在太多太挤,走的就很慢,归来州城分院已是亥时,就是地球的九点。

    这分院是处不错的地段,负责打理的执事是族人,这时迎上来:“家主,已收拾了一进最好的小院,方便歇息。”

    执事又陪着笑:“还算素净,装饰只是普通,家主将就一晚。”

    “好。”

    叶青无所谓说,出门在外没有多少讲究,纵有,现在都没心情了。

    入秋又是夜里,房间里挂了罗帐,地面铺锦毯保暖,角落生着火盆,优质兽碳不仅没有烟火味,还有淡淡的香气,一切都露着盛世的繁华。

    简单洗漱过后,帐外是荸荸脱衣声,少女有些含羞的半遮半掩,莹莹烛光微透,将青春诱人的身姿映在纱帐上,又一阵锣鼓喧嚣从院外过去。

    叶青微微一笑地闭上了眼睛。

    “公子?”她探头往帐中看一眼,似乎是睡着了,才松一口气,抱着肚兜钻进被窝里。

    习武到精深,控制身体变得容易,她没有烦恼,往常一躺下就睡着了,但这次不知为何却睡不着。

    小心看一眼枕边人,心跳扑嗵扑嗵转回去,目光游移片刻,望着床顶的承尘花纹呆,外面街上的喧嚣不绝,热闹红光一波又一波穿过高墙、院落、纸窗,将喜意的华彩投映在纱帐上。

    少女躺在帐里静静看着,听着,几年前的回忆泛起,有许久未见这样灯火如龙的热闹了……记得那时自己小小,让哥哥牵着手,在夜市上卖剪纸……

    叶青却闭目沉神,川林笔记翻至白玉书城一页,紫牒浮现,信息的光辉一点点流转着。

    《尚书·王贡》:王者封五色土以为社。

    封建诸侯确立时,会割一方色土赐之,使之立社……

    古代分封诸侯时,用白茅裹着泥土授予被封的人,象征授予土地和权力。

    这就是封土。

    应州不是建立诸侯,建立州衙时,皇帝象征性赐予一块土,迎到了州城中央,建庙祭祀。

    这土并不是灵物,只是普通土块,却象征着应州,实际上有非常大的意义,但在太平时节,又不怎么注意——本身只是寻常泥土,只是一种祭祀用的象征,平时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

    但后世解密出来,这其实是天庭体系下的一部分关键节点。

    庙里享祭,受应州百姓之气,关联着全州人,是每一州的节点,冥冥中结成了一片网络,聚拢到帝都,在太庙中就有一块“息壤”,实际上也是泥土,可这是现存以来最早封土,据说有了近百万年历史,是青帝亲手祭炼过,以后各朝传承。

    这或只是对帝脉的一宗神化宣传,但叶青知道这封土在大劫下有特殊异变,是最核心的一件关键道具。

    前世传闻一些州、小藩国,就有外域邪魔抢夺此物,在日食降临时,用气运秘法偷天换日,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有的堕落成深渊,有的转化外域,当这是在此后十年里逐渐看出效果,但可见其中利益极大。

    气运,封土,或还有秘法对应的权限……

    叶青自自决意走五德同修的道路来,就在川林笔记中不断推演此事,就得到一种设想,在紫牒的信息基础下,这是可行。

    有这种程度的把握,叶青半年前就绸缪此事,写《封神三国演义》,将黑帝天一经推进到第四层,都是为此事准备。

    “要不是星陨提前,再过半年就可安安稳稳得手,现在却已没有这时间等了……最多再过几天就会日食,又或就是明天?现在变数越来越大,前世时限完全没法放心了。”

    书在应州范围是大成功,封土却迟迟没有突破,图谋着应州这块“封土”很有难度……关键是要悄无声息,不能惹得怀疑,否则一旦失手反而会打草惊蛇。

    叶青清楚,以总督的能耐手段,谁来都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

    任何内应、收买,都是需要时间,又或大势在手,此前的暗线只进行了一半,完全不能当真。

    “一次流星雨,打断多少计划啊……”

    叶青一叹,换成别人,明知不靠谱只能仓促动,可叶青道法在身,根基自握,岂会把这关系生死的大事,交给运气?

    “说不得,只能亲自下手了。”心中渐渐决意,眉目锐利起来:“事不宜迟……”

    “铃铃?”轻声唤了下。

    少女回过头来,没有半点防备,就对上闪着异光的双眼,她目光一滞,有些挣扎,叶青又说着:“没事,你睡吧。”

    出于对公子的信任,她的气息微微一促,又平息下来,渐渐柔和。

    片刻,一个影子,出得了门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