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流民

第三百七十七章 流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苍茫,云星点点。

    洛阳郊外一处庄园花园里,月光下面,树影婆娑,貂蝉仅着单衣,正自对月华吐纳凝炼。

    她在下土本体,已练气四层。

    月色铺落在花园里,满地银霜,夜风清凉,温柔拂着丝绸和每一寸肌肤,灵气争先恐后涌入身内,清爽而不阴冷,让她欢喜中带一种沉醉,沉醉中又带着一丝清醒,严格按着小武经运转着。

    气氛一片幽宁。

    接着,就听到脚步声,貂蝉没有睁眼,这里托名某门阀的外宅,内府禁绝男人,只有经她训练的女兵和丫鬟能进。

    陪伴多年贴身丫鬟迎儿过来,小声抱怨:“夜很凉啊,小姐又这随便。”

    说着给她披上一件挡风外袍。

    貂蝉只微微一笑:“又没有别人。”

    “不是有没有人,小姐还是闺秀,要注意仪态啊,真是…两年前明明不是这样。”丫鬟口中抱怨,目光却钦慕看着。

    小姐已十八岁,正是出落最美时,姿容皎洁,比月光更吸引人,连她们这些服侍的丫鬟,都时常被丽色所摄。

    这种倾城倾国,是许多女人所梦想,怎能不珍惜?

    “还有小姐认的主公,把小姐这样的绝世佳人放在外面,看也不过来看一下,真是”

    貂蝉听而不闻,闭着眼睛修炼。

    去过地上,她见识许多,芊芊丽色就有别自己,曹白静在夜间是真正玉美人,貂蝉知道自己不是因美丽就被主公另眼相看。

    “你说是么,子楠?”她打趣在心中问,额上的凤翼蛇纹微微一闪。

    貂蝉聆听着回答,她渐渐喜欢上了这样私密对话,表现在外是渐渐寡言,其实见识过地上神奇,了解下土真相,她就没心思到这一点点男女情事了。

    族运的负担,女娲的任务,地上大劫……种种压力,受主公潜移默化的影响,貂蝉越来越渴望获得力量。

    回到下土本体,貂蝉现自己在月下修炼度远比平时快出几倍,本体这两年间已达到练气四层圆满,远于地上时的三层,让她心中暗暗奇怪。

    “是自己身体的缘故么?月华入自己体内,确感觉不到阴冷,这或有内情

    貂蝉听说过主公对她身体的赞叹,称之为天地钟灵月华毓秀,见她脸红,还打趣着问:“蝉儿是不是很喜欢拜月?”

    “拜……月?不,只是喜欢夜里月下走走,有什么不对么?”

    两年前的那时候,她对修行所知不多,无以回应,现在觉出一点味道:“灵蕴最低时只是杂草,那天生灵芝佳禾,岂只是给人看看?”

    “主公那时称赞的,并不是丽色,而是我本身资质”

    “或可在这里寻求本体突破,化出灵池再回到地上”貂蝉心意一直很明确,再倾城倾国,没有力量岂能把握命运?

    以前是身如浮萍、凤锁金笼没有办法。

    地上经历,对这少女来说几是“误入仙界”一样。

    多少日夜,自己默默读着地上的书卷,诵着各种各样武经和道法,特别是小易武经,这些千锤百炼之法,地上人也许不觉得珍贵,她却知道这是万金不易的真篇,每个都可改变自己命运。

    只要有时间,她就默默思考,吐呐修炼。

    “小姐快看,这赤光是什么?”才想着,丫鬟叫了起来。

    貂蝉醒过来,一眼看去,果见一道赤光划过,其色殷红如血,把一处天际都是染红了。

    貂蝉一见,神色不由一变,沉吟不语,默默思忖:“赤光有多重含义,其中一种就是主杀伐……赤光此时而起,未知主何预兆?”

    想着,不由转凝望洛阳……那面,又出什么事么?

    “迎儿,你让外府的人联系宫里,打听一下。”

    “是,小姐。”

    很快,暗讯在洛阳几处地方连接起来——两年间小糜夫人和甘夫人研究,下土已做出讯盘,洛阳是第一批应用,这是主公的信重。

    “不过西南……会不会和主公有关系呢?”貂蝉想着又摇摇:“真是睹物思人想多了,哪里有这样巧合的事。”

    她心里有点期待,完成洛阳任务,是回到主公身侧时候了。

    洛阳

    李儒直直赶往园中,到了居所,就说:“我要见主公”

    “大人,主公已入睡了”有一官行礼,是熟悉的人,就诧异说着:“大人没有大事的话,或可等到明天。”

    李儒阴冷的说着:“这是大事,刚才皇宫武库火起,赤光冲天而起,消失在西南方向,让不少人都看见了。”

    “这还罢了,武库令慌忙带人灭火,清点御藏,没有烧到什么,却现不见祭坛上最中央的宝剑。”

    这官听了这话,脑门上顿时冒出细汗,冷汗淋漓:“那可是赤霄剑……镇运之剑……”

    “所以我要见主公,这事关系着我们的祸福荣辱”李儒说着,顿了顿,望着寂寥夜空怔怔不语。

    片刻,才长叹一声,举步进去。

    道路

    大军归程,队伍伤员不多,将士心情轻快,自司隶河南尹进入豫州颍川郡,沿途的风景渐渐转变着。

    山峦、原始森林、河流……渐渐有道路、村庄、水渠、田园,早晨炊烟升起来,农夫下地整理庄稼,有农妇送去朝食——这时是两餐制,因早餐会稍晚

    太后在车上取用朝食,感觉意外不错。

    而后在这颠簸行驶的车厢里面,她凝望着窗,目光迷离:“这两年里实生太多事情,哀家已很久不敢出宫,不想一出宫会是这种情形……”

    车厢里这时只有芊芊陪伴着,她知道不出宫是防刺客,至于太多事情……芊芊想了想,轻声说:“太后娘娘能回去。”

    “回去么?”太后沉吟,离开洛阳只一个月,就似过了很久,久得不敢想还能有回去一天……她摇摇头不再说这些。

    “其实我从小住在南阳郡,和颍川郡是一衣带水。”太后这样说着,她是现实的女人,相更关注当前:“小糜夫人是何时嫁来?”

    她问的语气十分温和,带着长者的关切,极容易博得这个年纪小姑娘好感

    “回禀娘娘,是在两年前了。”芊芊笑应着,对这种温和背后原因心知肚明,她被叶青介绍正室身份,这太后虽惊奇,但显听过她。

    实际上满朝文武有不少听说过刘备所娶的这小糜夫人……糜家在徐州扎根很深,对州牧陶谦都有着很大影响力,两年前一次跨州联姻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汉俗并不禁止女子抛头露面,太后只是对女子参于军事而惊奇,猜测这少女是道术有成,故态度愈温和。

    “两年了……”太后回忆着,有些惆怅:“我记得颍川郡现在的郡城是许昌?”

    “太后娘娘所记无差。”芊芊回应:“本名许县,夫君上表建议改名许昌,这还是您亲许的。”

    一语双关。

    “许昌,许昌,许之以昌……”太后轻笑起来,突马驾稍滞,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嚷。

    正逢叶青抱着小公主宁姬,掀帘上车:“臣拜见太后。”

    太后看他一眼:“起来吧……你这夫人很会说话——外面有何事?”

    叶青想了想,还是掀帘指给她看:“是一些陈留国过来的流民拦驾求助,已被臣下令引向许昌。”

    一些衣衫褴褛的流民携家带小,在道旁叩,千恩万谢,掩不住苦涩。

    太后脸色不变,呼吸却微微有些急促,良久,才说着:“哀家不出宫,真不意见到此景。”

    恍惚间忆起幼时民间岁月,荆州富饶,南阳郡在记忆中一次次美化,或有流民,屠户家庭在农业社会里相对宽裕,小姑娘时未必留意,这时却有些感慨,不过更多的是忆起。

    “要是天下没有流民大军,或不会有二帝之事。”

    小公主宁姬还不能理解这些,天真仰看着,叶青温声说:“太后,旅途困顿,您就别多心了,到了许昌,就可休息下。”

    这一瞬间,他分辨出她这时悲哀出自真心,至少在这一刻是真……对于上位者来说,不能期待更多了。

    “基本素质比皇帝好多了,这或长在民间,受过淳厚民风熏染。”

    叶青思索着,收了审视目光,平静说:“桓、灵帝二帝时就有此,积重难返,非太后之责。”

    “虽是这样说……”太后苦笑下,抱起宁姬,想起些:“玄德刚才说的陈留国?那不是兖州么?”

    作太后,自记下地理,尤其司隶和司隶周边的冀州、兖州、豫州、荆州、雍州、凉州、并州,这按东南西北的顺序排列,她把当地势力都记得牢牢,施以不少恩惠。

    最终董卓亮出屠刀时,却只有豫州刘备来救她。

    曾寄以希望的兖州曹操并没有,号称忠贞孙坚没有,甚至更远些刘氏宗室也没有,袁绍那种寡恩汉贼更不要想了……

    叶青扫一眼她的神色,对她在想什么心中有数:“太后所记无差,曹公这两年统合兖州地方大小豪族,不少旧族被抄家,就生出不少流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