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帝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伪帝

第三百七十九章 伪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阳城

    城里已宵禁,重要的街道口都站着甲兵,家家户户大门是紧闭着,不时有着甲兵,沿着墙一丝不苟巡查,寂静中带着肃杀,这内城和外城的巡逻都加强了许多,无形中有种绷紧的气氛。

    前几日前,下土的各地都传闻着各种消息,地上人无声无息回归,以自己的方式影响着世界进程。

    在街道和胡同里,更夫提着小灯笼,敲着铜锣或梆子,而在府第中,还有着歌舞佰酒,婉转低唱。

    貂蝉看了看天色,不远处时有火光,听不见惨叫,但时不时有夜鸟成群飞起,在上空盘旋,出凄凉的叫声,这预兆不是很好,不由心情有些忧郁。

    “信息来了不?”她回转过去,问着。

    “来了”一个中年人说着,这是一个将近五十的人,中等身材,两鬓有些雪白,双眼却炯炯有神,赶快抢前一步,拱一拱手,把消息呈了上来。

    阅看了下,这使貂蝉很满意,频频点头。

    下土变化,以讯息变革最突出,重大的战事消息,都被各家要求第一时间掌握,比拼度的时候到了。

    貂蝉知道主公是靠着糜甘二位夫人在下土提前二年研究出了讯盘,且听闻总督和俞帆两家现在也有,但是下土灵气和地上有异,通讯涉及到极细微层次,这是有真人研制调校或大批术师合作而成。

    局限性很大,就算是别的地上人,都没有这实力自己开,全采用快马和信鸽相结合的传统方式。

    自己这方面也没有相应的道法讯盘。

    不过现有的通讯也很快了。

    秦朝筑栈道蜀)、北上到九原长城的直道(古代版军用高公路)、九条驰道(古代版国道)、轨路网(古代版铁路网,夯土路基、横向枕木,再用硬木长轨取代钢轨铺,用来通行统一轮距的马车,史称“车同轨”……建立起以关中为核心的广大道路网,及依附其上的驿站传讯体系。

    汉朝继承了秦朝的道路、驿站网络,只将核心向东转移到洛阳,中原的交通是很方便,驿站传讯体系还掌握在洛阳手中,可以直接通过虎牢关的驰道大路直接传递消息。

    貂蝉从小被培养,女事和政事方面,十分熟悉这些朝廷历史沿革,因此一点不出乎预料董卓方面会得到讯息。

    何太后“失踪”、徐荣战死的消息没有两天就传到了洛阳,当然这是封锁了的消息,但貂蝉这两年经营下来的夫人网络,几乎无孔不入,原本南北两宫的宫禁方面更是漏的筛子一样,没一个时辰就得到了消息。

    董卓暴怒,多半感觉到深深寒意,对内采取高压政策,同时为了缓解西凉军士兵压力以免造成炸营,开始纵兵对洛阳一些郡县洗劫,司隶一带的居民陷入了风声鹤唳。

    “此贼对外又会如何呢?”貂蝉皱眉想着,而且这种洗劫,简直是流寇式作法了,董卓军内部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姐,老爷拜访。”丫鬟迎儿过来小声说着。

    貂蝉一怔,过了几秒,才理解这不是说叶青,是指原来的王允,当下问了几句,原来是王允通过张辽的渠道传讯,说有急事要和她家主公联系。

    貂蝉没有选在本庄,而选城外一处安全的分庄,狡兔三窟道理她是懂着。

    对话时间选在傍晚,这是洛阳相对热闹时,混迹人群中很容易,而后黑夜阴影更方便隐藏,有月光她也不怕。

    她吐了一口气,考虑了下,对丫鬟迎儿说:“此事需知会一下张文远将军,你亲自过去。”

    “可见的人不是老爷么?”迎儿怔了怔。

    这种知会在现在,是有些风险,但这时宗法严格,既认了嫡女,就是嫡女了,这也要防范?

    貂蝉目光平静,淡淡说着:“我知道他是老爷——去知会一下。”

    “是”迎儿不敢多问,匆匆而去。

    见她离开,貂蝉无声叹了一口气,蹲身坐下,望着夜空上的惊鸟,心中突有一阵悲怆。

    正思量着,听远处还有隐隐的拨筝调弦声,久久又是叹了一声。

    实际因从事地下工作的压力,她现在极少相信人,就连睡觉时都设有法阵,梦中都攥紧主公留给她的五枚玉符——每一符都对应五行中一种遁法,虽遁去的距离只有可怜的十米,但关键时已经可以救命。

    这串成一串精致的五色手链,栓在她的手上。

    能将五行都全部封锁,除时空界膜外,只有仙园才能办到,这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真希望洛阳事了,早点回到主公身侧……”她想着,忆起这里答应亲自来接她的诺言,或真能打破虎牢,及时赶来洛阳吧?

    握着五色手链,她一个人坐在黑暗中,着呆。

    过了一会儿,感觉月亮要升起来了,她就打开窗门,初升第一缕月光无声无息融入她的体内,让她的肌肤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银色,恍月光孕育精灵一样

    议定时间到了,貂蝉很快就到了偏庄。

    这偏庄只有两顷田(二百亩),这在佃户看就是天上人了,但在整个洛阳附近毫不起眼,不会吸引人注意。

    一行亲兵无声无息的进入,把守着要害。

    随行有十个步兵精甲,还有五个长水营神射手,这样武力配合着貂蝉自身武艺,足以在各种突情况下支撑一段时间。

    整个洛阳一带,貂蝉忌惮的是董卓军可能和太平教勾连。

    幸王允来时,明显没有被人跟踪。

    他是个极警醒甚至可说是狡狐一样的人,自这角度来说这父女倒是一脉相承,不是血脉,而是自小教育熏陶、言行感染。

    晚风中,貂蝉在院中接见了他,态度平静,起身一躬:“父亲。”

    王允见了她微怔,几认不出来这女儿,暗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这时只是点头:“这两年实是生了太多事,自群雄离京,董卓势力独大,尤其北军步兵营张辽和射声营刘表投靠董卓之后……当然现在来看……”

    貂蝉平静注视着他,虽年纪很大了,但面皮白皙,显得清瘦,却带着沉着刚毅的神气。

    这老人几乎没怎么变过,还是这样骨子里固执……但她已变了。

    她没有忘记老人教育她的大义,并没有失去对老人的敬佩,但她见识了太多难以说出口的事,远远乎老人能理解的范畴。

    这些话听来,就恍惚在梦里一样。

    听着,只是一笑,要延续自己族群,她需要有力量,而要想有力量,她需要跟着主公。

    这时她听完,就说着:“文远将军和景升将军效忠的是天子,是太后,不是门阀,说谈不上背叛。”

    “我知道,我知道,你真是被他影响……”王允一怔,住了话,摇叹着,没有再争,只是盯着女儿的眼:“我希望问一个问题——董卓毒杀少帝之事,三月三那夜混乱,好几家都在动手,有杀有保,但少帝还是死了,这我没法说什么,也不会问。”

    “当夜赵子龙单骑劫持了太后出宫,这实际上救了太后性命,现在秘闻太后驾临许昌,太后没有事,作臣子当是欢庆。”

    “无论你现在的主公怎么算计,总归比被董贼所杀强……我也没有话说。

    “我只想问一件事。”王允眸子一下锐利起来,盯着她。

    “先,就是献帝坠楼身亡,众说纷纭,而董贼却没有必要下这手,这是谁,你家主公可有说法?”

    “还有,太后失踪还罢了,天子六玺和皇后之玺都随之失踪,你可知晓?

    王允问着,说这些话时,有一种看不见的威压。

    貂蝉螓一动,要是在以前,或会压得全是冷汗,这时却似是不觉——这些事王允都知道了,这位在高层连环暗计上是有造诣有前科,当下她沉吟一下,谨慎回答:“二帝先后驾崩,天子六玺自在太后手中,这有什么非议的呢?

    “传国玉玺更在天子六玺之上,要是主公有意,何不取传国玉玺?”貂蝉淡淡的反问说着。

    传国玉玺和天子六玺不一样,天子六玺是可以雕刻,而传国玉玺更象征着天命所归。

    听了这话,王允一想,神色稍松弛了一点,问着:“那献帝之事呢?”

    貂蝉被他问得一惊,表情却似笑不笑说:“父亲,你这怎么问我呢,您应该去问董贼,问曹公,问袁家。”

    这话一回,王允静默下来,她说的意思很简单,论嫌疑,这几家比自己主公嫌疑大多了。

    王允知道再问下去也不能获得回答了,而且这历史上的曹操嫌疑的确很大……无它,前后简直变了个人,而此人在兖州的行事肆无忌惮,视朝廷如无物,已公然杀得朝廷太守。

    想到这里,王允不由一叹。

    “此事就罢,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只是当今天子……”

    貂蝉这时却打断了他的话,幽幽说着:“父亲请慎言,董贼两弑圣上,岂能立帝,圣上不在,以太后为尊,又没有太后许可——这是伪帝”

    这话一落,顿时场面冷了下来,王允不由脸色铁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青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荆柯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荆柯守并收藏青帝最新章节