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密议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密议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袁世温沏了酽茶,静静等待,过了片刻,就听一声传话:“请进”

    接着见两盏大灯导引,袁世温这才进来。

    “我正给誉郡王写生日禀帖礼,你看看有没有疏漏,再誊寄。”总督头也不抬,手不停书,直到写完,吐了一口气就沉吟不语。

    袁世温接过禀帖,只略一过目,就见着上面洋洋满满,却见贡品是野猪、鹿肉、野鸡、山楂、梨、黄米、蜂蜜、白菜、花菜……

    看罢不禁心里暗笑,这看上去密密麻麻,其实不值几个钱,又是给王子过生日的贺礼,任凭谁也说不上话来。

    但这本身就是心意。

    话说,有的藩国进贡朝廷,只进贡野鹅一对,但这就是表示尊敬天子——哪怕进贡一根鹅毛,都是名分。

    当下笑着回着:“王爷大寿,大人这写得极是,王爷必会欢喜。”

    “庆寿宴是非多,我只能这样了。”总督淡淡一笑说着。

    袁世温心里雪亮,这位总督毕竟是总督,自存体面,不可能摆出明显臣属相,自也不敢多说,只是一想,笑:“就是大人这话,万岁严令不许奢侈,就算是王爷也不会在这时顶着。”

    “很好。”总督笑了笑,接着就面沉如水,把一份文件给着:“你看看,情况也不隐瞒你。”

    “是”袁世温赔笑接过,又敛了笑容,端容看着,才一看,就脸色大变,看了一眼总督,见着他也双眉紧蹙,就沉下心去,一字字看着。

    除了本文,还有着帝都消息。

    “南沧郡魔巢在平寿县山中,贼军破城,县令6明,翰林叶青率县绅抵抗,大胜贼军。”

    “得天庭剑仙指令,联合水府趁势围剿,成功剿灭魔巢,只余小部越过县疆流串潜逃?”

    反复看了几遍,陡起惊觉,正思量着,就听总督冷冷一笑,说:“你看这个,有何感想。”

    袁世温眸子里闪过一丝黑光,却叹了叹:“这奏文是叶青越过郡州直接到中央?这不合法度,置郡州何地呢?”

    说着,看了下总督脸色,又说着:“但是措词几无懈可击呐”

    “县令6明,翰林叶青率县绅抵抗,这是全县背书。”

    “得天庭剑仙指令,才联合水府趁势围剿,这私调神道之罪又挂不上去。

    “成功剿灭魔巢这是大功,连小部越过县疆流串潜逃都报了上去,彻底没有责任,以后想弄个手尾都难——怕是这榜眼公的手笔了。”

    “……你说的很对,那就只有由得他破坏法度了?”总督冷笑一声,看了看这个男人。

    袁世温眸子又一黑光闪过,说着:“现在这事已经通天,不管合不合规矩,已经由不得郡州里处置了。”

    “不过,由此看来,榜眼公怕是要跳龙门了,这里池子还是太小,此人非是池中之物啊”

    “?”总督一惊,瞿开目,怔怔望着此人,说着:“你说什么?”

    袁世温目光炯炯,说着:“我是说,应州池子太小了,养不起两条大鱼

    总督被他沉甸甸的语气震撼,久久才说着:“不至于罢……”

    袁世温一笑:“我查过他的档案,十六岁前潜伏读书,甚至被族人欺负而不反击,本来这很正常,但十六岁读成,要考童生,就敢违抗族里意思,悍然当场杀人而面不改色,挥袖而去。”

    “挥袖还罢了,还能从容考试,得以中童生,这是什么心性,大将大臣的器量,不过这样的程度罢了。”

    “而到州试又重来一次,一夜杀得数十人,并且几杀得俞家继承人俞帆,得罪了州郡世家,还敢从容入州考试,这又是何种胆气?”

    “这人叫人害怕……潜而后,断然处置,毫不畏惧,现在大人和他打擂台,原本能压制还罢了,此子善于跳出圈子,再卷土重来,一旦得势,又会怎么样?”

    “你想怎么样?”总督眯着眼问着。

    袁世温没有说话,到了蜡烛前,一吹,顿时房间里暗可一半,这举平淡,总督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说着:“做不得这种事。”

    袁世温倏转身:“在下土世界无妨,此事就交给我了。”

    他心知这一答应,自是有无穷祸端,但是要真杀得叶青,不少人会很满意

    生死荣辱之间,哪能不冒风险?

    想到这时,一个闪电,天裂成两半,接着又恢复黑暗,只有大雨倾泻。

    叶府

    叶青睡中,远远听得雄鸡一声长啼,就醒了过来,见芊芊已披衣坐起了,笑着:“这样早,你可以睡晚些。”

    “睡得差不多了。”芊芊起身趿了鞋,斟了一杯温茶,连着小盆端来:“你漱一漱口,清爽些再起来”

    叶青漱了漱口,起来穿衣,就听着她问着:“公子,梦里的天空,为什么会有两只月亮?”

    “我不知道。”

    “哦……”少女真人有些怏怏,没有留意到叶青眸中的微澜。

    每一天的梦境都是不同。

    但奇怪的是都从同一处开始,苍茫的夜,天空上有着两只月亮,灵气潮汐浓郁得要滴出来,让人心悸。

    为什么有两只?

    芊芊希望能找到答案。

    但在这之前,她要继续着修行,以及日常的事物,今天要跟着叶青去校场为联军士兵送行。

    这时叶青和她出去,有两个亲兵立在门下,见他过来,都是行礼,叶青只含笑摆手命起身。

    此时东方曦光已透明,雨停了,山青水秀,炊烟远远近近升起,透着一种安祥,而临近军营,气氛却变得一片庄重肃穆。

    营门口,二排亲兵钉子一样站着,给人一种微带肃杀的气氛。

    见叶青进了门,几个人立刻迎上来。

    “许多人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吧。”芊芊望着不远处聚拢私语的家君,颇感有趣地想着。

    眼见前面就是军营校场,芊芊不想露面太多,留步在主帐后面观礼亭中,和曹白静小声聊着。

    她们望见叶青去了校场点将台,面对着军士说了几句送别的话,就退回台下,立在那里,闭目养神。

    要安排的都安排好了,他没再多说一句话。

    一应事务就有江晨负责交接。

    大战之后余波,总是这样匆匆,大军解散,旗帜如林,人声马嘶,嘈杂的很,远远都能闻到人马的汗臭味。

    芊芊皱了皱鼻子,真人视角中,只觉天地前所未有清晰,她还留意到许多细节。

    每家一支的精锐,少则数十,多则上百,喧嚷着各自辞别,商量着结伴而行,又不时有家君过来告别,芊芊只见着一**的实权人物,对着自家公子恭恭敬敬、俯贴耳的样子。

    她还见到,校场上未散的军气,还源源不断涌入叶青身体,这让他更愉悦,身上隐有一种白帝之气大圆满的味道。

    叶青站了会儿,和几个重要的家君说了些话,就直接闭目不动,不再理会

    “夫君又在借机修炼呢。”芊芊叹息,对营门口路过的纪才竹传音,示意他过去帮衬。

    有别于世情普遍的悠闲,这种时时不忘修炼的积极态度,越是亲近的家人越是能体会出来,总让她们也受着感染,就熄了许多无关念头。

    在真人的神识监察中,偌大的军营沸腾着,也牵动着叶家庄上上下下和附近一带住民的心。

    战争刚刚结束,伤痕犹在,叶家庄上到夫人小姐,下到仆妇婢女,女人间也会谈及这种话题,各种夸大性说法都讨论的很有兴味,更别说是两个直接参与过来的女修士。

    曹白静望着各家引兵而去,消失在远方,笑着置评:“临时联军毕竟针对一役,但辉煌胜利过,种子就会埋下,将来要投效时想到的第一个名字必会是叶家。”

    这个典型的北地姑娘,高长的身形,白玉似肌肤,眉目开朗,凤形坠玉的金步摇插在际,捏着仕女团扇,让她有种健康大气的美丽。

    练气三层的女术师,在南沧郡里都找不出第二个,力量自有,让她言谈间更有天然的自信。

    芊芊身子小小,但坐在她身侧,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真人气度,闻言赞同:“再来个两次,不必夫君出口,平寿就直接姓叶了以夫君行迹恶劣,定会找人当托,这是肯定的事。”

    各家聪明人不少,能想到这点的绝不止她们,两女都猜测会有人找麻烦,就静静等着看好戏。

    果就见又一波喧嚷过来,当明明看见叶青坐着静修,却喊得大声:“榜眼公——”

    芊芊远远望一眼来人,就是摇:“这个人不好。”

    “是南边的仓家?老牌县里大户了,听闻家主是忠信之士。”曹白静有些讶异,这中年男子看起来很是恭谨,会是这人先出头?

    可做为正统术师出身,曹白静不留意还罢,这时被人提醒,留意观察,很快就意识到这人隐藏的一丝倨傲和固执。

    对这种真人级的洞察力,她心底稍许羡慕,甚至微酸自己练气三层,在仙门里已算中层术师,但和夫君、芊芊相比,差距越来越大了。

    “可不能被落下。”曹白静咬牙想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