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负荆请罪

第三百六十五章 负荆请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青处理水府的事,而当夜消息就扩散到了平寿全县,飞向郡里州里扩散。

    “早知这局面,当年俞家拼了命要娶龙女吧?”

    “俞帆是很想娶,听说试探过,可最后美人爱才子,还让榜眼公抢了去…

    “什么才子,榜眼公是英雄之气”

    “小探花张振东也娶成一个龙女,这作人踏实也有龙女看中,虽非正封也很不错了,这张振东算得上是叶青连襟……这当年龙宫文榜三人到这局面,可真是和戏剧一样。”

    “不是戏剧,是叶将军了得。”有人称呼起新的名号,这几日关于天官的传说和意义,不知不觉在市井间流传起来,甚至应州州报上也有刊载,也不知是谁人在幕后推手。

    还有些中上层知情的人就暗叹:“此人早早考取童生,才受到了天庭的科举庇护,否则那夜庙里被俞帆杀了都没事,就算闹到朝廷,一看《功臣录》中有俞家,最多是罚铜、斥责……甚至闹不到到朝廷和州里,直接在太守一级,就会把此事压了下来。”

    对朝廷统治来说,这便是草民和功勋区别……但对天庭来说,一视同仁。

    这种一视同仁,让人想起,有种苦涩的欢乐,又或平静的绝望,世事如此,且总有些奋起之辈让人看了惊异。

    “你看这一路都是逆风行来,岂是顺风顺水俞帆可比?又建立大功,合着让天庭看重现在开府建牙无可遏制,选叶青而不选俞帆,龙女的确好眼光

    “只是州里……”

    “嘘,此非你我可说……”

    ……面对叶家的崛起之势、各家的目光,州城一时间沉默。

    人人都看出来总督再想用官场压制是不可能——榜眼公直接放弃了官职,完全跳出这大染缸

    这天中午,难得天晴,门口却多了许多人,靠着主家的一个门,一个执事看着,缩了回来。

    “哎,你们听说没有?”一人说着:“仓光仁等几个县里的家君,都跪在叶府前,没穿上衣,裸着脊背,负着荆条啊”

    “嘿,负荆请罪是一项古老的传统,但在现实中见到还是让人稀奇。”又有一个人说着。

    “嘻嘻……我去瞧时,几个威严的家君现在这样子……”说着,这人还咽了一口口水。

    一直没有说话的执事听得噗一笑,说:“你别说,这罕见场面惹得进进出出的工人、农人、仆婢都是侧目,有些认出来是谁,小声和旁边人说,顿引得惊讶连连……”

    有些人说着,回望大门上新换“南廉福地将军府”匾额,有些明白主家份量了。

    不过庄里事务越来越忙,工钱给的也足,于好了还有赏赐,都是做事吃饭的人,谁也没空留下来看这好戏,只听执事说着:“都去忙自己事吧,再说他们是怕家主,我们得罪了没有好处,别看了,快散了”

    众人听了,都一哄而散。

    仓光仁被这一帮眼中的泥腿子围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巴里都是苦涩,一大早起来就听到崭新出炉南廉福地将军,天官——可怜他连这天官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但只要知道这是仙人亲自降临所封,这得是什么后台?

    当时就慌忙要向俞家求救,现俞家使者不见踪影,有仆人说是半夜间就走了,这时哪里还明白不过来被抛弃了……

    连俞家都不敢这时顶风,这福地将军究竟是什么?

    心中的恐惧在未知中被放大,几个领头紧急聚会商量,越商量越相互指责罪过,终归有点理智共识,不得不抛下脸面,前来叶家跪求宽恕。

    吕尚静和纪才竹联袂进了金园,向着炼剑石上的主公汇报周围情报变动,把这事放在末尾说了。

    “哦?”叶青凝神炼剑,随口问:“你觉得呢?”

    “臣以为,可以扶起来他们,但不必改变态度。”吕尚静平淡说,为政忌

    “恩,就这样吧。”叶青重新凝神回到了剑身上,直到纪才竹说起州里某家暗中通风报信,说了总督要在下土对叶家不利的消息,叶青才少许感兴趣:“可有具体计划?”

    “这家层次不高,没能接触到。”

    “恩,那就是投机了。”叶青微笑,但想这赌注压在自己家,这是州里形势扭转的好兆头好契机,至少也得鼓励一下:“对方有什么要求?”

    “求法阵。”

    “给他,比第二级作价。”

    被人求而非求人,事情就这样简单,而且对于实力不断增长的叶家而言,往后会现这种事会越来越简单,只需肯定或否定就可以了。

    门外,仓光仁几个人,被管家请到了里面,但叶青并没有接见,甚至除了上茶,没有人来专门理会。

    到了入夜,有人恭谨的来问:“几位可要用饭?”

    仓光仁什么话也没说,只觉得腿软身颤,茫然看一眼别的家主,见他也是脸色雪白——他们都是老江湖了,都明白这是叶家的态度。

    叶家没有放狠话,但这态度真正让他们面如死灰,这半个月来,走着钢丝游戏就此结束,叶俞两家都抛弃了他们,而半成品准盟友也和他们划清了界限

    他们几家已被彻底孤立。

    下一次要是有入侵,完全孤立的他们将是最弱一环,家族、田宅、资财、女人、仆众,都可能和花家一样了……

    被仆人搀扶回去的身影,几人都是颤巍巍,行尸走肉一样。

    没有人同情,至少叶家治下的万人不会,见到都只是指指点点嗤笑,庶民或懂的不多,绕不清楚关系,谁在损害他们的生存,这都有种本能的警觉。

    只有各家家君的代表见着,有些兔死狐悲感觉,有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真是惊心动魄,对望一眼,呆呆看着,有些嘴唇嗫嚅了一下就把话咽了回去,不声不响的离去,在这时,不能多说给主家惹祸。

    有的人叹着:“这或是贪心,咎由自取。”

    “事做的有点绝,这几个能不能求到俞家那里?”

    “哧,敢求俞家,生吞活剥,不到绝路,谁敢求?再一个远水救不了近火

    “听说叶家又多出一批术师,有两支去了江家何家,山竹县和临郡太平县都有不少人围观,是不是意动了?”

    “水府灵器代售,打包售卖整套阵法建设,术师团也人多势众起来,叶家真是有底气了……”

    “那福地将军是什么?连俞家都这么忌惮?”

    “不知道,听说可以招揽真人,啧啧,总归极是厉害……”

    对于应州普通百姓而言,这一个月里州里生太多事情,纷纷扰扰,到此终于进入了正常的展。

    对各家的家君而言,多了一桩人事要处理。

    关于叶家开府建军这件事,周围普遍态度欢欣,因这明确是天庭的承认,这基调定下,南沧郡的各大小世家,以及左近的平河郡、兰丘郡的各家郡望,都全都来表示道贺。

    两日间纪才竹就接待了三百批使者,礼物堆满一个院落。

    就连俞家也派了来使,带了点礼,叶青打趣说:“说起来,俞公子和我还是年兄,这却是第一次登门啊”

    顿让这使者脸是黑的,让见的人想笑又不敢笑,当面嘲笑郡望的勇气、底气也不是谁都能有。

    这场赌局在各家看来,是以叶家大获全胜告终,让许多人再一次慎重估量叶家的实力。

    而在叶家内部的看法,这平静只是暴风雨的平静,天庭强势镇压下的平静

    现在叶青都在南廉山的福地居住,这和叶家庄尚有十里,不过策马急奔的话,也不过是一刻时间,这次吕尚静就在里面商议。

    “主公,这些时日,南廉军都已基本建成了,联盟还在扩大,现在有眼光、肯认真投靠的家族也不少了,这是名单。”

    “恩,这些人,我会亲自接见。”仓家几个是杀鸡儆猴,但总体上还是要团结,对这些态度诚恳,叶青都会亲自接见。

    “是,短短时日,本家的盟友壮大起来,影响郡内一半,足有五县,秩序日渐稳固,第一名单上有九家,都是仙降前投靠,第二名单上有十七家,第三名单上有二十三家,算是真正有了一呼百应的势力”

    “对周围郡县来说,又一个让人畏惧的巨人崛起了,已经在声势上,都不输于俞家了。”

    吕尚静躬身说着,叶青由于才接见过人,穿着伯爵服,足蹬青靴,银冠上四颗东珠微微颤动,晶莹生光,真是王侯贵公子气派。

    听了这话,叶青一笑。

    俞家传自随蔡太祖打天下“应侯”俞文贤,虽不是藩国,三代而相继削降,从“侯”降到“伯”、“子”,早没了侯门的威风,但始终保有“男爵”,这就是蔡朝对开国功臣的殊待,可开府建牙——这在全州的郡望里面都是独一份,才是俞家势大而行事无忌的关键。

    叶青以“福地将军位”自行开府,大势加之,和俞家顿时分庭抗礼,就连太守俞文贤都无可奈何。

    而放全州的层次,开始有人意识到随天庭加强于涉人间,应州水府在人间的影响力会变大,而这时朝廷和总督,不再是独一无二的声音,即显出叶青那位龙君准岳父的扎实力量。

    根据情报,总督“下土联盟”还在,但是这联盟本就是凑起来,各家之间利益纠葛而矛盾重重,勉强在平定下土的大目标下凝聚起来,但总督想动这联盟来专门针对叶青,也不再那么容易。

    至少会有很多暗中向叶青通风报信,甚至暗中几家了。

    “不过,我就封福地将军,在这时没有人敢动,那唯一的机会,就是下土了。”叶青并不知道细节,但一想就知道。

    封土应召之日在即,敌对势力必会选择在下土作战——下土自有天道,天庭想管也管不到那里。

    自报纸上的各州下土战况来看,一夜暴富,一夜暴穷,甚至身死族灭都有

    总督是熄灭敌意,还是蓄谋作最后一击?

    叶青和吕尚静相互一看,都是冷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